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拒絕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怎么获取: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拒絕

    “師弟,你太過分了!”

    大祭司喉嚨里發出一聲憤怒咆哮,看向魂祭司的目光中滿是不善。

    “怎么,師兄也懷疑我對你不利么?”

    魂祭司眼神閃爍,嘴角掛著滿滿的不善和憤怒。

    “到底怎么回事你心中有數,我在運功之時也不是全然沒有感應!”

    大祭司搖頭苦笑,沒有再跟魂祭司羅嗦,回頭沖著林沙感激道:“這次,感謝大帥的救命之恩!”

    “呵呵,不用如此!”

    林沙淡淡一笑,既然大祭司不愿談魂祭司的事情,他也懶得做那惡人,反正這是他們師兄弟之間的矛盾,他一個外人不好參與過多。

    “大祭司,這是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山下突然傳來紂王大聲喝問。

    “不好,大王連夜出城可能有威脅,咱們快快前去迎接!”

    大祭司臉上尷尬之色一閃,二話沒說飛身而起,幾個起落間便消失在下山的臺階上。

    “你個混蛋,管得也太寬了,遲早有一日會遭打擊的!”

    沒了大祭司在側,魂祭司瞬間滿血復活,冷冷掃了林沙一眼,眼中滿是陰狠毒辣,冷哼出聲轉身就走。

    四大妖靈畏懼的看了林沙一眼,不敢有絲毫怠慢急忙跟了上去。

    “呵呵,希望我死的人多了去,真不介意再多上一個!”

    下了半山腰,魂祭司耳中突然傳來林沙淡淡的聲音,氣得這位滿腔怒火卻是無處發泄。

    等林沙下了靈山,與紂王會面之時,大祭司已經將山上所發生的事情,跟紂王原原本本說了一通。

    “林沙,你為何在此?”

    紂王臉色陰冷,目光如毒蛇般狠厲,見到林沙下山立即怒聲喝問。

    “見到天壇這邊的情況有些不對,我就過來了!”

    林沙聳拉著眼皮,神情淡然開口解釋道。

    “那你怎么沒將姬發那小子留下!”

    紂王神色不善,冷冷質問道。

    “當時大祭司有危險,我首先自然要救大祭司,至于姬發小兒么?”

    搖了搖頭,一臉無所謂道:“我還是那句話,把什么都放在虛無縹緲的命運之上,我不屑為之!”

    “你!”

    紂王額頭青筋暴跳,目光狠厲幾乎要噴出火來,周身魔氣繚繞威勢逼人,對上一臉無謂的林沙卻是無可奈何。

    紂王的反應,讓大祭司心寒,同時有讓魂祭司心喜,暗道有機可趁。

    他只一味追究姬發安全脫身之事,對于大祭司所遇兇險完全無視,這種冷漠無情的態度,如何不叫大祭司心寒?

    至于魂祭司,他看到了取大祭司而代之的機會。紂王對他師兄所遇危險不管不顧,這不就是他上位的機會么?

    紂王拿林沙無法,又不可能真的沖著大祭司發火,心情糟糕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直到聽聞妖魔二帥已經去追姬發一行了,臉色這才稍稍好看點。

    “大祭司你看如何,以后還是安心坐鎮朝歌,少插手姬發之事的好!”

    請紂王上山一觀,山上的狼籍讓紂王暗暗心驚,所幸鎮國神獸龍龜沒有受到傷害,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不知怎么的,魂祭司跟紂王有聲有笑的湊到一塊,一副狼狽為奸的樣子,實在讓人看不過眼。

    大祭司顯然受了不小打擊,林沙跟他故意落在后頭,輕笑著說道。

    “是啊,有些事情確實不該參合過多!”

    大祭司有些心灰意冷,搖了搖頭苦笑連連,既是對連番在姬發手里吃憋的感嘆,也是對紂王冷漠無情的無奈。

    “我早就說過,虛無縹緲的命運用不著太過看重!”

    林沙淡然一笑,輕聲開口道:“人的命運怎么可能一成不變,不管姬發他命格如何,按照正常事態運轉,他根本就沒有接手西伯侯爵位的可能!”

    大祭司苦笑,林沙這話雖然不中聽,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你們這么一弄,倒是讓姬發小兒的名頭,越發響亮了!”

    林沙冷哼出聲,對于大祭司之前的舉動,顯然十分的不滿。

    “事情都到這份上了,再說這些有什么意思?”

    大祭司意興闌珊,苦笑著無奈說道。

    “以后大祭司專門看住姬考就成,只要這家伙不出什么意外,姬發想要有出頭之日,簡直就是妄想!”

    林沙冷笑,將心中醞釀多時的想法,毫不客氣道出。

    “只怕大王……”不會輕易放過姬考啊。

    大祭司皺眉苦笑,有些情況他又不是看不出來。

    同時心中暗暗凜然,姬考真要被紂王收拾了,那不就白白便宜了姬發小兒了么?

    真如林沙所言那般,一手將姬發小兒推到臺前,并名聲大燥的正是他們啊。

    “大祭司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你肯出手,就是大王也不得不給幾分面子!”

    林沙呵呵一笑,同時暗示了一下,緩聲道:“本帥也不會袖手旁觀,大王想乾剛獨斷,還得問問咱們答不答應!”

    “這樣做,有些不太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只要對大商江山有利的事情,你這老家伙就不要有什么顧慮,又不是讓你一人獨自面對!”

    “那好吧,我盡量……”

    別盡量啊,你要是不下定決心跟紂王斗,本帥哪有時間和空閑,抽出身來再行外出巡視?

    之后的事情,大出林沙和大祭司的意料之外。

    紂王和魂祭司果然狼狽為奸,也不知道關系怎么就變得那么親近,紂王甚至直接剝奪了大祭司的某些權力,交由魂祭司并且姬發的事情全權由魂祭司接手掌握。

    “謹尊大王之命!”

    大祭司之前還有些猶豫,可是現在紂王替他做出了選擇,那還有什么好說的,直接應了下來看也不看得意洋洋的魂祭司一眼。

    “林沙……”

    “大王別說,你知道我對這事沒興趣,還是不要讓我參合進去的好!”

    林沙呵呵一笑,打斷了紂王的話語,淡淡道:“再說了,如果我插手進去,還有魂祭司什么事?”

    淡淡掃了魂祭司一眼,林沙嘴角帶笑說出的話卻是一點都不客氣:“相信魂緝司也不會,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吧?”

    魂祭司默然無語,顯然默認了林沙的話語。

    紂王一見也不好多說什么,只得讓魂祭司接手追拿姬發的事情。

    到了這時,他才反應過來,跟著他一同出城的妖妃妲己不見了蹤影。

    紂王心頭一慌,正準備召集大祭司,魂祭司還有林沙一同回去尋找,妖妃妲己自己主動上門。

    咦!

    沒理會妲己和紂王說些什么,林沙掃了妲己一眼卻是忍不住暗暗皺眉,怎么都感覺妲己身上有些不對。

    左右掃了大祭司和魂祭司,這兩位一臉平靜好象沒有發現問題。

    對了,是靈魂!

    林沙悚然一驚,突然發覺了妖妃妲己身上不對勁之處。

    她的靈魂之中,多了一些熟悉又陌生的波動,林沙悄悄仔細感應一番,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不是原始天魔那家伙的手段又是什么?

    想不到這廝如此厲害,跑路期間還能留下這么一個暗手。

    他沒有揭穿妲己身上的問題,任由紂王跟妖妃二人,在自己面前秀恩愛,而后隨著他們一同返回朝歌城。

    至于大祭司和魂祭司哥倆,如何私下交流感情,就不是他該管的事情了。

    等第二天再見魂祭司之時,這廝雙眼通紅布滿血絲,顯然昨天晚上睡眠的質量很是一般。

    而這時,昨晚跟在姬發等人身后的妖魔二帥,也適時返回,給了紂王一個十分不爽的情報。

    姬發他們消失了,根據他們離開的方向顯示,這幫家伙直接朝南方跑路了。

    “南方,南楚?”

    紂王滿臉不爽,目光冷厲直視妖魔二帥,沉聲開口:“你們兩位,跟著魂祭司一同出發,前往南才糊追拿姬發!”

    妖魔二帥忙不迭接令,不過很快又為難的提出了一個想法。

    “咱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點,高手數量比不過人家??!”

    “是啊,那魔族的老太婆,原始天魔的轉世之身,還有一憂子等高手,實在不是我等輕易就能對付得了的!”

    “還是要多請些高手一同出手,不然只怕咱們去了也是送菜!”

    “……”

    紂王眉頭緊皺滿臉不悅,雖然十分不爽妖魔二帥的‘示弱’之舉,卻也知曉他二人所言不差。

    昨晚靈山天壇之上,聚集了妖魔二帥以及他們手下干將,還有大祭司和魂祭司這兩大絕頂高手,最后還是被整得灰頭土臉好不狼狽。

    要是換成魂祭司,妖魔二帥前去追拿的話,還真有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這可不是他想見到的結果。

    “林沙……”

    “大王,你是知曉的,我不會做這等事情!”

    林沙毫不猶豫打斷了紂王的話頭,直接拒絕了紂王的意思。

    “大王,南楚侯本就是當地地頭蛇,實力不差還是請他們出手最好!”

    魔帥一見紂王滿臉不爽,急忙開口替自家老大轉移了炮火。

    “哦,南楚侯府實力確實不差!”

    紂王聞言,滿意點頭說道。

    “還有龍虎山的龍虎三靈,都是江湖上了不得的好手,大王要是能將他們請出山,咱們追拿姬發小兒的把握又多了幾分!”

    這時,妖帥也不甘落后提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