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泡泡猪活动: 第612章 劍意

    兩人的對話落入眾人耳中,全都是冷汗淌下,也只有他們敢說這種話了,陽平內心不斷地嘀咕起來,千萬別再次鬧得傳送大陣被毀,那就真是欲哭無淚了。

    “放肆!可知我家大人是何人?當真該死??!”

    那名發話的武者勃然大怒,二話不說就身上射出一道劍芒,人劍合一的沖了上來,金氣逼人,凌冽之意散開!

    他雖然看不穿莫小川的修為,但李云霄一星武皇的程度確實被他一覽無遺,武道之中都是同境界的人才會打成一片,實力相差太大便會有鴻溝。既然莫小川和李云霄談笑的親密無間,那自然是差不多的實力了。

    莫小川兩指輕輕伸出,便捏住那劍尖,輕輕一掰就將劍身斷成七八截,然后化指為掌往前推去。掌風勁力將那幾截斷刃席卷起來,擰成一股霸道無匹的掌力拍下。

    “砰砰砰!”

    數道斷刃破體之身,那名飛劍襲來的男子身體立即破處七八個大洞,整個人慘叫一聲就在空中飆射出一口血來,如噴泉般,人也震飛出去,倒地身亡。

    “嚇!”

    這一下麻利的動作不過轉瞬間,另外那七名武者都沒能反應過來,就看到先前還氣焰囂張,霸道猖獗的同伴化作尸體,嚇得紛紛倒退數步。

    “夠膽!”

    公孫站臉色驟然大變,這才雙目噴火的將眸子轉了過來,看見莫小川的時候瞳孔驟縮,凝聲道:“難怪有人敢無視我的威嚴,原來也是有武帝在內。難道你不知道,即便同為九天武帝,也是天差地別的嗎?”

    莫小川笑道:“原來你也知道?!?br />
    公孫戰的怒氣漸漸冷靜下來,他也不是傻子,事實上能夠修煉到武帝的,絕不會有傻子,對方的深淺他完全看不出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種有恃無恐的態度絕對是真的!

    進階武帝之后,由于可以隨意掌控天地規則,舉手之間便是規則之力,所以即便同為武帝也難看出對方的深淺程度,唯有動手一試才知。但如果差距巨大而動手的話,那結果……

    “先報上你的名來,某不和無名之輩動手!”

    公孫戰心有忌憚,不敢貿然出手,想先從對方話語中套出些信息來。這也是一般武帝之間常見的套話行為。

    莫小川嗤笑一聲,道:“逗逼,滾!”

    “你……!”

    公孫戰氣的臉色鐵青,坐在那轎椅上顯得尷尬無比,自己一名手下無辜生死,怎能大丟顏面的退走。但若說要上,對方那有恃無恐,清風淡云的模樣,讓他心里直打鼓。

    況且,他的真正目的并不在搶奪傳送秩序,沒有必要跟一名武帝產生什么矛盾,甚至沖突。

    思定后,他便凝聲道:“此地太小,若是爭斗起來,怕剛剛修繕的傳送大陣又要遭受損毀,故而……”

    莫小川不耐煩的打斷道:“殺你分分鐘的事,竟然妄想著波及到傳送大陣,你想多了!”

    “狂妄,氣煞我也!”

    公孫戰再也忍不住了,對方毫不留任何情面的屈辱自己,若是這樣還能吞下去的話,那么今日之事定然會化作日后武道上的心結,修為從此止步不前也是極有可能,甚至產生心魔。

    武道意蘊在于百折不回,一往無前!

    能夠修煉到武帝的,哪個是平凡之輩?

    公孫戰也明白這點,莫小川步步譏諷之下,已經到了不得不出手的程度了,他的怒火瞬間被掩埋下來,呈現出如同死水般的沉著冷靜,一下子就判若兩人!

    四周之人渾身一顫,先前好像身處在即將噴發的火山口旁,深怕隨時被那噴出的巖漿燒為灰燼。但此刻瞬間如同置身陰冷的冰窖之中,隨時有可能被那寒霜之氣凍傷。

    李云霄也笑贊道:“不錯,能將情緒止于怒極,控制的精微毫末,的確修煉的不差?!?br />
    他本是稱贊之意,聽在公孫戰耳中卻是萬分的譏諷,那古井無波如同死境一般的心情立即波動起來,一絲怒氣就在臉上涌現,手中寒光一閃,劍氣縱橫,飛襲而上!

    “劍卷天穹破蒼茫!”

    一劍之中,帶有天蒼地茫的曠達之意,給人一種心曠心怡,天地寬廣的氣魄。

    “好劍,這逗逼有兩下子!”

    李云霄道:“小心護住陣法,別被再破壞了!”

    他扔下這話后就同眾人一樣閃到附近,武帝的劍勢,就算是他那初級的不滅金身,也要瞬間灰飛煙滅。

    “嗯!難怪這么不長眼,果然有兩把刷子!”

    莫小川右腳往后退出一步,一道金光在腳下散開,將整個傳送大陣全部籠罩在金光之下,生怕被兩人的勁氣損毀。之后才雙拳在身前舞動,元氣隨著拳路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將那劍身夾在雙拳之間。

    力量控制的極為精妙,沒有讓一絲一毫的余波擴散開來,以免震蕩傷及到附近之人。

    公孫戰大驚,僅僅是這一手,就足見對方在力量的精妙掌控上要遠勝自己。但僅僅是有精微控制還是不夠的,決勝最關鍵的還是絕對實力!

    他將帝氣猛地灌入長劍之內,剎那間射出道道華光,將莫小川手中的元氣防御破開,直接推進三尺,直刺莫小川心臟。

    莫小川神色冷靜如常,拳風赫赫震在那劍身之上,蕩漾出刺耳的音律起來。他苦在腳下不能動彈,否則一旦移動,陣法很容易就會被帝氣震碎,而他們也再沒有時間進行大規模修繕了。

    “當當當!”

    拳影如同蝴蝶一樣在周身飛舞起來,在一拳之下,竟然層層疊疊的三十多道氣勁排山倒海堆壓過去,一道強勢一道。

    公孫戰長劍上受到巨大的威壓,劍勢轉向,刺偏了過去。劍氣不減的從劍尖上射出,直接貫穿千米之內虛空。

    四周之人驚得臉色發青,剛才若是有人在那長劍所指之前,就瞬間完蛋了。

    神仙打架,殃及凡人,一點不假!

    “跟我相斗,竟然還妄想護住陣法,猖狂!”

    公孫戰一劍之后,信心大增,橫劍掃起,劍芒在劍身之外凝聚出虛影,仿若有劍靈其中,給人帶來嗜血的氣息,毫不留情斬下。

    莫小川右腳不離地,旋轉半身,雙指化作劍訣,臨空往對方的劍影點去,輕喝道:“若非要護住陣法,你以為自己還能活到現在嗎?”

    “砰砰!”

    指力化劍,震在那劍影上瞬間被湮滅,公孫戰一劍之威強大如斯,生生要將其斬做灰飛!

    莫小川終于動容了,他一半的力量都灌入在右腳之下,要守護起陣法來,而且行動被限制死,處處受制。

    “賤人就是矯情,明明看出了你我之間的差距卻不知道退去?;雇胱漚柚沂鼗ふ蠓?,你可以有機可乘!即便如此,就永遠的留下!”

    莫小川身上驟然迸發出強大的劍氣起來,僅僅是站立在那,就好像化作一柄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即將出竅!

    僅僅是那種化劍的威勢,就讓公孫戰的劍芒一滯,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危險之事,那寶劍驟然發出刺耳的長鳴之聲,仿若警告!

    “不好!”

    公孫戰心中一驚,駭然的就想要收劍逃去。這一刻他才體會到莫小川的恐怖之處,原來先前都只是跟他熱熱身。在那劍氣之下,他只覺得渾身冰涼,再無任何戰意!

    “想走?你早吃屎去了?”

    莫小川冰冷的聲音響起,高高抬起手臂起來,在那右手臂上,似乎隱隱之中浮現出一柄劍形,若隱若無,閃爍著幽光。

    厲飛雨瞳孔驟縮,駭然的望著莫小川那右手,他也分辨不出到底那是一柄實?;菇黿鍪墻P?,但那劍意之強,在整個小院中波蕩開來,卻是讓所有人心生膽寒!

    李云霄也是臉色微微動容,雙眸凝視著那劍意,似乎目光含笑,十分賞識。

    “紅塵凝望映皓月!”

    莫小川口中輕吐,此劍訣正是他們莫家的千征浩然訣,他施展出來比之李云霄更勝無數。因為這一劍他深的祖老親傳,與李云霄僅僅見過數次的習之皮毛是天壤之別!

    劍芒斬下,一片劍氣如海,整個方圓數里之內的武者,全都徜徉在這片劍海之中,驚駭的屏住呼吸,一點細微毫末的動作都不敢有,彷如隨便一動,就立即會被劍氣削成爛泥,甚至爛泥都不復存在。

    “??!住手,我不過是……”

    公孫戰徹底的怕了,戰栗的驚吼起來,但他的聲音瞬間就湮滅在劍海之內,不僅是他,身后的那七名同來的武者,更是連慘叫都沒有,就瞬間消亡,仿若從未在這天地間出現過一般。

    一條巨大的溝壑從大地上開裂出來,以莫小川右腳為端,一直通達千米之外,深不知幾許!

    “切!不知好歹的渣渣,浪費哥的劍意!”

    莫小川輕蔑的嗤了一聲,望向身側,朝李云霄道:“云少,剛才那一劍如何?”他眼中滿是期許之意,望能得到師傅的贊許!

    厲飛雨等人早就渾身冷汗,驚得已經忘記了如何動彈,神經繃的太直無法放松下來,連脖子都難以扭動了,喉嚨中更是一陣干咳,無法吱聲。

    今天有點事耽擱了,剛碼完一章多點。下章可能要到十一點半左右了,但一定會在十二點之前更。諸位水果果們還是先睡覺去,身體要緊,明天再看啦。給大家道聲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