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銀狐 > 第九十一章打鐵(1)

跑跑卡丁车手游何时上线: 第九十一章打鐵(1)

    第九十一章打鐵(1)

    穆辛確實輸了,他和陳掌柜他們打賭,至少需要一百枚粟特人的金幣才能讓嚴謹的黃家老掌柜打開自己的工藝流程任人圍觀。

    久居清香城的陳掌柜認為有八十枚金幣就足夠完成這樣的一次交易。

    穆辛不太相信,告訴陳掌柜,他出一百枚金幣來購買一個這樣的機會,如果陳掌柜用少于一百枚金幣的代價得到了這樣的機會,那么,多出來的金幣歸陳掌柜所有,如果一百枚金幣達不到效果,陳掌柜負責出其余的部分。

    于是,在茶館里,陳掌柜和其余的商賈們心照不宣的準備沾點這個叫做哈拉什的波斯人便宜,愉快的達成了共識。

    “在下聽說蜀中有一種椒麻紙,選用香料樹皮經過錘碾浸泡之后制成紙張,不但可以防止蟲吃鼠咬,千年不朽,最妙的是還有提神醒腦之效。

    不知黃掌柜有沒有見過?“

    穆辛端正的面容與溫和的氣息很快就讓明白了緣由之后有些生氣的黃掌柜變得平靜下來。

    “那種紙張沒有稀奇的,工藝相同,只是原料不同而已,香料樹皮制造的紙張本身價格騰貴,只能用來作為文書地契用紙,銷量不大,也就沒有必要大張旗鼓的生產?!?br />
    “呵呵,這可真是奇思妙想啊,大宋人才繁盛,完全出乎我的預料,老夫總以為自己熟讀經書,通曉一些時事就能在哈密出仕,現在看來還要多歷練一下才成啊?!?br />
    對于穆辛一路上表現出來的謙卑黃掌柜非常的受用,再加上今天平白收入了七十枚異種金幣,心情也是非常的好。

    只帶著這個波斯人看了一圈生產工藝而已,整整十六道工藝,中間還要添加多種輔料,這個波斯人能看出什么來?他能知曉自己從將作營里購買到的秘方就是在紙漿里添加石灰嗎?

    走出天山之后,穆辛對著黃掌柜深深一禮道:“在下今天來其實就是很想知道恒昌泰從哈密將作營買到了什么秘方,結果一無所獲,令人失望,在下心地齷齪,還請老掌柜見諒?!?br />
    黃掌柜哈哈大笑道:“早就知道你們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哈密將作營有神鬼莫測之能,不明白這一點的人,就算是住在作坊里也弄不明白。

    只是今日白白消受了先生七十枚金幣,未免有些卻之不恭了?!?br />
    在黃掌柜和伙計們的哄堂大笑中,穆辛掩面而去……

    傍晚的時候,穆辛就已經整理出來一套切實可行的造紙工藝,上面不但有作坊構造,器具構造,就連加入石灰來漂白紙張,澄清紙漿的工藝要求也寫的清清楚楚。

    黃掌柜心眼很小,特意在領他參觀作坊的時候把石灰收起來了,可是穆辛的手在紙漿里面攪動一下,然后趁著黃掌柜不注意的時候舔了一下手指,如何還能不知水里有石灰?

    要知道他在大宋分析人家紙漿的時候可沒品嘗出石灰的味道來。

    記錄完畢了造紙工藝,穆辛就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從桌子下面整理出來厚厚的一摞紙張,逐一翻看。

    有水車的制造工藝,有水磨的制造工藝,有馬拉耕鋤的構造圖,有小麥脫殼風箱,有食物烹調的方法,有石炭的使用方法,再加上今天獲得的石灰水漂白紙張的工藝,讓穆辛有一種非常愉悅的滿足感。

    如果再通過建造一所高樓來暗中獲取哈密千斤臂和滑輪組的運用,以及一整套高層建筑的工藝。

    穆辛就覺得自己沒有白來哈密一趟,樓蘭城下戰死的那些軍卒也算是死得其所。

    穆辛把這些紙張小心的鎖進一個小小的橡木箱子里,然后點上一爐熏香,靜坐了一陣子,讓自己的心神從學者狀態里逃離出來。

    等他再次睜開眼睛之后,那個和煦淡然的穆辛就不見了,陰鷙,狡詐,狠毒的穆辛再一次出現在屋子里。

    身份轉換之快,就連剛剛進門的阿達西而都感到一陣陣莫名的陰冷。

    “明天,鐵心源會帶著哈密國的高官,出城為陸續到來的戰死的哈密軍卒在城外選擇墓地。

    他的隨從一定很多,可是,您的仆人以為,這樣的機會一定要利用起來。

    畢竟,能讓鐵心源主動離開狼穴的機會不是很多?!?br />
    穆辛把目光從清香城的地圖上收回來,冷漠的看著阿達西而道:“太倉促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br />
    阿達西而點頭道:“確實如此,我們只準備了兩天,時間確實緊張,可是,這樣的機會無論如何也要把握住。

    您的仆人以為,只出動一片云統領的那一組人馬試探一下也是好的。如果事有可為,我們大舉壓上,如果事不可為,我們繼續隱忍,犧牲掉那一組人馬,好麻痹一下鐵心源,為我們后來突襲鐵心源創造新的環境?!?br />
    穆辛瞅了一眼阿達西而道:“你不信任一片云?”

    阿達西而低頭道:“除了天神和您,我不相信任何人?!?br />
    “所以你就打算用這樣粗糙的一次機會來試探一下鐵心源的反應,也試探一下一片云是否忠誠?”

    阿達西而閉嘴不言。

    穆辛嘆息一聲伸出手撫摸著阿達西而的頭頂笑道:“你是不是非常的絕望?”

    阿達西而有些哽咽的道:“這座城市里每天都在起高樓,每天都無數的駝隊進入,每天都有無數新的貨品出現,幾乎每天都有外國的使節進入清香城宣誓效忠……”

    “每天的太陽都是新的,晚上它就落下了,第二天繼續升起。

    我的孩子,每一個春天都會有新的青草長出來,到了冬天,這些新的青草會逐漸枯萎,來年繼續萌發。

    我告訴過你,鐵心源是一個極具欺騙性的人,他的智慧雖然很高,還沒有高到讓我們無法企及的地步。

    他借用了宋國成熟的官員來治理蠻荒,而蠻荒之地的人們民智未開,他無論怎樣治理,短時間里總會有奇跡出現。這絲毫不奇怪。

    他在西域開辟了一個安寧的地方,商賈自然會來,他又接收了大量的宋人和漢人,這些人是世上最好的生產者,所以他的貨物自然就沒有匱乏的時候。

    哈密國正處在上升期,這個時候即便是一塊石頭也會隨著高漲的氣勢起飛。

    這沒什么好奇怪的,鐵心源想要創造一個偉大的帝國,他還有很長的路需要走。

    當年穆圣開拓大食的時候,他的聲音所到之處,就會有人成為他的仆從,僅僅一年,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到處都有誦經者。

    小樹總是長得很快,而那些參天大樹卻會把自己的根向泥土深處鉆。

    等小樹的根不足以供養高大的樹冠的時候,這種繁盛的假象就會停止,以前不起眼的一些小矛盾就會爆發,從火星變成燎原大火。

    哈密國并非鐵板一塊!”

    阿達西而驚愕的看著穆辛,他不明白長老的信心來自于哪里,就在不久前,長老還悲愴的要求所有人做好犧牲的準備。

    穆辛笑道:“我們從遠處看大象的時候,覺得這是一種強大無比的生物,它有長長的尖牙,巨大的耳朵,蟒蛇一般靈活的鼻子,龐大的身軀,走起路來地動山搖,如同神靈一般強大。

    等我們戰戰兢兢的走進大象,就會發現,它的長牙是用來推倒樹干的,它的大耳朵是用來驅趕蚊蟲的,它的長鼻子是用來卷起草木用的,然后你就會驚訝的發現,他居然是吃草的,不吃肉……這樣的生物對你有多大的威脅呢?

    鐵心源就是一頭這樣的大象!”

    阿達西而無奈的道:“您的威嚴不容褻瀆,我這就下令取消明日的刺殺?!?br />
    穆辛再次笑道:“明日的刺殺繼續,只是不能以傷亡我們的人手為代價?!?br />
    阿達西而皺眉道:“這不可能……我的長老?!?br />
    “這非常的有可能,就在清香城外,有無數的流浪傭兵,他們衣食無著……”

    阿達西而驚叫道:“他們只是一群雜魚,連哈密人都看不起的一群雜魚?!?br />
    穆辛笑道:“我沒有指望你口中的這些雜魚能殺掉鐵心源,我只是告訴你,這是一群絕望者。

    哈密國這潭水太清澈了,清澈的讓我們幾乎無所遁形,必須要讓水變得渾濁起來,只有水渾濁了,我們才有一個合適的可以一擊功成的機會。

    另外,把這事交給一片云去辦吧,你要重新換地方隱藏并且斷絕和一片云的聯系?!?br />
    阿達西而不解的離開了小院子,去執行穆辛的計劃,他到現在都不明白長老為什么要打草驚蛇。

    阿達西而走后,小院子就重歸平靜,穆辛低下頭繼續看地圖。

    他在地圖上標出來幾個黑點,每一個黑點看起來都像是清香城軍隊守衛的盲點。

    他不覺得鐵心源會這樣大意,一點都不相信。

    這幾處盲點似乎就像是一個人在身穿最華麗的袍服的時候,臉上卻有擠出污漬一般顯眼。

    思慮了很久之后,穆辛才苦笑著敲擊著那個黑點道:“我的學生啊,和西域這群笨蛋交鋒實在是太難為你了,他們連看透稍微隱秘一點的陷阱得能力都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