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六百零六章 變數 2

跑跑卡丁车手游l3驾照考试: 第六百零六章 變數 2

    嘎吱!

    會議大廳的門,被重重的推開,迪恩的身影出現在了那里。

    “澤爾岡閣下!”

    “是,澤爾岡大人!”

    “您真是我們的英雄!”

    ……

    當看清楚站在門外的是迪恩時,大廳內的貴族們紛紛說道,那種熱情、諂媚的話語,一個個畢恭畢敬的神態,就仿佛迪恩在他們之間有著多么大的聲望、名譽一般,絲毫沒有了當初對迪恩視而不見,或者態度冰冷的模樣。

    迪恩冷笑的掃視了一遍這些貴族。

    對于這些貴族前倨后恭的做法,是為了什么,迪恩自然是清楚無比的。

    無非就是為了讓這場戰爭順利的開始罷了。

    畢竟,他現在頂著的可是翡翠第三位黃金強者的名頭。

    是這次戰爭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即使是為了戰爭的勝利,這些貴族也會知道該怎么做,畢竟,為了那‘榮譽’,暫時的忍受一下‘屈辱’又算得了什么?

    迪恩很輕易的從幾個貴族的臉上的神情,猜到了這樣的想法。

    而這讓迪恩的冷笑,越發的冷冽起來。

    “澤爾岡卿,請到這里來!”

    遠處,年輕的國王向著迪恩招了招手,以極為平易近人的態度指了指圓桌旁,僅剩余的椅子道。

    迪恩默不作聲的走了過去,坐了下來。

    他的目光看向了約克侯爵和翡翠大公。

    前者依舊倨傲,對著迪恩點了點頭,算是一種極限。

    而后者卻是神情平靜,甚至,帶著一絲黯然,即使面對迪恩也只是努力的露出一個笑意后,就再次的沉靜在那里了。

    迪恩的目光頓了頓,然后,向著那位年輕的國王看去。

    他知道,眼前年輕的國王就是讓翡翠大公心情低落、感受背叛的罪魁禍首。

    對此。迪恩自然是憤怒的。

    不過,迪恩并沒有大聲質問、斥責什么。

    對于‘翡翠大公以個人名義私下邀請西提王’一事,迪恩可以肯定在場的人,十有八九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但是。為了更加符合自己的利益,他們裝聾作啞的當做不知道。

    畢竟,將這件事情推到翡翠大公的頭上,才符合他們的利益。

    事實上,削弱翡翠大公的威名。就一直是他們想要做的,一個強大到足以扭轉任何局面的王室成員,是每一個貴族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這一次,終于被他們抓到了機會。

    甚至,不需要他們過多的做什么,翡翠大公的弟弟,年輕的國王,艾克.尼克就幫助他們做到了最好。

    想著這些貴族的齷蹉,和年輕國王的急于證明著自己,迪恩不由譏諷的笑了起來。

    既有對前者的。也有對后者的。

    “澤爾岡卿,你有什么建議、策略嗎?如果有的話,請提出來,我們這里可以暢所欲言!”

    年輕的國王根本沒有看到迪恩臉上的譏諷,他只看到了笑容,而且,他將這樣的笑容,當做了一種認可。

    盲目的國王,徑直的詢問道。

    “陛下,我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迪恩這樣的說道。

    “說吧!”

    年輕的國王徑直的說道。

    “我干掉了芬德斯。讓努埃爾失蹤,如果接下來開戰,我將會面對莫爾帝希、布倫.帕克或者是西提王中的一個……”

    “嗯!”

    迪恩拉長了語調,年輕的國王點了點頭。認同了這樣的說法。

    事實上,關于這場戰爭的任何安排,都離不開黃金強者的對戰。

    或者說,國家之間,本就是以黃金強者為主的戰爭。

    而一旁的約克侯爵和某些貴族們,卻似乎發現了什么。他們紛紛皺了皺眉頭。

    而仿佛是證明著約克侯爵和某些貴族的發現一般,下一刻,迪恩就很是直接的說道——

    “既然我面對了西提五大黃金強者中的三位,那么這場戰爭,我要五分之三的收益,土地、人口、財富!”

    迪恩一字一句,認真的說著。

    “不可能!”

    約克侯爵大聲的吼道,周圍的貴族們也紛紛的附和著。

    “那么一半總可以了吧?我認為這和我所面對的是成正比的!”

    迪恩故作思考的向后退了一步。

    “迪恩.肯.澤爾岡,你是在戲耍我們嗎?你身為陛下的臣子,翡翠的貴族,就是這樣展示你的忠誠、榮譽的嗎?”

    約克侯爵怒氣沖沖的盯著迪恩。

    “忠誠?榮耀?”

    迪恩看著怒氣沖沖的約克侯爵,不由冷笑起來,他坐在那里環顧著四周,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令被看到的貴族們紛紛閃避,不敢對視。

    最終,迪恩的目光又回到了約克侯爵的身上。

    “至少我比某些人忠誠,有榮譽,更符合翡翠貴族一說——一群利欲熏心、貪得無厭的家伙!”

    迪恩緩緩的說著,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嘲諷。

    甚至,是毫不留情的.辱.罵。

    “什么?”

    “你在說什么?”

    “你在侮辱我們的榮譽!”

    ……

    聽到迪恩帶著.辱.罵的話語,周圍的貴族們紛紛壓抑不住怒氣,高聲的沖著迪恩吼叫著,有些更是想要沖向迪恩。

    不過,下一刻,他們就仿佛想到了什么般,立刻停下了腳步。

    然后,對著迪恩,發出了更加瘋狂的叫罵聲。

    “你這是在和整個翡翠的貴族們為敵!”

    約克侯爵再也抑制不住怒氣,狠狠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砰!

    沉悶的響聲中,實木的桌子,四分五裂,那碎片再余力下,就要想著四面八方飛舞。

    不過,一層厚厚的冰霜,在下一刻就將其覆蓋了。

    被拍打的四分五裂的桌子,被冰霜‘粘’在了一起。

    而整個大廳的溫度。隨著冰霜的出現而驟然間下降了許多,令不少貴族顫顫發抖起來。

    “和整個翡翠的貴族為敵?難道我之前就不是了嗎?還是您認為他們之前恭維我兩句,就已經化敵為友了?您不會這么天真吧?”

    迪恩收回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掌,微笑的看著約克侯爵。

    而這一次。即使是怒氣勃發的約克侯爵,都沒有說什么。

    因為,這一切都是事實。

    從迪恩出現在翡翠之都開始,所經歷的一些事情和數次投機取巧的賭斗,早已經將其推到了。所有翡翠貴族的對立面上。

    尤其是沃爾夫家族的覆滅,更是令諸多翡翠貴族恨迪恩到入骨。

    除去庫斯特家族外,迪恩幾乎在翡翠之都內,連一個盟友都沒有。

    而現在,那個狡猾的爾曼.庫斯特稱病在家,連這樣重要的會議都沒有參加,因此,在場的貴族幾乎都是迪恩的敵人。

    “更何況,與他們為敵又怎么樣?一群色厲內荏的小人罷了!”

    看著沒有再次開口的約克侯爵,迪恩特意的頓了頓后。一字一句的看著眼前的貴族們說道。

    “混蛋!”

    “該死的家伙!”

    ……

    迪恩接二連三的侮辱,終于令眼前貴族中幾個脾氣暴躁的家伙忍不住了,他們向著迪恩沖來,想要和迪恩廝打。

    不過,還沒有靠近迪恩。

    一層肉眼可見的冰霜就從地面覆蓋到了他們的身軀上。

    下一刻,數具冰雕就出現在了大廳中。

    “澤爾岡卿,你在干什么?”

    看到數具冰雕的出現,年輕的國王再也無法置身事外了,他當即喝道。

    “陛下,是他們想要攻擊我的!我只是反擊而已……而且。我沒有用全力反擊,僅僅是一點力道罷了!不然的話,在場的諸位除去約克侯爵和殿下外,沒有誰能夠活的下來!”

    迪恩看著年輕的國王。淡淡的說道。

    而隨著這句話出口,周圍本還憤慨、激動的貴族們紛紛的后退,一直退到了大廳的邊緣處,僅留下那幾座冰雕待在原地。

    “你是在威脅我?”

    年輕的國王瞪視著迪恩。

    “當然不是,我只是在闡明自己觀點后,遭受到了反駁。然后,有些家伙言語間無法說服我,只能夠動手表示自己的勇武,卻被我反擊下凍成了冰雕——整個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陛下您在一旁旁觀,應該看得清清楚楚才對!”

    迪恩沒有正面的回答,而是反問著。

    “你、你這是顛倒黑白!”

    年輕的國王抬起手,指著迪恩怒斥著。

    “向陛下您學習而已!”

    迪恩不咸不淡的回答著。

    然后,不在等對方說話,他站了起來,走到了翡翠大公面前,彎腰,伸出手臂:“殿下,教官找您有重要的事匯報!”

    翡翠大公沒有說話,僅僅是點了點頭,抬起手,放在了迪恩的手臂上,任由迪恩牽引著向外走去。

    而當迪恩和翡翠大公即將離開大廳時,一聲惱怒的吼聲傳來——

    “你們以為離開了你們,我就什么都做不到嗎?”

    年輕的國王,這樣的吼著。

    “能!當然能!有很多人愿意在這個時候‘幫助’您,但絕對不是我們!”

    迪恩腳步略微的停了一下,然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PS 第一更~

    昨天原本只是想吃個麻婆豆腐,但是,吃著吃著覺得少了什么,就加了個宮保雞丁和回鍋肉,然后,多吃了兩碗米飯,結果吃撐了!

    回了家,怎么都睡不著,只能是在家里遛彎,然后,越遛越精神,一不小心就熬夜了,然后,這章更新的晚了!

    向大家說抱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