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挑战任务怎么做: 20 神與托瑞多

    扎克調整了一下情緒,擺出了審問的表情,離開辦公室,去找安娜貝爾。

    共和異族和扎格爾。扎克怎么可能無視就在樓下為格蘭德‘打工’的情報正主,讓露易絲一個人在共和努力!

    莉莉看著扎克的臉色,似乎預知到了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跟在扎克身后。

    展示廳的柜臺后,安娜貝爾看著扎克靠近,放下正在整理的殯葬文件,一副準備好了接受扎克質詢的樣子。

    雙方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說第一句話,一只白貓,出現在了柜臺上,對著安娜貝爾“喵~”

    鬼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這白貓消失了。

    扎克有瞬間的困惑,在看到安娜貝爾被白貓喵后的眼神略有變化時,這困惑變成煩躁,“你們又交流了什么讓人不爽的東西!”

    安娜貝爾沒有回答,抬手指了一下扎克身后。

    扎克回頭,視線和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格蘭德的普奇對上,根本來不及表達自己的震驚,只見普奇的手一揮,張開的五根手指在空無一物的空氣中一抓。

    合攏的手指并沒有閉合成拳頭,而是怪異的虛握著什么。

    依然來不及提問,扎克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在微微的顫動,仿佛要將什么東西從這空氣中擠推出來。下意識的把莉莉拉到自己身后,同時無語的撇一眼‘自覺’的貼到自己身后的安娜貝爾。

    “現身”普奇并沒有對扎克說話,而是他手中虛握的東西說的,修正,是命令!

    扎克感覺到了空氣在剎那完成了一次位移——吸血鬼的每一根毛發尖端,都感受到了這種莫名的空間推擠感!

    一個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東西,被普奇虛握的手,扯入了這個世界!

    扎克感受到那奇特空氣位移,是已然入魔成為一個新世界彌勒,重新以他的物理人類姿態,出現在了格蘭德的展示廳中??!呃,嚴格的說,是被普奇掐著脖子,按在地上……

    扎克丟掉了所有不重要的問題,“普奇,塞姆!”

    普奇還有空看了一眼扎克,微微點頭,另一只空著的手抬起,在彌勒掙扎著試圖擺脫的他的腦門兒上,輕輕一彈……

    啵~

    一個虛影,如皮球一樣的從彌勒的后腦中彈出,半空中,這虛影伸展開來,塞姆的身形逐漸清晰,但他并沒有在出現后立馬回到扎克的身上,而是漂浮在空中,疑惑的看著周圍的世界,仿佛無法確認自己身處哪里。

    “塞姆!”扎克對著飄著的塞姆呼喚了一聲。

    塞姆還是有反應的,整個身體在空中轉向,看向了扎克,困惑依然,塞姆,似乎不記得扎克了。

    扎克皺著眉,視線放到了依然被普奇壓制住的彌勒身上,“你對塞姆做了什么!”雙眼已經赤紅,扎克現在沒有心情用托瑞多式的社交去套話。

    不過彌勒沒有回答,大概在脖子被緊握的情況下也無法回答?;卮鷦說氖瞧掌?,簡短、但讓扎克安心的,“適應一段時間就能恢復正常?!?br />
    然后,普奇看了彌勒一眼,在這個瞬間,這位共和真神的臉上,似乎出現了一抹遺憾。普奇開口了,“永別了,彌勒?!?br />
    不是幻聽,扎克聽到了滾動的雷鳴,和在這盛夏的白日,不是什么情緒使然的錯覺——周圍的空氣在以詭異的速度莫名變的沉悶、壓抑。

    扎克只用了半秒來反應,馬上上前一步,“等一下!普奇……”

    “至少去個荒蕪地方用雷劫啊,這里還有普通人生活呢?!薄餼浯蚨顯說幕?,來自扎克身后的安娜貝爾。

    扎克皺巴著一張臉,側頭瞪了一眼安娜貝爾——在這種時候,這個女伯爵再次炫耀了她對共和神仙的了解程度,彰顯著她在共和的生活痕跡。以扎克現在的情緒,呵呵,大家懂的,沒直接罵人已經是扎克教養好了。

    普奇也看了一眼安娜貝爾,并沒有讓視線停留多久,目光回到了彌勒身上,掌握著彌勒脖頸的手似乎用力拉扯了一下——

    彌勒本就在掙扎的身體瞬間如被抽掉了所有神經,整個如脫了骨似得癱軟下去。

    接著普奇拎著已然如一只布袋的彌勒,轉身,似乎就要離開,照安娜貝爾說的那樣,去個荒蕪的地方……抹殺彌勒的存在。

    “等一下!”扎克聽著格蘭德屋檐外愈加鼓噪的雷鳴,感受著越來越潮濕、壓抑的空氣,“彌勒還不能被世界法則抹殺!”希拉給本杰明的委托,“你應該帶彌勒去祖們事務所!”

    普奇已經轉身,但依然在扎克說完后回頭,看向扎克,“托瑞多,你并不理解現在的情況,彌勒并不是自愿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他已經入魔太深,和現世的時間點差距太大,徹底迷失于過去的時間、沉陷于魔的世界中了?!泵擲盞氖酉咴詘材缺炊砩賢6倭艘幌?,“他這一次現身這個世界,是你朋友將他拉回了現世?!?br />
    扎克再次皺巴著臉回頭看了一眼安娜貝爾。

    越來越緊迫的雷鳴中,普奇這個一直不怎么喜歡說話的神,似乎也只能盡快說明情況,“現在是唯一將彌勒所代表的錯誤真理,抹殺于這個世界的機會。如果這一次放過他,他可能不會再以任何形式出現在這個世界,連我也不再有辦法抓住他?!?br />
    普奇的話中有很多值得追究的東西——

    比如他嘴里的安娜貝爾的朋友。是誰把彌勒重新帶回了現世?這個問題扎克現在不知道,但我們應該知道。是白貓。沒忘吧,白貓操縱彌勒去綁架塞姆的籌碼就是,他能幫彌勒擺脫入魔的世界、回到現世。

    還比如,在話中直接承認了自己能力極限的普奇,作為唯一一個在共和神仙中擁有對付入魔異族手段的神,他真正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呢?那兩個字的單詞——‘現身’??

    但現在,扎克并沒有時間去追究任何問題,只能,“不管如何,彌勒是祖們事務所的員工,如果你要在聯邦的國土上處決一個已經取得合法公民身份的人,你需要和巴頓阿爾法交流?!邊?,扎克也挺無奈的,居然要用本杰明惡心自己的話來做現在的理論依據。不過扎克也有一點兒自己的話要說,“我請你幫忙是為了救塞姆,不是為了抹殺一個人,我確實對你們共和神仙的理論不清不楚,但對我而言,我至少知道我不喜歡看到有人在我面前謀殺巴頓公民,哪怕你是神?!?br />
    沉默了持續一會兒。

    但讓扎克放松的是,沉默的過程中,格蘭德屋檐外的雷鳴聲,在消失。

    “祖們事務所的阿爾法,已經找上瑞文奇了,我和帕帕午夜都知道希拉的死亡,和希拉的遺愿?!逼掌媸擲?,依然捏著布袋一樣的彌勒,“如果我帶著彌勒去了祖們事務所,我會為了和帕帕午夜屬下的順利前程放過彌勒,讓彌勒重新化為錯誤的真理,回到魔的世界?!逼掌娑倭艘幌?,“吸血鬼,你是否知道,彌勒的入魔世界現在只是一段……用你們聯邦的認知說,就是靈魂內部的死亡重現。循環著沒有開始與結束,但有了希拉的遺體——真正的物質,會記錄那個封閉循環世界的變化(就和靈魂膨脹的時間循環并不會重置困在其中的吸血鬼的饑餓一樣),時間的概念會誕生,然后,循環一旦被打破,一切都會誕生。那會是真正的創世?!?br />
    普奇整個身體回轉,走向扎克,“扎克瑞·托瑞多,讓我向你解釋的更明白一些。如果這一切發生,這就會成為因為你的抉擇、在時間線上誕生出的第二個世界?!?br />
    第二個?是了,第一個是圣主的世界。

    普奇看著臉色有些奇怪的扎克,“扎克瑞·托瑞多,制造新世界將會成為你的新愛好么?”

    我愛這個世界,和制造新世界的愛好……能看出這里的矛盾吧。

    “你說的好像我知道我的抉擇會制造出新世界似得!”扎克沒有畏懼什么,直視著普奇。扎克說的沒錯,扎克可不知道滿足韋斯特女士的遺愿等于讓圣主創世成為現實!普奇不解釋的話扎克也更不可能知道滿足希拉的遺愿會讓彌勒這個魔制造出新的世界!

    “這就是我的顧慮?!逼掌嬉部醋旁?,“如果你知道,至少在吸血鬼種族,我,和帕帕午夜世界觀統一的現在,我們可以要求你克制一下你這個糟糕的愛好。但問題就是,你并不知道你的抉擇會導致什么,依然,你似乎有個會做這種抉擇的習慣。這讓……”這個共和神,唯一一次對扎克說這么話,呵呵,不是好話,“讓我頭疼?!?br />
    *!扎克是托瑞多,不會這么輕易被一個神壓制——

    扎克的臉,沒有絲毫要屈服的情緒,“不,真正頭疼的難道不是你一個神,為什么要被我的抉擇控制么?!痹說淖旖薔尤換褂辛艘凰課⑿?,“你完全可以不聽我的話,現在就抹殺掉彌勒,對么?!痹嘶股暈⒖拷艘恍┢掌?,“那,為什么你要停下來,聽我說話呢?”

    答案在上面,普奇已經回答過了,是為了讓帕帕午夜的屬下,瑞文奇在巴頓站住腳——別忘了接替希拉的人選和希拉遺體要去彌勒的世界,對祖們事務所的原則來說,是綁定交易!

    剪刀石頭布,沒誰是高于一切的。而我們的托瑞多,制造了這一切都被制約的局勢。

    扎克感覺自己把托瑞多的定義,帶到了全新的高度——托瑞多,已經有能力周旋神!

    普奇消失了,大概再也不會在托瑞多面前多話了,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