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順勢之屠 5

跑跑卡丁车手游官网腾讯内测资格: 第二百九十四章 順勢之屠 5

    能夠出現在這個密室內,類似書籍、卷軸的物品。除去那應有的賬本外,只可能是魔法卷軸和秘術、秘傳等。

    不過,聯想到之前那位大騎士的表現。

    迪恩并沒有太多的期待。

    首先,肯定沒有即時觸發類的魔法卷軸。

    不然的話,瑪特的身上不可能不留一個防身。

    其次,秘術、秘傳這些也不可能出現太好的。

    這僅僅是從那位大騎士身上來推斷的。

    而最終的結果,也就如同迪恩推測的那樣——魔法卷軸是兩個構筑法術模型的卷軸,一個巫師之手,一個魔法飛彈。

    這兩個法術是巫師們最常使用的法術,也是迪恩早已經熟知的,甚至能夠默誦出法術模型的構造。

    不過,對于無法真正冥想的迪恩來說,這自然是無用的。

    而秘術、秘傳除去翡翠、高賽、西提三*營秘術、劍術是相對完整的外,只剩下的都是一鱗半爪根本的難以成行,比之迪恩腦海中那些既能夠剛剛入門的秘術都有所不如,不過,也不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一閃】,在幾個秘術中,迪恩發現了這個名為【一閃】,能夠以消耗精力為代價,獲得速度的介乎輔助和基礎之間的秘術。

    而且,還是完整的。

    打開秘術卷軸,迪恩一目十行,將秘術【一閃】的文字記在了心底。

    曾經被接受過老盜賊嚴苛訓練的迪恩,對于這種速記并不陌生,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相當的拿手。

    再一次確認無誤后,迪恩轉身離開了這里。

    “將那些家伙全都綁了,還有去找博薩。讓他再調一隊人手徹底的封鎖著力量!”

    走在‘庭院’內的迪恩看著那先躲躲閃閃的先生們,立刻吩咐道。

    “是,爵爺!”

    勞德大聲的回答道。然后,非常賣命的執行著。

    這個時候。我們的稅務官已經想得非常的明白了,他已經沒有后路了,想要活下去,并且活的有點尊嚴的話,就需要緊緊的跟在迪恩的身后。

    而這對于他來說,顯然有些困難。

    因為,他非常的清楚,迪恩不會無緣無故的收留他。

    因此。他需要表現出自己的能力才行。

    而很快的,我們的稅務官就有了收獲——

    “爵爺,發現了一個地下室,里面有幾個霍什城失蹤的少女!”

    勞德來到迪恩的面前,躬著身匯報著。

    “先留下一半人,看著這里,等到博薩的人來!剩余的人,我們去下一處!”

    迪恩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后。就向著‘莊園’外走去。

    立刻的,勞德就開始安排人手,等到迪恩邁步走出‘莊園’的時候。他已經帶著三個人,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

    而圍攏在‘莊園’外的人,看著走出來的迪恩一行,下意識的都讓開了一條路。

    不過,卻沒有散去,而是緊緊的跟著。

    因為,他們已經聽到了,從之前‘莊園’內找到了霍什城失蹤少女的消息,而這讓他們議論紛紛。

    “發現了失蹤的女孩們?”

    “是??!是霍什伯爵派出的人手和一位澤爾岡爵爺發現的!”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剛剛勞德親口說的!”

    “勞德?他不是稅務官嗎?”

    “當然是稅務官了,不過?;褂腥吮人郵煜せ羰渤鍬??”

    “對??!”

    ……

    議論聲的出現,令勞德忐忑的看著迪恩——這是他試探性的一步。他需要知道迪恩的反應。

    而面無表情,沒什么特殊反應的迪恩,則讓勞德暫時松了口氣。

    至少,迪恩沒有表現出反感。

    身旁稅務官的一舉一動,自然是無法瞞得過迪恩,甚至對方是了什么打算,迪恩也是一清二楚的,那些被綁起來的人身上的血印子,迪恩看的可是相當清楚,而做出了這樣事情的人,自然是只有跟在他身旁的稅務官。

    而在做了這樣的事情后,這位稅務官顯然是無法回頭了;因此,對方干脆就是將那些參與到這些事情中的人,都推到民眾的對面,而讓他站到民眾中,任何想要對他下手的人,都會思考一下,如果真的引起了民眾的憤怒會是怎么樣的后果。

    這算得上是一種自保的手段。

    而迪恩對于這樣的手段,并不排斥,相反,他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優點——至少,有點小聰明,不是一無是處。

    當然了,也就僅僅是這樣了。

    更進一步的,例如對方加入到他的隊伍中?

    現在的對方自然是達不到這樣的程度。

    還需要看之后的表現才行。

    而之后,這位稅務官并沒有讓迪恩失望,甚至是有點驚艷了——

    從士兵的身上借了一把長劍,就向著迪恩所看的目標沖去,那步伐、握劍的姿勢,無疑看得出,對方根本不懂得劍術,身體強度也是一般。

    但是,絕對沒有猶豫。

    第四處隱秘地點開始,一直到第七處為止。

    這位稅務官徹底的化為了瘋狗,迪恩指那咬那,完全就是不管不顧,拼命的姿態。

    一些經過訓練的守衛、傭兵都被稅務官這副模樣嚇到了,連連的被這位稅務官得手。

    至于那些沒有被嚇到的?

    迪恩自然是會出手的。

    一路走來、一路屠戮,只要是確認無誤的,沒有一個活口,非常干脆的手起劍落,對方的人頭落地。

    那血腥味開始在迪恩一行人身上殘留。

    當然了,更多的是迪恩的身上,以及那位稅務官的身上,剩下的那些士兵,以及之后博薩派來的人,都是打掃戰場而已。

    跟在迪恩一行身后的民眾們??醋諾隙骱湍俏凰拔窆俚哪Q?,眼神中有著懼怕,但更多的是感激。

    他們不敢靠近。但是卻遠遠的行禮。

    腳步前行,來到了第八處隱秘據點。沒有等到迪恩吩咐,那位稅務官已經一馬當先的沖到了門口,抬起一腳就向著大門踹去。

    砰!

    大門應聲而開,十分的輕巧。

    稅務官一怔,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腳下并沒有受力。

    簡單的說,門沒關。

    快速的,這位稅務官就反應了過來,他急速的沖了進去。樓上樓下跑了一圈,都沒有任何的發現。

    “大人,他們跑了!”

    稅務官徑直的改變了自己對迪恩的稱呼,已經以迪恩下屬自稱。

    “下一處!”

    迪恩這樣的回答道。

    這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他們的行動本身就沒有遮掩,身后又聚集了那么多民眾,而在這民眾中難免有一兩個是暗子,會通風報信的。

    之前的幾處,已經有人要跑了,只不過。迪恩他們更快而已。

    而最后的幾處,則是因為時間充足,真正的跑路了。

    就如同迪恩所想的那樣。剩下幾處隱秘組織的人,全都‘跑’了。

    離開了自己組織據點的這些人,就好似扔進了大海中的水滴,根本看不到一點蹤影。

    “可惡!”

    再搜索了一圈后,毫無所獲,認為無法真正展現自己能力的稅務官開始低聲罵道,然后,就是一陣的頹然——畢竟,這和他的小命有關??!

    沒有交出‘十全十美’的答卷……

    稅務官不僅懊惱著。如果有了十全十美的答卷,他可以肯定自己加入到迪恩隊伍中的希望更大一些。

    “回內城區!”

    掃視了一眼空蕩蕩的房間。迪恩這樣的說道。

    這已經是第十處了。

    并沒有找到那位‘刺客’,連一點線索都沒有。他自然是需要回去和莫特、博薩詳細說明的。

    ……

    事實上,這個時候的莫特、博薩已經在內城區的那個小院中了。

    “全殺了?!”

    莫特詢問著下屬匯報的士兵。

    “能夠確認罪責的人,都殺了!德林、希志爾、瑪特……都沒有一個逃過澤爾岡爵爺的長劍!”

    這位曾跟在迪恩身后的士兵,以一種十分敬佩的語氣說道。

    顯然,面對著旁人根本無法‘動’的人,卻被那位年輕的爵爺一劍一個的干掉,這令他這個想做卻做不了,心中滿是不甘、忿恨的人,自然是心生敬意。

    事實上,每一個參與到了這次行動中的士兵,都是如此的。

    他們看著那些作惡多端的大人物,就這樣的被真正意義上的干掉,心底別提多痛快了。

    就連莫特、博薩本人也是如此的。

    不過,這兩位白銀騎士需要考慮的卻要更多一些——

    “真的都干掉了??!”

    莫特喃喃自語著,臉上浮現了一抹說不出的表情,激動、欣喜、不安、失落都有著一些。

    一旁的博薩也是如此。

    “迪恩,做到了我們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

    博薩低聲自語著。

    “是??!他已經幫了我們這樣大的忙——我們是不是也該做點什么?我記得格殺勿論的命令是我們下的吧?”

    “是??!”

    莫特看向了博薩,后者立刻一點頭。

    兩人相視一笑,轉過身就向著霍什伯爵所在的房間走去。

    當兩人離開后,大公的劍術長才從一旁走了出來,搖著頭,輕聲嘆息著:“男人啊,總是和孩子一樣……卻總要把這當做友情!”

    “去,快點將醫生找來!”

    大公劍術長對著周圍的一個士兵說道。

    然后,這才緩步的走開。

    而那個被吩咐的士兵,則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他剛才看著大公劍術長笑意盈盈的臉,徹底的看呆了。

    “醫生、快去叫醫生!伯爵大人又昏倒了!”

    直到這樣的喊聲從遠處的房間傳來,這個士兵才回過神,然后,連滾帶爬的向外跑去,邊跑邊喊:“醫生!醫生!”

    ps第一更~(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