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高賽王的宴請 1

跑跑卡丁车手游版官网下载: 第四百五十一章 高賽王的宴請 1

    在傍晚時分的前一刻,高賽王室的馬車出現在了繁忙的軍港。

    由賽斯特和里克爾兩人負責的軍港重建,從那位高賽王女離開后,就開始了緊張忙碌的清理工作。

    不過,兩位伯爵還是在軍港中留下了一條足夠任何馬車通過的道路。

    對于高賽王宴請翡翠澤爾岡家族族長,以及安德羅這個幸運小子的消息,早已經隨著高賽王女的離開不脛而走。

    因此,當王室的馬車出現后,人們紛紛的向安德羅投去了羨慕、嫉妒的眼神。

    而面對著這樣的目光,本身就局促不安的安德羅,越發的不安起來。

    “安德羅,放輕松點,記住我說的話,一切都沒有問題的!”

    賽斯特叮囑著自己的下屬。

    “是的,艦隊長!”

    安德羅這樣的回答著。

    不過,任誰都能夠看得出,這位年輕的船長雖然語氣還算正常,但是那種緊張的感覺,卻是怎么也無法消除的。

    尤其是,當他拉扯了一下自己華麗禮服的衣襟時,更讓人看出了那種緊張感。

    做為在這次事件中,唯一立下功勞的軍官是出自自己艦隊的事實,賽斯特是異常高興的,在得知了安德羅會參加國王的晚宴后,賽斯特更是將自己的一套禮服,讓裁縫裁剪出來,送給了自己的下屬。

    而看著在禮服的襯托下,越發的氣質不俗的安德羅,賽斯特更加的高興了。

    “有什么可高興的。陛下宴請的主角。又不是他!”

    不冷不熱的話語聲響起了。

    “里克爾。你在挑釁我嗎?”

    原本微笑的賽斯特,聽到這抹聲音后,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他轉過身冷冷的看著高賽第二艦隊長。

    或許,兩人在某個時刻曾經同仇敵愾過。

    但,那只是特殊時期。

    當度過了這個特殊時期后,一切都是以平常的狀態為主的。

    “我只是再說事實而已!”

    里克爾冷笑道。

    “你……嘿,那也比某人強。至少,我的人獲得了賞賜、榮譽,不像某人連個配角都不是——哎呀,我忘記了,當時某人帶著所有人都離開了軍港,尋找所謂的‘暴徒’去了,真是了不起吶!”

    賽斯特冷嘲熱諷著自己的對手。

    “是嗎?我心存高遠,比鼠目寸光的某人強太多了!”

    里克爾不甘示弱的反擊著。

    一時間,唇槍舌劍。

    而周圍的軍官,則是早已經習慣了。各自的站在自家的艦隊長身后,開始幫腔助陣。而很快的,就由說,變成了打。

    對于軍人來說,嘴皮子永遠都是弱項。

    而且,這次的里克爾更仿佛是有了預謀一般。

    在動手的一瞬間,大部分的下屬就沖向了安德羅。

    “里克爾,你個混蛋!給我攔住這些家伙!”

    賽斯特頓時知道了自己老對手的打算,當即大吼起來,屬于第一艦隊的軍官們,當即將安德羅?;ぴ諫硨?,沖著那些第二艦隊的軍官撲去。

    不過,顯然第二艦隊的軍官得到了艦隊長的命令,根本不理會其他人,硬是挨著拳打腳踢,也向著安德羅沖去。

    而就在第二艦隊的軍官們突破了防線的時候,那輛來自王室的馬車停了下來。

    同時,一道人影也從碼頭船只上走了下來。

    “賽斯特、里克爾伯爵!安德羅!”

    迪恩沖著廝打在一起的兩位伯爵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后,沖著遠處的安德羅一招手,而在迪恩身旁的宮廷禮官則是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軍港軍官們。

    面對著這樣的注視,兩位伯爵迅速的分開,然后,沖著還在扭打的軍官喊道:“都住手!都住手!演練結束了,都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瞬間,那些軍官就散開了。

    各自向著自己的崗位而去。

    僅留下兩位艦隊長向著宮廷禮官行禮問候,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澤爾岡閣下,安德羅閣下,請上車吧!”

    宮廷禮官皺了皺眉,最終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僅僅是將目光放在了迪恩和安德羅的身上。

    迪恩微笑的一點頭,徑直的登上了馬車。

    而安德羅則是略帶緊張,連連點頭,說了數遍的‘好的’后,這才登上了馬車。

    轱轆、轱轆……

    在禮官登上了馬車前排后,一旁的車夫一抖鞭子,馬車快速的離開了軍港。

    而就在馬車離開軍港的一剎那,賽斯特一拳就砸在了里克爾的眼眶上——

    “我讓你使壞,卑劣的家伙!”

    賽斯特一邊打著一邊吼著。

    頓時,剛剛恢復了原位的軍官們,再次的廝打在了一起。

    而且,很顯然的,手下并沒有過多的留情面。

    湯姆、諾德站在船頭,看著下面的廝打,表情不一,不過,總的來說都是幸災樂禍——

    “打吧!打吧!最好死上幾個,再大亂一??!”

    湯姆低低自語著。

    “死吧!死吧!全部都死光了,澤爾岡家族才能夠真正在海上馳騁!”

    諾德輕輕呢喃著。

    兩人的話語聲,幾乎是不分先后的。

    下一刻,兩人對視了一眼,紛紛微笑了起來,然后,風度翩翩的一欠身,向著水手們要了茶器、桌椅。

    坐在那里,品茶,看熱鬧。

    “好美的夕陽!”

    湯姆看著遠處海平面的落日,忍不住的贊嘆著。

    “在這慘呼聲下,尤為的美麗動人??!”

    諾德微笑的舉起了茶杯,湯姆會意的也拿起了茶杯,好似飲酒一般。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

    王室的馬車一路暢通無阻。很快的穿過了高賽王都的城區,來到了王宮——黃金城所在。

    一路上,迪恩透過車窗掃視著外邊的景象。

    與翡翠迥異的街道,人們。

    街道要更加的寬,建筑更加的粗狂、以石材為主,一個個的房屋都是四四方方的,而人們則是驕傲的。

    以一種高傲的眼神掃視著四周。

    頗有一種,回歸了征服王的年代般。

    對此。迪恩保持著微笑。

    曾經的他已經面對過這樣的情況——而且,是以一種更加凄慘的局面面對著,因此,他保留了一分矜持的微笑。

    因為,他知道任何時候,都是勝者王侯、敗者寇。

    他過去的失敗,讓他猶如喪家之犬。

    而現在,他需要的是成功,是勝利!

    然后……

    一切都會回到他想要的軌跡上。

    所以,高賽人這樣的驕傲。又有什么呢?

    迪恩掃視了一眼坐在對面的安德羅——這位年輕的高賽船長,與普通的高賽人一樣。同樣有著驕傲、自豪的神情。

    甚至,更加的濃重。

    因為,他即將要被高賽的國王接見了。

    而在這樣的前提下,一抹緊張也是必不可少的。

    “安德羅,你緊張嗎?”

    迪恩明知故問道。

    “嗯,有、有一點!”

    被詢問的安德羅,顯然是更加的緊張了,他點了點頭,局促的扭動著身體,似乎想要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讓自己變得安穩起來。

    “你這樣會讓禮服變得褶皺!”

    迪恩提醒著對方。

    “??!”

    安德羅嚇了一跳,幾乎是本能的跳了起來。

    王室的馬車雖然有著足夠的高度,但是也無法讓一個成年男子站立其中,因此,很自然的,安德羅碰到了自己的頭。

    砰!

    “澤爾岡閣下,安德羅船長,怎么了?”

    靠近馬夫的前車船被打開了,宮廷禮官的臉在窗子外顯露了出來。

    “沒什么,只是安德羅船長看到黃金城后,有些激動的難以自已了!”

    迪恩微笑的說道。

    宮廷禮官面對這樣的說辭,臉上的驕傲一閃即逝,然后,那前車窗再一次的關了起來。

    “謝謝您,澤爾岡閣下!”

    安德羅輕聲道謝,感激著迪恩幫助自己解圍。

    “誰都有第一次,我當初見到某位大人物的時候,模樣和你差不多!”

    迪恩很有技巧的說道。

    “真的嗎?”

    而這樣的技巧,很自然的獲得了安德羅的好感,他好奇的看著迪恩,這個實力強大,且擁有著爵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

    對方的一切,都令安德羅感到吃驚與好奇。

    “當然是真的,我當時還是剛剛到達翡翠之都,進入到了中央騎士團……”

    迪恩帶著回憶的神情,敘述著一些事情。

    而一旁的安德羅則是認真的聽著。

    “您就這樣的被驅逐了?去那么偏僻的地方?混蛋,那個博科次.波拉怎么可以這樣做?”

    當聽到迪恩近乎是被驅逐出了翡翠之都,年輕的船長忍不住的憤憤不平起來。

    “他當然能夠這樣做,他不僅是波拉家族繼承者,還是中央騎士團的副團長……而當時的我只不過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這些大人物怎么會在意我?更何況,我當時可是得罪了這位大人物??!”

    迪恩微笑的回答道,然后,聲音壓得極低,用只有兩個人能夠聽清楚的話語說道:“就好像現在的你一樣!”

    “我?!”

    安德羅一怔,隨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般,整個人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再言語了。

    而看著安德羅這副模樣的迪恩,則是又一次的輕笑了起來。

    ps第二更~

    頹廢的吃貨朋友之一開了個私家小廚,頹廢晚上去捧場,這章提前定時的說~

    吃肉~吃肉~吃肉啊~

    好興奮的說~

    感謝炮姐家的黑子588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ur0920200起點幣的打賞、sdis、燒水的粥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