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拍賣會.間隙 中

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拍賣會.間隙 中

    當第三件拍賣物品,那件烙印了減重法術的鋼甲被抬到了拍賣臺上的時候,這次拍賣會迎來了真正的 .高.潮 。

    底價六百金普頓的鋼甲,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連番了兩倍有余。

    而原本還對這件鋼甲有所期待的迪恩,在這件鋼甲超過了一千金普頓后,就徹底的放棄了——雖然他現在需要一件盔甲,但是迪恩還沒有奢侈到花費上千金普頓的地步,六百到八百之間,就是迪恩最大的承受范圍了。

    如果,超過了,他寧愿換成皮甲、長劍,裝備更多騎士團的年輕人。

    “迪恩,你很喜歡這件鋼甲?”

    沃邦侯爵顯然是一直注視著迪恩,當看到迪恩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時,他忍不住再次的轉過了頭,詢問道。

    “是的,不過,太過昂貴了……我根本負擔不起!”

    面對著此刻已經超過了兩千金普頓的拍賣價,迪恩非常恰當的露出了一個苦笑的神情。

    “我的收藏中有不少類似的盔甲,如果迪恩你不介意的話,晚餐后,可以跟我去看看!”

    沃邦侯爵微笑的給予了迪恩最大的善意。

    而隨著這樣的話語出口,迪恩身邊的人,頓時一怔,然后,臉上浮現了各自不同的表情。

    詹爾男爵的臉上,是單純的嫉妒,以及輕蔑,顯然他不認為迪恩應該獲得這樣的殊榮。

    詹都男爵則是在微微一怔后,立刻頷首示意,無疑,這位男爵認為自己效忠的大人做的沒有錯,而迪恩也是實至名歸的。

    唯有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臉上的表情是復雜的,既有著欣喜,也有著失落,甚至是患得患失。

    欣喜的是做為提爾領地方騎士團團長的迪恩獲得了沃邦侯爵的欣賞,這對提爾領來說,是一種榮耀。

    而患得患失,則是因為擔心迪恩會因為侯爵的欣賞,而離開提爾領。

    一個是一郡之地的郡王,一個是邊陲小領的領主。

    為哪位服務,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一目了然的。

    迪恩自然也聽懂了沃邦侯爵話語中的意思——一郡之地的郡王,向著一個年輕人示好,沒有所圖的話,當然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像沃邦侯爵這樣的老狐貍,更是如此。

    甚至,迪恩非常的清楚,這位侯爵大人看中了他的什么。

    前途!

    或者說,在現在的年紀下,所獲得的實力!

    或許和十九歲就踏入到了黃金門檻的西提王無法相提并論,但是在十八歲的時候,就能夠達到‘近乎’大騎士的實力,尤其是在沒有‘洗禮’的前提下,這樣的迪恩足以讓一位一郡之地的郡王伸出橄欖枝了。

    如果是在上一世,那個時候的迪恩或許會猶豫是否接受這樣的邀請。

    但是,重生而來的迪恩,卻是絕對不會猶豫的——

    “感謝您的要求,不過,我希望靠著自己的雙手去找回先祖的榮譽!”

    迪恩婉言拒絕著。

    對于迪恩來說,沃邦城雖然比提爾領大了無數倍,但是絕對不是一個適合他發展的地方;首先,不說那些盤根錯節的勢力,單單是這位沃邦侯爵的精明,就足以讓想要快速發展的迪恩,束手束腳了。

    畢竟,沃邦侯爵可不是提爾男爵。

    前者精明的完全如同狐貍一般,而后者與其相比較,就是一個本本分分的老實人,更何況,在提爾領,迪恩可以憑借自己的武力值,獲得更多的支持,畢竟,即使是那位男爵的侍衛長,迪恩此刻面對對方也是有著一戰的把握的。

    而在沃邦城?

    騎士級別的,至少有二十個,大騎士也存在著三、四個,白銀騎士也應該有一個。

    以迪恩刺客介乎于騎士和大騎士之間的實力,想要獲得更多的支持,顯然難度頗大。

    當然,更加重要的是:蠻人!

    在提爾領,迪恩已經初步的和蠻人的小部落建立了友誼,只要小心維持的話,最終,將會形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而在,沃邦城,顯然是做不到這些的。

    所以,迪恩拒絕的毫不猶豫。

    而對于迪恩這樣的拒絕,詹爾男爵表示著自己的不可思議,之后,臉上的輕蔑更加的濃郁了——顯然是認為迪恩不識抬舉,必然會遭到沃邦侯爵的打壓。

    詹都男爵則是再次的一怔,然后,臉上浮現出了更多的佩服——忠誠,對于騎士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品德。

    信奉騎士傳統的詹都男爵,無疑欣賞著不為利益而動的迪恩。

    至于那位提爾男爵家的小姐?

    此刻的臉上則帶著更多的復雜,有公,也有私。

    而被拒絕的沃邦侯爵,則是沒有絲毫的惱怒,臉上還浮現著那樣和善的笑容——顯然,經歷過數次情形的沃邦侯爵,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是,迪恩你也應該記住一個老頭子的邀請才行!”

    沃邦侯爵這樣的說道。

    對于想要恢復先祖榮譽的年輕人,沃邦侯爵是抱著支持態度的,當然,想要更多的支持,對方是必須要服務于他的。

    這是貴族的法則,沃邦侯爵并不會違反。

    那件魔法鋼甲最終成交的價格是在兩千五百金普頓——對于這樣的價格,迪恩再一次對沃邦侯爵的手段表示著贊嘆,畢竟,按照他的評估,這件鋼甲雖然制作的非常不錯,魔法烙印也很完整,但是價格至多就是一千五百金普頓左右。

    再多的話,就是虛高了。

    而虛高出一千金普頓,顯然就是賣方的手腕了。

    而之所以對沃邦侯爵的手段贊嘆。

    那是因為,迪恩并沒有再拍賣現場發現什么貓膩——像是其它的拍賣現場,賣方至少會挑動兩三個買家的火氣,或者在買家中安插一兩個自己人。

    而以迪恩的眼光,這樣的人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但是,在這里,迪恩卻是沒有發現一個。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買家自己完成的。

    刻意與自然間,手段高下,自然是一目了然了。

    第四件、第五件拍賣品,一如這件魔法鋼甲一般,受到了追捧。

    尤其是第五件拍賣品,做為第一天的壓軸物品,那把魔法長劍非常符合它的身份——不僅可以加快揮劍的速度,而且還可以產生冰霜攻擊。

    顯然,對于翡翠王國的用劍好手來說,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武器。

    畢竟,翡翠的劍術,完全就是靈巧、擅于躲閃的戰斗方式,在面對堅守的對手時,是缺少真正意義上克敵制勝的手段的。

    不過,如果有了這把魔法長劍,顯然結果就不同了。

    每一次的接觸就是一次魔法冰凍,而再擅長堅守的對手,都是無法面對這樣的攻擊的。

    因此,比之前任何一次熱烈的叫價聲就開始了。

    而對于短短時間內就超過五千金普頓的叫價,迪恩聳了聳肩表示著嘆服——雖然他從不會低估任何存在數百年貴族家庭的財富,但是,每到真正的時候,他都會再一次的驚訝。

    越發激烈的叫價聲,令迪恩有些意興闌珊。

    他非常的想要知道,當西提大軍入侵的時候,這些貴族們是否還能夠如同此刻一般為了一把魔法長劍而這樣的興奮。

    或者說……對方是否能夠拿著那把長劍走向戰場。

    而答案?

    看看迪恩低下頭掩藏著滿是殺意的眼神,就能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而就在,迪恩低下頭壓制心底殺意的時候,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出現了,并且,在沃邦侯爵的面前停下。

    一陣迪恩都無法辨析的耳語后,沃邦侯爵沖著四周歉意的一笑,轉身離開了大廳。

    迪恩的目光一直跟隨著沃邦侯爵的身影,直至對方消失——

    很顯然,做為一郡之主的沃邦侯爵,理應不該缺席,中途退場自己的主辦的拍賣會。

    除非是發生了什么難以預料的大問題。

    而在此刻的沃邦城,似乎只有那么兩件事是需要沃邦侯爵在意的。

    第一,關于那位幕僚馬德爾的。

    第二,自然是關于這次拍賣。

    對于前者,對方的潛伏顯然是經過了十數年的準備,僅僅是楮爾德.德芬迪的失蹤,顯然無法徹底的指證對方。

    更何況,到現在為止,也沒有誰能夠證明對方和楮爾德.德芬迪的失蹤有關。

    因此,即使是沃邦侯爵有所懷疑,也僅僅是懷疑而已。

    但是,后者可就不一樣了!

    ‘兄弟會’的鼎鼎大名,本地盜賊工會的臭名昭著,都是極為吸引人的。

    甚至,按照迪恩的猜測,那位馬德爾絕對會讓自己管家的死、楮爾德.德芬迪的失蹤和這兩方勢力掛鉤。

    因為,這樣不僅可以擺脫他的嫌疑,還能夠讓他直接成為被害者,博取更多的同情。

    讓他那不可告人的身份,更加的穩固。

    所以,馬德爾一定會在‘兄弟會’圖謀拍賣會這件事情上推波助瀾,吸引沃邦侯爵的注意力。

    至于正確與否?

    迪恩并不著急。

    要知道,這把魔法長劍就是今天最好一件拍賣品了。

    而之后的宴會,他有的是時間去觀察那位馬德爾閣下的一舉一動。

    PS 第二更~

    哪位兄弟扔的催更啊...頹廢表示看得到,吃不到,心里各種的難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