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素女尋仙 > 第1961章 重力碾壓

跑跑卡丁车手游泡泡猪: 第1961章 重力碾壓

    骷髏抓著儲物戒指上下瞧著,接著右手的三只手指拈著戒指向左手的指骨上套去,張瀟晗的視線就落在骷髏右手的食指上,那只食指的最前端分明少了一節指骨。

    儲物戒指套在骷髏的左手中指上,戒指微微一閃,就箍在手指上,骷髏伸手拍了盾牌一下,盾牌就在兩人的視線中消失,骷髏這才抬起頭來道:“你找到了我的指尖?”

    張瀟晗沉默了一會,她在剛剛看到骷髏的食指缺少的一塊的時候,不由就想到了她得到的那根指骨,先前沒有想到,是因為二者的長度差距太大,而在她看到骷髏的指骨缺少一塊的時候,不由就生出了對比。

    骷髏是能夠感知到她心中關于它的一切想法的,隱瞞沒有必要,張瀟晗手掌一翻,手心里就多出一枚骨骼,這枚骨骼有半尺長短,形狀確確實實是一枚食指的指尖,但對于面前的骷髏,也實在是太長了。

    “你說的是這個?”張瀟晗托著這段骨骼,仔細打量著骷髏的眼睛,想要從中看到真假。

    骷顱瞟了一眼,忽然伸手向前一爪,半空中出現一個晶瑩的白玉般的大手,向張瀟晗手里的骨骼抓來,張瀟晗的手微微向前一送,骨骼騰空而起,那只大手一把抓住收回到骷髏身邊,張瀟晗的神識內傳來骷髏“咦”的一聲驚詫的聲音。

    骷髏抓住了指骨,眼睛盯著張瀟晗,好像奇怪張瀟晗怎么輕易就放棄了,張瀟晗眉毛一挑道:“它要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就還給你好了,我要是對你有興趣,還不如等你散架了全歸我好?!?br />
    說是這么說,張瀟晗還是盯著骷髏的手,骷髏拿著這個指骨反復看看,指骨上忽然出現晶瑩的光芒,指骨漸漸縮小,逐漸成適合骷顱手指大小的狀態。

    這番比較,張瀟晗已經確定這個指骨是骷髏的了,只是不明白為何會這樣的長度,還被丟棄到支氣管的通道內,按說,骷髏有實力撿起這段骨骼的。

    骷髏抬眼瞧瞧張瀟晗,張瀟晗相信它知道自己心中的狐疑了,但骷髏并沒有言語的打算,將骨骼在手指處比量了下,忽然就收進儲物戒指內。

    張瀟晗轉過頭不再看,繼續向前飛去。

    一刻鐘不到,前方再次傳來轟鳴,這一次張瀟晗和骷髏都有了準備,張瀟晗還是祭出攝魂鐘,骷髏也將盾牌擋在身前,攝魂鐘內,張瀟晗又將飛劍祭出來護衛住周身,同樣的靈氣風暴過去,這一次有飛劍做二次抵擋,張瀟晗安然無恙,骷髏還是碎了一地,但怎么看,都像是骷髏用這個辦法減少傷害般。

    連續三次的靈氣風暴之后,食管通道著實安靜了好久,安靜到張瀟晗的心里都有些惴惴,前方光滑的通道忽然有了變化。

    正在向前飛行的身體好像沉重了些,需要增加靈力的消耗才能飛起來,通道四壁也漸漸出現了褶皺,由上而下,一絲絲一條條的,極不規則,好像是被大力拉扯之后形成的堆積下來,卻奇怪地沒有蔓延到地面。

    張瀟晗停下來懸浮在半空,只這般懸浮,身體似乎都更沉重了,再向里望去,兩側這般褶皺也仿佛密集了。

    禁飛?重力增加?

    張瀟晗心里出現了兩個意義不同效果卻差不多的詞匯,她希望的還是禁飛,但卻覺得,這緩緩增加的沉重感,更像是重力增加。

    好好的巨人身體內增加什么重力呢?

    張瀟晗停頓了下,繼續向前飛去,但速度明顯減慢了,在飛行了半刻鐘的時間,維持飛行需要消耗的靈力就增加了,如此勉強未免得不償失,張瀟晗便落在地上。

    前后算起來,這個食管通道不過才行進了三分之一左右,如果重力一直增加,張瀟晗不知道她能不能走到盡頭,從最后一次靈氣風暴之后張瀟晗一直沒有回頭,后來干脆就將噬金蟻收起來,此刻落在地上才回頭看看,身后百多米之外,那副骨頭架子還跟在后面,離地面有二尺多高,周身被與它骨骼同樣晶瑩的靈力包裹著,看著似乎不費吹灰之力。

    張瀟晗看一眼便轉過頭,提起靈力向前走去,有心施展縮地成寸,又怕一步就到了重力數十倍之處毫無準備。

    在地面行走,速度自然要比飛行慢了許多,但靈力的消耗自然也減少了,隨著前進,身體的重量還是在漸漸增加,張瀟晗的眉頭也皺起來。

    若是曾經年輕的身體,張瀟晗不會這么在意重力增加的,但這個身體實在是老邁了,哪怕有靈力護體,眼下的重力增加不過五倍,堅持飛行都可以,可要還是持續下去,數十倍之后,這個身體怕就要有些損傷了。

    不是危言聳聽,張瀟晗一路前行也計算了,重力的增加并不突然,是循序漸進的,大約在千米左右增加一倍,張瀟晗在三倍重力的時候落地行走,眼下也不過再走了兩千余米。

    這到底是巨人身體本來的構造,還是巨人石化之后才出現的?還是為了防止外人進入才出現的?每千米就增加一倍的重力,如果就這么到了通道的盡頭,增加的重力豈不是要有數百倍?

    在十倍重力的所在,張瀟晗站了下,回頭看看跟在身后的骨頭架子,張瀟晗站下了,它同樣也站下了,還是離開地面二尺左右,包裹在靈光之內。    張瀟晗不介意骷髏知道自己對它的看法,她對它有防備是當然的,至于傷害,她眼下還沒有空。

    一人一骷髏默默行進,可是忽然,就在張瀟晗一腳踏前還沒有落地的瞬間,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異樣的感覺降臨,邁出的右腿忽然被巨大的力量牽扯出去。

    壞了,她心里只來得及撲棱一下,靈力急速運轉,邁出去的右腿卻還是被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拽了過去,力量之大,讓她身體的中心全都前移過去,前傾過去的半個身體就好像被山壓到了般,右腿一軟。

    完全不用多想張瀟晗就知道,這是重力突然的增加,周身紫光大盛,將自身完全包裹進來,右腿狠狠地跪在了光滑的地面上,雙手隨著使勁在地上一撐,勉強維持住半跪的身體,可即便是靈力護體,渾身的骨骼也好像要碎裂了一般,雙手撐在地上不停地抖動,脊梁也好像承受著萬斤重量般正在被狠狠下壓,渾身上下,只有左小腿不在重力的壓制之下。

    張瀟晗這一驚非同小可,不斷催動體內靈力,紫光大盛,向外抵御著身體的重壓,一口氣憋在心里,竟然無法吐出來也不敢吐出來。

    哪里還是循序漸進的重力增加,在這一步,直接就是強力碾壓。

    她相信,如果剛剛不是及時以紫氣來抵抗,要是直接快步前行,整個身體完全沖入到這個重力增加上,這樣的重力突然增加,直接會粉碎她全身所有的骨骼,也會將她壓成肉泥,這般死法,連變成身后的骨頭架子都不可能。

    想到身后的骨頭架子,她的心一沉,可是現在她已經是多半了身體跪伏在地上無法動彈了,不用骨頭架子多做什么,只要輕輕一推,將她全身都推入進去,她就會隕落在此。

    面對死亡的威脅,大多數人都會恐懼的,不過張瀟晗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太多了,多到她一旦覺察到死亡的即將來臨,心內竟然會隱約興奮起來,能夠擺脫危險戰勝死亡,永遠比面對死亡的時候不知所措要強大許多,骨子里的張瀟晗,永遠比她想象的要堅強。

    身體猛地向上一挺,骨骼不堪負重地發出嘎嘣的暴響,因為不堪負重好像要碎裂了一般。

    張瀟晗一點點抬起頭來,左手使勁撐住身體,右手慢慢離開地面,她的動作極慢,極為小心,在剛剛離開地面,拇指、食指、中指慢慢聚攏,做了一個拈花的手勢。

    一個巨人的虛影忽然從紫光中出現,就好像張瀟晗同步放大的身影一般,同樣說一只腿跪匐在地上,但是頭卻是高高地抬起。

    巨人的虛影內,張瀟晗的身體再一次響起噼啪的聲音,這一次是骨骼被放松之后的復原,張瀟晗慢慢慢慢地直起身體,左手慢慢地脫離地面。

    身體才一立起一半,巨人的虛影就好像不堪負重般靈光閃爍,張瀟晗一咬牙,身體猛然后傾,重心的后移讓她全身的重量開始向身后唯一沒有感受到重力壓迫的左腿上移動,但沒有被壓迫的只有左小腿,而巨人虛影在這樣的重力下壓下也終于開始黯淡。

    “收起左腳的靈光?!擯檻盟謊頻拇艉鋈懷魷衷諛院@?,張瀟晗聞言不假思索,左腳靈光一暗,就感覺到被一個冰冷冷的堅硬的東西抓住,向后一拖。

    左腿膝蓋劇痛傳來,身體也被一道大力拽著向后退去,忽然間,壓在身體上的萬斤重量消失,憋在體內的一口氣終于可以緩緩吐出來,張瀟晗向后坐在地上,左腿小腿與大腿處在一個極為不可能出現的角度。

    張瀟晗抬頭看一眼近在眼前的骨頭架子,它正從彎腰的狀態直起身體,向后退了一大步,與張瀟晗之間的距離稍微拉開些,一雙靈動的雙眼望過來,沒有響應的面部表情,看不出其中的情緒。

    “謝謝了?!閉配礻銜⑿α訟?,伸手搬起左腿,在膝蓋的位置摸索了下一扳,喀嚓一聲,被大力扯開脫臼的關節合上,靈力流轉,其內的損傷無聲無息地開始修復。

    靈力在身體內轉動,張瀟晗不由再次在心里嘆息一聲,這個老邁的身體真是負擔,若還是原本年輕的身體,這樣的重力壓迫絕對不會讓她這么狼狽。

    “要是我,你也能拽我出來的?!擯檻玫納艏笆弊杲諾哪院?。

    張瀟晗點點頭:“是啊,不過……”張瀟晗上下打量下骷髏,“不過我要是拽你,怕是得一塊塊地把你撈出來的吧?!?br />
    張瀟晗的嘴角還帶著笑意,想象著骷髏不小心進入到重力壓迫中,全身上下的骨骼對碎了一地的樣子,嘴角的笑意更加加深了。

    張瀟晗的想法,骷髏看得一清二楚,無言地瞧著張瀟晗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肩膀也開始抖動,最后有向放聲大笑的趨勢發展,張瀟晗也知道腦海里的想法瞞不住骷髏,這么想這么笑也實在是不禮貌,尤其剛剛這個被自己想象碎了一地的家伙還救了自己。

    她低下頭,以拳抵嘴咳嗽了下,頭也扭到一邊掩飾著,好容易平息下來,腦海中就傳來骷髏不滿的聲音:“就那么好笑?”

    張瀟晗再也不想忍耐了,她終于笑出聲,一邊笑著一邊擺手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該這么想?!?br />
    終于還是忍住笑站起來,瞧著骷髏的眼睛認真道:“謝謝你救了我?!?br />
    骷髏搖晃一下頭:“你也送我盾牌防身了?!?br />
    張瀟晗再點點頭:“那我們就扯平了啊,互不相欠了?!?br />
    她的嘴角還是向上彎著,接著道:“是不是接下來我們可以合作了?”

    “你不提防我了?”骷髏狐疑道。

    “啊,當然,必要的提防肯定會有的啊,不過你都肯出手救我了,合作總要比互相提防的好吧,剛剛要不是你,我就是想要脫身也不容易,你剛剛只要推我一把,大概我就會被壓成肉泥了,所以,算來我欠了你一條命,這么一想,是不是就不用太不安了?”張瀟晗笑呵呵地道。

    “人修都是狡詐的,我不相信你?!擯檻貿聊艘換?,還是說道。

    張瀟晗聳聳肩,不以為然:“也有以誠待人的——道友,這個重力,你有辦法抵消嗎?”

    見張瀟晗轉移了話題,骷髏的視線就隨著望到黝黑的山洞前方,視線并無法看出前方與這里有什么區別。

    張瀟晗隨手祭出一件法器揮手一甩,一道雪亮光芒托收而出,向通道內激射而去,可這到雪白亮光才飛出張瀟晗身前兩米,就忽然頓住垂直向下落去,狠狠地平平地貼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