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萬古至尊 > 第1610章 不要不要的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怎么过得: 第1610章 不要不要的

    “韋青大人的意思是不配合圣域就是辜負時代了?那辜負了時代,會不會被殺???我好害怕呢?!欏?,”李云霄摳了幾下鼻孔。

    眾人都是一臉黑線,這小子身為破軍武帝轉世,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韋青面色寒了下來,道:“說不定呢?!?br />
    奕鴻鳴早已忍不住了,叫道:“韋青大人,這小子冥頑不靈,又和龍家叛徒非倪勾結,以我之見不如一并殺了!若是留之有用的話,那就先廢掉再說!”

    “閉嘴!”

    李云霄喝道:“我正在和你家主子講話,哪里有你說話的份?韋青大人,你養的條狗好不懂規矩啊?!?br />
    “你……你……!”

    奕鴻鳴氣的渾身通紅,狂暴的元力爆發出來,完全難以控制了。

    韋青皺眉道:“李云霄,你真的不愿隨我回圣域嗎?”

    李云霄冷冷道:“圣域我會回去的,但不是隨你,而是本少開心的時候自然就回去了?!?br />
    韋青道:“那你何時會開心?”

    李云霄挖著鼻孔道:“這難說,不過你養的這條狗總瞪著我看,我很難開心呢?!?br />
    “哇啊?。?!死!”

    奕鴻鳴再也克制不住了,大吼一聲身體就膨脹起來,隨后猛地一掌拍下,一道狂絕的罡風猛地轟擊下來。

    “轟??!”

    地面瞬間被掀開,狂絕的力量像四面八方涌去,所有主梁在這一刻全部爆開。

    “轟隆??!”

    大殿瞬間塌下,塵煙滾滾。

    “奕鴻鳴,你竟敢將龍殿毀去!”混亂之中傳來眾人的怒斥聲。

    龍殿乃是龍家的正殿,坐落在天嶺云巔的最高處,乃是至高權利的象征。

    奕鴻鳴已經徹底發狂了,哪里還管的了這許多,直接鎖定了李云霄的氣息,一掌接一掌的轟擊下來,整個云巔上一片塵土飛揚,大殿瞬間化作廢墟。

    師康承震怒道:“奕鴻鳴,你這個龍家罪人!諸位長老,若是再不制止他的話,龍家就徹底被韋青掌控,要陷入萬劫不復了!”

    “說話很難聽呢?!蔽で囗庾斯?。

    師康承只覺得一道寒意襲人,立即有危險的感覺降臨。

    突然一道紅光落下,將他包裹住,喝道:“小心?!?br />
    只見空間憑空多出幾道火焰,逐一爆開,非倪已經將師康承挪移了出去。

    師康承一下又驚又喜,道:“非倪,你的實力……”

    非倪警惕的盯著韋青,這才說道:“我已今非昔比,康承大人自己小心?!?br />
    師康承喜道:“難怪宗主大人臨終前會將位置傳于你?!彼笊潰骸爸釵?,你們還不醒醒嗎?非倪才是宗主大人欽定的接班人,而奕鴻鳴不過勾結外人想要謀奪宗主之位,若是讓他得逞的話,龍家必然陷入極度危險之境?!?br />
    一名長老皺眉說道:“宗主大人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也只能將位置傳給非倪吧?別忘了宗主是如何死的,天下強者皆為所見,害死宗主大人的正是非倪??!”

    “錯了!”

    非倪不卑不亢的開口道:“害死宗主大人的不是我,而是韋青!宗主大人正是赴他之約,這才隕落于紅月城外?!?br />
    她手中白光一閃,一個銀色的令牌高高舉起,上面描繪著真龍天鳳,徐徐如生,喝道:“龍家之令在此,誰敢不從!”

    眾人都是一驚,龍家的宗主之令,從未有人敢違抗過,只是眼下這關口……,一下子全都默然低下頭,不知如何是好。

    “果然是宗主之令,也是回過龍家的時候?!蔽で嗟壞潰骸爸釵懷だ?,難道你們能夠忍受這令牌落入一名背叛者手中嗎?若是龍家無人去取回的話,那就讓我代勞吧。只不過我拿回后,可未必會還給龍家了?!?br />
    龍家之人皆是一驚,怒哼起來。

    之前那名說話的長老略一沉思,便站了出來,伸出手去,道:“非倪,將令牌交給長老院。我們立即撤銷你的通緝,從此你與龍家再無瓜葛,也再不要上天嶺了?!?br />
    非倪輕輕一笑,道:“我并不想爭這宗主之位,若是有賢者居之,我當仁不讓的離開。但現在卻無法讓我放心?!?br />
    那長老一下皺眉起來,道:“說這么多廢話有何用?還不是窺視著宗主之位。奕鴻鳴雖然身有缺陷,但實力足以服眾,加上有圣域的外部支持,龍家要度過現在的難關還是很容易的?!?br />
    非倪冷笑起來,道:“度過難怪?他們兩人狼狽為奸,是要將龍家拖入萬劫不復!你們以為韋青是學雷鋒武帝,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他不過是看中……”

    “夠了!”

    韋青一聲沉喝,道:“和玉長老,就由你將這妮子拿下,取回原本就屬于你們龍家的至高權利令牌吧?!?br />
    “是!”

    那名長老應了一聲,便凌空向非倪走去,一只手始終伸著,道:“不要讓我為難,你雖然實力大有進步,但想要反抗老夫,反抗整個長老院,根本是不可能的?!?br />
    師康承怒喝道:“和玉,不要正邪不分,冥頑不靈!”

    “正邪不分?哼哼,這世上拳頭大的就是正,弱者就是邪!”

    和玉冷笑道:“再說了,冥頑不靈的是你們二個!師康承,你此刻有傷在身,就算和非倪聯手也非我之敵,我真的不想和你們徹底反目呢!”

    “哼,即便老夫有傷,又豈是你能敵的!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師康承一下站在非倪身前,將她攔于身后,偷偷傳音道:趕緊走,我替你擋住一陣。以你的天賦,還有掌門令牌,遲早有一天能夠再回龍家!

    非倪輕輕一笑,直接說道:“來之前我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若是要走的話,今日我便不會回來?!?br />
    她看了眾人一眼,道:“龍家,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在紅月城外,天下英雄親眼所見,我非倪當著宗主大人的面宣布了脫離龍家。但宗主身死,將令牌傳于我,使得我不得不再回到這個地方?!?br />
    她高舉起令牌,道:“此令我現在還給龍家,唯一條件便是,奕鴻鳴絕不能成為龍家之主!”

    眾人皆是動容,一個個看著那刻有真龍天鳳的令牌,只覺得有些灼眼,更是感到一絲羞愧。

    奕鴻鳴依然在不遠處追著李云霄狂轟,像是一頭徹底暴走了得野獸,每一招都弄得驚天動地,整個云巔都要坍塌一般。

    “令牌?”

    他的神智突然清醒了一下,轉過頭來,頓時看見了那令他朝思夢想,左立難安的宗主之令。

    “我的令牌!給我!”

    他大吼一聲,猛地沖了過去。雖然體型極大,但瞬間就出現在非倪面前,一巴掌就往那令牌抓去。

    突然一道青光乍現,李云霄直接瞬移到了令牌面前,搶先一步抓了下來,嘻嘻笑道:“得此令者便是龍家之主,現在本少就是龍家之主了。畜生,還不給我跪下!”

    李云霄抓著令牌指向奕鴻鳴,有模有樣的喝斥起來。

    “哇!該死!把令牌給我!”

    奕鴻鳴咆哮著一拳就轟了過來。

    李云霄冷笑一聲,道:“既然你這么喜歡,君子不奪人所好,你就那去吧?!?br />
    他毫不吝惜,直接將令牌扔了過去。

    非倪大驚道:“夫君你……”

    所有人都是一愣,想不到李云霄如此大方。

    師康承也震怒道:“李云霄你……!”他也猛然沖起,要搶令牌。

    “哈哈,令牌是我的了!我才是真正的龍家之主!”

    奕鴻鳴狂喜不已,一手朝那令牌抓去,同時眼角余光望見師康承沖來,怒喝道:“渣渣,給我滾!”

    他的身軀更加妖化起來,抬起腿一蹬,頓時一股巨力浮現,猛地壓了下去。

    師康承面色大變,只覺得一塊鐵板壓了下來,讓他氣血不斷翻滾,更是引動體內傷勢,終于支撐不住往大地落去。

    “哈哈!”奕鴻鳴狂笑不已,眼中滿是瘋狂和興奮之色。

    韋青突然臉色大變,震驚的大喝道:“不要砰那令牌!”

    奕鴻鳴一愣,隨即警惕起來,但手指已經觸碰到了令牌上,并沒有金屬般的觸感,而是一股巨力壓下,讓他手指瞬間生疼。

    “什么?這是山峰?”

    在摸到令牌的剎那,幻術瞬間解開,令牌已經化成一座山峰,散發出五色光芒,那光芒照耀在**上,說不出得壓抑難受,整個肉身都要崩碎開來一般!

    “這是什么玄器?!”

    奕鴻鳴大駭,猛地身體一下徹底妖化,變成通體赤紅色的怪物,大吼一聲,直接變爪為掌,不退反進得朝那山峰上拍去!

    韋青大駭,喃喃自語道:“果然是那件玄器!這呆子找死??!”

    “砰!”

    奕鴻鳴一掌拍在山峰上,整個手臂“噼里啪啦”的破碎開,被碾壓的粉碎,身體上不斷爆開血來,直接被一下震飛掉了!

    一條長長地血線在空中拋出,觸目驚心!

    “???!這……!”

    所有人都是睜大了眼睛,兩個眼珠完全爆出來,根本不相信所見之事。

    李云霄單手掐訣,直接將兜率天峰收回手里,臉上露出冷笑之色,譏諷道:“你不是要嗎?怎么跑掉了?哼,再敢說要,本少就砸得你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