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六百零二章 路途 2

腾讯跑跑卡丁车手游什么时候公测: 第六百零二章 路途 2

    就如同迪恩之前預料的那樣。

    這一次的聚會,很是輕松,畢竟,免除了戰爭的陰影,沒有了生命的擔憂,每一個人都是慶幸的。

    即使是被稱作‘草包’的詹爾男爵,也明白戰爭的恐怖之處。

    更加不用說是提爾男爵和詹都男爵了。

    這次的聚會大約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迪恩就起身離開了。

    對此,三位男爵根本沒有任何的不滿。

    事實上,迪恩能夠待在這里半個小時,已經足夠他們感到榮幸與驚訝的了——迪恩此刻的名聲,令他們只能夠仰望。

    那所謂的貴族身份,也變得無關緊要起來。

    畢竟,如果單論貴族的身份,迪恩比他們更加的尊貴——翡翠之都一側的領地,足以讓任何貴族為止震動。

    迪恩離開的帳篷,提爾男爵追了上來——

    “莉莉,就拜托你了!”

    提爾男爵誠懇的說道。

    “好的!”

    迪恩肯定的點了點頭,但心地卻是一片無奈。

    對于那位男爵家小姐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迪恩絕對是敬謝不敏的,但是與提爾男爵的關系,迪恩卻無法將其無視。

    不同于其他的盟友,在他還沒有真正崛起前就成為盟友的提爾男爵,絕對有著非同一般的分量。

    “迪恩,一路順風!”

    看到迪恩點頭答應后,提爾男爵不由笑了起來。

    雖然是十年一次的大節日,各地的郡王都會派出使者,或者親自前往翡翠之都參加仲夏夜,一些有名望的貴族也會如此。

    不過,在這之中,絕對沒有提爾男爵這個額級別的。

    不僅是身份上的問題,還有資金上的。

    以提爾男爵這種捉襟見肘的財政,來回翡翠之都一趟的話,絕對會真正意義上的破產——對方的各種喜好。自然是罪魁禍首。

    “再見!”

    迪恩與提爾男爵告別著。

    接著,一行人再次的出發,如同與迪恩的約定一般,侍衛們會留在這里休整一晚。而迪恩幾人則是前往澤爾岡領。

    在自己的領地內進行休整。

    而那位北地騎士團的團長,沃邦侯爵唯一的兒子,理查.沃邦則是跟了上來。

    “騎士團由費列爾打理,而且,沒有了戰爭。大家立刻就會開拔返回塞安德爾要塞了!”

    理查.沃邦看到迪恩不解的眼神,立刻解釋起來。

    “那么侯爵大人那里呢?”

    迪恩笑問道。

    沃邦侯爵雖然是一位很精明的老人,但是這并不代表這位老人就會如同商人一般,不顧及一些規矩。

    事實上,這位老人有著相當固執的一面。

    從某些方面來說,算得上是貴族的典范。

    當然,要比另外一位侯爵開明的多了。

    但是,任何一位郡王都無法忍受心腹騎士團團長在任務期間半途離隊的,即使那個團長是自己的兒子,也是一樣。

    理查.沃邦聽到迪恩的話語。就是一怔。

    然后,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對于理查.沃邦來說,自己父親的性格自然是了解的。

    他顯然想到了一些后果。

    但是,這位侯爵之子,卻是梗著脖子,故作強硬的說道:“父親會理解我的!”

    “但愿如此!”

    迪恩看著對方的模樣,微微嘆息道。

    他已經可以預料到對方的下場了。

    一行人返回澤爾岡領,進行休整,然后以一天的時間,更換馬車。安排實驗器材等等瑣事后,再第二天早晨出發了。

    而在出發前,他們收到了一封信。

    來自沃邦侯爵的信。

    “介意我看一下嗎?”

    迪恩看著理查.沃邦難看的臉色,不由問道。

    “當然!”

    理查.沃邦一邊說著一邊就將信遞給了迪恩。

    迪恩仔細的看了一遍后。眼前信的內容大致可以分為三點——

    第一,沃邦侯爵對于理查.沃邦擅自離開騎士團的行動很生氣,暫時撤了理查.沃邦騎士團團長的職務。

    第二,理查.沃邦將代表沃邦侯爵參加這次仲夏夜的大慶典,禮物之類的,沃邦侯爵會派人直接送到翡翠之都。

    第三。理查.沃邦既然做出了選擇,那么就在完成目標前,不允許回到沃邦郡,不然沃邦侯爵親自打斷理查.沃邦的五肢。

    “侯爵大人,很生氣??!”

    迪恩將信交還給了理查.沃邦,嘆息道。

    “嗯,父親大人動真格了!”

    理查.沃邦點了點頭,同樣嘆息著,不過,下一刻,這位侯爵之子就以炯炯的眼神看著迪恩,道:“迪恩,幫我!只有你能夠幫我了!”

    “盡量!”

    迪恩這樣的回答著。

    對于理查.沃邦的目標,他自然是清楚的,那位老侯爵同樣清楚,而且,看得要比理查.沃邦更加的遠。

    一個郡王之家,如果沒有同血脈的白銀級別強者維持的話,終究是太過‘空虛’了。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以那位老侯爵的手段,根本不會讓人送來一封信,很干脆的就派人將理查.沃邦抓回去了。

    出發前的小插曲,并沒有讓隊伍耽擱行程。

    依舊是定時出發了。

    隊伍前進的速度很快,僅僅是一天的時間,就經過了詹都男爵的領地,來到了沃邦城。

    不過,不論是迪恩,還是理查.沃邦都沒有想要在沃邦城停留。

    迪恩是擔心和老侯爵寒暄下來,耽誤時間,而理查.沃邦則是擔心父親突然反悔。

    因此,隊伍直接繞過了沃邦城。

    在距離沃邦城大約二十里外的一處背風之地,進行著休息。

    虎和刻耳,帶著數名侍衛照例進行防衛任務,而剩余的侍衛則是生火、做飯。

    理查.沃邦則是迫不及待的等在迪恩的馬車前。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

    等到迪恩剛一走下馬車,理查.沃邦就徑直的問道。

    “隨時可以!”

    迪恩這樣的回答著,并且,向著一側的空地走去。理查.沃邦立刻得跟了上去,他看著停下腳步,站定的迪恩,詢問道:“我們怎么開始?”

    “抽出你的佩劍。盡全力的攻擊我!”

    迪恩說道。

    “好!”

    沒有猶豫的,理查.沃邦就抽劍攻來。

    在得知了迪恩的一系列事情后,理查.沃邦可不會再以普通人的目光看待眼前這個比他還要小幾歲的年輕人。

    實力,終究是衡量一切的標注。

    換做其他人說這樣的話,理查.沃邦肯定回事不屑一顧的。

    而如果是迪恩所說。理查.沃邦則會最為慎重的對待。

    呼!

    長劍由上至下的劈砍而來。

    劍風呼嘯,看似大開大合,但卻不失細膩。

    迪恩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迅速的偏轉了上半身。

    頓時,那由劈砍改為直刺的長劍,就擦著迪恩的胸前而過。

    沒有等理查.沃邦再改變招數,迪恩伸出了左手的食指、中指,輕輕的將劍刃架住,微微一用力。理查.沃邦就摔了出去。

    “有力量、有速度,有技巧——但是,過于的呆板!”

    迪恩很客觀的評價著,然后,看著再次站起來的理查.沃邦,道:“再來一次?”

    “當然!”

    理查.沃邦一邊點頭,一邊再次的沖了上來。

    不過,相較于,第一次,理查.沃邦這次以更快的速度摔了出去。

    “心急了。不夠冷靜!”

    迪恩說道。

    “再來!”

    理查.沃邦爬起來,又一次的沖向了迪恩。

    這一次,理查.沃邦學的聰明多了,他沒有在第一時間。不管不顧的靠近迪恩,而是饒著迪恩轉起了圈子。

    手中的長劍,則是帶起一片片的呼嘯聲,希望迷惑著迪恩的感知。

    不過,當理查.沃邦又一次刺出長劍的時候,照樣沒有絲毫的收獲。被摔倒在地。

    “我給與你的破綻,并不是你想要的,而是一個陷阱!”

    迪恩微笑的看著理查.沃邦。

    而后者則是迅速的爬起來,開始了第四回合。

    這樣的摔打一直持續到了深夜。

    直到理查.沃邦實在是爬不起來為止。

    任由虎將對方拎進了馬車,給予了一份食物后,就不再理會了——迪恩很有分寸,以大騎士級別的體質,休息一天就會生龍活虎的。

    而迪恩則是簡單的進餐后,則是開始了自己的修行。

    并不是為了讓系統承認,而是將已經被系統承認的秘術、秘傳,重新的以最為傳統的方式修煉一遍。

    雖然之前在幻境中,迪恩并不承認系統出現了他所不知道的缺憾。

    但是,征服王演練的劍術,尤其是最后巨龍與本尊的情形,卻被迪恩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

    而這樣的烙印,驅使著迪恩做著現在最為傳統方式的修煉。

    在他所會的諸多秘術、秘傳中。

    迪恩選擇了【柔體術】。

    除去【柔體術】是輔助秘術外,其最高等級不過Lv3的程度,對于迪恩以最短時間內探索自我修煉方式的計劃,自然是有著相當的幫助。

    如果選擇【烈熾法】或者【極寒法】,兩者最高等級都是Lv13。

    恐怕到他返回翡翠之都為止,都不可能進行一次完整的修煉。

    腦海中閃現著當初大公劍術長對于他【柔體術】的教導,迪恩從入門開始,一點一點的修煉起來。

    先是一根手指緩慢的違反關節的轉動,接著是兩根、三根……

    然后是整個手掌。

    不知不覺,夜色越發的深沉。

    PS 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