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几号上线: 第十三章 合墓

    退出阿曼達的房間,只有幾個仆人等在外面,有些緊張的看著兩個出來的人。

    扎克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相信昆因夫人的能力。

    在仆人的帶領下,兩人又來到了中庭前的陽臺,昆因夫人似乎很喜歡這里。

    “她怎么樣了?!崩ヒ蚩醋帕餃?。

    “她很幸運,并沒有受什么傷,休養幾天就好了?!痹宋⑿Φ陌醋爬ヒ蚍蛉說陌才?,扭曲了事實。

    昆因夫人的眼神放松,點點頭。精致的桌臺上已經放了一張支票,她沒有直接把支票遞出,而是擺擺手示意兩人坐下。

    “你們沒有什么疑慮嗎?”昆因招招手,有仆人送來了茶點。

    兩人行了禮,坐下,扎克認真的回答,“我們信任昆因夫人?!?br />
    昆因夫人難得的帶了一絲笑容,“事實上,我也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找你們?!?br />
    扎克苦笑著,淺綠的雙眼探尋著昆因的神色,“這樣的冒險,昆因夫人以后還是不要做了。我們不應該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圣子顯靈’這種飄渺的事情上?!?br />
    “恩?!崩ヒ蚍蛉飼岷咭簧?,雖然臉上帶了一絲嘲諷,但并沒有惡意,“你是更喜歡巴頓那種赤-裸的說法嗎?”昆因掃了兩人一眼,“我不覺得這件事上,你們會喜歡直接?!?br />
    扎克點頭,‘你讓我將死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現在我的看護也面臨同樣的事情,你們來讓她恢復健康’,如果昆因夫人是這樣要求的,那么扎克和本杰明也會來這里,只是目的不是救人,而是用魅惑之瞳洗掉昆因的記憶,‘健康’這是個十分、十分危險的要求,對人類來說。

    “昆因夫人是對的?!痹思絳萌險嫻謀砬樗?,“但是,我還是要提醒夫人,今后不要再寄希望與這些?!?br />
    昆因夫人的眼皮垂下,默認了,嘆息著說,“這世上,我已經沒多少在乎的人了,阿曼達是。我承認這是冒險,但依然,我愿意試試。對于這點,我很感激你們?!崩ヒ蚍蛉順餃說閫肥疽?。

    扎克想了一會兒,也點點頭,接了昆因夫人的感謝。

    “不過現在想來,我最應該感謝的人,應該是愛麗絲才對?!崩ヒ蚍蛉絲聰蛟?。

    扎克端起桌前的茶杯,微微側頭,表示默認,昆因和老狐貍一樣。

    昆因夫人看著扎克的表情,笑了,開始扯開話題,“我聽說你們去賴普特參觀過,她不喜歡那里嗎?”

    “恩--”扎克拉長了尾音,“她不適合那樣的環境?!?br />
    昆因夫人的目光落到本杰明身上,仿佛隨意的抿了一口茶,“聽巴頓說,蘿拉很喜歡你?!?br />
    “她只是喜歡聽戰爭時的故事而已?!北窘苊韉拖巒泛馱碩允右謊?,回答。

    昆因夫人放下茶杯,繼續仿佛隨意一樣的問,“漢克最近怎么樣?”

    “老樣子?!痹嘶卮?。

    “那只大丹犬呢?”

    “依然那么能吃?!?br />
    昆因夫人沉默了一會兒,扎克也靜靜等待。他可以看出,昆因夫人是在試探格蘭德之家的構成,吸血鬼并沒有感受到惡意,或許只是她好奇而已。

    昆因夫人思考了一會兒,又開了口,“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委托格蘭德,你們?!?br />
    “夫人請說?!痹飼扒閔硤?,做出聆聽的樣子。

    “要感謝你上個月的提醒,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和墓的事情?!?br />
    扎克愣了愣,“西區的墓區已經要動工了嗎?”

    昆因夫人說的自然是她的兒子和妻子真正的墓地,那個被老漢克和老格蘭德用無名氏做墓碑,位于墓區北園,卻在備注上寫了真實名字的墓地。

    昆因夫人搖搖頭,“還沒有,市政府給的通知是在秋季。但是……”

    扎克想了想,了然的點點頭。真正在昆因夫人的兒子夫婦名下的墓地其實只是個衣冠冢,在戰場上死去的人多數都無法找到全尸,衣冠冢只是表達敬意的方式。昆因鉆了這個空,但真正的人,其實就埋在曾經格蘭德西區墓區的北園。

    兩個月前,昆因夫人就在扎克那里預約了昆因家族的合墓,那時的扎克還不是很理解昆因夫人的目的,只認為這是昆因夫人在用利益吸引格蘭德。

    在上個月,老漢克翻出的舊賬后,扎克才意識到,昆因夫人早就在做為自己的兒子‘正名’的打算了。

    最近移墓的人很多,看來昆因夫人是想趁現在人多的時候,不吸引注意的完成這件事。

    “昆因夫人有什么想法嗎?”扎克拋開了費腦的試探攻防,進入工作狀態,“不過,最近的移墓的人很多。昆因夫人如果想現在進行這件事的話,恐怕要排到很后面?!?br />
    昆因夫人點點頭,補充著,“加上今天教堂的事?!崩ヒ蚍蛉酥逯迕?,顯然也聽說了其他教堂中的意外,“你們那邊的圣子教堂聽說也發生了意外?!?br />
    “恩?!痹說愕閫?,“但是并不嚴重,只是放蠟燭的供臺倒塌了,好在平時并沒有人去進行禮拜?!?br />
    “對葬禮的預約有什么影響嗎?”昆因夫人問。

    “原本在今天下午的葬禮取消了,被推遲?!痹搜壑杏辛艘凰課弈?,都是巴頓市中有名的人物,他一個也不想得罪,但是挨個推遲卻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哎。

    昆因夫人感受到了扎克的無奈,搖搖頭,算是安慰的說,“也好,我不需要教堂。只是合墓,我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br />
    “這恐怕很難?!痹慫盜聳禱?,教堂中的儀式確實不是必要的,但是在所有人的認知中,昆因夫人兒子夫婦是戰爭時的英雄,轉移墓地這件事不可能不被人注意,哪怕只是衣冠冢。

    “我知道?!崩ヒ蚍蛉頌玖絲諂?,抬眼看向格蘭德兄弟兩人,“所以你們可以把這當做是從上一輩遺留下來的工作?!?br />
    昆因夫人的意思,當時的人是老漢克和老格蘭德埋掉的,現在,也該由你們去轉移過來。

    扎克笑了笑,“那么,時間上格蘭德之家都可以配合,由昆因夫人來定吧?!?br />
    “恩,等我安排好了,會通知你們?!崩ヒ蚍蛉說氖職叢謐郎系鬧鄙?,現在才推向扎克。

    扎克將支票折起收好,和本杰明站起,再次行禮,告別了昆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