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幸福武俠 > 第四章 三歲看膽

跑跑卡丁车手游公测: 第四章 三歲看膽

    “上來了,不錯!”

    秦啟龍居然短短時間已經刻好了宗牌,用黑絲將宗牌串好,將虎頭刀恭恭敬敬重新置于香案旁刀架上,又向小秦啟一招手,“來,到這兒來,啟兒,看到這把刀了么,來,學爹這樣?!?br />
    秦啟龍笑吟吟的向小秦啟示范,伸出右手食指往架子上的虎頭刀雪亮的刀刃抹去,只是輕輕一帶,指頭便溢出一滴血,他將這滴血往宗牌上一擦,笑道:“看好了么,就這樣把手指在刀上一抹,出血了就行?!?br />
    “嗯,咦?”

    小秦啟點著頭,眼神卻疑惑的看著那塊宗牌,剛剛秦啟龍將手指頭的血抹在宗牌上,可宗牌上居然一點血跡都沒有。

    “來,伸出手來,我家啟兒最聽話的,有一點點痛,千萬不能哭?!鼻乩至蘋笞徘仄舳?。

    小秦啟神色有些害怕的走到虎頭刀前,三歲的小孩自然知道被刀劃破很痛。

    &(ww. nbsp;周圍眾人都看著。

    三歲看老。

    三歲之前孩子形成的性格和能力在一生之中是最深刻的。

    秦朝也好奇看著,三歲看老雖然是老話,可在他前世科技發達時的科學研究也證明了這句古俗話確實很有道理。

    小秦啟看著雪亮的刀,臉色更加害怕,忽然一閉眼,伸出手往那刀刃上抹去。這么閉著眼抹刀子,力道根本無法控制,何況還是孩子,弄不好整個手指都得劃斷,可秦樂龍沒阻止。

    指尖劃過鋒利的刀刃,半個指頭頓時割開,和先前秦樂龍只浸出一滴血不同,這次鮮紅的血汩汩而出。

    這小子一抹之下,用力極猛,若不是指頭有骨頭,怕是整個手指都得抹斷。

    眾人再看那小秦啟,此刻的小秦啟已經睜開了眼,痛得眼中淚花滾滾,卻沒哭出聲來。

    “好,好樣的,啟兒?!?br />
    秦樂龍有些心疼,還是夸贊著兒子,“來,啟兒,把血滴在這木牌上?!鄙斐鱟諗平庸壞吻仄糝竿返蝸碌南恃?,正要給小秦啟戴在頸間。

    “來,讓我來?!?br />
    老族長走到秦啟面前,摸了摸小秦啟腦袋:“不錯,孩子,傷得這么重,居然沒哭,是我秦家的好漢,來,爺爺給你戴宗牌?!苯庸乩至種械淖諗乒以諦∏仄艟奔?,“記住,孩子這是我們的宗牌,又叫煞木牌,表示我們都是秦家人,祖宗是信仰刑家的,這牌子以后吃飯睡覺都要戴在身上,不再摘下來,以后這煞木牌是要帶進棺材的?!?br />
    老族長說完瞪了秦樂龍一眼,“這孩子很蠻,好好培養,以后做不了我秦氏領頭指路人物,可護寨做事幫襯我秦家繁榮是個好手?!?br />
    “是!是!”秦樂龍樂得臉上都笑開了花,能得老族長看重,親自掛煞木牌,這待遇可是非常難得。

    “這……老族長,能不能……”秦樂龍期待的看著老族長。

    老族長卻沒說話,只是伸手在小秦啟肩上捏了捏,又沿著脊椎摸了去。

    “朝兒,看好,老族長在給秦啟這孩子摸骨?!鼻乩值肚嶸檔?,“我秦家孩子向來是三歲摸骨,五朝啟蒙,七歲習武,典確宗牌看孩子性格,摸骨看習武資質,我秦家要練好武,這是最重要的?!?br />
    “摸骨?”秦朝點了點頭。

    周圍一片安靜,都在等著老族長的結論。

    摸骨重要,可也不是隨便什么人便能摸骨的,只有武技高明,經驗豐富的高手才能從摸骨骼看出人的習武資質。

    秦家武功高手多,可真的能摸骨的只有幾個老家伙,而這又以老族長判斷最準,老族長下了定語,就是金口玉言,向來不會出錯。

    “骨骼不錯?!?br />
    老族長摸完秦啟腳骨后,微微頷首,站起身來,“樂龍,給孩子包扎吧,他這骨骼,是個習武的料子?!?br />
    秦樂龍眼睛發亮,卻沒有動身,而是期望的看著老族長:“老族長,啟兒這是什么骨?”

    習武資質的骨骼,都是按動物名稱分,越是猛獸,資質越好。

    “哈哈,什么骨,是熊,千年老黑熊,哈哈,這孩子將來力氣一定大,攻猛防強,就是靈活性差了一點?!崩獻宄す笮?。

    “熊!”秦樂龍嘴張得閉不攏,隨即眉開眼笑。

    “樂龍家的小兒,居然是熊!”

    “這小啟兒,平時看不出來,居然有這身好習武資質!”

    ……

    周圍眾人聽這評語也忍不住嗡嗡說了起來。

    熊是山中猛獸,不懼獅虎,這骨骼之佳,已經入了一等了。

    ……

    秦啟之后一個個孩子上臺,孩子天生怕痛愛哭,秦家孩子雖然勇悍,家長也善于在這方面引導,可嚇哭了,不敢伸手去抹刀子的也在不少,這時往往要家長幫忙才能割指放血,可這家長便有些丟臉,即便之后摸骨不錯,也一個個臉色難看。

    “看,是那秦龍,不知這嵬子表現如何?”

    這一批四十五個三歲秦家男孩中,最讓人關注的一是秦朝,另一個就是這秦龍了。

    秦朝是樂字輩第一好漢秦樂刀和王妃之妹刀玉鳳的兒子,這樣一個人不讓人注意都不行。

    而這秦龍,頸部后的龍形胎記,雖然保密,可秦家寨自己族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這時都迷信,出生胎記是龍,就算不是真龍天下降世,不早夭將來也必定是個大人物,而這秦龍從小表現也十分優秀,聰明懂事膽子大。

    高臺上秦龍站在那巨大的虎頭刀前,臉色十分平靜,只是年齡太小,臉色雖然裝得平靜,眼神中的怯意卻露出不少。

    “來,龍兒,你是最棒的?!鼻乩紙鸞械?。

    “嗯,我當然是最棒的?!鼻亓紙挪酵肚芭擦艘徊?,才小心翼翼將手指靠近鋒利的刀刃,輕輕抹了一下,似乎沒抹破皮。觀看的大伙眼神都毒,看得撲哧一笑,秦龍似乎抹不開面子,又抹了一下,這次重多了,一下指頭便浸出一滴鮮血。

    “爹,來牌子?!斃∏亓踩幻桓芯醯酵此頻姆愿雷?,一付小大人男子漢的模樣,眾人也不由都暗自點頭,已經上臺的眾孩子中,這秦龍表現是最好的。

    “來,龍兒,爺爺給你掛宗牌?!?br />
    老族長再次出手,親自給秦龍掛上煞木牌,而后便是摸骨。

    剎時整個祠堂都靜了下來,先前出現了幾個好骨骼的孩子,連白虎骨骼相都出現了,白虎骨骼是骨相中最好的,秦龍天生不凡,帶‘龍形胎記’出生,按理說這骨骼也定是不凡,可比白虎骨骼更好的又能是什么?

    “咦?”

    香案前,老族長摸著秦龍的背頸骨,忽然露出訝異之色,而后一路摸下,神色便激動起來,又似帶著害怕,連手都有些顫抖。

    眾人看到這更是連呼吸都不敢大喘,生怕打擾到老族長。

    “這……,怎么會是這種……”

    老族長一路摸遍,罕見的又從頭摸起,將秦龍從頭到腳仔仔細細摸了一遍,這才長長吐出一口氣,臉上現出少有的紅潤激動。

    “好,好,好……”

    老族長一連吐出三個好字,忽然沖天一聲哈哈大笑,“祖宗保佑,我秦家寨又要出能人了,看他關家二十年后還怎么和我秦家斗?!?br />
    “老族長,老族長!”

    秦樂金看著喜不自禁的老族長連聲詢問:“我家龍兒倒底是什么骨相?”

    “對,是什么骨相,比先前秦明的白虎相還好?”

    “白虎相配合秦家最適合,五虎斷門刀,我秦家絕技是五虎斷門刀,這骨骼生就虎相最好,這秦龍是什么骨,老族長這么開心?”

    眾人也都連問。

    白虎骨骼已經是最好的,可秦龍,看老族長摸骨的神色,顯然比白虎還要好得多。

    “龍兒這骨骼么,是白虎相!”

    秦老族長終于在眾人的期盼中說出這句話。

    “白虎?”眾人懵住了。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