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北宋閑王 > 第八十八章 寶安公主

跑跑卡丁车手游怎么下载: 第八十八章 寶安公主

    “張載!”馬車中的趙顏聽到這個名字,立刻嚇的一激靈,打開窗子向外看去,結果看到在燈火通明的駙馬府門前,蘇軾與蘇轍兄弟二人登上馬車與一個中年士子揮手告辭,看樣子他們也是剛從駙馬府中出來,估計王詵現在應該沒事了。

    “子瞻、子由路上小心!”這個中年士子也是微笑著道??吹秸飧鮒心曄孔?,趙顏再次嚇了一跳,他沒有記錯的話,這個中年士子之前也參加了西園雅集,而且就坐在王詵身邊,剛才蘇軾稱他為張載兄,難不成對方就是歷史上那個橫渠先生張載?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閉饈欽匝戰裉煸誥芻崾鋇劣玫暮崆木?,這四句一向被后世的讀書人做為自己的最高行為準則,而它的作者就是創建了關學,被后世稱為橫渠先生的張載,可是趙顏萬萬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張載面前盜用了他的名言,這就好比在蘇軾面前背誦“大江東去”一般,實在讓人感到有有無地自容。

    “幸好幸好!”趙顏這時忽然擦了擦冷汗自語道,幸好這時張載還沒有因為受到王安石的打擊回到橫渠教書,傳之后世的橫渠四句也應該還沒有出現,否則今天可就要出大笑話了,不過偷用別人的東西又遇到東西的主人,總讓趙顏有種做賊的感覺。

    就在趙顏暗自慶幸之時,剛剛送別了蘇軾兄弟的張載這時也看到了馬車上的趙顏。趙顏本想打招呼的,但身在車廂里卻無法起身行禮,只好尷尬的露出一個微笑,出乎趙顏意料的是,張載竟然也躬身對他行了一禮,這才轉身離開,全程一句話也沒說,名士風范盡顯無疑。

    趙顏來到駙馬府跳下馬車,也沒讓人稟報,直接就闖了進去,反正駙馬府的人都認識他,不過這時就可以明顯看出駙馬府的下人也分成兩派,其中有人對趙顏的到來橫眉怒目,這些肯定是王詵的人,另外還有一些下人對趙顏熱情之極,這些肯定是當初寶安公主陪嫁的人。

    “郡王,公主已經醒來了,正在與壽康公主聊天,不過她并不知道今天西園發生的事,壽康公主也讓我們這些下人都瞞著她,免得影響她養病,您進去后千萬不要提今天的事!”趙顏剛一來到內宅,立刻就有一個精明的中年婦人迎上來叮囑道。

    “嗯,本王明白,多謝奶娘提醒!”趙顏向對方躬身道謝道,根據之前趙顏留下的記憶,他認出這個婦人是寶安公主的奶娘,同時也是寶安公主最貼心的人,另外趙顏據后世的歷史得知,在寶安公主被王詵氣死后,就是眼前這個奶娘仗義執言,向當時的皇帝趙頊講述了寶安公主被氣死的經過,結果惹的趙頊大怒,把王詵的八個小妾都配給了兵卒,又把王詵貶到均州,這才解了趙頊的心頭之恨。

    聽到趙顏竟然對自己道謝,奶娘也是嚇了一跳,急忙還禮道:“郡王折煞奴婢了,這些都是奴婢應該做的,哪里當得起一個‘謝’字?”

    “不,奶娘你當得起本王這一禮,二姐是個苦命的女子,嫁給王詵這樣的薄情寡義之人,日子過的十分辛苦,若非有你們這些忠心的下人照顧她,恐怕她早就支撐不住了!”趙顏一臉鄭重的道,對于這位能夠在寶安公主去世后依然仗義執言的奶娘,他的確是十分敬重。

    “這……郡王……”奶娘聽到趙顏發自肺腑的感謝之語,一時間也是激動的熱淚盈眶,不知道說什么好,更讓她欣慰的是,以前一向不懂事的廣陽郡王竟然變得如此知書達禮,若是寶安公主知道后,肯定會更加的高興。

    接下來趙顏大步來到內宅,這里的道路對他來說好像十分熟悉,根本不用別人帶路,很快他就來到了寶安公主的房間,當他繞過一扇屏風進到臥室時,剛好看到壽康公主坐在床邊,正在與床上躺著的一個女子說話,只見床上的女子滿臉病容,蒼白的嘴唇上不帶一絲血色,雖然相貌與壽康公主一模一樣,但一個神采飛揚,一個卻是柔弱溫婉,哪怕是第一次見到她們的人,也絕對不會認錯。

    “二姐!”看到病床上的女子,趙顏禁不住脫口而出叫道,上一個趙顏留下的記憶已經完全融入他的腦海中,雖然他是第一次與寶安公主見面,但是這聲二姐卻是叫的十分真誠。

    “咯咯,三哥兒,剛才我還和二姐說你這個沒良心的,連二姐生病都不知道來探望,沒想到你倒是跑的挺快,竟然真的在城門關閉前趕到城里了!”壽康公主這時忽然開口笑道,同時暗中向趙顏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他順著自己的話說。

    趙顏剛才已經被奶娘提醒過,知道寶安公主還被他們蒙在鼓里,當下立刻會意道:“都怪我住在城外,收到消息太晚了,幸好我騎著馬緊趕慢趕,城門都關了一半了,最后還是被我擠了進來,二姐你感覺怎么樣,身體好些了嗎?”

    “感……咳咳~,感覺好多了,不過三哥兒你也太魯莽了,天都黑了還騎什么馬,萬一摔到了怎么辦?”寶安公主身體虛弱,剛一開口就咳嗽了起來,但最后卻還是有些責怪的道,雖然趙顏都已經成婚了,但是在她看來,對方依然是自己那個長不大的弟弟。

    看到寶安公主都病成這個樣子了,還在為自己擔心,趙顏感覺鼻子一酸,差點掉下眼淚來,不過最后還是強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會摔到?倒是二姐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老是生???”

    聽到趙顏的話,壽康公主卻是冷哼一聲道:“二姐這是心病,更是被氣出來……”

    “三姐兒不要再說了,都怪我的身子太弱,受了點風寒就成了這個樣子?!筆倏倒韉幕盎姑揮興低?,就被寶安公主打斷道,同時她又有些責怪的看了壽康公主一眼,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是擔心趙顏知道自己生病的原因后再與王詵發生沖突,可惜她卻不知道,今天趙顏已經把王詵打的昏死過去了。

    為了不讓寶安公主擔心,趙顏也只當是沒聽到壽康公主的話,當下笑著走過來道:“二姐,你的身子的確弱了一些,另外我看這駙馬府剛好位于皇宮邊,不論白天黑夜都是那么熱鬧,這種環境怎么能養好身體,不如你和三姐一樣,到城外我的別院小住一段時間,那里雖然不像城中那么繁華,但卻有著田園之趣,再加上有我和三姐陪著,肯定可以讓二姐你的身體盡快好起來?!?br />
    “三哥兒這個提議好,自從二姐你出嫁后,咱們姐弟三個可是好長時間沒有一起聚一聚了,而且現在三哥兒也成親了,穎兒妹妹也不是外人,上次我和穎兒妹妹舉辦宴會二姐你也沒去,宴會上吃的野豬肉還是我親手打的!”壽康公主聽到這里也十分興奮的幫腔道,趙顏事先并沒有和她商議接寶安公主到城外居住的事,不過她也十分贊同這件事。

    寶安公主聽到這里,臉上也露出向往之色,不過緊接著她又臉色一黯道:“恐怕不行,母親前段時間身體染病,我要在床邊奉藥,自然無暇去參加三姐兒你們的聚會,這兩天母親的病情剛剛有所好轉,同樣也需要人照顧,所以我還是走不開!”

    寶安公主口中的“母親”是指王詵的生母,寶安公主生性溫柔知禮,在嫁給王詵后,就將王詵的母親當成自己的親生母親照顧,每當對方生病時,她都會寸步不離在一旁照顧,可惜她的這些舉動,卻沒有換來王詵的半分真情。

    “二姐,你看看你都病成什么樣了,哪還有力氣去照顧別人!這件事就這么說定了,明天我就讓人準備馬車,咱們去三哥兒那里住上一段時間!”壽康公主看到姐姐都病成這樣還在想著孝敬王詵的母親,當下是又生氣又心疼的道,同時心中也更加的自責,當初若是她同意嫁給王詵,以自己的性格,再怎么也不會讓王詵欺負成這樣。

    “三姐說的不錯,二姐你還是先養好自己的身體再說,別人的母親就讓別人去照顧好了!”趙顏也有些氣急道,王詵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不但撇下妻子不管,連生病的老母親也不去照顧,早知道這樣今天就應該打的再狠一些。

    “可是……”寶安公主性子柔弱,看到弟弟妹妹都堅持讓她去城外休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沒什么可是的,二姐你專心養病就是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和三姐安排!”趙顏這時也表現出男子的果斷,當下打斷寶安公主的話道,眼睛中也露出不容質疑的神色。

    寶安公主看到這里先是一愣,緊接著也露出欣慰的表情,多日不見,自己這個弟弟好像真的長大的,做事情也顯露出一個男子漢應有的果決與擔當。不過也就在這時,寶安公主無意間看到趙顏的雙手,立刻嚇的一把抓住他的手關切的問道:“三哥兒,你的手怎么受傷了?”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