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九十七章 詹爾領

跑跑卡丁车手游何时上线: 第九十七章 詹爾領

    當迪恩回到宿營地的時候,打掃戰場的工作已經進入到了尾聲——

    “莉莉小姐,哈克,請過來一下!”

    迪恩主動的招呼著隊伍中,除他之外最為重要的兩個人。

    雖然俘虜的審問、戰利品的支配,他有著最大的權利,但是事后他依然需要告知同行者一些必須要知道的事情。

    例如:對方為什么要襲擊他們。

    當然了,因為【惡魔血匕】的存在,迪恩隱瞞了一些東西——其中的牽扯實在是太大了,迪恩自認為無法解釋的清楚。

    畢竟,單單干掉提爾領稅務官一條,就足以讓他有口難辯了,哪怕對方真的該死也是一樣。

    “他們是為了拉莫茲而來!”

    迪恩這樣的說道。

    “拉莫茲?!”

    男爵家的小姐一怔,然后,發出了一聲驚呼。

    很顯然,那次晚宴中的俘虜,令這位男爵家的千金記憶猶新,尤其是當對方和她的一位叔祖父的死有關時,更是如此。

    畢竟,她的父親最近一段時間的好心情,都來自于對對方的折磨——雖然男爵家的小姐認為這是有些過分的,但是一想到對方手上沾滿的獻血,她就變得沉默了;無疑,做為死者家屬的一員,她的立場早已經確定了。

    當然了,男爵家的小姐,絕對不會承認每當聽到折磨、痛苦聲,聞到獻血的氣息時,她心底的那抹觸動。

    這是一個秘密,她是跟定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包括她尊敬、摯愛的父親,和疼愛的弟弟。

    “嗯,就是那個家伙,這些人……類似于他的同伙——不過,不是來自提爾領,而是來自其它的地方!”

    迪恩點了點頭。

    “其它的地方?團長,你的意思是……”

    哈克遲疑了一下后,問道。

    “是的,拉莫茲是提爾領的盜賊頭領,但是和其它令內的盜賊還有著相當的關系——至少,之前那個家伙就屬于詹爾、德芬迪或者詹都領內的某個盜賊頭目!”

    迪恩向著自己的副團長解釋著。

    “你為什么不仔細的詢問他來自哪里?”

    男爵家的小姐,不解的看著迪恩。

    “盜賊在加入盜賊工會的時候,都會以自己的名字起誓,不透露任何關于盜賊工會的一切——這項誓言要高于任何的誓言,一旦違反的話,不僅僅是成為背誓者,而且還會直接危及到生命……簡單的說,說出任何關于盜賊工會的事情,對方肯定是死定了!”

    沒有等迪恩解釋,哈克這位副團長就回答了起來。

    事實上,正因為存在這樣的誓言,迪恩才沒有詢問那位俘虜的出處;畢竟,問了也是白問,還不如專注于其它的事情。

    而且,不僅是盜賊工會這樣干,一些有規模的組織,都會這樣的干。

    “這樣嗎……那么,我們現在該怎么做?”

    男爵家的小姐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片刻后,就恢復了正常,她的目光再一次的看向了迪恩和哈克。

    顯然,這位男爵家的小姐,在這樣的狀態下,是非常通情達理的,不會胡攪蠻纏,也不會不懂裝懂,她會坦誠的將一切都交給專家來辦。

    “繼續按照原計劃前進……有了這次的教訓,短時間內,他們是無法卷土重來了——不要過于的高估我們的敵人,他們也會恐懼,也需要衡量一切是否值得;已經有超過四十個人為了那位拉莫茲而死,繼續下去的話,他們需要更多的人手,而這需要時間……在這段時間內,足夠我們到達沃邦城了,而返回的時候,我想我們可以派個人告知男爵大人,有了男爵大人的接應,我們在返程的時候,也是可以無憂的!”

    迪恩和哈克相互對視了一眼后,由迪恩說道;他指了指正在被焚燒的尸體,很是篤定的說道。

    盜賊工會雖然名聲狠戾,迪恩也可以肯定,對方不會放棄——即使不知道【惡魔血匕】的特殊,僅僅是為了復仇,盜賊工會也會卷土重來;但是,靠近翡翠邊境的提爾領,以及周圍的幾個領,顯然不會存在太多的盜賊。

    事實上,迪恩已經猜測,眼前這些尸體,是否是提爾領和附近幾個領所有的盜賊了。

    當然,一些核心成員肯定會有所遺漏。

    但是,以那些核心成員的狡詐,在沒有完全的把握前,對方肯定是不會出手的。

    因此,迪恩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知道【惡魔血匕】特殊性的人,除去那位拉莫茲外,究竟還有誰。

    而可以肯定的一點,則是這樣的人數肯定不會太多,必然在一個很小的范圍,包括被他殺掉的那位盜賊,剩余的人應該不超過兩個,甚至只有一個——這樣的秘密,早已經注定了,不可能被分享出來。

    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了。

    而在迪恩的思緒之中,車隊再一次的出發了;不過,很顯然的,因為早晨的這次襲擊,整個車隊的神經自然的繃緊著——而那位回去報信的男爵侍衛,更是帶走了兩匹馬,爭取以最快的速度返回。

    因此,除去因為戰馬受傷,而需要和自己好友合騎的艾克外,另外一位男爵的侍衛也在和另外一位侍衛合騎著。

    而除了這合騎的兩匹馬外,剩余的人則和自己的戰馬組成了四支斥候小隊,前后各兩支,負責著車隊的探查。

    至于射術最好的查德?

    此刻,他已經站在了馬車車廂的頂上,隨時注意著四周的動靜——一個優秀的射手,必然需要一雙鷹一般的眼睛。

    無疑,查德距離這個程度有著相當的差距,但是他卻有著這方面的潛質。

    所以,迪恩不介意鍛煉對方。

    而就在車隊這樣的戒備下,他們離開了提爾領的范圍,開始踏入到詹爾領的范圍內,當太陽再一次的落下后,詹爾領最大的城鎮出現在了迪恩一行的視野中——那鎮門口燃燒著的火把、以及迎接的隊伍,實在是太過于顯眼不已了。

    相較于,提爾領的一座城鎮,四個村莊構成的領地,詹爾領無疑要大上不少,遠離了雪原密林,由一座城鎮和六個村莊組成,雖然僅僅是多出了兩個村莊,但是詹爾領的人口,卻是提爾領的一倍以上。

    而這樣的人數,自然是讓詹爾鎮變得比提爾鎮更大,幾乎有著兩個提爾鎮的面積。

    至于村莊?

    無疑,人們是向往繁華的,村莊的大小和提爾鎮沒什么區別。

    “莉莉.提爾小姐!”

    早已經接到了車隊斥候稟告的詹爾男爵看到車隊之后,立刻,帶著這樣的高呼聲,策馬而來。

    高大的馬身,說明著這匹戰馬有著相當的血統。

    無疑,擁有這樣一匹戰馬,將是任何騎士都為之驕傲的事情;不過,當看到馬背上的人時,所有人都會有一種這是一種侮辱的感覺。

    不是對人,而是對馬而言!

    那肥碩成球的身材,短小的四肢,原本華美的服飾穿在對方的身上,絲毫沒有襯托出氣度,相反,多出了一種嘩眾取寵的感覺。

    詹爾男爵,詹爾領的所有人。

    “人竟然能夠胖成這個模樣?!”

    西倫這位隊長忍不住輕聲驚呼著,一旁的艾克連連拉著好友的衣襟,這才讓好友將之后的話語咽了回去。

    事實上,即使說出來也是沒有什么關系的。

    因為,自從看到男爵家的小姐后,這位詹爾男爵的目光、注意力就根本沒有看向他處;包括迪恩在內,都被這位男爵自動的忽略了。

    “噢!看看這馬車,都已經千瘡百孔了,您遇到了怎么樣的磨難??!實在是難以想象……放心吧,我一定會將襲擊您的人抓到,吊死在鎮口的!”

    詹爾男爵以夸張的語氣表示著自己的擔心和憤慨,同時,伸出了肥碩的手,就想要去攙扶從車廂內走下來的男爵家的小姐。

    “襲擊我的人,都已經死了,包括首領在內的四十個人,都沒有逃脫!”

    男爵家的小姐優雅的‘借’著對方的手掌,走下了車廂——僅僅是蜻蜓點水一般,那位詹爾男爵甚至根本無法感受到男爵家小姐手掌心的溫度。

    “是愛倫爾閣下嗎?”

    詹爾男爵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順勢的問道。

    “不,是費查倫騎士團新任的團長:迪恩.肯閣下!”

    男爵家的小姐,將迪恩介紹給了這位詹爾男爵——而僅僅是站在對方的面前,迪恩就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的敵意。

    至于緣由?

    迪恩側頭掃了一眼笑意盈然的男爵家的小姐,心底自然是明明白白。

    這位男爵家的小姐對于詹爾男爵自然是厭惡不已的,對方之前的動作早已經表示的明明白白了。

    而恰到好處的將他推出來,無非就是想要分擔那位詹爾男爵的注意罷了。

    不過,迪恩并沒有因為這樣的利用,而變顏變色。

    雖然,心底早已經有了其它的打算,但是,在表面上,迪恩卻依舊是不失禮儀的向著面前的詹爾男爵問候著——

    “很榮幸見到您詹爾男爵大人!”

    迪恩行了一個騎士禮。

    “能夠見到迪恩.肯團長這樣英勇的騎士,我也是深表榮幸!”

    詹爾男爵顯得非常的客氣。

    但是,從對方雙眼中,迪恩看到的卻是更多的、更深的敵意。

    “我準備了歡迎的宴會,莉莉請你務必參加!”

    而幾乎就是這樣一句開頭寒暄的話語,就成為了迪恩和對方最后一句話,詹爾男爵的目光又一次的看向了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并且,真誠略帶懇求的發出了邀請。

    “好吧!”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面對著這樣的懇求,最終,無奈的點了點頭——如果她不想為自己的父親惹來更多的敵人,她就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

    畢竟,對于‘尊嚴’和‘榮譽’,任何的貴族都是極為看重的。

    當然了,提爾男爵家的小姐,也不是沒有準備。

    事實上,她早就做好了準備——

    “迪恩.肯團長,您能否……”

    “莉莉小姐,一路行來,大家都是繃緊著神經,已經非常的疲勞了,我想帶領騎士團的成員先到詹爾男爵安排的住所休息;至于護衛……哈克副團長和男爵的侍衛,將陪同您一起去參加宴會!”

    沒有等到男爵家的小姐說完,迪恩就搶先一步說道。

    而看到了自己年輕團長的手勢,盡管哈克心里苦笑不已,但是卻依舊沒有遲疑的上前了一步。

    “莉莉小姐,今晚的護衛任務就交給我吧!”

    哈克大聲的說道。

    “在我這里,安全沒有任何的問題……迪恩.肯團長,費查倫騎士團的住所,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您可以隨意享用!”

    詹爾男爵立刻站出來表示著自己領地的安全,同時,迫不及待的對著迪恩說道。

    無疑,對于迪恩的離去,這位詹爾男爵是巴不得。

    “你??!”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看著帶領著費查倫騎士團遠去的迪恩的背影,死死的咬著嘴唇,最終,卻是發出了一聲冷哼。

    那冷哼聲,非常的響亮。

    甚至是有些略失儀態,引得周圍的人,矚目不已。

    不過,迪恩卻是充耳不聞,就這樣帶著自己的下屬,有那位詹爾男爵的侍衛帶領著,進入到了詹爾男爵準備的住所。

    一個靠近詹爾男爵莊園的建筑物內——看著那寬敞的前院和原本應該屹立著靶子的地方,即使是騎士團額那些年輕人都可以肯定,這里原本應該是軍營。

    “終于可以安心的睡一覺了!”

    “是啊,和野外相比較,這里就是神國!”

    ……

    騎士團的年輕人,絲毫沒有介意這里的簡陋,相反都感覺到了親切,一直警戒著的心,也放松了下來。

    不過,迪恩卻是沉默不語著——

    “舒適,可能會比野外好,至于安心?”

    心底冷笑了一聲的迪恩,可不會忘記這里還有一位外號為‘野狐’的 .黑. 幫頭子。

    PS 頹廢自己打自己的臉了……說好八點更新的,原本打算六點起來碼字,結果一睜眼就九點多了……朋友還一個勁的催促……頹廢只好手機、筆記本、臺式三合一的混合碼字了;不過,就算是抓緊了一切時間,也十二點多了……

    所以,頹廢多弄了一千字??!作為補償,求大家不要打臉??!即使要打,也要輕一點??!

    這算是第一更,第二更的話,等頹廢回來就碼~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