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滄狼行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回 山道佳人

跑跑卡丁车手游怎样下载服务器: 第一千七百一十回 山道佳人

    耿少南閉上了眼睛,他知道澄光道長說的是事實,徐林宗看屈彩鳳的眼神,里面寫滿了愛,一如自己看何娥華時的眼神,或者是何娥華看徐林宗時的眼神一樣,即使明知對方是與武當水火不容的魔女,也無冤無悔,他嘆了口氣,再睜眼時,已經恢復了平靜的神色,緩緩地說道:“現在小師妹如何了?”

    澄光道長嘆了口氣:“現在娥華每天都去給徐林宗送飯,風雨無阻,少南,我勸你不要報什么幻想了,她是不可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對你移情別戀的,你不如成全徐林宗和屈彩鳳,讓徐林宗離開武當,只有這樣,你才有接手掌門弟子之位的可能,才能跟你的小師妹有一個幸福的未來?!?br />
    耿少南輕輕地搖了搖頭:“我要親眼看看現在的徐師弟,再作決定。師父,這回我也闖了大禍,為什么掌門師伯沒有處罰我?”

    澄光道長的臉色一變:“闖了大禍?什么大禍?你跟東廠苗飛虎聯手對付屈彩鳳的事情,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

    耿少南正色道:“不,我說的不是這件事,而是我跟師妹聯手設計,劫持了瑞王,以引開金不換夫婦,事后在東廠的時候,我們的身份被那應無求給識破了,這可能會給武當帶來巨大的災難?!?br />
    澄光道長的眉頭深鎖:“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為什么娥華沒有說呢?”

    耿少南奇道:“怎么,小師妹回來之后沒有提及此事?也許,也許她當時的心思全是在徐師弟和我的身上,沒有顧得上應無求的反應吧?!?br />
    澄光道長的神色嚴肅,搖了搖頭:“這件事非常重要,也很嚴重,綁架王爺是可以稱得上謀逆的大事,不過好在你們當時劫持瑞王的時候,沒有給當場抓獲,東廠沒有人證,也不好讓朝廷依法來處置武當。但是可以預料,他們以后必然會對武當瘋狂地報復,我們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此事為師要馬上稟報給紫光掌門,少南,你的傷還沒有完全好,需要靜養數日,這些天,就好好養傷,不要想別的,過些天等你傷好了,我們再作計較?!?br />
    耿少南嘆了口氣:“師父,我想去看看小師妹,徐師弟,請你幫忙?!?br />
    澄光道長的臉色一變,拂袖而起:“少南,你現在這個樣子,怎么去思過崖看徐林宗?至于何娥華,她要是把你放在心上,早就會過來看你了,可她寧可一天三餐給徐林宗送飯,也不想看你一眼,你不要自取其辱了,師父也不會為了你去丟這個人的?!?br />
    他說完,腳下一動,身形飛速地閃出了門外,帶起的一絲清風吹拂起耿少南散亂的頭發,讓他怔怔地停在了床上,一言不發。

    十天之后,武當后山,思過崖。

    耿少南已經穿回了一身天藍色的高階弟子服,戴著黑色幞頭,武當的山風吹拂著他的幞頭的后擺,連同他兩側臉頰的幾根細細的小辮飛起,而他那憂傷的眼神,卻是看著通往思過崖的山道之上。

    一個秀麗婀娜的高挑身形,挽著一個精巧的紫檀木食盒,正是何娥華,而一個高大嚴厲的身影,則擋在她的面前,如同一道壁障,阻止著何娥華前往后山思過崖的道路。

    那人年約五十,鷹鼻獅口,雙目如電,板起臉來,說不出的嚴厲,正是執法武當的長老黑石真人,也是何娥華的親生父親,而何娥華則螓首低垂,一雙秀目之中,淚光閃閃,緊緊地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黑石道人嘆了口氣:“娥華,從小到大,爹爹從來沒有干涉過你的選擇,可是這一次,是大是大非的問題,爹爹沒有辦法再繼續回護你了。徐林宗這回犯的不是小事,而是可能被逐出師門的大戒,你若是繼續對他念念不忘,連你都可能給逐出武當?!?br />
    何娥華吃驚地抬起了頭,睜大眼睛,不信地搖著腦袋:“怎么會,怎么會這樣,徐師兄他,真的,真的要給趕出門派?”

    黑石道人嘆了口氣:“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那天屈彩鳳已經清楚地表現出了,她已經墮入魔道,就算最兇殘的魔教兇徒,也不會象她這樣,用這么殘酷的方式來殺人,而且沖著她對少南的不依不饒,我武當與巫山派再無和解的可能,趁著林鳳仙已死,可能我們會很快對巫山派發起攻擊,斬妖除魔?!?br />
    何娥華對于這些門派之事,毫無興趣,她是女人,唯一的心思只在自己所愛的人身上,她搖著頭,說道:“爹爹,徐師兄不過是一時想不開罷了,他現在也看到了屈彩鳳的真正面目,一定會,一定會跟她分開的,女兒會全力地勸他,把他拉回正途的?!?br />
    黑石道人冷笑道:“荒唐,你以為就憑你,就能勸得了他嗎?你這些天天給徐林宗送飯,他可曾有過回頭?他可曾徹底放下屈彩鳳,向師門長輩表達悔意?他現在對掌門師兄都沒有道歉,只是因為他的擅自下山,而愿意接受門派的懲罰,可從沒有表示過一絲一毫的懺悔!”

    何娥華幽幽地說道:“要忘掉心里的人,是需要時間的,也很痛苦,爹爹,這種滋味,女兒最清楚不過。所以請再給徐師兄一點時間好嗎,女兒會盡一切努力,讓他回頭?!?br />
    黑石道人搖了搖頭:“這次徐林宗的表現,太讓我們失望了,反倒是耿少南的表現很不錯,雖然他也一時糊涂,跟苗飛虎聯手,但他是為了維護武當的利益,出發點就和徐林宗不一樣,現在我已經和掌門師兄在商議,要不要把掌門弟子之位轉給耿少南?!?br />
    何娥華睜大了眼睛,不停地搖著頭:“不,不能這樣,大師兄他,大師兄他沒有練過兩儀劍法啊,怎么能執掌武當?”

    黑石道人哈哈一笑:“娥華,你怎么這么傻,不是說練了兩儀劍法才能當掌門弟子,而是當了掌門弟子后就可以有練兩儀劍法的資格,娥華,你給爹說實話,如果以后安排你跟少南練兩儀劍法,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