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一百四十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跑跑卡丁车手游腾讯版: 第一百四十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晉王吳子胤自然是在為陸嫣然擔心,從前天夜間京都封城,調動了御林軍這件事,吳子胤就知道出了大事,只是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和陸嫣然有關。

    他知道情況的時候,是因為發現陸嫣然侍女連夜給他送來的一封信。

    信中寫了什么,只有吳子胤知道,之后他便被吳玄宗召入宮中問詢。

    從皇宮里回來之后,晉王吳子胤就一聲不吭,將自己關在屋子當中,什么人都不見,什么話都不說,這可是急壞了不少晉王的老仆和親信。

    沒有人知道晉王在屋子做什么,只知道三個時辰之后,晉王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讓人去請林微。

    晉王府中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林微是何人,只有很少人知道這是晉王在圣院文會上結交的一個人,這人文采出眾,擅長書畫。

    林微來的時候,晨光初現,管家通報之后立刻就請林微到了書房。

    書房之內,晉王吳子胤背著手站在窗前,身形有些落寞,林微只是看了一眼就是心中一驚。

    他只是幾天沒見吳子胤,這位晉王竟然如此憔悴,雖然從外表上看,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林微了解吳子胤。

    他定然是有難以化解的愁苦,上一世林微不止一次見過這樣的晉王,沒想到這一世又見到了。

    怎會如此?

    那是一種絕望、失意、生無可戀、痛苦混合的情緒,和上一世一樣,本來林微以為上一世的吳子胤是因為替陸家翻案,被責罰削去爵位,失去爭奪皇位才會如此。

    可是現在并非如此,晉王還是晉王,他還沒有失去爭奪皇位的資格,為何會成了這樣子。

    一瞬間,林微有所明悟,似乎是抓到了什么東西。

    “林兄。你來了?”吳子胤回頭看了一眼,眼神明空,像一個大徹大悟的高僧一般,這眼神林微太熟悉不過了。

    “晉王殿下!”林微拱手一禮。他雖然心中一百個好奇,但卻沒有詢問。

    這時候吳子胤揮揮手,管家立刻是退了出去,書法之內只剩下林微和吳子胤兩人。

    看了林微一眼,吳子胤直接開門見山道:“林兄。我想請你幫個忙!”

    聽到吳子胤說的事情,饒是林微聰明絕頂,有兩世人的記憶和心境,但依舊沒想到吳子胤找他來是為了這樣的一件事。

    這林微有片刻的失神,而吳子胤的神情卻是出奇的平淡,不過還是可以看到他眼神當中的一絲期盼。

    “行么?”吳子胤又問了一句。

    林微這才反應過來,心中雖然依舊好奇,但還是點頭道:“只是替人畫一幅畫像,對我來說只是小事一樁,有何不可?”

    吳子胤點了點頭。道:“先謝了,請林兄稍候,我還需打點一番,只是這次去的地方有些特殊,可能時間上有些不確定,希望林兄不要嫌麻煩,另外今天的事情,也不可想外透露半句?!?br />
    林微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在晉王府,林微從早到晚足足等了一天。直到天色漸暗,晉王才回來,請林微和他一起出發。

    坐上馬車,晉王一句話沒有說。神色沒落,如同神游,林微也沒問。

    馬車一路駛向皇宮,在一個偏門有人接應,進入之后悄悄默默走了小路,然后到了皇城天牢。

    這里戒備極為森嚴??梢運得扛艏覆蕉加惺乇?,巡哨的衛兵也是一波接一波。這些守兵當中都是氣血強橫的武者,甚至還有仙道修士混雜其中。

    在天牢四個方向,此刻都立著一個高臺,上面分別盤坐著一個修士。

    林微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就看出,這四個修士當中,有兩個已經是步入仙道神關境,剩下兩個,也有玄道大境的修為。

    這樣的地方,別說人,就是老鼠和飛鳥也休想進出。但晉王明顯是做了充足的準備,至少上下都打點好了,下了馬車,引著林微一路走進天牢。

    這地方,林微熟啊。

    上一世林微被人冤枉入獄,就曾被關在這天牢當中,熟悉的陰暗格局,熟悉的腐臭氣味,這地方,算得上是林微的一個傷心地,故地重游,林微也說不出是什么心情。

    這時候晉王身上和林微身上都披著一個黑色的斗篷,將身形和相貌都遮擋住,而且一路走過來,晉王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應該是為了隱藏身份。

    只是真的能隱藏的住嗎?

    林微對吳國人皇吳玄宗也是相當了解,畢竟上一世為人臣近二十載,可以說是甚知其人。以吳玄宗治下的手段,晉王這點小伎倆簡直是微不足道,根本不可能瞞得住。

    怕是前腳晉王帶著自己進了天牢,那吳玄宗就已經知道了。

    不過林微也沒有說什么,反正進都已經進來了,說那些也是白費,就算提前告訴晉王,晉王吳子胤也會一意孤行。對于吳子胤的脾氣,林微可是比誰都清楚,那真是倔起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唯一的麻煩是可能讓吳玄宗知道自己這一號人,林微是怕自己也進入寶庫的事情被人察覺。

    至于吳子胤請自己來做什么,林微已經猜出了大概,有些吃驚,有些不理解,但仔細一想,又覺得理所應當。

    沒錯,晉王吳子胤這次想盡辦法來,就是為了見一面陸嫣然。

    至于為什么請自己來,吳子胤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那就是請自己替人畫一張畫像,之前林微不知道給誰畫,現在林微知道了,是給陸嫣然畫。

    天牢當中的牢房,也分三六九等,而說巧不巧的是,關押陸嫣然的牢房,也是上一世關押過林微的那個。

    這個牢房很有講究,基本上被關到這里的囚犯,都是罪大惡極,罪不可赦,死路一條。

    制作牢房的金鐵都是修士煉制的,一旦被關進這里,別說只是普通的玄道境,就是通竅四境,甚至是法身境,也休想逃出去。

    除了牢房是特制的,里面鎖犯人的鐐銬也是特制的,只有特定的鑰匙才能打開,簡單來說,一旦被關到這里,想要越獄劫囚之類的是趁早別想了。

    引著晉王進來的一個人,這時候用極小的聲音道:“只有半個時辰,無論如何,時間一到,必須離開?!?br />
    說完,轉身而出。

    前面的牢房里,陸嫣然身披枷鎖,神情淡然,即便是在這天牢當中,這女人依舊是那般美麗妖嬈,就如同一朵淤泥中的青蓮,特殊,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這一點就是林微也是極為佩服。

    之前林微并不知道陸嫣然受傷如何,現在一看,林微就是暗中嘆了口氣,這女人之前也是仙道玄道小境的修為,頭頂有五道靈紋,但是現在,她的氣海已經破碎,仙道修為盡散,不光如此,她所受傷極重,便是不被處斬,也應該活不了多久了。

    閉目靠坐在墻邊的陸嫣然這時候有所感應,抬頭睜開眼睛,看到牢房外的兩人,這一瞬間,她原本死灰一片的眼眸頓時是一陣清明。

    顯然,她看出是誰來了。

    不過陸嫣然沒有動,眼睛卻是盯著晉王吳子胤,神色當中帶著一絲溫柔,又帶著一絲疑惑道:“你怎么來了?”

    “嫣然,你……”和陸嫣然的淡然不同,吳子胤的反應就要失態的多,此刻的他嘴唇顫抖,表情痛苦,顯然很想將陸嫣然救出,不過也知道這不可能,不說他沒這本事,就算有,也不能這么做。

    因為便是逃出這天牢,莫非能逃出皇城?

    “晉王殿下,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是這一切嫣然別無選擇,好在沒有牽連到晉王殿下,否則嫣然真的是百死莫辭?!甭芥倘徽饈焙蛐Φ?,正所謂伊人一笑,勝似百花開,就是林微看的都是一怔。

    這女人,還能笑得出來,看來的確是女中豪杰,至少比不少男人都要強。

    晉王吳子胤這時候道:“若是能有一絲機會,能救你出去,我這晉王不當也罷?!?br />
    “住口!”陸嫣然突然怒了起來,她從地上掙扎的站起來,看著吳子胤道:“堂堂晉王,怎能因為一個女子說出如此自甘墮落的話?!?br />
    估摸沒想到陸嫣然會發飆,吳子胤一時間目瞪口呆,不知如何作答。

    下一刻,陸嫣然又是換了一個溫柔的表情道:“嫣然此生有幾件事必須要做,第一件是報答道子當年救命之恩,這件事我已經做了,欠人的還了,第二件是替陸家申冤昭雪,這件事做不到了,我也不做了,而第三件事,就是希望晉王殿下成就人皇之尊,希望晉王殿下替嫣然做到,嫣然死而無憾?!?br />
    說完,陸嫣然便轉身面墻,出聲道:“晉王殿下,你走吧,你費盡心思來見我,你父皇不可能不知,出去之后,第一時間主動找你父皇,就說你已查明我是受七絕道門道子,先天道指派盜取寶庫,你來,是為了蒙蔽我,假裝救我,讓我吐露實情,如此一來,你擅入天牢之事應該能揭過?!?br />
    “七絕道門,道子,先天道!”晉王喃喃自語,神色當中透著一絲恨意。(未完待續。)

    PS:  為盟主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