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七章 神畫師道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下载地址: 第七章 神畫師道

    林微拗不過衛淵,當然,他也不是真的要搬走,之前所言,不過是以退為進的法子罷了,畢竟論及真實年紀和閱歷,衛淵都比不上林微。

    二品大員,官場沉浮,那可不是說說而已。

    當夜,林微和衛淵便是秉燭長談,這一談之下,衛淵更是將林微當成知己,卻是林微很對他的胃口,無論是脾性,文采和丹青之道,兩人越聊越投機,就差燒黃紙拜把子了。衛淵毫無睡意,給林微講了不少事,有鬼怪之事,也有修煉之道。

    “林兄弟,我平生交友無數,知心朋友卻沒有幾人,傅春來是一個,如今又能遇到你,實在是平生無憾,你也是貧苦出身,為兄問你,你想不想學一些法術?”

    衛淵這一句話明顯有引林微入道的意思。

    林微等的就是這一句,當即是喜形于色,對衛淵道:“技多不壓身,若是衛大哥不嫌我愚笨,衛大哥教我什么,我便學什么?!?br />
    衛淵連連點頭,顯然林微脾氣很對他的胃口,他也是談興正濃,便講了修煉之道。

    天下修士,仙人之下,分了九級境界,為‘明心’‘聚靈’‘玄道’‘神關’‘納靈’‘神目’‘真言’‘神覺’‘法身’。每一個境界,都分小境界和大境界兩階。

    其中神關之后,‘納靈’‘神目’‘真言’‘神覺’又稱“通竅境”。

    此乃修煉九境,而法身境之上,便是仙了。

    林微安靜傾聽,雖然這修煉之道他在上一世已經知曉,可是依舊聽的津津有味,這時候林微突然想到一事,于是出聲問道:“衛大哥懂得法術,也是修士,那衛大哥你是哪個境界?”

    衛淵一聽,當即老臉一紅,干咳一聲道:“懂得法術,并非就是修士,你衛大哥我資質不佳,所以到現在,依舊沒有踏入明心境?!?br />
    估摸是覺得面子有些不好看,他立刻又道:“不過就算資質不佳也無妨,一些宗門弟子也未必比我強,卻是因為我衛淵有兩大看家本領,一個是得自陰谷先生的驅鬼之術,另外一個便是我偶的的一本‘神畫師道’?!?br />
    陰谷先生林微在上一世聽說過,乃是一個散修鬼仙,鬼道修為出神入化,地府陰司當中有不少陰官都是其門人弟子,而這陰谷先生所收弟子大多為鬼物,卻是因為陰谷先生所修之法最適合鬼物修煉。

    至于‘神畫師道’更是神秘,林微也只是知道此道以書畫為媒介,施展大神通,就像是前天晚上那一副衛淵機緣巧合下得到的伏鬼圖,畫卷一展,那惡鬼便飛灰湮滅。

    這便是神畫師道的手段。

    當然林微所知道的極其有限,上一世他所結交的能人異士當中,竟無一人通曉神畫師道,由此可知有多神秘。

    這時候衛淵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但也只是一閃而過,隨后便道:“林兄弟,這兩項本領你若是想學,我都可以教你,只是我需講明,驅鬼之術我已經略有小成,為你解惑論道不在話下,但那神畫師道,我也只是初窺門徑,修為尚淺,怕是此生也止步于此了,你若學,我能幫你的便不多,只能靠你自行領悟?!?br />
    此等好事林微當然不會拒絕,立刻起身很是恭敬的對衛淵行了一個大禮,衛淵也沒有推脫,泰然自若的接受這大禮,卻是他明白自己對林微有傳道授業之恩,受此禮并不為過。

    接下來幾日,林微閉門不出,潛心研修衛淵所教的術法。衛淵告訴林微,不是修士也可施展術法,修士可明心聚靈,施展術法隨心所欲,可若是普通人,要施展術法就要“借靈”。

    借靈借的便是陰官甚至仙官之靈力,需要在家中供奉某位仙官牌位,香火不斷,需要施法便可以借靈手法借來靈力施展法術。

    驅鬼的法門便是如此,衛淵供奉的是一位地府四品陰官劉城隍,需要施展術法,便燒紙通達地府,然后念咒借靈,之后便可施展法術。衛淵教給林微的便是驅鬼的法門,可以召集孤魂野鬼替你做事,那夜衛淵召來的老八老九兩個小鬼,便是用的驅鬼之術。

    而神畫師道則是截然不同,此道無需供奉神靈,就算不是修士也可以修煉,以畫入靈,自成一派。衛淵將他那一本神畫師道交于林微,林微花了兩天時間抄錄,抄錄一遍之后,林微對神畫師道已經是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在林微看來,陰谷先生所傳的驅鬼之法是小道,神畫師道才是大道真法,況且林微本就喜好書畫,上一世他就是吳國書畫大家,一幅墨寶千金難求,此間得了這神畫師道自然是看的如癡如醉,簡直可以用廢寢忘食來形容。

    興致起來,林微立刻是潑墨揮毫,就見墨染清水,筆鋒交錯,一幅青蓮圖躍然紙上,紙上墨跡未干,林微也不署名,更無名印,更像是隨意之作。只是看著畫中青蓮,這青蓮圖林微上一世不知畫過多少,就是閉著眼睛也能畫出,但是無論哪一副,都無法和眼前這個相提并論。

    那青蓮栩栩如生,似有靈韻,看上一眼,似乎都可以洗滌心靈,原本林微心中還有一絲雜念,可此刻那一絲雜念卻是煙消云散,整個人如沐春風,空明了許多。

    “神畫師道,果然神妙!”林微贊嘆一聲,他得自衛淵的神畫師道看上去只是殘本,并不完整,而林微所領悟的也不過是這殘篇中的九牛一毛,可即便如此,也已經讓林微潑墨暈染出的畫作充滿靈韻,畫技也是大有長進。

    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林微這才發覺自己已經有多日沒有出門,四肢也有些困乏,起身活動了一番,才略微有些好轉。

    這幾日衛淵也經常來和林微討論,兩人關系也是突飛猛進,甚至衛淵將林微當成了他的傳人。

    衛淵的心思林微能察覺一二,顯然衛淵知道他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將來入地府陰司為官,和陽間的聯系也將越來越少,在此之前找一個傳人將本事傳下去,也算是一種慰藉。

    只不過衛淵雖然將林微看成傳人,但似乎并沒有透露任何陰官鬼差的事情給林微,除了鬼道和神畫師道之外也不多說,這才是林微心中雜念的根源。

    而觀想青蓮圖后,林微卻是放下雜念,鬼差之位林微依舊是勢在必得,況且現在還有不少時間運作,雖然有傅春來和管奕這兩個競爭者,但究竟鹿死誰手還尚不可知。

    三個人,都有機會,就看誰能笑到最后了。

    這天鈴鐺端來晚飯,林微一看,只有三碗稀粥,一個饅頭,當即一愣,不解的看了一眼鈴鐺。鈴鐺嘴一嘟,無可奈何的道:“少爺,咱們沒錢了?!?br />
    林微上一世是大官,并不在意錢財,而且他和鈴鐺雖然貧苦,但多少也是有一點積蓄的,林微以為至少可以用一月,沒想到這才幾天就沒錢了。

    他卻忘了,來了這里頓頓都要準備三個人的飯事,給衛淵請醫問藥又花了大頭,有錢才怪。

    林微反應過來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一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幽怨模樣,哈哈一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道:“沒錢咱就賺,別擔心,去,請衛先生過來吧?!?br />
    錢的事,必須解決,要不然他和鈴鐺二人就得要飯了,衛淵提供住所,又傳授本事,總不能再要求人家管飯吧。

    只是如何賺錢,林微雖然嘴上說的那般容易,他卻是沒有什么好辦法。

    上一世林微省吃儉用考取功名,功名在身,便當了官,有了俸祿,當然不用擔心錢財,自然也不懂如何賺錢,這算是他的一個短板。

    苦思一夜,林微也只想出一個法子,那就是發揮一技之長,賣字畫。上一世他林微的字畫可是吳國一絕,不少官宦豪門,甚至是皇親國戚都為求他一幅墨寶而砸金砸銀,甚至會爭破腦袋大打出手。

    哪怕只是一個字,也能賣出幾個金錠子,而現在,別說金子,就是一錠銀子,也足夠林微用了。

    于是第二日,林微取了筆墨紙硯便出門而去。

    臨縣歸屬吳國元洲廣陽郡,一條柳河將其一分為二,一條大街貫通南北,兩條小街連接東西,像極了一個‘豐字’。臨縣百年前曾出了一個有名的大將軍,據說武道超群,后成了武仙,因此武風鼎盛,民風彪悍,但也不乏文人墨客,柳河之橋更是一些書生游玩寄情之地。

    橋上舉書朗讀,橋下河水潺潺,偶爾一葉小船劃過,很是詩情畫意。

    林微看了看,暗道這里最適合賣字畫,因為在那橋邊,已經有一個老頭正在售賣字畫,應該是老商戶。于是林微在木橋邊,也就是那老頭旁邊鋪上草席,將幾幅字畫擺上。

    旁邊老頭斜眼看了一眼林微,臉帶敵意,正所謂同行是冤家,本來這里只有他這一家書畫攤,現在又冒出來一個,這不是搶生意么。

    只不過那老頭也沒有什么進一步動作,畢竟街不是他的,雖然如此,但也是時不時關注那邊的林微,反倒是林微一副泰然之色,席地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