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言辭犀利 上

跑跑卡丁车手游何时上线: 第一百六十三章 言辭犀利 上

    “當然沒有!”

    面對著以行動證明自己‘如果我動手,詹爾男爵根本不可能存活’的迪恩,德芬迪男爵自然是無話可說了,他的臉上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后,就帶著自己的下屬離開了這里,而幾乎就是在一轉身的瞬間,這位德芬迪男爵臉上強擠出的笑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是濃濃的陰冷,尤其是配上那消瘦的身型和高高的顴骨,就仿佛是一條直立行走的毒蛇一般。.

    迪恩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臉上依舊是掛著淡淡的微笑——之前一刻,如果不是他擁有【龍之劍術】的話,即使【軍用劍術(翡翠)】的等級再高兩級,也是沒有用的,沒有了【氣勢威猛】的震懾,他的失敗幾乎是可以預見的,而這無疑是對方所期待的。

    而想到了對方的目的,迪恩眼底深處的殺機,則被本能的掩飾著——對方心靈術士的身份,令迪恩十分隱蔽的將自己的殺機藏在了心底,沒有露出一絲一毫,不然的話,被對方發現,只會是打草驚蛇。

    雖然對方已經登上了迪恩的必殺名單,但是,絕對不是在這個時候,在沃邦城內。

    就好似之前對方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干掉詹爾男爵一般。

    迪恩,同樣也是那個顧忌,沒有辦法真正干掉對方。

    不過,這只限于沃邦城內。

    一旦離開了沃邦城……

    心底冷笑了一聲的迪恩,對著自己的下屬,喊道:“西倫帶兩個人去通知城衛所的安洛大騎士。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告知那位大騎士閣下!”

    “是的。團長!”

    年輕的隊長徑直的叫了兩個伙伴。離開了住所,向著下城區跑去。

    身在沃邦城,這樣的謀殺理應通知沃邦侯爵或者沃邦侯爵的下屬,這是身為客人、郡王下屬領主所必須做的事情。

    而在西倫離開后,在迪恩的示意下,哈克將這里暫時的圍了起來,等待那位安洛大騎士的到來。

    迪恩則是向著那位再次被草包男爵糾纏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走去。

    而看著走進的迪恩,那位草包男爵則下意識的退后了兩步——很顯然。就算是反應再慢,他也明白之前那一幕代表著是什么。

    就算是有兩個騎士級別的護衛,他的安全也是無法保證的。

    更何況,他還沒有。

    因此,就仿佛是懼怕迪恩暴起發難一般,這位詹爾男爵在下意識的退后了兩步后,再次的向后退了數步。

    以目光戀戀不舍的看著提爾男爵家的小姐。

    而對此,這位小姐卻是厭惡之極。

    因此,再看擺脫了對方的糾纏后,就毫不猶豫的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跟我來!”

    在與迪恩擦身而過的瞬間。這位男爵小姐低聲的說道。

    出于之前的感謝,迪恩沒有多說什么。徑直的跟了上去。

    “對不起!”

    而在返回到這位男爵家小姐的房間,當房門又一次關上的時候,這位小姐卻是滿是歉意的一欠身。

    迪恩一怔,不過,隨即就反應了過來,他笑著擺了擺手:“我本身就是費查倫騎士團的團長,也算得上是提爾領的一員,德芬迪男爵對我出手,自然是再明顯不過了!”

    “感謝迪恩所擁有的寬容,只不過,德芬迪男爵卻不是那么容易放棄的人,再加上你……”

    對于這樣的回答,男爵家的小姐自然滿是感激,不過,她臉上的神情卻是有著一絲嚴肅。

    “‘騎士洗禮’和‘授爵儀式’嗎?”

    沒有等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說完,迪恩就搶先說道。

    “嗯,你應該是在完成‘騎士洗禮’后,才進行‘授爵儀式’的吧?”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對于迪恩能夠猜到自己想說什么,沒有什么驚訝,只是點了點頭問道。

    顯然,在這位小姐的心中,迪恩做到這樣,才是正常無比的。

    “這是侯爵大人的安排,當然不會改變!”

    迪恩回答著。

    “所以,如果能夠阻止你的‘授爵儀式’,那么‘騎士洗禮’時,就是最好的機會——你知道的,騎士們聚集在一起,總是免不了比斗的,不論是‘新晉’的騎士,還是成名已久的騎士,都是這樣,如果是平時,這怎然沒有什么……但是,那天之后,你要進行授爵,一旦你被某個騎士打敗了,你的名聲就會遭受到極大的打擊,如果敗了兩次、三次,那么,德芬迪絕對會跳出來質疑你是否能夠被授爵!”

    再說這些時,提爾男爵家的小姐,滿心的憂愁。

    而對此,迪恩則是感謝的一笑,不過,卻并沒有多說什么——現在的迪恩就算是面對一般大騎士級別的存在,他也有把握極快的解決戰斗,而騎士級別的更是不在話下。

    雖然德芬迪男爵自身是騎士級別加上位巫師施法者能力的對手,但是對方絕對不會親自下場暴露自己的底牌。

    之前對他‘決斗邀請’的避而不戰,就已經說明了問題。

    那么就只剩下了對方陣營中的那個騎士級別的侍衛長,還有一個躲在暗處的,同樣是騎士級別的家伙。

    不過,這對于迪恩來說,顯然是沒有絲毫危險的。

    至于雇傭其他的高手?

    經歷了沃邦堡一戰,聚集在沃邦城內數得上名號的高手都被干掉了,德芬迪男爵即使想要雇傭也是不可能的。

    而在拋開了這一條后,迪恩所要顧及的就只有一條了——

    “我們現在需要提防的是這個家伙和德霍爾主教聯合起來……德霍爾主教身邊,可是有著不少厲害的騎士……”

    當提到了德霍爾主教時,提爾男爵家小姐眼神中的憂愁幾乎是化為了實質。

    畢竟。對于這個刻板和‘公正’而聞名的德霍爾。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幾乎是可以肯定對方會和德芬迪狼狽為奸。

    只要德芬迪付出足夠的金普頓。

    而恰巧的。擁有著一座鐵礦的德芬迪,并不缺少金普頓。

    “莉莉小姐,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迪恩看著一臉憂愁的男爵家的小姐,決定告訴她一些事情。

    而當迪恩將安洛大騎士的‘委托’說出來之后,這位男爵家的小姐,卻是越發急躁的在房間內踱起了步子。

    “迪恩,你怎么可以這樣隨意的答應呢?這是沃邦侯爵自身與那位德霍爾主教的爭斗,你是不必參與的。畢竟,你獲得了翡翠大公的賞識,而且有翡翠大公賜下的藥劑,理應現在就服下,增加自身的實力——不要說無所謂,猛然間增加,卻沒有適應的實力,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當提爾男爵家小姐的步子停下之后,一連串的埋怨就脫口而出。

    咚、咚!

    “小姐,安洛大騎士求見!”

    而就在迪恩想要解釋什么的時候。門外的腳步聲,以及侍衛的敲門聲同時響了起來。

    “好巧!”

    迪恩一怔——顯然。那位安洛大騎士前來的速度,超出了他的預計;不過,下一刻,看著臉上隱隱帶著怒氣的男爵家的小姐,迪恩就苦笑起來。

    無疑,安洛大騎士來的絕對不是時候。

    而當那位帶著數分儒雅氣息的安洛大騎士走進房間的時候,頓時,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位一向表現得體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對著他怒目而視,一旁的迪恩則是嘴角略帶苦笑;不過,安洛大騎士僅僅是一怔,立刻,就回過神,向著兩人問候著。

    “提爾小姐,日安!”

    “迪恩,又見面了!”

    安洛大騎士截然不同的問候,顯示著與迪恩關系的不一般。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那位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卻是越發的怒氣勃發起來——

    “安洛大騎士,我認為您的所作所為有失騎士之道!”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冷聲說著,幾乎是在開口的一瞬間,就將對方擺在了一個勝敗名列的位置上。

    “怎么了?”

    安洛大騎士不明所以的看著這位男爵家的小姐。

    “你請求迪恩幫助你們對付德霍爾主教閣下,那么你們是否想過,迪恩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質問著對方,然后,沒有等到安洛大騎士開口,這位小姐,就繼續的說道:“侯爵大人與德霍爾主教的爭斗,做為各地領主,我們一向都是保持中立的,這是連國王陛下都默許的事情,您現在將迪恩拉入爭斗,是為了什么?”

    “更何況,您難道不知道,迪恩還有著‘授爵儀式’要參加嗎?一旦他戰敗兩次,那么他還能夠獲得爵位嗎?請不要和我說侯爵大人自由安排……這樣的理由,也不知道一位貴族損害自己的利益——要知道當初的迪恩愿意留下來,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品德高尚,不然的話,他完全可以跟隨翡翠大公離開,以翡翠大公對迪恩的賞識,一個男爵的爵位是必然的吧?”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一口氣不停歇的說著,而且,幾乎是將論調定在了領主貴族與郡王之間。

    而看看安洛大騎士苦笑的樣子,就知道,這樣的論調是多么的強烈了。

    甚至,安洛大騎士現在連直接回答都不敢。

    畢竟,一個不好,就是傳出‘沃邦侯爵壓迫下屬貴族’的傳聞。

    而一旦傳出了這樣的傳聞,對于沃邦侯爵的名聲顯然是極壞的影響。

    至于提爾男爵家的小姐會不會這么干?

    安洛大騎士再次看了一眼對方冷如冰霜的模樣,顯然沒有懷疑。

    ps第一更~(未完待續。。)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