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北宋閑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好心做壞事

跑跑卡丁车手游通行证任务: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好心做壞事

    歐陽修內宅的一座小樓之上,歐陽婉靈躺在溫暖的錦榻上,但卻無論如何也睡不著,整個人輾轉反側了將近一個時辰,腦子里一直想著回來時,在府門前接到的那首詞,最后更是直接坐了起來,抱著錦被輕語道:“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X.”

    那上闋的燈、月、煙火、笙笛、社舞、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下闋的惹人眼花繚亂的一隊隊的麗人仕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而寫,倘無此人在,那一切都沒有意義,而那個燈火闌珊處的女子是誰,這個自然不問自知,畢竟這首詞就是送給歐陽婉靈的。

    想到上面這些,歐陽婉靈只感覺臉上發燙,特別是想到那個送詞的小女孩說,這是一位年輕男子送給自已的,更讓歐陽婉靈在羞澀之中又有種甜滋滋的感覺。說起來自從她與趙顏的流言傳出去后,就再也沒什么年輕男子對她表示過**慕,更沒有人上門提親,但沒想到在這個本來就是年輕男女互表**慕的上元佳節中,竟然有一個男子為自已作了這么一首好詞。

    “能夠寫出如此好詞,定然是一位才情俱佳的男子,只是不知道他年齡幾何,有沒有婚配……呀~,要死了,我怎么能想這些?”歐陽婉靈想到那個為自已作詞的男子,當下禁不住大羞,一下子用被子蓋住自已的小臉,躺在床上胡亂滾動起來。

    這一夜。歐陽婉靈因為一首詞而失眠,直到第二天早飯時,雖然因為睡眠不足而有些困倦,但卻時不時的露出幾絲甜蜜的微笑,這讓歐陽修和他的夫人薛氏都大為驚訝,好不容易等到吃過早飯,歐陽婉靈回去休息,薛氏立刻出去把昨天和歐陽婉靈一起出去的仆人叫來問話,結果不一會的功夫,薛氏就滿臉喜色的回來了。

    “夫人怎么樣??賜窳榻裉斕難?。好像十分的開心啊,是不是昨天遇到什么事了?”歐陽修看到薛氏進來,立刻急切的開口問道,做為一個過來人。他隱約察覺到孫女身上發生的異常了。

    聽到丈夫的問話。薛氏臉上的笑意更盛道:“昨天婉靈去欣賞燈會。今天回來就變成這個樣子,當初咱們女兒沒出嫁時,在燈會上遇到心儀的年輕男子。也是這幅模樣,所以妾身敢肯定,婉靈肯定是遇到心儀的男子了!”

    歐陽修聽到孫女遇到心儀的男子,心中也是一喜,當下又急切的問道:“夫人,你剛才問過下人沒有,婉靈昨天到底是和什么樣的男子相遇?”

    聽到丈夫問起孫女心儀男子的身份,薛氏卻露出一種疑惑之色道:“相公有所不知,剛才我已經問過下人了,婉靈昨天從一開始就和一幫小姐妹們在回首樓聚會,根本沒有接觸過任何男子,后來聚會結束后,這才和寶安公主、廣陽郡王妃等人在御街上游玩,從頭到尾也沒有遇到其它的男子,除了那個廣陽郡王趙顏,本來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就在婉靈回到府門前,卻忽然有人來送信,上面好像是一首詞,婉靈看過之后就顯得魂不守舍,所以問題還是出在那首詞上,送詞的人說是個年輕男子給婉靈的,但卻沒說對方的身份?!?br />
    聽到這里,歐陽修也不禁同樣露出疑惑之色,撫著胡須過了許久,這才開口道:“也許是年輕人臉皮薄,所以不敢把真實姓名留下,不過這也沒有關系,既然是對方主動送詞,而且也應該知道婉靈的身份,如此一來,也許過不了多久,就會托人上門提親了?!?br />
    歐陽修也是按照常理推斷,畢竟上元節本來就是青年男女借賞燈之機物色自已心儀的男女,既然那個男子給自已孫女送詞,應該就不會介意歐陽婉靈身上的那些傳言,如此一來,很可能會上門提親,到時只要這個男子不是太差,歐陽修肯定也會同意,畢竟歐陽婉靈能夠遇到這樣一個男子實在太難得了,只可惜歐陽修并不知道,這件事其實是另外一個女子好心做的壞事。

    “三姐兒你太胡鬧了,怎么能去做這種事?”趙顏的郡王府里,寶安公主十分罕見的生氣道。房間里的下人都被她趕到了外面,整個房間里只有寶安公主和壽康公主兩人,只是相比之下,壽康公主這時卻是一臉的委屈。

    “我……我只是不想讓婉靈妹妹心灰意冷,所以才想出這么一個辦法,也是出于好意?!敝患倏倒骶鎰判∽斕?,那首詞正是她派人送給歐陽婉靈的,而且還故意讓對方誤以為是個年輕的男子所送,今天早上壽康公主特意把這件事告訴無話不談的姐姐,可沒想到卻遭到姐姐的訓斥,這讓她也十分的委屈。

    “你……你這叫什么好意?”寶安公主氣的臉色都有些發白了,她沒想到自已這個妹妹竟然如此胡鬧,把那首十分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詞送給了歐陽婉靈,本來歐陽婉靈就因為嫁不出去的事想要出家,現在接到這么一首詞,還不知道會生出什么事來?

    “姐姐你想啊,婉靈妹妹嫁不出去都是因為三哥兒,甚至現在都想要去出家,若是三哥兒知道,肯定心中更加愧疚,現在我把那首詞送給婉靈妹妹,肯定會讓她以為有個男子喜歡她,這樣一來,她肯定也就不會再想去出家,三哥兒也不會因此而愧疚,這難道還不是好事嗎?”壽康公主這時理直氣壯的解釋道,她到現在都不認為自已做錯了。

    聽到壽康公主的話,只見寶安公主以手撫額,一臉苦笑的道:“三姐兒你都快十八了,怎么做事還是這么不計后果,就算婉靈妹妹真的想信有個男子喜歡她,從而暫時打消了出家的念頭,但是以后怎么辦,那個男子若是一直不出現,你讓婉靈妹妹怎么想?”

    “???這個……”壽康公主性格沖動,向來想到什么就會馬上去做,根本不懂得長遠打算,現在聽到姐姐的提醒,這讓她終于醒悟過來,自已這個辦法雖然可以瞞的了一時,但卻瞞不了一世,甚至說不定還會起到反效果。

    看到自已這個沖動的妹妹沉默不語,寶安公主嘆了口氣替她分析道:“若是那個男子一直不出現,婉靈妹妹肯定會以為對方可能開始不知道關于她的那些傳言,后來知道后對這件事十分介意,于是就不再與婉靈妹妹聯系,如此一來,肯定會讓婉靈妹妹更加的心灰意冷,甚至為此做出什么傻事也說不定?!?br />
    聽到姐姐的分析,壽康公主也是嚇了一跳,當下一把抓住寶安公主的手道:“二姐,我也沒想到后果會這么嚴重,你快想辦法幫幫我!”

    看到妹妹的樣子,寶安公主也不由得嘆了口氣,苦思片刻之后,這才開口道:“三姐兒,這件事我也想不出什么辦法,不過你的那首詞既然是從穎兒妹妹手中搶來的,穎兒妹妹又是我們姐妹中最聰明的人,所以我們不如把她請來,說不定她會有什么辦法?!?br />
    這時壽康公主也是六神無主,聽到姐姐的建議,立刻就親自去請曹穎。因為昨天玩了大半夜,所以這時曹穎還沒有起床,結果壽康公主直接闖進來,然后把曹穎從床上拉起來,幫著她穿好衣服后,又拉著她來到寶安公主的房間里。

    這時曹穎還沒有明白過來,直到見到寶安公主后,對方才把壽康公主昨天做的好事給講了一遍,結果曹穎聽完同樣苦笑著對壽康公主道:“三姐你真是糊涂,怎么能對婉靈姐姐做出這樣的事?”

    “穎兒妹妹你就別再說我了,剛才二姐已經罵過我一頓了,你還是快幫我想想該怎么解決這件事吧!”壽康公主苦著臉央求道,經過這次的教訓,她已經在心中暗下決心,以后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絕對不能再這么沖動了。

    曹穎聽到這里卻再次苦笑道:“三姐你說的輕巧,這種事能有什么辦法解決,除非你能憑空變出一個大活人來,而且還得文才風流,不但可以配的上婉靈姐姐,還要心甘情愿的喜歡上婉靈姐姐?!?br />
    看到曹穎也是束手無策,壽康公主也是更加的懊惱和焦急,不過也就在這時,她忽然靈光一閃再次想到一個辦法道:“穎兒妹妹,既然那首詞是你作的,那你看這樣好不好,雖然我們不能憑空變出一個優秀的男子給婉靈妹妹做丈夫,但咱們可以虛構一個男子,以后你再作幾首詩詞,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婉靈妹妹送去,這樣雖然不能解決這件事,但也可以拖延一段時間?!?br />
    聽到壽康公主這個餿主意,曹穎和寶安公主都是相對苦笑,不過她們又仔細一想,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可以試一試了。但是曹穎很快又想到一件事,當下無奈的開口道:“可是那首詞并不是我寫的,而是夫君所作,難不成這件事還要告訴夫君嗎?”(未完待續。。)R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