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八百六十五章 緣由

跑跑卡丁车手游挑战任务船长: 第八百六十五章 緣由

    “‘魂器’?類似巫妖的‘魂匣’?”

    迪恩看著那略顯斑駁的油畫,下意識的問道。

    他在油畫中感受到了一絲特異的不同,而這和傳聞中的‘魂匣’有些相像,但是迪恩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見過巫妖。

    所以,不太確定。

    事實上,歌德茲雖然有著巫妖的記載和傳說,但是就與巨龍一樣,巫妖早已經消失在了歷史中。

    而一些傳聞中與巫妖相似的亡靈生物,也不過是強大一些的亡靈生物。

    是僵尸,也有可能是骷髏。

    或者干脆就是巫師們實驗失敗、成功的產物。

    而迪恩也不知道星界中的其它位面是否有巫妖。

    畢竟,那諸多的星界位面,他也只是到過瑞羅爾一個而已。

    “有些類似,但卻不同,至少我可以肯定,我不是亡靈生物——亡靈生物可是無法生育,并且都是以靈魂之火來維持,而我不需要!”

    格雷淡淡的一笑,天藍色的雙眸閃爍著迷人的目光,絕對不是令人戰栗、冰冷的靈魂之火。

    “那類似的地方?”

    迪恩沉吟著這個問題。

    “只要毀掉了這幅畫,我就會死亡!相反,只要這幅畫沒有被毀,我不論怎么樣,都是不死的——不論是利刃的切割,火焰的焚燒,寒冰的霜凍,‘域’的碾壓都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我的弱點只有這幅畫!而這就是我向你表達的誠意……同樣的,我不介意你親自試一試!”

    格雷這樣的說道。

    “是這樣嗎?”

    迪恩深深的吸了口氣,反問著。

    雖然在問話前,迪恩就有了這樣的猜測,但是當對方說明后,依舊感到驚訝。

    對方這樣的能力真的是非常奇特。

    奇特到了,令迪恩都感到驚嘆的地步。

    不過,同樣也應該有著限制。

    不然的話,對方就不會來找他進行所謂的合作了。

    看著那斑駁的油畫表面,迪恩默默的想著。

    至于對方再欺騙?

    迪恩自然不會完全的相信對方。至少應有的警惕是必須的。

    “這幅畫代表了你的生命,而從它現在來看,你的‘生命’并不怎么樣!”

    迪恩指了指油畫斑駁的表面。

    “沒錯,它讓我成為了‘不死之身’。但是它卻無法承受歲月的侵襲,盡管我在制作這副畫的時候,已經很努力的避免這一點成為我的弱點——只是,一些事情總是會出乎人們的預料,我也不例外!”

    格雷點了點頭。臉上有著一抹黯然。

    顯然,其中有著一些故事。

    不過,迪恩對于這樣的故事并不感興趣。

    他更加關注的是現在。

    “你想要讓我幫助你修復這幅畫?很抱歉,我雖然會繪畫,但是我想我的繪畫根本難以幫助你達到你想要的結果!”

    迪恩這樣的說道。

    對方從一開始就表明了是要來尋求與他合作的。

    那么很自然的,他身上必然有一點被對方看重。

    或許是對那些冕下的無畏無懼,也或許是實力,但迪恩本能的覺得,應該還有一些東西,才會讓對方這樣的冒險。

    畢竟。對方此刻的舉動,完全是將自身推到了那些冕下的對立面上。

    而且,僅僅是因為一個見過一面的陌生人!

    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都不會這樣做。

    除非有著逼不得已的理由。

    迪恩想要知道這個理由。

    相較于對方展示的‘誠意’,迪恩更加愿意自己尋找、

    “并不是修復畫,而是找到修復畫的工具!”

    格雷說道,接著,格雷的臉上明顯的出現了猶豫,顯然他在思考是否將一些事情說出。

    而迪恩沒有催促,只是端起了茶杯,靜靜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對方有求于他。

    主動權就在他的手中。迪恩自然不會著急。

    片刻后,格雷的目光看向了迪恩。

    “這是我最大的秘密之一,我希望澤爾岡閣下保密——不論你是否答應!”

    格雷面色鄭重的說道。

    “我們可以簽訂契約!”

    迪恩回答著。

    “不、不,不需要簽訂契約。只需要澤爾岡閣下你口頭答應就好!”

    格雷一擺手道。

    “只是口頭?不需要簽訂契約?”

    迪恩詫異的看著對方。

    “看似毫無作用的口頭協議,遠比那堅不可摧的契約來的牢靠——我希望我們之后的合作是真心實意的,而不是所謂的契約合作……這實在是讓我們難以達到應有的水準,很可能讓這次的任務失敗!而對于我來說……一旦失敗的話,就是死亡了!”

    格雷苦笑的道。

    而迪恩看著對方的苦笑,不置可否。

    迪恩并不太相信對方此刻的言辭!

    相較于。之前對方所說的話語,這次的話語,從根本上存在著漏洞。

    口頭協議?

    簽訂契約?

    只要不是一個白癡,就知道該選擇哪個。

    至于發揮應有的水準、戰力?

    在契約的約束下,迪恩更加相信能夠發揮出應有的水準、戰力,畢竟,契約的力量是一種強制性的。

    盡管對于迪恩來說沒有用。

    或者……對方知道這一點?

    這樣的想法從迪恩心底升起,然后,迪恩的目光看向了對方。

    不過,對方的神情中并沒有任何的異常。

    又或者是什么限制,讓對方不能夠簽訂契約?

    迪恩猜測著。

    而當這個猜測出現后,迪恩心中就越發的篤定了。

    對方對于契約應該是有著某些限制!

    不過,迪恩并沒有明說。

    他只是聳了聳肩說道:“我愿意替你保密!”

    “我相信您的話語!”

    格雷說著,就準備講述著自己的秘密——

    “澤爾岡閣下,您見過‘神’的遺跡嗎?”

    不過,在講述前,格雷卻是反問了一句。

    “‘神’的遺跡?你見過真正的‘神’的遺跡?”

    迪恩一愣,掃視了一眼格雷,后者點了點頭。

    而這讓迪恩再次感到了吃驚。

    因為,所謂的‘神’的遺跡。大部分都是‘神’隕落后的墓地。

    ‘神’本身已經是最頂峰的存在了。

    比之傳說中的生物們,更加的罕有、稀少。

    而能夠與‘神’戰斗的生物們,自然也是如此,不僅有著強大的實力?;褂兇偶叩鬧腔?。

    因此, 一位‘神’的隕落,就代表著對方大部分的財富,包括信徒都會被戰勝者所接收——事實上,迪恩看過的數本傳記上記錄的神戰。就是為了信徒。

    而信徒存在的本身,則是制造了‘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的神奇,迪恩并沒有體會到。

    但卻不會否認。

    魔龍之獄內的那位,能夠以那樣大的代價交換,足以證明‘信仰之力’的價值。

    而也正因為如此,‘神’也是極難被殺死的。

    因為,他們可以用‘信仰之力’治療自己。

    也就是說,除非當場戰死,不然‘神’就應該是不死的。

    戰死,一切被接受。

    只是負傷。就可以利用‘信仰之力’療傷。

    在這樣的前提下,諸如‘神’的遺跡,幾乎是不可能的存在。

    但也不是絕對的!

    迪恩看著格雷,眼中浮現了恍然。

    到了這個時候,迪恩終于明白格雷為什么獨身一人來找他了。

    迪恩可以肯定,如果這樣的消息被對方的幾位下屬知道的話,那么,那位昆丁冕下也一定會知道了。

    畢竟,這個消息所帶來的價值,絕對是一個極大的封賞。

    對方的那幾位屬下。無法抵抗的封賞。

    而做為對方的秘密之一,對方顯然不想如此。

    所以,對方要找一些對那些冕下沒有畏懼心,或者畏懼心不那么嚴重的人。

    而新加入的天殤、摩爾迪斯都是極好的人選。

    當然?;褂小?!

    所以,對方才會投入了所謂的‘關注’,并且如此恰到好處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座遺跡是我在無意中發現的!我在發現之處,也是不敢相信,但是隨著我一步步的探索、收獲,我卻明白了我找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寶藏了——我的不死之身、傀儡的技術。甚至是隔絕冕下們探查的知識,都是從那里得來的!”

    格雷開始了講述。

    “我在那里耗費了近二十年的時間,但依舊是在外圍,根本無法進入核心部分——當時的我,只是一個剛剛踏入黃金級別的家伙,沒有足夠的耐心!所以,我離開了,在星界和各個位面闖蕩著,認為即使不依靠那里,我也能夠達到我想要的地步,只不過,事實上證明,這不過是我的天真罷了!”

    “所以,我準備重返那里!但是,我卻突然的發現,即使想要返回那里,也變得困難重重了——我在層層的注視下,根本不可能隨意的離開!我的任何異動,都會讓我踏入到萬劫不復之地!所以,我只能夠焦急的等待著!”

    “澤爾岡閣下,您明白這樣的煎熬嗎?我的心每時每刻都仿佛是被蟲豸撕咬一般——那座遺跡只有在每隔十年的特定時間才會出現,而每次出現的時間,只有不足十天左右!在這樣的限制下,我的等待,變得更加的漫長,直到……這次戰爭!”

    說到這,格雷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這次戰爭,恰好與遺跡出現的時間吻合,也是不會引起他人注意的時候——但我知道,我還需要一個幫手,而澤爾岡閣下您出現了!”

    “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迪恩感嘆著。

    到了這個時候,迪恩終于明白對方為什么愿意冒那么大的危險,站在那些冕下的對立面了。

    PS 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