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苹果版什么时候公测: 第3章 回到真實

    真實的世界,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巴頓的普通市民繼續為未來的市長的投票。

    這感覺太奇怪了,雖然扎克在指望警方掩蓋惡**件的能力,但,光天化日之下,人群密集的地點發生了一次人體自爆的事件,卻被掩蓋的如此完美,實在不知道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最先站到扎克面前的是一張有共和臉的——茶,“你們很幸運?!閉馕歡樘焓顧坪躋丫視α嗽詘投俚納?,“我們正好帶著流浪者來投票?!痹慈绱?,扎克他們過來的時候看到的瑪麗教堂的隊伍,“騷亂剛發生的時候我們就控制了人群?!?br />
    扎克點頭表示知道了,看了眼按計劃拉住沃爾特的露易絲,走向隱藏在人群中的達西局長。有些事情需要被確認。

    首先,“我一直以為在有克雷格的信息提供下,你們可以在班林襲擊之前阻止靈魂膨脹發生?!?br />
    “嘖?!貝鏤饔行┓吃?,“是個班林自爆的嗎!”這不是提問,這位警局局長手里拿著錄影帶,如果扎克沒猜錯,應該就是監控的錄影了。

    “不是,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巴頓市民?!痹誆歡現刂玫氖奔渲?,那個甩著筆的家伙。

    “他就是個普通市民!”達西顯然已經做了一個執法者該做的功課,“未婚、獨居、正常的工作、無任何違法記錄!”

    “父母呢?”

    “也是巴頓人,住在西區,還不知道他們的兒子‘噗夫’了!”

    扎克皺了下眉,“人不會突然靈魂膨脹的自爆。北國茨密希制造的班林才會?!痹嗽詘謔率?,“有什么讓這個巴頓普通市民變成了襲擊的武器。如果這些市民基本信息無法給我答案,你應該……”做好自己的工作,繼續去挖。

    “我知道這個!”達西的情緒并不好,“但我現在沒有理由展開調查!”看著扎克,“只有當有人發現他消失了!報案!我才能去查不是么!”好在達西反應快,至少知道他和扎克的地位差距,語氣壓回了一點,“哪怕我現在派人去調查這個人的社會關系,能得到也只是他來投票了。這是巴頓市民的正常事務,警察去問反而會引起疑慮?!?br />
    “好吧?!痹說愕閫?,表示理解。然后,看著達西手里的監控錄影帶,“這個,還有備份么?!?br />
    “沒有,市長讓我們清除了備份?!笨戳搜墼?,“你要么?!敝苯癰?,“拿去吧,我們已經記下那個人了?!?br />
    “謝謝?!彼閌欽嫘母行淮鏤髦雷約翰輝敢飭糲掠跋竇鍬?。另外,“從監控中,你們發現任何在我們身邊不正常的事情么?有任何能確認這次靈魂膨脹,是針對我們,還是隨機事件的線索嗎?”

    “沒有?!貝鏤骰指戳朔吃?,“你們四個人……”注意,是四個人,墨菲·阿薩邁特,被‘虛空吞了’,“周圍沒有任何可疑的人或物。那個人和你們是不同隊伍進入填寫區的,站在你們旁邊只是巧合?!逼滄拋?,“至少看上去是巧合!”之前的,現在無法深入調查,達西也只能如此說??匆謊墼巳啡鮮降?,“有人知道你們四個來投票么?”

    “沒有,我們是臨時決定的?!痹艘丫玫階約合胍賴牧?,“哦,愛麗絲知道?!?br />
    “呃?!貝鏤鞅惶嶁蚜?,“你最好給愛麗絲打個電話,帕克小學那邊,我通知她了,她很擔心?!幣約耙桓畢咚饔侄狹說姆吃?,“所以你們投票的信息不是愛麗絲那邊流出的?!?br />
    扎克倒是意外,“你通知了愛麗絲?”倒不是責怪達西多事,而是一種略奇妙的感覺。自己在危險中,這位警局局長聯系了能‘預知死亡’的報喪女妖。

    “她是你妹妹,格蘭德的家人,不是么?!貝鏤魅疵皇裁刺乇鸕那樾?,很符合警察的給了回答。也有不符合的部分,“她很擔心,對這種事情,她的能力沒有用處,還在等消息?!?br />
    扎克沒顯露神色的點了點頭,“謝謝?!弊詈笠患啡系氖慮?,“安東尼怎么樣了?”

    “沒見到?!貝鏤饕懷蹲旖?,“通知警局靈魂膨脹發生的,都是布雷克·斯通?!?br />
    好吧,也沒什么可抱怨的,市長嘛,忙應該的。

    扎克沒問題了,和達西示意一下走開。隱藏在人群中的不只有達西。作為消除靈魂膨脹影響的套餐,我們應該猜到這位是誰了。麥迪森。

    “我以為如果本杰明都被影響的話,來的應該是莫卡維?!比綣慵唇曰暗氖且桓霰ё琶ǖ娜?,似乎禮儀上,你該表達一下‘這貓兒真可愛’。但扎克不準備這么說。

    麥迪森抱著黑貓,沒什么情緒,“我更快?!?br />
    “地理距離上?”扎克在說從磨坊到這里,和祖們事務所到這里的距離。

    “時間上?!甭蟮仙醋旁?,抬手按下了懷里的貓準備去抓撓他帽子的爪子。

    似乎有無數言語,包含在這句話里。

    扎克看了一會兒麥迪森,“辛苦了?!?br />
    麥迪森盯著扎克轉身,“你又準備走開了?不碰任何關于韋斯特女士的事件?”

    扎克回頭給了麥迪森一個微笑,走開了?;氐鉸兌姿可肀?。

    沃爾特正不解與露易絲留下他的原因,“你們還要什么?!我還有工作要做!麥姬還是等著我回……”

    沃爾特被夾著離開市政府廣場的范圍,回到詹姆士的停車處。

    來的時候5個人,現在離開,依然是5個人。不過這次副駕的是本杰明,后座的沃爾特被扎克和露易絲夾在中間,略脅迫的感覺。詹姆士開車的方向是警局,他要回去工作。

    扎克晃著從達西那里得到的監控錄影帶,開口,“你的事還沒完成,還有一個人被困在另一個世界里,沃爾特?!?br />
    “誰?你們都在這里!”

    “墨菲·阿薩邁特?!甭兌姿炕卮鸕?。

    沃爾特的視線從左邊的扎克轉向露易絲,然后再轉向扎克,“你的那個突然出現的妻子?!”

    呃,八卦果然都精于傳播自己,不顧當事人感受的。

    本杰明回頭,“我的,委托人?!筆喬康?。幼稚,典型的爭奪關注的行為。

    沃爾特的視線又轉向前面,然后回到露易絲,最后再來到扎克。漏風的牙齒被完全展露,“啊哈哈……”八卦還精于進化,對么~

    “停止你的笑聲?!痹艘皇職叢諏宋侄氐募綈蟶?。

    管用。沃爾特閉了嘴。

    扎克報了個時間,“然后她離開時間重置的范圍,你找到我們的時候是——”扎克又報了個時間,“距離現在是——”扎克再報了個時間,“你能找到她現在準確的時間點么?!?br />
    沃爾特皺了下眉,不太想回答,但看了眼扎克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可以,但不會簡單,我可能要穿越幾次世界,才能到達她正確的時間?!?br />
    扎克很貼心,“你不用告訴我們細節?!蔽侄卮┰絞瀾緄腦蠆皇敲?,他不保留在其它世界的記憶,“你確定你能找到她就好,我們希望你……”扎克拿走了沃爾特掏出來的打火機,“不救她出來?!?br />
    沃爾特眨了眨眼,沒說話。

    “但每天,我要你去給她送一次食物,血。你可以來格蘭德取……”扎克一挑眉,“不,不能給你添麻煩,我會給你送過去~你需要做的,只是把她的食物留在那個世界里~”

    還真是有意思,扎克用的詞是‘麻煩’。

    沃爾特保持沉默,但,已經可以聽到絲絲的漏風聲了。

    “怎么樣,簡單吧?!痹四罅四笪侄氐募?,溫柔的那種。

    略癢,沃爾特歪著身體躲開扎克打按摩,側過身被露易絲對上。露易絲,“我剛想起來,我從未感謝過麥姬呢~”露易絲看了眼扎克,“你記得嗎?麥姬送過我香水~”

    “當然記得,還是我第一次見到艾米莉亞的時候?!痹誦ψ嘔卮?,伸手拍了前座的本杰明,“我可是為了你,去找麥姬研究香料才去的?!?br />
    “你是見不得我變的比你強?!北窘苊魎柿思?。

    莫名的,聊開了。

    在這輕松的日常聊天中,難受的是沃爾特,“好!我做!”

    聊天馬上終止,扎克重新拍上沃爾特的肩膀,“哦對了,還有件小事。這是個秘密,我的意思是,呵呵,這種事情麻煩你一個人就好了,別告訴別人,給別人添麻煩,你說對么~”

    沃爾特盯著扎克,“我的嘴巴嚴的和縫合了一樣!”漏風。

    扎克收回了手里的錄影帶……可能要解釋一下扎克剛才晃錄影帶的原因——墨菲·阿薩邁特沒有影像,從達西和沃爾特的話中來看,他們都是靠監控影像判斷需要被拯救的人的,所以會漏掉墨菲。沃爾特現在已經知道被困的人還有一個墨菲了,不多說。那么,達西依然不知道墨菲被困的意義就是——魔宴不知道。

    這試探情報的計劃或許最初是為了獲得阿薩邁特的東西,現在,似乎能發揮更多作用——試探魔宴的動向。

    時間算是完美,到警局了,詹姆士這位司機的目的地算是到了,該清空自己的乘客,放下之前的怪異的經歷,投身到維護巴頓治安的工作中去……

    下車前,露易絲在尋找了全身和車座后,“哎呀!不見了!”

    “什么不見了?!痹艘丫魯?,把沃爾特拉出來。

    “胸章和外出補貼!”

    扎克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抬手摸向胸前。

    真實世界中的最后一個場景,是他和露易絲打趣的相互戴上胸章,然后重置發生了。

    時間,一定是抹掉了未發生事情以維持世界的呃……因果、連續性、法則……隨便什么我們無法涉足的東西。反正……

    “*!”詹姆士也下車了,用力的推上車門,“我又沒有投票??!”

    本杰明也下來了,“我們都沒有?!泵絲詿?,掏了空口袋出來。

    “呃,我們能回去投票,拿回胸章和補貼么?”露易絲問的。嘖,露易絲在乎補貼的原因等會解釋。

    “不能?!痹似擦訟倫?,“距離我們離開真實世界的時間已經過去快三個小時了,我們的選票和東西,早就被惡魔和警方處理掉了?!?br />
    呵呵,說起來也是有趣,時間這東西。

    扎克曾經在27號公路上進入時間循環的時候,他的記憶不斷被重置回他進入公交的那個時間點,而讓扎克持續錯過現實中的一切,通俗的說,失憶。現在,是現實中連續的3個小時的時間,在這四個人的生命徹底消失。時間真心不等任何人。

    “那我們再去投一次……”

    “不能!”詹姆士非常氣憤,說實話,他在乎的東西最幼稚,“我們已經登記過一次了!每個合法投票人只能投一次!他們不會再給我們選票!”以及隨選票附贈的胸章和補貼。

    幾個人在警局外默默的站了一會兒。各自都有默的原因吧。

    “讓我希望,4票對結果沒有影響吧,呵呵?!痹擻昧舜砦蠹壑倒鄣耐嫘Υ蚱普獬聊?。大家要記住,每一票,都很重要!

    扎克開始掏錢包了。不能繼續堆積沃爾特的不滿,不是么。遞了錢,“你可以回家了,今天晚上,我會送食物到你那里?!迸抖粵?,這就是露易絲想到補貼的原因,沃爾特的車費。

    沃爾特接了,用最快的速度跑走。他不想再和這幾個人停留一秒。

    “我們也該走了?!痹順窘苊骱吐兌姿渴疽庖幌?,也對詹姆士擺擺手,算安撫吧,意思是別讓那糟糕的心情影響工作。

    詹姆士沒回應,陰沉的也不說再見,走向警局。

    有人出來接詹姆士,查普曼。噴向詹姆士的同時,“扎克!”

    扎克回頭,抬手示意一下,只當是查普曼在打招呼。

    并不是。

    “正好,你在!”查普曼對詹姆士,“維嘉警局那邊又來電話了,他們要那個維嘉連續謀殺案的證詞?!輩櫧章蝗范ǖ目聰蛟?,“呃,你們有錄口供嗎?”

    當然沒有!這根本不是巴頓警局的案子。

    倒是詹姆士的反應挺快的,“那案子維嘉警局不是不辦了么?!蔽實腦?。

    扎克聳肩,有些話,能懂的人懂就行了,“大概又有什么壓力出現了吧?!?br />
    我們,就是懂的人,懂的超出扎克的想象~

    的確是壓力出現了~呵呵,來自維嘉市的市長~



    【手機看書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或直接访问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