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六百七十三第章 苦難法1

跑跑卡丁车手游官网什么时候公测: 六百七十三第章 苦難法1

    流火再次返回營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一如往常的同迪恩打了招呼,然后,返回到自己的房間——軍營內,并不都是帳篷,除去崗哨、塔樓外,還有幾處小樓。

    原本是軍需官放置必須要防潮或者不能陽光直射的軍需物品的倉庫,在迪恩接管了營地時,那些軍需物品在迪恩的示意下,早已經搬走了;因此,在空出來的幾處小樓中,流火選擇了其中一棟不需要被陽光照射的小樓成為了落腳點。

    吱呀!

    略帶刺耳的響聲中,小樓靠左側的窗子被推開了。

    一切都很平常,仿佛歸家人在家中通風透氣般。

    唯有迪恩和流火兩人明白其中的含義。

    一切順利!

    流火向迪恩表達著這樣的意思。

    目光一掃而過,迪恩微微的瞇起了雙眼。

    對于改變后的計劃,迪恩有著相當的信心。

    并不是因為計劃多么的巧妙、天衣無縫,僅僅是他把握了莫比烏斯之環、神教間的仇怨、貪婪而已。

    在翡翠大公、西提王失蹤后,兩個組織對于歌德茲的貪念,促使著他們在天空之城決一死戰。

    無疑,這一戰雙方都要求己方必勝。

    因此,這給與了迪恩機會。

    尤其是當第三神子‘流火’出現的時候,更是讓這個計劃變得可行起來。

    畢竟,相較于他這個外人,出身莫比烏斯之環的流火,有著太多的便利,而且,不容易引起他人的懷疑。

    莫比烏斯之環的狡詐、貪婪和暴虐,早已經深入人心。

    即使流火有著一些異樣的舉動,也會被當做合理的。

    甚至,不論是蘇珊娜,還是馬爾科姆都樂意見到這樣的一幕。

    因為。只有這樣的流火,才會和他們更密切的合作,獲得想要獲得的一切。

    至于那餐廳老板的形象?

    偽裝!

    這絕對是兩人對流火的評價。

    他們絕對不相信流火的甘愿平凡。

    事實上,迪恩最初也是不相信的。只有和流火深入的交談后,他才逐漸愿意相信流火所說的,不過,依舊保留了一部分自己的意見。

    當然,這并不妨礙流火成為一位合格的合作者。

    總的說來。對方做得相當不錯!

    微瞇著雙眼的迪恩,再一次的恢復了正常。

    他抬起頭看向了天空,將計劃暫時放到了一邊,又開始回憶著征服王幻境中的一切。

    在周圍莫比烏斯之環、神教環視下,迪恩不可能前往那放著征服王尸體、【龍首大?!康牡胤?,因為,那里不單有著這些,他的妻子也在那里。

    雖然留下了足夠的守衛力量,但是這樣的守衛力量也僅僅是在對付普通范疇內的敵人而已。

    對于‘蛻凡’后的黃金級別強者,并不在此行列中。

    而不論是莫比烏斯之環?;故巧窠潭疾蝗狽平鵯空?。

    拋開雙方各自的領頭人。

    莫比烏斯之環內,有著那位高賽親王、第二神子‘錫骨’。

    神教內,則有著暗堂第一祭司。

    而這僅僅是他知道的,或許……還有隱藏著他不知道的。

    對于這一點,迪恩一直抱著謹慎、懷疑的態度。

    莫比烏斯之環的各種研究,神教神島的隱秘,誰也無法說清楚,有著十幾二十年的積累,他們能夠做到什么程度。

    因此,迪恩知道自己必須要小心。

    淡淡的龍威混雜著殺戮之道的氣息。從迪恩身上散發而出,他再一次的抬起了拳頭,沖著天空,一拳搗出。

    砰!

    悶響中。在迪恩拳鋒錢,氣流形成了一枚錐形的空氣彈,直直的飛起,在天空中劃過一道道的氣浪漣漪。

    足足超過了兩百英尺后,才逐漸消散。

    這樣普通的一拳,發揮著令人驚訝的威力。不僅僅是距離,還有那力量方面的,雖然是對著天空,但是那氣浪漣漪散發出的勁道,已經可以讓人推測,這一拳是開山裂石的。

    但是,面對這一拳,迪恩依舊搖了搖頭。

    與記憶中,所謂‘霸者之印’依舊相差太多。

    或者可以說,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他現在揮出的拳頭,完全就是基于他強大的身軀。

    而‘霸者之印’則是另外一種,并不是身軀,應該是……靈魂!

    “靈魂嗎?”

    迪恩輕聲自問著。

    而后,迪恩就這樣站在軍營內,靜靜的等待著。

    與那位莫比烏斯之環圣女的交易,迪恩自然不會忘記,而對方約定的時間,則是在日落后,此刻,太陽已經西陲了。

    當太陽的最后一抹光線也隨之消失后,夜空下,皎潔的月光落下。

    在這抹月光中,光輝閃爍。

    蘇珊娜在一閃即逝的光輝中,出現在了迪恩的面前。

    “澤爾岡元帥,您等了很久嗎?”

    手中捧著一卷,只需要肉眼查看,就能夠察覺古老的羊皮卷的蘇珊娜輕笑的問道。

    “我需要的東西!”

    迪恩根本沒有理會其它,徑直的說道。

    “當然、當然,它是您的了——不過,您并沒有太多的時間來研究它,一周!我們一周內就需要到達天空之城!”

    蘇珊娜一邊將羊皮古卷軸交給迪恩,一邊重申道。

    “放心,我的承諾必然有效,我會在一周內趕到天空之城的!”

    迪恩接過了羊皮古卷軸,淡淡的說道。

    “您的名聲,能夠保證您說的一切!”

    蘇珊娜再次一笑,然后,整個人化作一道若隱若現的月光,飛速的消失不見。

    再確認對方離開后,迪恩這才低下頭,查看著手中的羊皮古卷軸。

    【探知特殊奇物,辨別中……】

    【鑒定未知秘術,是/否學習……】

    兩條系統提示,出現在迪恩的眼中。

    不過。迪恩并沒有著急學習,而是展開了古卷軸,細細的閱讀起來——傳統方式修煉所帶來的好處,令迪恩對于這樣的閱讀方式。有著更大的動力。

    但是,隨著閱讀,迪恩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而當閱讀完成后,迪恩的眉頭更是緊鎖著。

    并不是蘇珊娜對他有所欺騙,這羊皮古卷軸上記載的名為‘苦難法’的秘術。確實是靈魂秘術。

    但是,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想要修行這種秘術,需要的不僅僅是時間、悟性,而是要經歷無數的‘苦難’。

    從最開始的以棍棒打擊身體,到之后的劍刺、刀割,乃至火燒水淹、死亡邊緣的感悟,才能夠完成‘苦難法’的修煉,達到令靈魂壯大的目的。

    而且,需要極長的時間。

    按照羊皮古卷軸上的記載。這一個過程,至少需要十年!

    當然,更加重要的是……迪恩根據【朧影間呼術】的經驗,有著把握,‘苦難法’和【朧影間呼術】一般,并不是依靠XP值來提高等級的,而是依靠‘磨難’的程度。

    “真是符合莫比烏斯之環的行事風格??!”

    雖然知道蘇珊娜絕對會在交易中玩一些手段,但是面對這本‘苦難法’,迪恩卻沒有什么可說的。

    因為,這確實是一本靈魂秘術。

    只是所需要的時間長了一些。以及過程艱難了一些。

    看著手中的羊皮古卷軸,迪恩抬手將一個家族侍衛招到了近前,吩咐道:“去幫我請倚翠絲.德塔閣下前來!”

    “是的,大人!”

    家族侍衛躬身說道。

    ……

    大公劍術長并沒有騎馬。僅僅是帶著佩劍,坐著澤爾岡家族的馬車來到了軍營。

    對于迪恩在夜晚時分的邀請,大公劍術長是有著一絲忐忑、羞澀的。

    事實上,在那天沖動的說出了一些本不該說出的話語后,大公劍術長本能的就在逃避著迪恩。

    甚至,她不停的告訴自己。她喜歡的是梅里,而對迪恩,只是想要找一個不討厭的人,共同生下一個孩子,繼承德塔家族而已。

    而且,這是姑母的拜托,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這樣的話語,在大公劍術長腦海中翻來覆去的出現。

    “德塔閣下?德塔閣下?”

    耳邊連連傳來了呼喊。

    “怎么了?已經到了嗎?”

    大公劍術長回過了神,抬頭看著眼前的軍營。

    “是的,德塔閣下!我家大人在里面等您過去!”

    家族侍衛將馬車交給了軍營門口的侍衛,親自帶著大公劍術長向著軍營內走去。

    “大人,德塔閣下到了!”

    家族侍衛,在一座小樓外說道。

    “教官,請進!”

    聲音隔著門板,但卻清晰不已,大公劍術長甚至能夠想到迪恩坐在書桌后,查閱著一些文件的沉穩模樣。

    沖著澤爾岡家族侍衛道謝后,大公劍術長推門進入其中。

    就如同她之前猜測的那樣,迪恩確實坐在書桌后,只不過查閱的卻并不是如她想象那樣的文件,而是一張羊皮古卷軸。

    而在看到這張羊皮古卷軸的時候,一直忐忑的大公劍術長卻是長長的出了口氣。

    以她的經驗,迪恩面前的羊皮古卷軸,必然是記載著某種秘術、秘傳的卷軸。

    而迪恩邀請她而來的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做為翡翠大公的劍術長,實力是一方面,博覽諸多秘術、秘傳,并且,因材施教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在明白這些的時候,大公劍術長又有些失望。

    很淡、很淡的那種。

    幾近于不甘心。

    “在秘術、秘傳方面遇到麻煩了?”

    帶著一抹微笑的掩飾,大公劍術長詢問道。

    “是啊,教官!”

    迪恩微笑的一點頭,將手中的‘苦難法’遞給了面前的大公劍術長。

    同時,搬起一張椅子,放在了大公劍術長身后。

    迪恩的動作自然無比,與在提爾領時,沒有什么兩樣。

    大公劍術長坐了下了。

    也是自然無比。

    至少,看起來就是這樣。

    PS 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