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寒門崛起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誤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多久: 第八百五十五章 誤

    咳咳,是李姝讓你在這陪我睡的?

    朱平安聽了包子小丫鬟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啻于在大晴天聽到了雷霆之音,耳朵里嗡嗡響個不?!?br />
    怎么可能?

    別開玩笑了?!

    朱平安第一時間就是這個反應,壓根就不相信包子小丫鬟說的話。www.mndft.icu.最快更新訪問:щщщ.uctxt.cОΜ 。

    李姝這個小醋壇子怎么會這么做!

    之前六小姐身邊的那個丫頭趁自己喝多了想要爬‘床’,最后什么下場又不是不知道。

    還有,這次李姝剛從下河村回來時,聽雨軒的小丫頭行禮問安,李姝開玩笑的問自己喜歡哪個,自己只是應付的隨手指了個小丫頭說她的手好看,結果李姝就給自己端上來一盤以假‘亂’真“淋血美人手”,印象深刻的不能再深刻了……

    歷史上的醋壇子數不勝數,最有名的幾位莫過于禁止一代帝王隋文帝與第二個‘女’人生孩子、活活打死宮‘女’的獨孤皇后,以及寧愿抗圣旨喝毒酒也不給丈夫房玄齡納妾的盧氏。

    與她們相比,李姝也毫不遜‘色’,甚至可以說青出于藍勝于藍。

    就這樣的小醋壇子,會讓包子小丫鬟來陪自己睡嗎?

    不可能。

    所以,朱平安第一時間,是一點也不相信的。

    不過低頭看了一眼‘床’上羞紅的跟熟透了的鵪鶉似的包子小丫鬟,朱平安的想法又改變了。()

    如果說這府里其他的丫頭背著李姝爬‘床’,朱平安都覺得有可能,可如果說包子小丫鬟畫兒背著李姝爬‘床’,朱平安是怎么也不會相信的。

    輕紗薄翼遮不住,一對‘玉’兔翻墻來。

    低頭時,朱平安無意間又瞥到包子小丫鬟惹火晃眼的顫巍巍……

    呃

    別抖

    晃眼

    朱平安再次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包子小丫鬟畫兒是個典型的‘胸’大無腦,爬‘床’這種腦力活對她來說,太難了。

    另外,包子小丫鬟對李姝的忠心已經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了,比關二爺對劉備還要忠心耿耿一百倍,李姝說一,包子小丫鬟就不會說二,如果李姝說一加一等于三,包子小丫鬟只會懷疑其他人全都算錯了。

    在包子小丫鬟心中,李姝永遠都是排第一位的,天大地大小姐最大。小姐說的都對,小姐做的都有道理,小姐做出的決策,舉雙手雙腳贊成,全身心的堅決貫徹執行,圣旨都沒有小姐的話好使;誰敢說小姐壞話,誰敢做對小姐不好的事情,我都要拿‘性’命去制止,堅決不能容忍

    這種愚忠的包子,怎么可能做出背著李姝爬‘床’的事呢。

    所以說。

    今晚包子小丫鬟這么‘肉’感惹人的躺在‘床’上‘侍’寢,是李姝這個丫頭安排的???!

    這是李姝安排的?。?!

    得出這個結論后,朱平安頓覺有一萬頭烏鴉在頭頂飛過

    “姑姑爺,天晚了,安歇了吧小姐癸水還沒走,說我是通房丫頭,讓我服‘侍’姑爺就寢的要讓姑爺舒舒服服的”

    包子小丫鬟見朱平安一動不動的愣在‘床’前,不由的紅著包子臉,眨著一雙溢著秋水的眸子,咬著下‘唇’,聲音從‘唇’縫間再次微弱蚊蠅、吞吞吐吐的溢了出來,尤其是說到讓姑爺舒舒服服的時候,包子小丫鬟羞的蛆一樣將通紅通紅的小臉埋進了枕頭里,聲音從枕頭里斷斷續續的飄了出來

    聽到包子小丫鬟說小姐癸水還沒走,朱平安才有了一點點明悟,原來是李姝生理期還沒結束。(最快更新)

    不過,生理期沒結束,就安排包子小丫鬟給我‘侍’寢嗎?!

    李姝是這樣的人嗎?!

    我是這樣的人嗎?!

    朱平安不由晃了晃腦袋。

    后面,聽到包子小丫鬟說什么服‘侍’自己就寢,還要讓自己舒舒服服的

    “咳咳”

    聽著這樣的話,再看著跟只蛆一樣扭動的包子小丫鬟,朱平安頓覺鼻子一熱,心咚咚只跳,血液似乎要沸騰了似的。

    這只包子!

    不知道自己衣不蔽體啊,還扭個什么勁,這頭一扭,上半身三分之二就‘露’了出來,腰一扭,三分之二的后背和三分之二的小腹也‘露’了出來還真是開襠‘褲’

    這可真是對自己耐‘性’的挑戰!

    朱平安深呼吸了一口氣,艱難的將眼睛從不該看的地方轉開,搖了搖腦袋,將腦子里那些不純潔的念頭全都晃了出去。

    “哦,是了,服‘侍’姑爺就寢,要先幫姑爺寬衣的?!甭裨謖磽防锏陌有⊙訣呦袷嗆鋈幌氳攪聳裁匆羰?,也不顧的害羞了,骨碌一下子從‘床’上爬了起來。

    一個少‘女’的軀體猝不及防就站在了朱平安面前。

    一夜回到解放前。

    朱平安剛剛才艱難的將眼睛從不該看的地方挪開,現在那些不該看的又全都出現在了眼前。

    還是超近距離的。

    還是5d特效。

    伴隨著畫面,一股少‘女’剛沐浴過的香味也鉆到了朱平安鼻息間,繚繞

    接著,一雙小胖手伸了到了朱平安跟前,落在了朱平安腰上,顫抖著抓住了腰帶,哆哆嗦嗦的要給朱平安寬衣解帶。

    “不用?!?br />
    朱平安啞著嗓子說了兩個字,接著伸出手搭住包子小丫鬟的肩膀和腰上,一用力。

    身柔體弱易推倒。

    一下子就把包子小丫鬟按倒在了‘床’上。

    “姑爺,輕輕點”

    這是第一次被男人推倒,倒在‘床’上包子小丫鬟僵硬的躺在那,緊張的跟只待宰的羔羊似的,牙齒不住的打架,雙手都不知道怎么安放了。

    是要開始了嗎?

    呼氣

    吸氣

    我不要緊張,楊媽媽是怎么說的了,我現在是要趴著,還是要躺著,我的手要放在那,我該怎么做,我怎么什么都忘了

    怎么辦

    緊張、害怕、羞臊還帶著一點點的期待,紛至沓來。

    包子小丫鬟感覺腦袋一片空白,以往偷偷從楊媽媽那學來的知識,全都記不起來了,包子小丫鬟不由的著急了起來

    下一秒

    包子小丫鬟就覺得眼前一黑。

    然后

    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被薄毯子蓋住了,從腳到頭都被蓋上了。

    “蓋好被子,小心著涼,今晚你就在這睡吧?!?br />
    接著,薄毯上傳來姑爺沙啞的聲音,然后就聽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包子小丫鬟伸出小手掀開薄毯‘露’出一條縫,看到了朱平安的背影,走進了與主臥相通的小房間內,那個小房間包子小丫鬟再熟悉不過了,那是她平時值夜所睡的房間。

    原來姑爺推倒我,不是做那個,而是給我蓋毯子

    包子小丫鬟怔怔的看著值夜房間的,一雙眸子失神了一樣,慢慢的,一層水霧‘蒙’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