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談話 2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时间: 第六百五十四章 談話 2

    迪恩看著冷笑中的年輕的國王,不由也輕笑出聲——

    “所以,我出現在了這里,和你交談著!”

    迪恩這樣的說道。

    “這是施舍了?”

    年輕的國王瞇起了雙眼,眼底深處有著說不出的危險。

    “不,只是一次平等的交談!”

    迪恩又一次的笑了,笑容很是平靜。

    年輕的國王沒有再立刻開口,他以那充斥著危險的目光,打量著迪恩,那目光中所醞釀著的危險,越發的濃郁、深邃。

    就好似茂密枝葉下隱藏的,擇人而噬的老虎。

    年輕的國王,想要以這樣的姿態來打破迪恩的平靜。

    但是,迪恩的平靜依舊,甚至笑容都未變。

    相反,隨著時間的流逝,年輕的國王卻無法保持自己的氣勢,氣勢不可抑制的變弱起來,而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依舊氣勢,年輕的國王不得不坐直了身軀,以行動來彌補自己的氣勢。

    只不過,依然沒有任何的作用。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年輕的國王,在一開始的時候,就選擇錯了目標。

    沒錯,就是選擇錯了目標,但卻不是選擇錯了方法。

    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心思鬼蜮的人,做了之前的事情,再即將被揭露時,即使實力強大無匹,也依舊會有著一絲不同。

    或許不會膽怯,但絕對會疾言厲色,掩飾自己的行為。

    甚至,干脆就是以絕強的實力,壓服對手。

    畢竟,從眼前的局面看,迪恩絕對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

    而年輕的國王也是這樣認為。

    他甚至早已經想到了,在自己的譏諷、強逼下,迪恩會惱羞成怒的模樣。

    當然了,包括他可能會遭遇到的事情。

    為此,他也早有安排。

    他絕對不會拱手將翡翠讓給一個卑鄙的家伙。

    而且。他相信,他的安排足以攪亂對方所有的計劃。

    只是,他沒有想到,當他即將吼破了對方所做的事情時。對方依舊這樣的平靜。

    面對著這樣的平靜,年輕的國王沒有留余地了——

    “哼,澤爾岡閣下,先是將我綁架,然后。讓屬下將我扔在戰??!你認為你這樣做,就可以獲得你需要的一切?”

    年輕的國王冷哼了一聲,直接說道。

    “我想要的一切?陛下,您知道我想要什么嗎?”

    迪恩微笑的反問道。

    “當然是整個翡翠……難道不是嗎?”

    年輕的國王又一次的冷哼這。

    “當然不是,如果我想要整個翡翠的話,我絕對不會在綁架你的時候,讓你看到我的真面目,甚至,也不會留你一命——在將你帶到那個密室后,我就會直接下殺手!”

    迪恩搖了搖頭說道。

    “也許你是擔心王姐發現你的陰謀!當王姐失蹤后。你才讓你的屬下對我下殺手!”

    年輕的國王反駁著。

    “殿下雖然睿智,但卻不是全知全能的!至于勞德?他只不過是一個想要為我分憂的傻瓜而已!但是他的膽子卻有點小,不然的話,你根本不會出現在戰場上!”

    一邊說著,迪恩一邊指了指對方臉上的傷疤。

    “他之前就想殺我?!”

    摸著早已經結痂的傷疤,想到自己在生死間游走了一圈的情形,年輕的國王不由一怔。

    “嗯,勞德想要殺掉你,讓一切都一了百了,但是……就如同我說的。勞德在某些時候真的是一個膽小鬼,不過,你真的該慶幸這一點!”

    迪恩又一次笑了起來。

    看著嘴角帶著微笑的迪恩,年輕的國王卻沒有絲毫能夠笑出來的意思。

    事實上。絕大多數人,面對死里逃生,都很難笑得出來。

    而年輕的國王絕對是絕大多數人里的那種——面對死亡恐懼,面對制造死亡的人,感到憤怒,而有能力報復對方的時候。絕對不會手軟。

    “我要……”

    “請陛下寬恕勞德的罪行,我愿意放棄號角鎮四領做為補償!”

    在年輕的國王就要開口的時候,迪恩搶先一步說道。

    頓時,年輕的而國王愣住了。

    以一種驚疑不定的神情,注視著迪恩。

    片刻后,年輕的國王笑了起來。

    “你在開玩笑嗎?這樣的愚弄我,讓你很有成就感吧?”

    想到了什么的年輕國王,冷笑連連。

    顯然,他認為這是貓抓老鼠后的戲耍。

    “這樣一戳就破的愚弄,是最為無趣的!”

    迪恩淡淡的說道。

    這種淡然,在年輕國王的眼中,則顯得不容置疑,他看著迪恩。

    想要分辨一下事情的真相。

    但是,卻沒有絲毫的收獲。

    突兀的,一個略顯荒誕的想法從年輕國王的心底冒出——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王姐?就連綁架我,也只是想要給我一個教訓,因為我欺騙了王姐?但卻不會真正意義上的殺死我,因為這會讓王姐傷心……”

    年輕的國王看著迪恩一字一句的問道。

    “還有讓局勢變得更好的控制,面對當時的西提,我也沒有更多更好的辦法……不過,基本上就是這樣吧!”

    迪恩補充了一句,然后,點了點。

    看著徑直承認的迪恩,年輕的國王臉色連連變化。

    那是一種相當奇妙的表情。

    遠遠比之前看到迪恩時顯得復雜的多。

    呼哧、呼哧!

    粗重的呼吸令年輕的國王,長大了嘴巴,好似要壓抑著什么一般。

    不過,下一刻,一聲怒吼就出現了。

    “我絕對不會把王姐交給你這個混蛋的!王姐是我的!”

    沒有絲毫的遮掩,這樣的吼聲就從年輕國王的胸腔中迸發出來,在房間中旋轉。

    完全可以想象,即使是站在屋外的人,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但是,屋外卻沒有絲毫的動靜傳來。

    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年輕國王的怒吼而沖進來。

    相反。外面越發的安靜了。

    而房間中則更是如此。

    抑制不住的年輕國王終于明白自己喊出了什么樣的話語,一陣羞愧讓他滿面通紅,但是下一刻,這位年輕的國王就直視著迪恩。認真無比的說道:“放馬過來吧!王姐一定是我的,我不會將她交給任何人!”

    “哦?”

    迪恩看著年輕國王認真的神情,一抹濃郁的不屑出現在他的嘴角。

    “那么值錢的欺騙是怎么回事?既然想要守護她一身,為什么又親自讓她受到了傷害?”

    迪恩緩緩的問道。

    “因為,我要做出讓她認可的事情——我要讓她知道。我是一個稱職的國王,我、我……”

    年輕的國王大聲吼道。

    不過,聲音卻是越來越小。

    因為,在之前的戰場上,他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為絕對算不上稱職,甚至,連成熟都算不上。

    “看來你沒愚蠢到不可救藥的地步!”

    迪恩從椅子中站起,轉身向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

    年輕的國王下意識的問道。

    “陛下,您不會忘記。翡翠和西提還處于戰爭中吧?我當然是盡快的結束這一場戰爭,然后……去天空之城!”

    迪恩腳步一頓,張口說道。

    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門口,兩位翡翠王室白銀埃蘭克、艾力正無比尷尬的站在那里,看著走出來的迪恩,兩人訕笑著打著招呼。

    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兩人絕對會走得遠遠的。

    之前,那位年輕國王的喊聲。他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真是有些不得了??!

    雖然因為‘血脈論’的存在,翡翠、高賽和西提三國近親結婚的不少,尤其是貴族、王室中,這樣的現象更是比比皆是。

    但是。大家都保持著一種不聲張、不告知的態度。

    如同艾克.尼克這般的大聲宣布,實在是少見之極。

    尤其是對方的身份,還有翡翠大公的身份,以及迪恩的身份。

    三者非同一般的身份,更是讓人好奇不已的同時,變得忌憚莫深。

    所以。在訕笑的打過招呼后,兩位翡翠王室的白銀直接的進入到房間內,以躲避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尷尬談話。

    迪恩則仿若無覺般的繼續前行。

    對于迪恩來說,旁人的目光他根本不會理會,只要他在乎的人明白他就可以了。

    尤其是無關緊要的人,迪恩還沒有閑情雅致去顧忌這些人的感受。

    “大人!”

    勞德和虎,帶著刻耳出現在了迪恩的身旁。

    虎自然沒有什么變化,刻耳更加不會,而勞德臉上卻是閃過了一抹怪異。

    兩棟房屋雖然不是一墻之隔,但絕對不會有太遠的距離,再加上那位年輕國王中氣十足的吼聲,勞德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而后,一些對于勞德的困惑,瞬間的迎刃而解。

    原來是這樣??!

    勞德的心里豁然開朗。

    不過,面對迪恩時,他卻不敢直接表露、詢問,甚至,已經開始替迪恩想辦法該如何在萊尼面前遮掩過去。

    迪恩清晰的捕捉到勞德臉上一閃即逝的怪異。

    知道對方在想什么的迪恩,并沒有多說什么。

    “前往約克城!”

    他徑直的吩咐道。

    “是,大人!”

    勞德和虎躬身應是。

    不過,一行人并沒有離開翡翠之都,就被一道身影擋住了去路。

    PS 第二更~

    和吃貨朋友約了晚上路邊擼大串~

    頹廢拎上一桶啤酒去赴約了~

    這章定時的說~~

    感謝yb010 1888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ur0920 200起點幣的打賞、VAL冰靈、裝逼如風,常伴吾身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