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翡翠之塔 > 第九百零一章 救援 3

跑跑卡丁车手游什么时候开服: 第九百零一章 救援 3

    “把他交給我!”

    日落城邦受傷的那位偵騎大聲的吼道。

    而周圍日落城邦剩余的偵騎不僅沒有反對,相反還嘻嘻哈哈的給予了自己同僚報仇的機會,畢竟,這在他們看來就是一次貓捉老鼠的游戲罷了。

    也許平時需要小心應付,但是這個時候?

    看戲就好了!

    當然了,做為日落城邦的偵騎,一些必要的工作是必須要做的。

    噗嗤!噗嗤!

    那些倒地的戰俘,不論死活,都被這些偵騎在心口處補了一刀,然后,將頭顱砍下。

    完全是死的不能夠再死了。

    而這樣的聲音落在那領頭的男子耳中,就如同深淵內的咆哮一般,讓他的心來回的抽搐著。

    但他卻無能為力!

    “該死!該死!”

    他的心中不停的咒罵著。

    那攥緊了劍柄的手掌上青筋崩起,整個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來吧,豬玀!”

    受傷的偵騎很是輕蔑的一抬手,向著對面的男子招了招手,而對面的男子卻沒有動,僅僅是以深邃的目光看著他的對手。

    這將是他唯一的機會!

    即使只能干掉對方一個!

    至于逃跑?

    早在他喊出沖鋒時,他就沒再打算逃了,更何況……也逃不了。

    一隊全副武裝的十二人偵騎小隊,而他此刻只剩下了一個人。

    他的下屬全部的戰死了!

    他需要做的就是,讓這些下屬不能夠白死!

    所以,他至少要干掉對方的一個人才行!

    “來??!來??!你這個懦夫!”

    日落城邦受傷的偵騎不斷的叫囂著,不斷的羞辱著自己的對手。

    似乎只有這樣做才能夠挽回自己的顏面。

    十二人的隊伍,只有他一個人倒霉的受傷,如果不想要成為笑柄的話,他自然需要做點什么。

    嘴中的叫囂、羞辱。

    行動上的恐嚇都是必須要的,這是日落城邦的戰斗方式,一種有傭兵衍生而來的戰斗方式,對于一些一直不堅定、膽怯的人很有效——

    “嘿!”

    日落城邦受傷的偵騎猛地前沖一步。然后,還沒有等腳掌落實,就猛地收回了前沖的上半身,并且向后小小的挪動了一步。

    而對面的男子顯然不適應這樣的戰斗方式。

    當日落城邦受傷的偵騎向前做出沖擊姿勢的時候。他已經下意識的舉起了長劍,身體也跟著向前沖。

    但是,日落城邦受傷的偵騎卻是猛地收住了腳步,且向后退。

    這讓身體已經前沖的男子根本無法停下,即使他盡了最大的可能想要讓自己停下。但是這樣一來,卻讓腳步凌亂,整個人變得踉蹌不已。

    撲通!

    當腳步踉蹌的男子通過日落城邦受傷偵騎的身邊時,后者徑直的伸出了小腿,前者本就踉蹌,這個時候一絆之下,立刻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

    頓時,周圍日落城邦的偵騎們放聲大笑。

    而那受傷的日落城邦的偵騎則是高舉著雙臂,面向四周發出了大喊,時不時的錘擊著自己的胸膛。

    他以此來證明著自己的勇武。

    以羞辱對手的方式。

    砰!

    狠狠的一腳踢在了對手的小腹上??醋哦苑繳硤弳樗醭閃艘桓魷好?,他越發的興奮起來,而周圍日落城邦偵騎們的喊聲則越發的響亮。

    “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雜種——我會讓你嘗到厲害的!”

    一邊說著,受傷的日落城邦偵騎一邊的踢打著對手。

    當看到對手雙眼反白,發出毫無意義的**后,他知道對方沒有了任何的反抗力量。

    所以,他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

    用那沾滿泥土的靴子,踩在對手的臉上,這位受傷的日落城邦偵騎準備接受周圍同伴的歡呼聲。

    但是,他沒有等到!

    有的只是一陣陣驚呼!

    嗖!

    噗嗤!

    劍刃劃破空氣的響聲。這位受傷的日落城邦偵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感覺膝蓋彎處一痛。

    ??!

    那種疼痛讓他不由自主的痛呼倒地。

    不過,聲音卻愕然而止了。

    因為,一把長劍從這位日落城邦的偵騎嘴中插入。直接穿透了喉嚨,從腦后而出。

    而手握長劍的領頭男子,似乎還擔心對方不死一般,拼盡全力的將長劍向下壓送著,即使他的身后出現了攻擊也是不管不顧了。

    周圍的日落城邦偵騎發出了驚怒的吼聲,手中的武器落在了領頭男子的身上。

    下一刻。領頭男子就身中數劍的倒地了。

    不過,看著沒有了聲息的對手,男子卻是笑了。

    他的目的達到了。

    僅有著一把長劍,整個人筋疲力盡、無比虛弱,但是他做到了。

    這樣一來,即使是死,也就沒什么遺憾了。

    男子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亡。

    周圍的日落城邦的偵騎們則是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武器準備將眼前的男子亂刃分尸,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嗖!

    一陣急速的破空聲響起。

    一道細長的黑影以遠超這些日落城邦偵騎們的速度,在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的時候,橫掃過了全場。

    一掠而過!

    而那十一個日落城邦的偵騎們則好似中了靜止法術般,呆愣在了原地。

    片刻后,這些偵騎全身的盔甲上一道平滑的切口緩緩的出現了,帶著一抹鮮紅。

    鮮血如同噴泉般散出。

    但卻沒有落下!

    因為,那道細長的黑影再次的出現了,以比之前緩慢的多的速度出現,能夠讓跌倒在地無法動彈的領頭男子清晰的看清楚,那是一條……舌頭!

    鮮紅,帶著鋸齒,能夠吸附血液的細長舌頭!

    就如同最靈活的鞭子一般,這條舌頭僅僅是一卷,就將十一個日落城邦的偵騎打成一捆,拖拽而去。

    妖獸!

    領頭男子心底一震。

    不過。隨后就無所謂的起來。

    他現在的狀態,死在日落城邦的偵騎手中和死在妖獸的嘴中,又有什么區別?

    因此,下一刻。領頭的男子就緊緊的等死了。

    嗖!

    那破空聲再次響起,妖獸的舌頭又一次出現了。

    不過,令領頭男子意外的時,攻擊的目標不是他,而是那些驚慌的四處逃散的馬匹。

    戰馬驚慌逃跑的速度很快。在妖獸吞食了三四匹戰馬后,其余的戰馬紛紛的跑遠了。

    呼!

    一陣破空聲中,躺在那一動不動的男子,看到了一頭外形如同蛤蟆,但體型卻堪比小山的妖獸出現在了視野中。

    這頭仿佛是放大了無數倍的蛤蟆妖獸,根本沒有理會地上的男子和日落城邦偵騎的尸體,就這樣的向著剩余的戰馬奔去。

    死里逃生!

    足足十幾秒鐘后,男子才反應了過來。

    而那妖獸早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

    男子掙扎的爬了起來,向著被他殺死的對手的尸體爬去。

    因為,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如果不死的話。誰也想要活下去,眼前的男子也不例外——

    拿起對手的佩劍,扭開了配重。

    當雙眼向著配重內里看去時,如同油膏一般的藥劑出現在了男子的眼中,他艱難的涂抹著。

    在武器配重內藏藥膏是傭兵們一貫的作風。

    而由部分傭兵組成的日落城邦,很自然的保持了這樣的做法。

    當然,也包括不把所有食物和水放在戰馬上。

    扒開了對方的盔甲,男子找到了面餅和水。

    饑餓,讓眼前的男子恨不得大口的吞咽。

    但心中的理智卻告訴了他該怎么做。

    撕下一小塊面餅,然后喝了一口水。

    在口腔內。面餅被泡軟,面粉的香氣充斥在口腔內,男子咀嚼著,直到這些面餅在口腔中變成了糊狀物后才分成數次咽下。

    接著男子又撕下一小塊面餅。如此反復了兩次后。

    男子將剩余大半的面餅和水囊放到了一旁,雖然他還感到饑餓,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夠再吃下去了,如果他不想因為長時間的饑餓而一次飽腹被撐死的話。

    拿起手中的長劍,男子開始挖坑。

    他要埋葬他的下屬。

    然后……報仇!

    ……

    砰!

    一頭好似豹子般的妖獸,被迪恩狠狠一拳擊打在了頭頂上。

    頓時。冰霜蔓延。

    那妖獸連哀嚎一聲都沒有,就被凍成了一個冰坨子。

    但是,目睹這一切的德羅.雷霆卻沒有任何的興奮,他的眉頭緊皺著。

    因為,這是他們遇到的第四頭妖獸了。

    剛剛前行了不足二十公里后,就遇到的第四頭妖獸!

    “大規模血祭后,伴隨而出的妖獸要遠遠的超出了我們的估計,而且日落城邦對于戰俘的搜尋,也是不遺余力的!”

    德羅.雷霆聲音低沉的說道。

    “那只能夠證明著雷霆城發生的暴亂,也要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戰俘中必然有著人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或者……有大規模的戰俘逃了出去!”

    迪恩說著看向了德羅.雷霆。

    德羅.雷霆一怔,然后馬上說道:“加快前進速度!”

    “是!”

    剩余的九個死士一同回答道。

    PS 第一更~

    這個、這個……頹廢又起晚了啊……

    貌似一到冬天,頹廢這就是各種的起床困難??!外面各種的冷,被窩內各種的暖和,根本就不想起,然后,潛意識指揮著身體,多睡一會兒,多睡一會兒……

    真心的汗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