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殺機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账号: 第七百二十九章 殺機

    在太陽略微西斜的時候,迪恩跟在紅菱的身后離開了水月劍館。

    跟在蹦蹦跳跳,顯得開心不已的紅菱身后,迪恩穿過了水月劍館所在的巷子,頓時,一股濃烈的喧鬧撲面而來。

    就好似從一個世界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般。

    原本的集市早已經大變樣了。

    一輛輛手推著的小車代替了沿街的商鋪。

    一盞盞紅色的燈籠橫穿著整個街道,兩頭掛在對面的商鋪屋檐下。

    叫賣聲、歡笑聲,混雜后,變得莫名而吸引人。

    年輕的丈夫帶著同樣年輕的妻子看著眼前擺滿首飾的攤位,拿起一根銅叉,輕輕的插在妻子的發髻上,妻子帶著羞澀、甜蜜的笑容在老板遞來的銅鏡內左右看著。

    上了年紀的夫妻,相互攙扶著,他們無力參與其中,卻不會吝嗇自己的笑容。

    看著穿梭于人群中的孩子、少年們,回憶著當初的自己。

    鏘、鏘鏘鏘……

    一陣清脆、連綿的響聲中,十幾只猴子穿衣戴冠,拿著小鼓、音叉,吹著喇叭,排列著整齊的隊伍沿街而行。

    頓時,一大群孩子就被吸引了過去。

    大人們的目光也隨之而動,時不時的傳出叫好聲。

    紅菱的目光也被這群猴子所吸引。

    時不時歡笑的鼓著掌。

    很是自然的跟在這群猴子的身后,走到了一處空地上,數個早有準備的人看著被猴子吸引而來的人群,立刻的表演起來。

    一個身高不足五尺的低矮男子,彎腰手拋,頓時,一個足有他身軀兩倍大小的水缸就被扔起,在圍觀者的驚呼中,穩穩的落在了低矮男子的頭頂,隨著低矮男子的擺動,而迅速的旋轉起來。

    又是一陣鼓掌、叫好聲。

    而當一個蒙著眼的女子一個蹤躍跳出來,在半空中將自己手中的飛刀拋出時,叫好聲更加的熱切起來。

    那一連三柄飛刀準準的扎在兩丈外的靶子上,無一脫靶。

    相較于此,那表現著軟功的男子雖然也有人叫好,卻是少了許多。

    不過,紅菱卻是看得津津有味,更是連連鼓掌。

    “沐大哥,他們都好厲害??!”

    紅菱這樣的說著。

    “你如果想要做到,也可以做到!”

    迪恩淡淡的回答道。

    這些雜耍藝人的表演,對于普通人來說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不論是頂缸,還是飛刀,亦或者是軟功的表演,都是需要相當長時間來磨練的。

    但是,對于實力造就超過普通騎士級別的紅菱來說,卻變得相當容易。

    除去訓猴需要更多的時間外,剩余的雜耍表演,只需要知道訣竅,就能夠一蹴而就。

    畢竟,擁有著遠超普通人的身體素質,做什么都要簡單一些。

    “可是表演的話,還是他們厲害!”

    紅菱笑著,沒有絲毫在意其它,然后被一陣樂器的響聲所吸引——

    那是簫聲和琴聲的合奏。

    “沐大哥,我們去那里看看吧!”

    紅菱看著迪恩,后者點了點頭。

    在答應了對方一起來大集會時,迪恩就有了隨對方心意的決定。

    如果是按照他的做法,一定會是找一個高處,將眼前集會的情景全部的盡收眼底后,就返回住處。

    不是不吸引人,如果不吸引人迪恩連看都不會看。

    而是,迪恩有些忘記了該如何正確的去逛一個集市。

    他習慣性的看待一件事物前,先將其分為有危險或者無危險。

    然后,再以類別分別處理。

    就好似現在,迪恩跟在紅菱的身后,聽著紅菱的笑聲,周圍的喧鬧,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一幕幕當初在兄弟會刺客訓練時的情景。

    如何在喧鬧中尋找機會,隱蔽自身。

    如何偽裝自己混入目標身旁,等待下手的機會。

    就仿佛他之前回憶著家鄉的一切,卻又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在歌德茲所經歷的一切,兩者都是相互存在著,卻又截然不同。

    迪恩就好似是一個觀察者,看著自己兩段截然不同的體驗。

    前者令他回憶,后者則令他刻骨銘心。

    想要忘卻哪一段都是不可能的。

    只能夠同時接受,但是兩者之間卻又有著一絲矛盾。

    安逸與?;?。

    從來都是相互對立,不可調和的。

    迪恩只能夠選擇站在中間,以越發客觀的態度去看著一切。

    而這樣客觀的狀態,卻讓迪恩有著別樣的收獲——

    感受著那幾道若有若無的視線,迪恩沒有任何停步,依舊跟在紅菱的身后,但是在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在某些角落內,幾個人正在以眼角的余光觀察他的模樣了。

    不動聲色的迪恩,目光看向前方,只是略微挪動腳步,完全的以自己的身軀,將紅菱所遮掩,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靠近。

    這本就在他的預料之中,并沒有什么可吃驚的。

    一連挑了六間武館,殺了一位武盟執事,如果沒有任何后患的話,迪恩自己都說不相信的。

    而本該專心聽著臺上曲樂的紅菱感受到了迪恩的動作后,卻是臉一下子就紅了。

    “沐、沐大哥……”

    紅菱的聲音宛如蚊蠅般的響起。

    但是,這樣的聲音,在周圍喧鬧的人群中,實在是太低了,低到了根本聽不清的地步。

    更何況,就算是聽得清,迪恩也不會改變。

    因為,這是在突發意外時,他最有力能夠?;ざ苑降惱疚?。

    啪!

    一聲醒木響。

    簫聲、琴聲停止,一身穿儒服的中年蓄須的男子走上了眼前的小臺子,手中的折扇略微合起后,沖著四周抱拳行禮。

    “天有萬物星辰,地有萬千生靈,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夏源城猛虎劍館、疾風劍館、神拳館、穿云劍館等六間武館囂張一時,終為自己惹來了了不得的敵人……”

    赫然是一段關于迪恩劍挑六間武館的故事。

    只不過,相較于閑漢們的講述,這位說書人的講述卻要更加的精彩,起承轉合間,完全的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那段城門口,白衣??陀肷倥熗庖患閾牡畝巫?,更是讓周圍的年輕人紛紛叫好,一些同樣年紀的少女則是毫不吝嗇的拿出了荷包,掏出了錢幣,拋給了一旁的銅鑼。

    鐺鐺鐺!

    這樣連續不斷的響聲中,說書人越發的來了精神。

    手中的折扇忽然開啟、忽然合并,上指下戳,仿佛變成了一把真正的寶劍,掩飾著自己的威力。

    而紅菱則是早已經在對方說到一見傾心時,就沉迷其中,此刻更是看得雙目中異彩連連。

    當然,她的目光中映射出的并不是那個說書人,而是另外一個身影。

    “一襲白衣,長發披肩,手中長劍,寒芒四射,舞動間翩若游龍……”

    一連串的講述后,整個故事進入到了結尾。

    說書人再次高高舉起了醒木,然后重重的就要落下。

    但這個時候,這塊醒木仿佛是滑不留手般,徑直的脫手飛出。

    嗚!

    那小小的,六寸見方的醒木竟然發出了好似重錘般的破空聲,直直的向著紅菱射來。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向著紅菱身后的迪恩射來。

    紅菱完全被眼前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根本不懂得反應。

    幸運的是,迪恩早已經戒備在心了。

    在醒木飛出的一刻,他就拉著紅菱一個轉身,再次的將對方擋在身后,腰間的長劍一閃而出——

    鏘!

    劍尖直直的挑在了那醒木的一角上,迪恩手腕微微一轉。

    嗖!

    頓時,這醒木打著轉,倒飛而回,擊打在那說書人的胸口上。

    對方倒飛出去,吐血倒地不起。

    之前還熱火朝天的說書場內,立刻的一靜,接著就是一陣更加大的吵鬧。

    “殺人了!”

    “殺人了!”

    人們瘋狂的向著四面八方跑去。

    一道人影夾雜其中,和周圍慌亂的人群沒有什么兩樣,只是在看到迪恩和紅菱時,卻徑直的迎了上去,手中暗淡無關的短劍直直的刺向了迪恩的腰腹之間。

    整個過程不僅極為隱蔽,而且無聲無息。

    甚至,對方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得意的神情。

    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他的戰斗力總是超出原本數倍。

    即使比他強得多的對手,也無不飲恨在他的劍下。

    不過,很快的,他臉上的得意就僵直了。

    噗!

    一把長劍不知道什么時候穿透了他的胸膛。

    “怎、怎么可能?”

    對方的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然后倒下了。

    隨著又一具尸體的出現,周圍還在慌亂的人群瞬間在迪恩、紅菱身旁空出了一大圈地方。

    而與此同時,十幾道速度極快的身影,卻是從人群中躥出,將迪恩、紅菱前后左右都包圍了起來。

    “吱吱!”

    帶著這樣刺耳的叫聲,這十幾道身影揮動著套在爪子上的鋼爪。

    “猴子!猴子!”

    這時人群中有眼尖的人,才看清楚這十幾道身影是什么,立刻的就失神驚呼起來。

    叮叮當當!

    一道劍光暴起,好似綻放的蓮花,將十幾道身影全部的包裹進去,人們只聽到一陣清脆的金鐵交擊聲。

    接著,那十幾道身影倒飛而出,跌落在地。

    已經死的不能夠再死。

    兩把飛刀卻在這個時候射出,分指迪恩和紅菱。

    PS 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