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北宋閑王 > 第九百三十一章 蕭巖壽之死

跑跑卡丁车手游l1驾照第一关: 第九百三十一章 蕭巖壽之死

    冰冷的北風之中,兩支騎兵如同兩條蛟龍般廝殺在一起,老當益壯的蕭巖壽雙手握槍,一桿鑌鐵大槍在他的舞動下如同蒼龍出海,已經連挑了十八個女真人落馬,看到身為主將的蕭巖壽如此勇猛,他身后的遼國騎兵也是聲威大振,緊緊的跟隨在蕭巖壽的身后沖殺而出。

    “不要戀戰,所有人隨我向東沖!”好不容易殺透重圍,蕭巖壽立刻對身后的將士高呼一聲,然后一馬當先的向東方逃竄而去。

    之前為了掩護蕭韓家奴等人率領的大部分撤退,蕭巖壽主動要求率領一支騎兵牽制住女真人大軍,好讓主力部分撤出戰場,從而逃離這種兩面夾擊的不利境地。說起來他們也十分幸運,剛開始時女真人并沒有料到他們會主動進攻,竟然被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不過等到女真人反應過來后,蕭巖壽手中的五千騎兵就被殺得連連后退,根本擋不住女真人犀利的兵鋒。

    不過萬幸的是,這時蕭韓家奴率領的大軍已經繞過戰場成功撤離,雖然阿骨打已經發現了遼軍的動向,但無奈他手中的兵力太少,又被蕭巖壽的騎兵死死拖住,所以也根本沒辦法追趕,不過這也讓他發了狠,最后干脆不再理會逃跑的遼軍主力,而是集中力量圍攻蕭巖壽的幾千騎兵,看樣子是一定要把他留在這里。

    面對這種糟糕的情況,蕭巖壽也只能邊打邊退,但是很快他就要退到遼陽府城下時,這時城中的高永昌也終于明白了遼軍要逃跑,當下抱著痛打落水狗的心態,終于打開城門與女真人前后夾擊蕭巖壽,可以說這時的蕭巖壽已經陷入到絕境之中,甚至連蕭巖壽也都以為自己這次真的要死在遼陽府城下了。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高永昌手下軍隊的戰斗力實在太差了,他們從后方包圍住蕭巖壽的騎兵,這幾千騎兵已經被女真人消滅了近半。剩下的也大都傷痕累累,可是高永昌手下的上萬將士竟然連這些殘存的遼國騎兵都沒有擋住,有不少人還沒有與遼軍接觸,就大叫一聲扔下武器就跑。因為之前他們被蕭巖壽殺得太慘了,所以很人在看到遼軍時,都有一種本能的畏懼。

    身為一名優秀的將領,蕭巖壽也十分敏銳的發現了高永昌那邊的異常,當下也是大喜過望的怒吼一聲。竟然不顧面前的女真人,轉身就向背后的渤海人撲去,結果這些殘存的幾千遼軍竟然十分輕易的從上萬渤海人包圍中殺了出去,這讓后面追趕的阿骨打也是氣的向渤海人咒罵一聲,然后率軍再次追殺而去,這次他是鐵了心的要把蕭巖壽這個老對手給解決掉。

    數倍于對方的兵力,竟然還被遼軍給沖出包圍,這讓高永昌也感到十分沒有面子,當下他立刻命令手下人的隨同女真人一起追擊,另外還有前方駐守的軍隊。也要參與到攔截之中,因為蕭巖壽雖然沖破了包圍,但是卻向遼陽府城的東方逃去,那里依然被自己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蕭巖壽一路向東逃竄,不但要想辦法擺脫后方的女真追兵,而且還要防止前方被渤海人攔截,其實他也知道向東方逃竄并不是個好主意,最好的辦法是向西南或向西逃跑,可惜后方的阿骨打卻十分精明,根本不給他轉向的機會。所以無奈之下他也顧不得其它,反正只要不落到女真人手里就行了。

    不過就在剛才,蕭巖壽的騎兵還是與一支追擊的女真騎兵遭遇,幸好對方的人數不多。他們拼死之下總算是沖了出來,但是這卻并沒有讓蕭巖壽感到輕松,反而心中更加的沉重,因為有了第一支忽然出現的女真騎兵出現在他們前面,那么就可能有第二支甚至是第三支,到時來的就不會再是女真人的小股騎兵了。

    等到了傍晚時分。蕭巖壽率領著手下疲憊不堪的騎兵來到一處荒蕪的城鎮,因為之前高永昌造反,對遼陽府周圍的城鎮不斷用兵,所以不少城鎮都毀于戰火,蕭巖壽他們眼前的這座城鎮也應該是其中的一個,城鎮中的房屋雖然大部分都已經倒塌,但痕跡卻都很新,另外城鎮中還時不時的可以看到一些尸骨,只是幾個月的時間里,這些尸骨也被野獸啃的七零八落,當黑夜降臨時,整個城鎮看起來頗為陰森恐怖。

    本來像這種城鎮的廢墟并不適合騎兵休息,因為地面上的雜物太多,道路也大多被堵塞,不利于騎兵的轉移,不過蕭巖壽他們經過一天的狂奔逃命,這時就算是人還能堅持,但是跨下的戰馬卻實在堅持不住了,之前已經有一些馬匹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若是再跑下去,恐怕最后所有的戰馬都會累倒。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蕭巖壽不得不下令在城鎮外圍休息,只不過蕭巖壽之前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按照他的判斷,要么就是他們沒能逃出來全部戰死當場,要么就是能夠殺出重圍與前面的大軍會合,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事先根本沒有準備干糧,這也使得現在他們又累又餓,但卻偏偏沒有任何吃的,最后蕭巖壽只得殺死幾匹受傷的戰馬充當軍糧。

    隨著夜幕的降臨,這支已經疲憊不堪的遼國騎兵也慢慢的安靜下來,蕭巖壽吃了幾塊淡而味的馬肉,也感覺是又困又乏,畢竟他的年紀也不小了,別看他白天與女真人廝殺時神勇無比,但身體素質畢竟不能與年輕人相比,所以他也很快和衣而睡,而且在睡覺時還摟著自己的武器,畢竟女真人隨時都可能追來,他不得不做好準備。

    “敵襲~”就在蕭巖壽睡的正香之時,忽然一聲凄厲的叫聲響徹大營,緊接著就傳來一陣如同雷鳴般的馬蹄聲,這讓蕭巖壽等人幾乎是立刻跳起來,三兩步跑到旁邊的戰馬旁甩鞍上馬。

    蕭巖壽等人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是這支偷襲的女真騎兵卻是更快,就在蕭巖壽他們剛剛上馬,正準備集合起來沖鋒之時,卻只見西北方向已經有女真騎兵沖殺進來,蕭巖壽手下這些還沒有提速的騎兵對于女真人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眨眼間就被女真人屠戮無數。

    “殺!”看到這種不利的局面,蕭巖壽非但沒有退縮,反而大吼一聲沖殺上前,因為他知道現在若是轉身逃跑,只會死的更快,還不如拼死一搏,萬一能夠殺退這支女真騎兵的話,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有了蕭巖壽這個主將的帶動,那些本來已經被女真人嚇傻的遼國騎兵總算醒悟過來,有些聰明人也知道這時根本不容他們逃跑,無奈之下也只能硬著頭皮殺上去,不過有更多的遼國騎兵卻被兇悍的女真人嚇破了膽,竟然調轉馬頭打馬便跑,可是他們卻忘了身后就是城鎮的廢墟,不少遼軍的戰馬被廢墟別傷了馬腿,馬上的人也被摔的頭破血流,就算是沒有摔死也一時間難以動彈。

    蕭巖壽勢如猛虎的沖殺上前,一連砍倒三個女真騎兵,但是這時隨他一同上前殺敵的遼國騎兵卻不過幾百人,在上千女真騎兵的沖擊之下,顯得人單力薄,而且還不斷的有人倒下,不一會的功夫,幾百人就倒下大半,最后只剩下百十人緊緊的護衛在蕭巖壽的身邊,而且這時蕭巖壽也已經不復剛才之勇,畢竟他年老力衰,之前又沒能休息好,剛才的沖殺已經耗盡了他好不容易才恢復的體力,這時也是無力再戰。

    “殺~殺~殺……”蕭巖壽雖然已經無力殺敵,特別是腰間還受了傷,但口中卻還兀自大呼殺敵,可惜現在他們已經被女真騎兵團團圍住,周圍的遼國騎兵一層層倒下,最后很快只剩下他和身邊的十幾個騎兵。

    不過也就在蕭巖壽眼看著就要死于女真騎兵的刀下時,忽然只見女真的進攻竟然停了下來,然后只見對面的女真人向兩邊一分,一個女真年輕將領騎馬而出,目光平靜的看著戰場中滿身鮮血的蕭巖壽。

    “阿骨打,沒想到竟然是你親自追殺我,不過這倒是讓我放心了,想必逃出去的大軍已經安全了!”蕭巖壽看到這個排眾而出的女真將領時,卻是忽然大笑一聲道,他與阿骨打曾經不止一次在戰場上見過面,所以這時自然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阿骨打看著面前這個阻擋了他數年的老對手,臉上卻露出一種有些落寞的表情,過了片刻這才緩緩的道:“蕭巖壽,我敬你是個英雄,也是個難得的人材,遼國的氣數已盡,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死,二是臣服于我,你選哪個?”

    聽到阿骨打竟然想要招降他,蕭巖壽也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緊接著忽然揮刀砍在自己的馬臀上,結果戰馬吃痛之下,竟然如同一支利箭般沖向阿骨打,看樣子竟然是想在這種絕境之中殺死這個大遼最大的敵人。

    可惜阿骨打身邊也安排有不少的護衛,還沒等蕭巖壽沖到他近前,兩側就已經沖出十數騎,緊接著十幾支長槍刺出,竟然將蕭巖壽釘死在戰馬上,不過蕭巖壽在臨死之前,卻還拼盡最后一絲力氣將自己戰刀擲出,可惜沒能飛到阿骨打面前就已經力盡落地,發出“當啷”一聲脆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