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到來 4

腾讯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下载: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到來 4

    “殿下,事情的大致經過就是這樣!”

    站在由約克郡的數位隨軍巫師搭建起來的傳訊魔法陣前,迪恩詳細的將之前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轉述了一遍。

    “嗯!必須要……這么做嗎?”

    翡翠大公點了點頭,然后,略帶猶豫的向著迪恩問道。

    “殿下,您的仁慈,不應該籠罩在敵人的身上,因為……那會讓更多無辜的翡翠平民受到牽連!”

    迪恩沉聲道。

    對于該如何勸說翡翠大公,迪恩是有著相當把握的。

    翡翠大公是仁慈沒有錯,但絕對不是盲目的,她很清楚敵人和自己國家平民的區別。

    “好吧!我會讓庫斯特閣下將你需要的藥物帶去!”

    最終,翡翠大公再次的點了點頭。

    而后,整個通訊結束。

    迪恩轉身坐在了椅子中,雙手微微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以他如今的體質,即使連續一兩個月不休息,都是可以輕易支撐的,但是在約克城僅僅待了兩天不到,迪恩就已經感覺到了疲勞。

    那種事事親為,各種突發的意外,實在是讓他應接不暇。

    這并不是迪恩不愿意放權,要刻意的執掌大權。

    事實上,如果有更多可靠幫手的話,迪恩絕對不介意放權。

    但是……

    除去那位塔門.約克和理查.沃邦外,迪恩并沒有找到什么可靠的幫手。

    那位老騎士也能夠算是半個。

    而整個約克城,幾近三萬士兵,僅僅兩個半幫手,無疑是不夠的。

    即使塔門.約克能夠以‘小約克’的名義,很好的獲得這些士兵的支持也是一樣。

    畢竟,他們現在面對的絕對不單單是士兵的問題。

    后勤補給、前線偵騎、整個約克郡的布防等等,都是需要迪恩參與其中的。

    唯一算得上幸運的就是,上一世的經歷,令迪恩不至于手忙腳亂。

    簡單的休息。

    虎端著餐盤從帳篷外走了進來。

    “大人。午餐!”

    依舊是那種簡短的話語,不過,其中怪異的感覺少了很多,聽起來就是翡翠之都周邊的鄉音一般。

    “嗯!”

    迪恩點了點頭。接過了餐盤,開始享用自己的午餐。

    來到約克城,迪恩除去虎和刻耳外,當然不會隨身帶著廚娘,因此。這份午餐是來自于約克城的軍營。

    軍營中的食物,雖然不夠美味,但是卻有著足夠的分量。

    看看那占據了整個餐盤三分之二的烤肉就知道了,要知道,這餐盤面的大小,也就比迪恩身下的椅子面小一圈而已。

    肥瘦混雜的烤肉上,澆著黑色的胡椒汁。

    并沒有事先切開,而迪恩也不介意直接用雙手撕扯。

    烤肉被撕開,一條或一塊的送入到了迪恩的嘴中,胡椒的微辣中。帶著一抹香氣,應該是香草的味道。

    迪恩看得出,這絕對是因為他現在身份的優待了。

    啊嗚嗚!

    一旁的刻耳輕呼著,來回蹭著迪恩的褲腿,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迪恩笑著撕扯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烤肉,向著一側跑去,立刻的,刻耳就徑直的躍起,以遠超普通獵犬的速度,將這烤肉叼在了嘴中。然后,跑到迪恩的腳邊臥下,不停的吞咽起來。

    整個午餐大約持續了十分鐘。

    當虎拿著餐盤離去時,那位財務大臣庫斯特到了。

    迪恩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庫斯特。

    按照迪恩的設想。即使對方立刻從翡翠之都出發,馬不停蹄,來到約克城也得傍晚時分才對。

    當然,除去對方比他想象中的更早來到約克城外,就是對方的臉色了。

    非常的難看!

    庫斯特的年紀并不小了,但是在迪恩的記憶中。對方應該是非常健康才對,但是眼前,對方不僅臉色帶著灰白,還微微的發青。

    一副大病未愈的模樣。

    “庫斯特閣下,您之前的稱???”

    迪恩詢問道。

    “我是真的病了——被一群無知的人,氣得吐了血!”

    庫斯特一邊說著,一邊對著自己心腹揮了揮手,立刻那位中年人走到了大帳外,與虎并肩而立。

    “吐血?!”

    迪恩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老人。

    他從不知道,對方竟然會對翡翠有著這樣深厚的感情。

    “當然不僅僅是因為翡翠,更加主要的是因為他們的愚蠢!”

    庫斯特面對著迪恩驚訝的眼神,顯得非常的坦然,他徑直的說道:“一群被糊弄的,連真假都無法分辨的家伙!”

    迪恩沒有說話,靜靜的聽著對方說道。

    “之前德隆.沃爾夫擔任軍務大臣的時候,一直掌管著翡翠的情報部門,沒有誰能夠插手,而當德隆.沃爾夫被你干掉后,情報部門被陛下接管,只是……這所謂的情報部門,早已經形同虛設了!不僅僅是對內,即使是對外,也沒有絲毫的用處——之前,我還有著一分幻想,認為還有希望,但是當從你這里得到了西提大軍行動時,我就知道,一切都完蛋了!那些家伙除去被收買的外,應該都死了!”

    庫斯特坐在迪恩的面前語氣急促的說著。

    有不滿,有憤怒,更多的卻是悲哀。

    “這是顯而易見的!”

    迪恩淡淡的說了一句。

    對于翡翠所面臨的情況,沒有誰比迪恩更加的了解。

    內憂外患!

    就是對翡翠最好的形容。

    外地環視下,內部不停的爭斗,而且,還被蒙蔽了雙眼、雙耳。

    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上來看,如果這樣都不被滅國的話,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不過,迪恩必須要扭轉這一局勢。

    為了他心中的那份被歡喜、被痛苦填滿的執念。

    “西提至少準備了五年的時間,但是五年內我們沒有收到一點風聲——傳回來的消息,都是一切太平……德隆.沃爾夫該死!”

    庫斯特咬牙切齒的說道。

    很明顯,翡翠整個情報部門的失職。就是從這位前任軍務大臣開始的。

    甚至……還可能有著其它的可能。

    對于這個可能,迪恩不想要過多的理會,現在去理會,也得不到什么有意義的結果。

    畢竟。西提的十萬大軍已經靠近翡翠的邊境了。

    西提已經成功的完成了他們前期的戰略部署。

    如果不是因為有著翡翠大公在,迪恩可以肯定,西提早已經揮兵而下了。

    “德隆.沃爾夫該死,所以,他死了!”

    迪恩以這樣的話語。結束了眼前的話題,他看著面前的庫斯特,等待著對方之后的話語,他不相信對方急匆匆的從翡翠之都趕來,就是和他聊一些聰明人都能夠猜到的事情。

    “特瑞克!”

    庫斯特這樣的呼喚著。

    那位中年人再次的走進了帳篷。

    “迪恩,你見過的,他是我最信任的手下——不僅有著出眾的實力,而且還訓練了相當的下屬……我們現在需要奇兵!”

    庫斯特指著中年人說道。

    “刺殺?”

    迪恩一挑眉頭,很是輕易的猜到了庫斯特的計劃。

    “嗯!”

    庫斯特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的目標呢?十萬大軍中的軍官?”

    迪恩不動聲色的繼續問道。

    “不、不,那里強者云集。即使是特瑞克也無法忽視,所以,我們要去西提本土制造慌亂——那些領兵的將領也是有著家人的!”

    庫斯特緩緩的說著,本來就灰白的臉色越發的白了,幾乎沒有了絲毫血色。

    “去吧!”

    迪恩這樣說道。

    “這件事情,在事后我會向殿下稟明——一切的罪責,將由我來承擔!”

    庫斯特深吸了口氣說道。

    “你?當然不夠……記得帶上足夠的解毒、抵抗瘟疫的藥劑!”

    迪恩說著,扭頭看向了就要離去的特瑞克,聲音清晰的提醒著對方。

    特瑞克全身一震,扭頭看了一眼迪恩??觳降睦肟?。

    而坐在原地的庫斯特則是眉頭一皺,然后,驚駭的看著迪恩。

    “迪恩,你、你……”

    庫斯特的聲音中滿是顫抖。

    “雖然這樣說可能很晦氣。但是……如果翡翠滅亡的話,我想拖著對手一起死!”

    迪恩淡淡的說道。

    “你知道這樣做的話,你的名聲……”

    庫斯特苦笑的看著迪恩。

    “我不在乎!”

    迪恩微笑的說道。

    是啊,當經歷了失去一切后,迪恩又怎么會在乎所謂的名聲呢?

    在之前,他獲得、擁有名聲。也不過是為了現在這場戰爭服務而已。

    當這場戰爭結束后,這樣的名聲根本就不需要了。

    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不論是英雄,還是……惡魔。

    迪恩只會坦然承受。

    而他的妻子,將和他站在一起。

    這對于迪恩來說,就足夠了。

    嗯,足夠了。

    一旁,庫斯特看著神情平淡的迪恩,他沒有在迪恩的身上看到任何的掩飾、虛偽和做作。

    顯然,迪恩就是真的這樣想的。

    “這、這樣做……迪恩,你究竟是為了什么?如果僅僅是為了戰爭的話……”

    庫斯特皺著眉頭,不解的看著迪恩。

    迪恩笑了笑,什么也沒說。

    一些事情,注定了,不會有太多人理解。

    PS 第一更~

    這章定時的說~

    話說,糖醋里脊和干鍋千頁豆腐搭配起來,真心不錯~

    讓頹廢莫名的想到了板藍根煮方便面和芥末味的冰激凌~

    就是晚上的時候,頹廢一直跑廁所的說!今天起來了,都是有些腿軟、腳軟的……

    唉,看來頹廢距離金剛不壞的腸胃,還有著相當的距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