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五十一章 鬼市

跑跑卡丁车手游什么时间上线: 第五十一章 鬼市

    楚幽沖著惡鬼堂深處一拜,這才起身,從容道:“走吧,我并沒有滅殺陰官,無論和誰對質,無論去哪兒對質我都不怕,不過就如同鬼王所說,如果證明你們是冤枉好人,哼,楚某也和你們沒完?!?br />
    納月鬼王離開,周旭膽子才大了許多,此刻瞪眼道:“楚幽,你少在這里裝好人,本差爺問你,離虻大人是不是你所殺的?我勸你還是早點招供,免得受苦?!?br />
    “什么?你說離虻兄他……這怎么可能?前幾日我還和離虻兄把酒言歡,他怎么可能會被人滅魂?”楚幽此番是大驚失色,甚至連陰身也是驚的顫動不止。

    遠處的林微仔細觀察,立刻斷定楚幽不知離虻死訊,林微上一世不知道審過多少犯人,一個人說謊沒有說謊,林微還是能看得出來,尤其是楚幽的驚駭是沒有一點作假,連他頭頂的五道鬼火也是顫動不已,這可不是假裝能假裝出來的。

    修士頭頂的靈紋和鬼修頭頂的鬼火只有林微才能看到,一般情況下,靈紋和鬼火都不會震動,穩如泰山,除非是對方真的對某事感到震驚到才會。

    也就是說,滅殺離虻之人并非是這楚幽。

    周旭顯然認為楚幽是在演戲,他冷笑一聲道:“說的和離虻大這么熟絡,莫非你以為本差官會相信?”

    楚幽也是冷哼一聲,他看得出來這周旭根本就是一個飯桶,所以也懶得再說,而一旁陰兵偏將也是對周旭有些不滿,暗道一個鬼差,審訊之事又輪不到你摻和,瞎問什么。而且這一次的差事有多兇險,從剛才那一幕就看得出來,倘若不是他膽子大一點,也被納月鬼王嚇跪了,如果不是這周旭,他也不會輪到這差事,所以立刻是冷聲道:“先回陰府,有什么話,回去再說?!?br />
    這偏將的官職比周旭要高,后者也不敢得罪,立刻是點頭沒有再問。

    等到陰兵離開,林微和鬼七才從那枯骨之后閃身出來。

    “林爺,咱們還去惡鬼堂嗎?”鬼七這時候小聲問道,就見林微竟然是對著惡鬼堂那里拱手一禮,然后才轉身道:“用不著了,咱們走?!?br />
    說完,帶著鬼七向外走去,鬼七不明白林微剛才是對著誰拱手作揖,不過林微沒說,他也不好問。

    知道林微和鬼七離開之后,惡鬼堂門前才涌現出一個虛幻人影,看相貌,正是之前那納月鬼王。

    “這鬼差倒是知道禮數,想來也是為了查案來的,有趣,區區靈動小境,竟然能察覺到我的存在,看來陰府之內,也并非都是飯桶,既然離虻被滅魂是確有其事,那本鬼王就看東城陰府如何查明真相?!彼低?,這人影消失無蹤。

    出了葬魂山,林微一邊走路一邊沉思,雖然被那周旭占了先機,但這也讓林微證明了一件事,楚幽并非是滅殺離虻的真兇。

    所以周旭必然是不會得到功勞,不光如此,到時候怕是還會樹立一個大敵,惡鬼堂。

    不過周旭如何,林微也懶得管。重要的是案情,現在看起來線索是斷了。鬼七見到林微一路沉默不語,還以為林微惱火那周旭奪了他的功勞,所以也是出言安慰道:“林爺,那周旭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咱們不理他,對了,葬魂山附近有一個鬼市,既然來了,那就去轉轉,也能開開眼界,放松放松,說不定還能淘到什么好東西呢?!?br />
    林微一聽,也是點了點頭,這鬼市,實際上就是陰界鬼修的坊市,去看看也沒什么,林微正好需要好好思謀思謀下一步的動作。

    鬼七也有些本事,一路震懾孤魂野鬼,帶著林微到了一處天然形成的山谷,從遠處看,就像是在泥潭里一拳砸出的一個坑洞一般,周圍是高高隆起足足有七八丈高的巖壁土堆,中間則是一個面積巨大的圓坑。此刻,在這里聚集了各種鬼修,林微也算是開了眼了,換做普通人來,絕對會活活嚇死,實在是這些鬼修大部分都是模樣恐怖怪異,有的舌頭如同毒蛇一般,可以伸出兩三丈長,有的則是頭長惡鬼角,滿嘴獠牙。

    比起這些鬼修,鬼七反倒算是一個美男子了。

    林微來了之后靈眼一掃,便知道這里藏龍臥虎,比自己之前去的古井鎮的散修坊市要厲害的多。這里的鬼修頭頂最少的都和自己一樣,有一道鬼火,代表靈動小境,只有兩道鬼火的靈動大境修士,那就更多了,三道鬼火和四道鬼火的噬靈境雖然不多,但也不少,最厲害的是,林微看到一個有七道鬼火的鬼修,顯然,這是黃道小境。

    這鬼修明顯是某個鬼修宗門的弟子,額頭長著一只碧綠鬼眼,穿著黑白相間的鬼紋長泡,背后背著一把骨節劍,所過之處,其他鬼修都是急忙閃開,生怕沖撞到對方。

    好在這鬼修只是買了一些東西,便化作一團黑風離開,這才讓眾鬼修松了口氣。

    林微也是心中激動,暗道鬼道之路雖不及仙道,但也是自成一派,鬼道修士修為提升,并不比仙道修士差,就拿這黃道鬼修來講,怕是對上純元宮的掌門劉治淵,也絕對不落下風。

    又想到自己的鬼道修為,林微知道,應該好好修煉了,對于自己來說,仙道求精,哪怕是明心境,也要追求‘無瑕’,而鬼道就求速,要以最快速度提升起來。

    仙朝一統陰界之前,陰界之內并無貨幣,而仙朝建立陰府之后,就有了陰界的貨幣,陰錢。

    這鬼市買賣,可以使用陰錢,不過和人間的銀子一樣,這里絕大情況還都是以物換物。

    林微一邊想著如何尋找線索,一邊閑逛,便在這時,林微似有所感,他的靈耳竟是聽到有人在喚自己的名字。

    當即林微止步,看向一邊,在一個鬼修的攤位之上,有許多佩飾,有玉器、骨器以及銅鐵之器。

    這些都是鬼器,也就是陰魂可以佩戴,或增強功力,或提升防御,又或者可以當成武器。

    聲音,就是從這個攤位上傳來的,林微再側耳傾聽,但卻是什么都聽不到了??戳艘謊厶?,是一個渾身白毛,面目猙獰的鬼修,這鬼修雙目漆黑沒有眼白,此刻正對著林微怪笑。林微乃是陰府鬼差,自然不怕,而他也確定,剛才那聲音,并非是這鬼修發出的。

    無論是靈眼看到的幻境,還是靈耳聽到的玄音,林微都無法掌控,就和撞大運一樣,能撞到是運氣,撞不到也沒法子??墑歉詹拍巧艟谷皇竊誚兇約旱拿?,這就有些古怪了。

    林微渡步過去,低頭看向那些鬼器,運起靈眼仔細觀察。

    這些鬼器之上都有陰氣,有強有弱,林微掃了一遍,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又想到剛才那聲音,林微便蹲下,裝作挑選,然后一個接一個的拿起研究。當拿起一個雕刻著三個骷髏頭的玉佩時,林微突有所感。

    在這玉佩之上,林微竟然是感覺到一絲極為稀薄的陰氣,只是下一刻,這玉佩上的古怪陰氣便消散一空,可就是這么短短一瞬間,林微卻是面色大變。也是林微性格沉穩,否則定然會驚叫出來。

    “我要這玉佩,怎么賣?”林微抬頭看向那攤主,出聲問道。

    “桀桀,好眼光,這玉佩可攻可守,攻,可傷敵之陰魂,守,可護陰身周全,我白毛鬼做生意最講究誠信,這東西肯定是好東西,不過只換不賣,就看,你拿什么東西換了?!卑酌硇捱腫煲恍?,露出一嘴尖牙。

    林微想了想,取出三株養魂香道:“三根養魂香,如何?”

    “五根!”白毛鬼修盯著林微手里的養魂香,露出貪婪之色。

    “四根!”林微還價。

    “成交!”

    白毛鬼修立刻是拿起那玉佩,遞給林微,林微又取出一根養魂香給了對方,然后拿著玉佩作勢起身,不過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蹲下問道:“對了,我這人有個毛病,不喜歡用沒有來路的東西,這玉佩是什么來路,不知道能否告知?”

    “你打聽這個做什么?”白毛鬼修立刻是一臉戒備,一雙如同染了墨汁的眼睛死死盯著林微。

    林微則是出聲道:“我告訴過你了,我就是想知道這東西的來路。我換其他東西都要問清楚?!?br />
    白毛鬼修怪笑一聲,沖著林微冷聲道:“勸你一句,不該問的別問,既然換了東西,就趕緊給老子滾,少在這礙眼,不聽話,一會兒出去吃了你?!?br />
    說著,露出滿嘴尖牙。

    那邊鬼七也發現這邊情況,急忙走過來,看了看那白毛鬼修,神色有些凝重道:“公子,走吧?!?br />
    隨后又用極小的聲音道:“這白毛鬼修不是善茬,剛才我聽別的鬼修說,他已經是鬼道噬靈大境的修為,而且經常仗著修為吃鬼,咱們雖然不怕他,但這種鬼修能不招惹就不招惹?!?br />
    林微心中一笑,暗道什么噬靈大境,這白毛鬼修頭頂不過只有一道鬼火,靈動小境而已,怎么可能是噬靈大境,簡直就是吹牛。

    所以林微毫無懼色,況且他有他的計劃,卻是搖了搖頭,故意道:“走什么走,我只是問問而已,這家伙就出言威脅,他娘的,東西我還不換了,把我養魂香還給我,這破玉佩老子不要了?!?br />
    鬼七目瞪口呆,暗道林爺這是搞什么,平時林微說話都是和聲和氣而且很有禮數,這會兒怎么回事?為何故意得罪這噬靈大境的鬼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