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兵臨城下 2

跑跑卡丁车手游腾讯啥时候公测: 第六百四十二章 兵臨城下 2

    虎帶著刻耳返回了王宮。

    一路上遇到的王宮侍衛、士兵都是一臉強裝出的肅穆,在眼底的深處,有著的只是慌張與驚恐。

    對于翡翠之都的王宮侍衛、士兵來說,戰爭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陌生了。

    陌生到了完全該如何應對的地步。

    哪怕大公劍術長極盡全力的在讓他們適應,但是眼前的情況,顯然是收效甚微。

    對此,虎不怎么了解。

    他只是聽從迪恩的命令待在這里,聽從大公劍術長的調派。

    至于刻耳?

    對于一個擁有著優秀血統的獵犬來說,人類的事情實在是太過負責,它能夠十分輕松的獵取一只兔子,但是卻根本不明白那總是隱藏著又一層意思的對話,即使它的聰明早已經超過了普通的獵犬。

    所以,虎和刻耳進入到翡翠王宮的議事大廳后,就很自然的站在一旁的角落內,一言不發的聽著眼前的爭論——

    “該死的德爾,該死的托菲特!我一定要將他們碎尸萬段!”

    這樣毫不留情的辱罵聲來自于大公侍衛長。

    從得到提角城失守的消息,并且了解到了具體的情況后,這樣的辱罵聲就沒有停止過。

    而且,從不缺乏附和。

    那些站在德塔、梅里、喀秋三位郡王身后的顧問們,都是無比的憤怒。

    對來自南方三郡的他們來說,北方四郡德爾郡王的背叛,顯然是不可接受的,或者說……是無法想象的。

    他們根本不理解,為什么德爾郡王會背叛翡翠。

    畢竟,翡翠有著翡翠大公這樣值得尊敬的人。

    耳邊吵雜的怒罵聲令德塔女伯爵的眉頭一皺。

    “好了,停下!”

    帶著一聲斷喝,德塔女伯爵說道。

    頓時,議事大廳內變得一片寂靜起來。

    迪恩被任命為了北方四郡的統帥,而南方三郡的統帥則是這位德塔女伯爵。

    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年紀?;掛蛭苑接兇拋愎環岣壞木?。

    不論是喀秋女伯爵,還是梅里伯爵,都是異常佩服的。

    “提角城的失守是事實,已經發生的事實。我們不需要再討論它是怎么失去的了!這只會讓我們更加的憤怒、不知所措!我們需要的是將提角城失守的影響控制在最小的范圍內——外面的侍衛、士兵,如果僅僅是聽到我們的爭吵,而沒有任何的解決之道,他們只會更加的不安!士氣,將會跌落到最低點!”

    女伯爵敲了敲桌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德塔閣下,有什么解決的辦法嗎?我聽您的!”

    扭動了一下胖大的身軀,在椅子吱拗、吱拗的響聲中,梅里伯爵很是誠懇的說道。

    梅里伯爵并不是推諉,或者譏諷之類,而是發自內心的這樣想。

    對于這種需要太過謹慎、動腦子的事情,梅里伯爵一向都是不擅長的。

    或許,梅里伯爵能夠將【蠻象之力】這種本該是中等偏上的秘術,硬是補完到了高等的程度,但是面對一個鎮子的稅收。梅里伯爵都計算不清,不得不依靠稅務官。

    其中有著方方面面的緣故。

    但最為重要的是,梅里伯爵對這方面不感興趣。

    他只需要聽命行事就好。

    畢竟,他對德塔女伯爵有著足夠的信任。

    “我也愿意聽您的指揮!”

    桀驁不馴的喀秋女伯爵,同樣沒有反對。

    對于德塔女伯爵,喀秋女伯爵有著非同一般的信任,甚至是崇敬——要知道在她執掌整個喀秋郡前,南方三郡中唯一的女郡王德塔伯爵,可是她最為崇拜的對象。

    女伯爵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侄女。

    大公劍術長沒有異議。大公侍衛長同樣如此。

    “我們現在很被動,提角城的失守,讓西提人在翡翠內有了落腳之地——迪恩之前的一些布置,算是白費了……西提人會以提角城為據點。將那十萬大軍中的一部分,調入城中,然后以此為跳板,攻擊翡翠之都、瑟斯城和約克城,而在騎兵和高端戰力的優勢下,我們陷入了絕對的被動中!更加重要的是……魔法炮!”

    女伯爵微微皺了一下頭后。繼續的說道。

    “在提角城內,有著兩門魔法炮——這是當初王室和約克侯爵為了加強約克郡三道防線的防御力量而設置的!現在,當初為了增加防御力量的設置,很有可能會成為攻擊我們的罪魁禍首!魔法炮的威力,射擊距離,都將成為翡翠之都、瑟斯城和約克城最大的心腹之患——那些突襲了提角城的西提白銀,之所以沒有一鼓作氣的來翡翠之都‘耀武揚威’,恐怕等的就是那兩門魔法炮的拆卸和運輸!”

    “所以,我們必須要毀掉那兩門魔法炮!”

    深吸了口氣,女伯爵重重的說道。

    “可是,那里必然有著絕對的防備——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突襲提角城的西提白銀,至少有十五位……”

    喀秋女伯爵沉吟道。

    “因此,這是一個九死一生的任務,希望渺茫,但卻必須要獲得勝利!”

    德塔女伯爵聲音凝重,目光掃視著在座的幾人。

    “我去!”

    大公侍衛長在德塔女伯爵的話音剛剛落下后,就徑直的喊道。

    對于大公侍衛長來說,前往提角城,教訓那些西提人,已經是迫不及待的事情了。

    至于其中的危險?

    顯然,這位侍衛長并沒有考慮。

    “這真是了不得的任務??!艾琳你不合適,還是我去吧!”

    梅里伯爵長長的吸了口氣,然后,很干脆的否認了大公侍衛長,而是推薦這自己:“我很擅長群戰,而且,也有著足夠的經驗——更加重要的是,在場的所有人之中,我應該是最強的吧?”

    對于這個問題,在場的人。并沒有反對。

    畢竟,在十七年前,眼前的梅里伯爵就已經達到了白銀巔峰。

    而且,從對方十四歲成為騎士開始。到二十五歲成為白銀,僅僅是花費了十一年的時間,在當時的南方被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如果不是妻子的突然過世和照顧年幼的女兒,任何人都相信,對方會以無比迅速的姿態成為黃金級別的強者。

    對于實力的問題。沒有人反對。

    但不代表其它沒有。

    “群戰?我才是最適合的!”

    喀秋女伯爵冷哼了一聲道。

    對此,同樣沒有人反對,因為,這同樣是事實。

    “艾琳和喀秋都不合適……我和梅里伯爵去吧!”

    大部分時間保持著沉默的大公劍術長開口了。

    同時,一股有別于白銀級別的氣息,開始出現在了她的身上,很是微弱,但在本質上卻和白銀有著天壤之別。

    “這是?!”

    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大公劍術長。

    “倚翠絲你突破了?”

    大公侍衛長驚呼道。

    “僅僅是認清了自己的‘道路’,距離真正的突破?;褂邢嗟幣歡溫芬摺行壞隙鞲宋乙恍┢羰?,讓我找到了自己的‘道路’……雖然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過,依舊感謝他!”

    大公劍術長坐在那里輕笑著,優雅、淡然,卻又有著堅持。

    “澤爾岡閣下,是一個好小伙!”

    梅里伯爵揉了揉自己的連鬢絡腮胡,大笑的說道。

    “倚翠絲和梅里伯爵一同前往!”

    不容其他人反駁,德塔女伯爵做出了最后的決定,她目光炯炯的看著兩人。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我會盡全力給你們掩護的!”

    而正因為這句話,爭論再次的開始了。

    一旁的虎盤膝坐在角落內,很是不明白他們這樣的討論有什么意義。

    決定了的事情去做就好了???

    為什么要因為事不同的人,而做出不同的選擇呢?

    而且。大人不是已經做出了妥善的安排了嗎?

    一個個不解的問題從虎的腦海中冒出,然后,就好似無數根纏繞、打結的麻繩,開始在腦海中紛亂不已。

    最終,虎用力的搖了搖頭。

    將這些有的沒的,全部摔出了腦海。

    他發現他只需要記住迪恩的話語就好了。剩下的事情,實在是太麻煩了。

    嗚嗚!

    趴臥在虎身側的刻耳,發出了意味不明的嗚咽聲,吸引著虎的注意力,而當看到刻耳細咪起雙眼的模樣時,虎就是一皺眉。

    因為,根據他對刻耳的了解,這很顯然是一個嘲笑的表情。

    下意識的,虎捏緊了拳頭。

    但是,刻耳卻是根本不在意,相反那細瞇起的雙眼中,真正意義上的露出了一抹嘲笑——這抹嘲笑不需要對刻耳有所了解的人才能夠明白。

    “也許你是對的!我又在思考不需要我考慮的事情了!”

    面對著刻耳嘲笑的眼神,虎點了點頭。

    而刻耳則是打了個哈欠,露出了懶洋洋的神情,一副你總算明白的模樣。

    不過,下一刻,刻耳就發出了一聲疼痛的嗚咽聲。

    虎并沒有松開的拳頭,重重的敲打在了刻耳的頭上。

    “雖然你是對的,但是我還是想打你一下,不然,我覺得我晚上會睡不著的!”

    虎看著刻耳不解的神情,很認真的解釋著。

    而這樣的解釋,立刻讓刻耳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不過,這次刻耳卻學精了,跑開之后,才露出這樣的眼神。

    而虎則是再次舉起了自己的拳頭。

    但是,沒有等虎的拳頭落下,那位德塔女伯爵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虎閣下,我有件事需要您幫忙!”

    女伯爵這樣的說道。

    PS 第一更~

    坑爹??!頹廢筆記本的鍵盤失靈了?。?!

    T.T(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