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巫神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太司

跑跑卡丁车手游怎么获得内测: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太司

    巫殿內戒律森嚴,鐘聲不是隨意響起的,每一次鐘響都有其獨特的含義。

    這次鐘聲連續敲響九聲,就是召集巫殿內所有實力在大巫以下的學徒,前往專門的場地集合。大半年來,姬昊已經碰到了好幾次這樣的事情,要么是給學徒們分發巫殿的福利,要么就是巫殿要挑選一些學徒外出云游執行任務。

    對于福利,得到了整個巫殿資源傾斜的姬昊倒是不在乎。

    至于任務,姬昊現在正拉著羋靑空和夸父焱,研究如何用巫陣控制淬火液的溫度和狀態變化,從而在淬火的瞬間讓巫器得到更好的質地的問題。

    這是一項極其復雜、繁瑣的研究,已經在巫殿的長老層中報備了,姬昊自然不擔心自己會被挑出去執行任務。

    但是既然鐘聲響起,介于巫殿嚴苛的戒律,不管姬昊在干什么,只要他還是巫殿的學徒,就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集合。巫殿可以在某些重要的、特殊的事情上破例,但是在這種基礎的戒律、戒條方面,就算是姒文命這樣的高層都不能有絲毫的特殊。

    背后流光火翼震動,姬昊帶起大片殘影在癸道中急速穿行。

    大半年填鴨一樣的服用大量的巫藥,姬昊體內十二萬九千六百條經絡已經全部燃起了熊熊火光,每一條經絡都好像火晶一樣熠熠發光。比同境界的巔峰小巫強大三百倍的巫力,讓姬昊飛行的速度快得有點超乎常理,所過之處,好多同樣在向前疾馳的學徒無不震驚色變。

    帶著大片殘影,姬昊猶如一團烈火卷過甬道。

    一條分叉的甬道內,兩名身穿黑衣的巫殿長老雙手揣在袖子里,眸子里寒光閃爍,冷漠無情的看著姬昊。另外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的老人不斷的搓動手掌,粗大、有力的手掌上一條條青筋不斷蹦跳,發出‘砰砰’悶響。

    “這娃娃。了不得啊。這半年來,那些老家伙把他當心肝寶貝了?!幣桓齪諞呂先嗣兇叛?,低聲嘆息著:“可不能這樣下去?!?br />
    青衣老人耷拉著眼皮,低聲咕噥道:“老鉤蛇。橫公魚,這娃娃是姒文命看重的人。我可沒蠢為了幫你們,去和姒文命那小子作對?!?br />
    另外一個黑衣老人曬然一笑,慢條斯理的說道:“老鳥兒,這娃娃是南荒金烏部的族人。前些日子。你外出有事,所以還不知道吧?”

    青衣老人眉頭一挑,緩緩的挺直了身體,他體內傳來‘咔咔’的骨骼撞擊聲,可以看到他身形瘦削,身體挺拔,肩寬腰細,顯得格外的健朗有力。更讓人吃驚的是,他的一對手臂長度超出常人,指尖全都垂到了膝蓋下方。

    “金烏部的小崽子啊。有多少年,他們沒有族人被選入巫殿了?”青衣老人冷冽一笑,眸子里一抹箭影激射而過。

    一個黑衣老人淡淡的說道:“這個姬昊很了不起啊,短短大半年的時間,他已經讓一大群老家伙對他喜愛到了骨子里。不管是運氣,還是則這小崽子真的有這么強的能耐,起碼老藥鬼、老鐵匠他們幾個,的確是收了這娃娃之后,他們以前的好幾個難題,都解決了?!?br />
    “難題?什么難題?”青衣老人詫異的挑起了眉頭。

    “比如說。老鐵匠突然就鍛造出了一柄巫帝巔峰級的重寶?!碧秸饣?,青衣老人的眉頭緊緊皺起。

    “比如說,老藥鬼終于配出了‘還魂湯’,戰死之人。三個時辰內服下還魂湯,就能起死回生?!鼻嘁呂先說牧持樅晦搶訟呂?,黑衣老人的話讓他整個人都變得陰氣沉沉。

    “還有,羋老鬼那邊,似乎已經制出了足足有十個房間大小的儲物巫器,現在他正在嘗試制作方圓一里的大型儲物巫器。好像。也是這娃娃和羋老鬼,一起更改了巫器陣法上的幾個符文和節點?!鼻嘁呂先頌秸飫?,他終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挺拔的身體又微微佝僂了下去。

    “剩下的就不說了……還有好幾個老家伙,這一陣子在各自的巫法造詣上都有了極大的突破。而他們,都是收了這小子之后得到的突破?!幣桓齪諞呂先擻切擬瑋緄乃檔潰骸罷饌尥?,是個天才??!幾乎堪比當年創建巫殿的那位貴人了?!?br />
    “那位?”青衣老人譏嘲的笑了起來:“就憑這娃娃?他也能和那位貴人相比?”

    “現在他很弱,但是誰能保證以后呢?”一個黑衣老人笑吟吟的看著青衣老人:“我們鉤蛇部和橫公部遠處北荒大溟,這娃娃出身金烏部,對我們可沒什么影響?!?br />
    笑著拍了拍手,兩個黑衣老人對視一笑,轉身就走,身形幾個閃爍,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青衣老人皺起了眉頭,眼神閃爍的陷入了沉思中。過了許久許久,他幽幽嘆息道:“好一個娃娃,就算不如那位貴人,這等天賦……怎么是金烏部的雜-種,就不能是我們十日國的崽子么?”

    姬昊不知道三個老人的盤算,他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巫殿內部十條主道交匯的那一片大廣場。

    這一片廣場方圓數百里,高有百里上下,空間中有青蒙蒙的光充斥其中,分明是用強力巫法折疊空間而制造出的洞天世界。姬昊趕到的時候,已經有數萬距離較近的學徒來到這里,正稀稀拉拉的分散在四處。

    姬昊的名字早已被巫殿核心高層熟知,但是他和普通學徒并無交流,在場的學徒們只有少數幾人看了姬昊一眼,他又很低調的站在了廣場的邊緣,于是再無人注意他。

    姬昊樂得清靜,雙手揣在袖子里,耷拉著眼皮,全心推演幾個玄奧的符文結構。

    在前世密宗典籍中,姬昊見過九成相似的符文嵌套,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將前世的知識和現在的結合起來,推衍出全新的、可以爆發出更強大力量的符文結構。

    正出神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衣,枯瘦、虛弱,走路猶如風中柳條一樣搖搖擺擺,整個人顯得有氣無力的少年慢悠悠的順著癸道走了過來。

    但是少年身后幾個生得牛高馬大的健壯少年狂奔而來,一把將白衣少年推得飛了起來:

    “太司,你這廢物,滾遠一點!”

    少年飛起,狼狽的向姬昊這邊飛來,一頭撞在了姬昊身上。

    正出神的姬昊下意識的扶住了少年,然后向那幾個健壯少年望了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