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圣盔城 4

跑跑卡丁车手游吧: 第八百八十八章 圣盔城 4

    站在山巔的水潭邊,迪恩目送著德羅.雷霆跟著艾倫.挽歌的離去。

    那些隨從和城門守將更是先行一步。

    當所有人都離開后,迪恩的目光又一次的看向了地面碎得粉碎的黑色獅鷲——被德芬迪蘭人稱之為妖獸,血祭的伴生物。

    “真實的血肉,看不出煉金術的痕?!?br />
    迪恩檢一邊查著,一邊心中暗道。

    傳聞中,獅鷲本身也是一種煉金術的產物。

    當然了,這只是傳聞,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證實。

    但是,眼前的妖獸卻是實實在在的血祭伴生物,迪恩并不指望能夠通過檢查妖獸,而發現獅鷲這種傳說生物的秘密。

    他只是單純的因為,那抹猙獰的熟悉感。

    來自莫比烏斯的熟悉感。

    迪恩可以肯定德芬迪蘭和莫比烏斯有著莫名的聯系。

    不然的話,莫比烏斯也不會在這里布局三個偽神了!

    “血祭、妖獸、莫比烏斯……”

    迪恩輕聲自語著。

    不過,山下突然起來的喊聲卻是打斷了迪恩的思考——

    “蛇!巨蛇!”

    “妖獸!妖獸!”

    ……

    這樣的喊聲,讓迪恩皺著眉頭向著山下看去。

    一條足有上百英尺、全身漆黑的雙頭蛇出現在了圣盔城下,那巨大的體型,根本無視著山峰的陡峭,圣盔城城墻的筆直,僅僅是一個蜿蜒盤旋,雙頭蛇就爬上了墻壁。

    而那兩個頭顱,更是在左右橫掃間,就吞食了十幾人。

    周圍士兵的武器,劈砍在著雙頭蛇身上,則是沒有造成一丁點的傷害,僅僅是一陣叮叮亂響。

    并不是士兵們不用力,那帶起的火星子足以說明士兵們已經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氣。但是雙頭蛇妖獸的鱗片實在是太過堅固了。

    “弩車!弩車!”

    城墻一側的士兵推著守城利器走了出來。

    五六個人操控著,足有小腿粗細的箭矢,帶著一陣破空聲,就射向了雙頭蛇。

    嘶嘶!

    雙頭蛇的其中一個頭。猛地躥起,嘶鳴起來。

    頓時,一道半透明的力場護盾出現在了雙頭蛇的周圍。

    啪!

    那弩箭狠狠的撞擊在了力場護盾上,但僅僅帶起了一圈漣漪就力盡而落的掉在了城墻上。

    砰!

    而另一個蛇頭則同樣昂了起來,蛇口大張。悶響中,慘綠色的液體如同是水槍一般的落在了那弩車和周邊士兵的身上。

    啊啊??!

    連串的慘呼響了起來,只見那五六個士兵連皮帶肉,包括盔甲武器在內,紛紛的融化了。

    當然,也包括那弩車。

    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剩下了殘渣和綠色的液體,甚至,連巖石做成的墻壁都腐蝕了一大片。

    “弓箭手、掩護!弩車再上!”

    城門將領看著這一幕,臉色略顯蒼白。但是卻大聲的吼道。

    這是他的職責。

    而且,在雷霆城邦內,逃兵可是要被唾棄的。

    尤其是將領,一旦被發現,他更加的沒有活路。

    所以,只能夠一拼。

    周圍的士兵們也是如此。

    當然了,這并不是就沒有逃兵了。

    在恐懼下,任何的逃跑行為都算不上可恥,只能夠算是本能的、不夠成熟的行為。

    自然,如果不能夠克服恐懼的話。這人也算是完了。

    而面對恐懼的獵物,雙頭蛇的兩個頭,就如同是裝了彈簧一般,嗖嗖的出擊著。將那些逃跑的士兵紛紛的吞咽。

    到了后來,更是干脆的身體翻滾,完全的盤踞在圣盔城的第一道城墻上,徹底的斷絕了士兵們的退路。

    “上!上!”

    城門將領再次的吼道。

    這一次,士兵們絕對的服從了命令。

    沒有了退路,還不如一拼。

    一拼之下也許還有一線生機。而如果不拼的話,那就是什么都沒有了。

    面對著這樣的選擇,人們很清楚該怎么做。

    嗖嗖嗖!

    嗚!嗚!

    箭矢組成的箭雨,密密麻麻的射向了雙頭蛇,但是在力場護盾下,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唯有弩車射出的箭矢才能夠在那力場護盾下帶起一道道的漣漪。

    但這根本沒有用。

    只能夠激起兩頭蛇妖獸的兇性。

    嘶嘶!

    又是一陣嘶鳴,那慘綠色的液體,再次的噴出。

    看到這充滿死亡眼色的液體,周圍的士兵們就是一陣絕望,一些人更是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

    不過,最終的疼痛并沒有來臨。

    略微冰寒的氣息,讓士兵們睜開了雙眼,他們看到了凝結的慘綠色液體,連帶著那噴出毒液的蛇頭,都一起被冰凍了。

    “圣者大人!”

    看著懸浮在半空的迪恩,逃過一劫的城門將領率先呼喊道。

    頓時,周圍的士兵們也欣喜的喊出聲來。

    面對生與死,任何生靈都是向往著生。

    妖獸也是!

    在將領、士兵呼喊的時候,雙頭蛇的另外一個頭,猛地向著被凍結,且冰霜不斷蔓延的那個頭的根本咬去。

    咔嚓!

    墨綠色的鮮血噴灑中,那顆被凍僵的頭顱徑直的丟在了城墻上,血水腐蝕著堅硬的地面。

    不過,那冰霜的蔓延卻是被遏制了。

    “嘶嘶!”

    剩余的蛇頭怨毒的看了迪恩一眼,以遠超常人想象的靈巧,繞轉著身軀向著圣盔城下跑去。

    不過,下一刻,那龐大的身軀就停頓在了半空中。

    雙頭蛇的尾部,被迪恩的手掌‘捏’住了。

    五根指尖如同是插豆腐般的攻破了那力場護盾與妖獸的鱗甲,狠狠的鑲嵌其中,冰霜的力量再一次的蔓延開來。

    而這一次,雙頭蛇妖獸可沒有辦法做到斷頭求生了。

    感受著冰寒氣息的凍結,雙頭蛇僅剩余的頭顱猛地翻轉過來,瘋狂的向著迪恩撲咬而去。

    “哼!”

    迪恩冷哼一聲,‘捏’著對方的尾部就是一抖。

    轟隆??!

    如同雷鳴一般的骨結碎裂聲中,雙頭蛇妖獸的嘴還沒有靠近迪恩。就完全的被抖的散了架。

    而冰霜則是徹底的覆蓋在了妖獸的身上。

    頓時,雙頭蛇妖獸沒有了聲息。

    “妖獸死了!”

    “圣者大人萬歲!”

    ……

    士兵、將領們的呼喊聲中,濃郁的信仰之力再一次的進入到了迪恩的身體中,而之前的規則之力也出現了。

    只不過。上一次的規則之力幫助迪恩清掃了烙印。

    而這一次的,卻是化作了……更加龐大、至誠的信仰之力。

    而且,這股信仰之力,完全屬于迪恩個人。

    即使是與迪恩有著契約的獨眼生物,也無法分取一分一毫。

    迪恩感受著這一變化。就是一怔。

    他不明白規則之力的轉化方式。

    或者說,迪恩想不明白德芬迪蘭規則之力的‘做法’。

    難道真的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可惡,誰改動了這樣的規則之力!為什么我會沒有一點好處?”

    而就在迪恩思索的時候,獨眼生物的聲音在迪恩的腦海中響了起來,帶著憤憤不平和濃濃的怨氣。

    “付出就有回報——懲戒罪孽,則給予獎賞……這位改動了規則之力的存在,想必是一位和善的存在!”

    迪恩則是毫不在意的評價著。

    畢竟,之前由規則之力化為的信仰之力,直接讓他的‘月亮’完成了十分之一左右的進度。

    這足以令迪恩感到了欣喜。

    “就如同你說的,在德芬迪蘭我會有著收獲!”

    迪恩這樣的說道。

    “可是我呢?”

    獨眼生物大聲的吼道。

    “你之前也有收獲。至于規則之力?抱歉了,我也幫不上你的忙!”

    迪恩帶著笑意說道。

    “我的收獲和你比,連百分之一都沒有,不公平、這不公平!”

    獨眼生物連連吼道。

    “那么,你也可以出來消滅這些血祭的伴生物,我想規則之力一定會給予你回報的!”

    迪恩的話讓獨眼生物的吼聲愕然而止了。

    “我的身軀、靈魂都被‘魔龍之獄’束縛著,即使消滅那些血祭生物,也要借用你的身軀,而這最終都會被規則之力認為是你的功勞——不要指望它能夠分辨,它還沒有那樣的靈智。從始至終只是一種呆板的程序罷了!”

    過了半晌,獨眼生物才再次的開口,而那話語到了后來明顯帶著不屑。

    當然了,迪恩能夠聽出里面的嫉妒。

    “不過。小子你要小心,規則之力的獎賞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我能夠幫助你,但現在積蓄的力量,也就那么一次——一旦你提前使用了,面對那些偽神的時候,可就要自求多福了!”

    獨眼生物提醒著迪恩。

    “嗯!”

    迪恩點了點頭。

    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畢竟。就如同他之前說過的,想要收獲就要付出努力。

    而眼前的情況則是機遇與危險并存。

    根本沒有所謂的只有收獲,而沒有危險的事情。

    而就在迪恩點頭的瞬間,遠處日落部落的軍營又發生了一陣陣的騷亂。

    在迪恩的注視下,一個頭角猙獰,身形如同老虎,尾巴則是一團黑漆漆火焰的妖獸出現了。

    同時,隨著這頭妖獸的出現,迪恩看到了位于落日部落內的魔法陣——

    傳送陣?!

    迪恩猜測著。

    而下一刻,那魔法陣光芒奪目,當光芒再次散去的時候,又一頭類似的妖獸出現在了那里,證明了迪恩的猜測。

    PS 第二更~

    頹廢晚上約了朋友吃飯~~

    這章定時~

    感謝四海飄泊的浪子、ur0920 200起點幣的打賞、惡意插入 20起點幣的打賞、風塵無杰、加強的巴特雷 1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