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四十四章 惡魔的悸動 上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怎么过得: 第四十四章 惡魔的悸動 上

    【XP+2】

    【XP+2】

    ……

    五顆白色的光球從那五個強盜的身軀上漂浮而出,飛入到了迪恩的身軀內——很顯然,做為西布爾的心腹,他們并不是沒有實力的,至少比迪恩之前干掉的那些只能夠提供【XP+1】,甚至是根本沒有經驗的強盜,要好了許多。

    而在收獲了這五個西布爾心腹的經驗后,連帶之前干掉的一些強盜,迪恩的剩余經驗,又一次的達到了【XP:20】的程度。

    迪恩沒有猶豫,徑直的點開了人物面板——

    【冷兵器(劍/錘/槍)Lv2→Lv3】

    【冷兵器(劍/錘/槍)Lv3:在軍營之中,每一個戰士都盡可能的接受著適用武器的訓練;效果:在戰斗中,以劍/錘/槍做為武器時,力量、敏捷獲得+0.15的判定?!?br />
    技能【冷兵器(劍/錘/槍)】的等級提升,讓迪恩此刻的力量、敏捷兩個屬性,再次增加了0.05;雖然看似很少,但是屬性的變化是最為直接的,哪怕只有0.01也是一樣——事實上,迪恩之所以選擇了【冷兵器(劍/錘/槍)】做為提升技能,而不是【基礎劍術】就是為了這屬性點的變化。

    至于應用技能【軍用劍術(翡翠)】?

    如果技能點夠的話,迪恩當然會選擇【軍用劍術】,但是可惜的是,應用技能同等級下,遠比基礎技能高出一倍的經驗值,令此刻的迪恩無能為力。

    不過,迪恩此刻揮舞出的長劍更加的迅捷、有力,卻是一個不容泯滅的事實。

    而做為迪恩的敵人,西布爾更加能夠體會到——身上再次多出了一道劍傷的半蠻人強盜頭子,以更加憤怒的聲音催促著那些普通的強盜:“你們這群雜碎,給我上,給我干掉他!”

    同時,西布爾自己卻是微微后撤了數步,和迪恩拉開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很顯然,做為半蠻人的西布爾,并不如同真正的蠻人一般,死戰不退——當然,除去血脈的緣故外,這并不是他,不被蠻人部落接受的真正原因。

    至于真正的原因?

    噗!

    西布爾的長劍毫無阻礙的將自己一個屬下的頭顱砍了下來,他拎著那顆頭顱,大吼道:“這就是懦夫的下??!”

    強盜們,看著自己頭領手中的頭顱,然后,又看了看沖上來的迪恩。

    最終,他們選擇了陌生的,看起來更好對付的迪恩,而不是自己那惡名昭彰的頭領。

    足有二十人的強盜,揮舞著參差不一的武器,向著迪恩圍攏上來——雖然這些強盜,相較于之前的那些強盜弱了不少,但是人數的優勢,在這個時候終于發揮了出來。

    本身就不大的據點內,在迪恩又斬殺了四個強盜后,他已經徹底的陷入到了包圍圈中。

    “該死的家伙,我會讓你明白,惹上我西布爾,是你最大的失誤!”

    半蠻人強盜頭子,站在屬下的包圍圈外,大聲的笑道,然后用力的一揮手:“給我干掉他!”

    很顯然,之前的兩次交手,已經讓他明白自己對這個身法快捷、靈巧的家伙沒有任何的辦法。

    所以,盡管指派了自己的屬下,但是西布爾自己卻是一動都沒動。

    他就這樣看著自己的對手被砍成肉泥,甚至,在見到迪恩瘋狂的向著他沖來的時候,他則是以更加大聲的獰笑來,嘲諷著迪恩的不自量力。

    畢竟,他們之間可是隔著一個不可逾越的包圍圈的。

    嗖、嗖、嗖……

    而就在半蠻人的強盜頭子準備欣賞面前這個干掉了自己幾個好手的家伙,垂死掙扎的表情時,一陣箭矢的破空聲打破了他的幻想。

    剛剛形成包圍圈的強盜們,就好似一個個箭靶般,插著一支支的箭矢。

    幾乎是瞬間的,這包圍圈就崩潰了。

    迪恩的面前是一片坦途,而西布爾則是一臉的驚訝、不可置信。

    迪恩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在即將結束的【軍用劍術Lv2(翡翠)】和【冷兵器(劍/錘/槍)Lv3】的雙項加持下,他整個身軀擦著對方而過,手中的長劍更是在夜空下,帶起了一抹銀亮色的寒芒。

    噗!

    半蠻人強盜頭子的頭顱在胸腔壓力的作用下,沖天而起。

    宣告著這次短暫戰斗的結束。

    是的,非常短暫。

    畢竟,【軍用劍術Lv2(翡翠)】的加持才剛剛結束而已。

    不過,雖然短暫,但是卻足以讓人心情激蕩,甚至是全身戰栗不已——這樣的狀態是戰后,勝利者應有的姿態;不過,迪恩顯然需要,讓這些年輕人,對于勝利,更加的記憶猶新才行。

    所以,看著那些從柵欄后走出的年輕下屬,迪恩以寬慰的語氣一擺手:“打掃戰場,大家做的很不錯!查看一下箭矢命中的數量,誰射中的最多,將會獲得我的獎賞!”

    一邊說著,迪恩一邊從死去的半蠻人強盜頭子的懷中,將對方的錢袋子掏了出來,查看了一下對方可憐到極少數量的金普頓后,拿出了其中的一枚,夾在手指間示意著——無疑,迪恩做的很不錯,年輕人們瞬間就變得越發的熱切起來。

    他們開始向著那些強盜的尸體沖去。

    甚至連本身對于尸體的厭惡、懼怕感都一掃而空了,而這正是迪恩的另外一份用意。

    畢竟,那可是一個金普頓,足以讓他們家的日子,得到一份不錯的保障了。

    至于錢袋子中剩余的金普頓?

    年輕人們可不敢奢望,因為,身為騎士團的團長,并且是斬殺了對方頭領的人,迪恩理應獲得所有。

    像是這樣,能夠拿出一些,分給他們,已經是難得的慷慨了。

    哪怕只有一個人能夠獲得也是一樣。

    畢竟,對于優秀者,所有人都是服氣的。

    不過,最終卻有點出乎迪恩的預料,獲得這枚金普頓獎賞的不是他期望的西倫,或者表現不俗的艾克,而是曾回去向他報信的查德。

    很顯然,除去跑得快、耐力好之外,這位年輕人有著相當不錯的箭術。

    “干的很好,查德!”

    迪恩沒有食言,并且不吝嗇于自己的贊賞,大拇指微微一彈,頓時,在清脆的響聲中,金普頓劃過一道美妙的弧線,落在了查德的手中。

    “是、是的,謝、謝謝團長!”

    無疑得到了人生中最大一筆財富的年輕人,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周圍的年輕人們,立刻發出了善意的哄笑聲。

    “艾克你帶著你的人開始打掃戰場,把這些家伙的頭顱斬下,尸體埋掉——那是你們的功績,可以在男爵大人領賞的,可不要浪費了!”看著幾個年輕人為難的咧嘴模樣,迪恩提醒著,而這樣的提醒,自然是立竿見影的,年輕人們頓時摩拳擦掌起來——對于獵人家的長子來說,見識血腥可不是什么罕見的事,事實上,在八九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幫著父親、叔叔處理打回來的獵物了。

    之所以,無法對人下手,也不過是善良的本性,讓他們難以接受同類相殘罷了。

    不過,在迪恩善意的提醒下,他們顯然記起來自己的家庭絲毫更加的需要一筆錢,而這樣的錢,則能夠讓父母的擔子可以輕一點——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而提爾領內討生活的獵人,顯然不易。

    “西倫你去帶你的人警戒,我可不想某些不友好的家伙出現;”

    掃視了一眼全部蠢蠢欲動的年輕人,迪恩再次的吩咐道,而當看到了充當警戒的年輕人那戀戀不舍的模樣后,他不得不再次補充道:“放心吧,屬于你的戰功,沒人會冒領的;畢竟,他們身上的箭矢,難道你們不認得嗎?”

    為了狩獵時不起紛爭,箭矢上做標記早已經是各個獵人們的習慣了,而從這些獵人手中買來的箭矢,當然有著類似的標記。

    而在聽到了迪恩這樣的話后,充當警戒的年輕人們這才放心的離去——就如同迪恩說的那樣,他們這些一起長大的玩伴、朋友是不可能冒領他人功勞的。

    “艾克,幫我把西布爾的尸體抬進去,我需要處理一下他身上的盔甲!”

    迪恩站在那里,指了指不遠處半蠻人強盜頭子的尸體。

    “好的,團長!”

    身材瘦弱的民兵隊長立刻和兩個民兵走過去,將那半蠻人強盜頭子的尸體抬進了一旁的洞穴。

    期間,沒有誰有疑問。

    畢竟,盔甲的價值大家都清楚,而這又是迪恩的戰利品,之前拿出了一枚金普頓,他們已經萬分的感激了。

    “這些物資,也需要清點處理一些——我們可沒大方到將它們放在這里發霉!”

    迪恩指了指一旁散落在地的糧食等物資,而后身材瘦弱的民兵隊長,立刻再次,叫來了兩個人,開始慶典物資。

    而迪恩則是蹲在西布爾的尸體前,左右查看,一副細細研究的樣子——任何一位民兵,都認為自己的團長,這是在考慮該如何脫下那變形的盔甲。

    不過,只有迪恩明白,他為什么查看。

    因為,一直被他藏在懷中的【惡魔血匕】開始了跳動。

    PS定時了的說~~~頹廢求?;ぐ~~滿地打滾的求?;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