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恐怖幻象

跑跑卡丁车手游官网预约: 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恐怖幻象

    司徒平的基礎打得不錯,一?;映鋈綰@朔?,浪潮洶涌鋪天蓋地,小五行訣中的水行訣使得賊溜。

    只是……

    山下官府派來的青年使者冷笑出聲,沉腰墜馬一拳轟出,頓時周遭空間溫度驟降,好似瞬間進入寒冬臘月,一道雪白拳影呼嘯而出,瞬間轟碎司徒平舞出的劍光之浪,狠狠撞在他胸膛之上。

    一股森冷寒氣瞬間蔓延全身,司徒平目瞪口呆僵立當場,竟是被青年一招制??!

    廢物!

    放開神念看到一切的薛蟒臉色猙獰,忍不住低頭在心中連連怒吼。

    許飛娘神色一暗,搖了搖頭苦笑連連,心道司徒平要是再這么下去,就真的廢了。

    “小兄弟承讓了!”

    山下官府派來的青年使者輕笑出聲,沒有理會僵立不動的司徒平,拍了拍身前五云步外門弟子的肩頭,提醒道:“別愣著了,頭前帶路!”

    “好好好,好的!”

    那位外門弟子吃了一驚,連聲答應向前快走,臉上神色滿是詫異不信。

    盡管知曉大師兄司徒平實力不濟,卻沒想到竟然不濟到了這等程度,山下官府隨便派了位使者,就能叫司徒平吃憋。

    這得有多無能,才能表現得如此差勁?

    司徒平不知不覺中又被鄙視了,為什么說又呢,這廝平日里一副二五仔的表現,就算五云步沒啥前途,可他的表現依舊叫人尊重不起來。

    事實上,司徒平輸得絕對不冤,起碼許飛娘看得清楚,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不可以道理計,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你是來五云步耀武揚威的?”

    見面第一句,許飛娘目光銳利語氣相當不爽。

    “不是!”

    山下官府派來的青年使者搖頭,笑道:“我是奉命而來!”

    “我竟是不知,什么時候官府的使者都有入道實力了!”

    許飛娘冷笑,,一點都沒客氣直接道破了青年使者的實力。

    入道實力!

    旁邊當背景板的薛蟒悚然而驚,瞪圓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感覺就像做夢一般,看著眼前氣勢不顯的青年,怎么也看不出他有入道實力啊。

    而且,這廝還是山下官府的使者!

    什么時候,山下官府有這么強的實力,隨便派出的一位使者,都有入道實力,還叫不叫他這樣的修士活了?

    刷!

    心中涌起種種念頭,薛蟒突然抖起一根白蟒鞭,劈頭蓋臉朝青年使者打去,口中厲喝:“五云步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青年使者眼神一冷,面對幾乎遮掩視線,鋪天蓋地席卷而至的漫天鞭影,傲然挺立雙手握拳猛然轟出。

    天霜拳!

    一道道帶著森冷寒意的白色拳影呼嘯而起,猶如暴風驟雨漫天飛舞,周遭溫度瞬間下降沒到零度以下,地面甚至出現了點點淺白霜花。

    薛蟒雖然練的是速成的十魔經,可惜他明顯練得不到家,到現在還沒有順利入道,無法使出十魔經的強悍威力。

    被冷徹骨髓的寒氣一逼,原本密不透風的鞭影一滯,結果就被呼嘯而至的雪白拳影窺準機會趁虛而入,毫不客氣將身子僵硬的薛蟒淹沒。

    啊……

    薛蟒突遭凌厲打擊,發出聲聲凄厲慘叫,被一道接著一道,凌厲霸道又冷徹骨髓的雪白拳影連番轟中,身子猶如斷線風箏一般道飛出去,臉孔迅速被一層淺白霜花覆蓋。

    就在他驚駭欲絕,以為在劫難逃之時,突然一股暖流涌入身體,身上的僵硬不適瞬間消失,冷徹骨髓的感覺也跟著消散,穩穩落地滿臉茫然,仔細感應身體卻是并無傷勢。

    再看山下官府派來的青年使者,卻是已經跟師傅許飛娘斗在一處,劍廣霍霍鋪天蓋地,猶如匹練縱橫銀河倒懸,氣勢兇猛橫掃一切。

    那青年使者卻是怡然不懼,身姿挺立雙拳揮舞如風,漫天雪白拳影四下飛散,與凌厲霸道的劍光匹練狠狠相撞,發出轟隆隆的驚人爆響。

    狂猛的勁風掃蕩,堅硬的地面寸寸龜裂,薛蟒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勁風余波掃蕩,連忙向后一退再退,看向激斗中的兩人,眼里全是驚駭之意。

    好厲害的凡人武者!

    他又不是傻子,許飛娘的教導,還有多年的經歷讓他看出了青年使者的跟底,竟是純粹的凡人武者!

    這怎么可能!

    純粹的凡人武者,竟能一招間將他擊敗,還能跟師父許飛娘斗個旗鼓相當?

    這世界怎么了,凡人武者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厲害?

    要知道,師父許飛娘可是天下聞名的劍仙高手,就是娥眉派長老級別劍仙,也有大半不是師傅的對手!

    可現在他們看到了什么,師傅竟是跟一位凡人武者斗得旗鼓相當,竟是一時拿對方無可奈何。

    尤其那一手能夠改變氣溫的拳頭,全力施展的話,漫天雪白拳影,猶如天上突降冰雹雨一般恐怖,每一道拳影都蘊含強悍拳勁,以及能夠凍徹骨髓的冰寒,也不知凡間哪來這么一門神功絕學?

    許飛娘手中飛劍上下飛舞,道道劍芒猶如匹練縱橫,給青年使者帶去了極其沉重的心里壓力,越斗越是感覺難以為續。

    “哈哈,果然不愧是天下有名劍仙,我不如也!”

    青年使者哈哈大笑,突然揚手甩出五道氣息宏大的符文,突然五道五色光柱沖天而起,分成五行之位散發恐怖威勢,迅速融合連結成一片五彩光幕,將青年使者牢牢?;ぴ諛?。

    叮叮?!?br />
    許飛娘吃了一驚,手中飛?;鞒ず縉チ妨浠髟諼宀使餑恢?,盡管沒有使出全力,也沒有拿出壓箱底的半成品天魔誅仙劍,連連轟擊之下卻是只能在五彩光幕上蕩起層層漣漪,竟是無法將之徹底轟頗傷人。

    咻!

    一連轟出一百零八劍,青年使者身周的五彩光幕已變得稀薄無比搖搖欲墜,許飛娘卻是突然收回飛劍,滿臉驚訝看向青年使者,冷然道:“說說吧,你來五云步到底有何用意?”

    她就是再傻,也看出來眼前的青年使者,絕對不會是山下官府能夠派遣得動的,實力就是明證。

    對于修士而言,入道就是一個門檻,跨過了以后前途一片光明,跨不過也就那樣了,就算再有奇遇也是無用。

    而凡人武者,能夠達到入道之境的,都是了不得的宗師高手,都是能夠開宗立派的存在,官府就算再強勢也難以支應得了他們。

    而且凡人武者跨越入道門檻后,實力暴漲,就是同級修士對手都感覺棘手,就是有飛劍遠程攻擊也是如此。

    許飛娘的修為,已經遠遠超過了入道門檻,甚至已經觸摸到了渡劫的邊,只要努努力隨時都有可能直接面臨天劫的考驗。

    如此修為,竟然還不能輕松拿下進入入道之境的凡人武者,可見一旦突破了某個限制,凡人武者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橫。

    山下的官府連省城都不算,憑什么指揮得了眼前的入道高手?

    “我奉命前來給五云步之主許飛娘送信來了!”

    青年使者順手一揮,?;ぴ諫砬暗奈宀使餑幌?,他從懷中取出一封精美信封,順手一扔如利箭飛向許飛娘。

    “這是……”

    許飛娘的神識何等敏銳,立刻察覺到了信封之上不同尋常的氣息,不敢怠慢伸手接過,婀娜多姿的身子猛的一震,嬌美的面容之上露出一抹駭然之色。

    “師傅你怎么了?”

    薛蟒吃了一驚,滿臉急切連聲開口,猛一扭頭怒視送信青年,眼中兇光暴閃顯然動了殺心。

    青年使者巋然不動,對薛蟒的殺意不甚在意,只淡笑看向反應古怪的許飛娘,等她開口回話。

    許飛娘此時的感覺,猶如遇到了神佛級別強者一般,精神恍惚似乎突然進入了某處神圣不可侵犯之地,一位渾身威嚴猶如蒼天一般的帝君高高在上,無邊威勢壓得她幾乎難以喘氣,雙膝一軟就要鬼倒在地。

    恐怖,實在太過恐怖,那位帝君威勢之強乃她平生所見,就是師兄混元祖師最鼎盛之時,也不及其威勢的十分之一!

    莫非,這位威勢無限的帝君,乃是高高在上的天庭之主不成?

    許飛娘的膝蓋最終還是沒有鬼下去,當她幾乎徹底迷失之時,眼前景象突然一花,她已經重新回到黃山五云步自家宮殿,手中信封帶給他的無邊幻景,也跟著消失不見,好象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這是……”

    低頭看到信封之上,于云霧中猙獰盤旋的五爪金龍,她心頭一震不敢置信道:“是當今皇帝的信?”

    “沒錯,這正是當今陛下給您的信,請您好好看看,順遍給個答復!”

    青年信使輕笑出聲,眼中精光閃爍昂聲道:“希望許道右能夠好好考慮,陛下給了道友機會,許道友可不要輕易浪費!”

    薛蟒一臉不屑,不就是人間帝王么,只要他愿意隨時都能取其性命!

    當然他只是想想,當著人家手下的面,他還沒那么大的膽子胡言亂語。

    “哦,不知當今皇帝有何見教!”

    許飛娘卻是不敢怠慢,剛才那一瞬間的幻象,讓她明白當今皇帝絕對不簡單,只怕實力之強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