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湖殘局

跑跑卡丁车手游2019公测怎么下载: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湖殘局

    這兩個下棋之人明顯不是普通修士,光是那目光,林微都難以承受,不過林微有靈眼,一眼就看出,這兩個人頭頂有靈紋組成的傘蓋,但卻是破損的傘蓋,說明他們屬于最最基礎的仙人,在仙界稱之為偽仙,又叫地仙。

    法身境破劫成仙,破劫時傷了根基和元氣,即便是成了仙,也不算完整的仙人,這便是偽仙。

    偽仙需繼續修煉,修補仙劫時的損傷,才能真正成為仙人。而像這種偽仙,在仙界可以說是比比皆是,多如牛毛,因為十個法身境修士渡劫,有九個都會成為偽仙。

    而這兩個偽仙明顯也是仙官,而且認識姚文圣。

    “哦,原來是棋院的兩位藝官,姚某有公事在身,不多打擾了?!幣ξ氖ハ勻徊惶不墩飭礁鋈?,簡單說了一句就要帶著林微走。

    只是那兩個人明顯不想這么就算了。

    其中一個道:“姚圣且慢,聽聞下界出了一個作惡多端的陰官,被通天府捉拿歸案之后,竟然是被陰府包庇,他們還砸了通天府,這是何等罪過?犯了天威,死不足惜,這樣的人,人人得而誅之,可聽說文圣院竟然還將此人寫的一部破書當成寶貝,還要將那人帶入文圣院嘉獎,莫不是,就是你身邊這個人吧?”

    這人語氣不善,盯著林微滿是敵意。

    姚文圣一聽,立刻是不滿:“我文圣院做事,還用你們棋院來教嗎?多管閑事,滾一邊去?!?br />
    林微一聽,暗叫一個好,這姚文圣別看是一個讀書人,還是文圣,但也是出口成‘臟’,很對自己的脾氣。

    那人估摸也知道說不過姚文圣,所以沖著林微道:“卑鄙的陰府螻蟻,你還有臉來仙界。一會兒仙朝府衙就會將你抓去,斬首滅魂?!?br />
    林微脾氣也不好,暗道自己招誰惹誰了,明明是通天府黑白不分。濫用仙權,陷害自己啊。

    要說脾氣,林微向來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過來也一樣。這倆仙官二話不說就是一頓罵,什么卑鄙,還螻蟻,更是將陰府罵了進去,林微又如何不惱。

    當即林微便道:“二位說的那卑鄙無恥作惡多端之人,姓甚名誰?”

    “這個……”兩個藝官一愣,他們只是聽了傳言,還不知道林微叫什么,竟然是被一下問住,林微冷笑一聲立刻道:“你們兩個是棋院藝官。自然是棋藝高超,對吧?”

    如此跨越式的提問,讓兩個藝官一下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對方問他們最擅長的事情,自然是得意道:“那是自然,我們仙朝棋院之官,又怎能不懂棋藝?”

    “我覺得你們不懂,一個區區天湖殘局都解不了,怎么好意思說自己懂棋?”林微露出極為不屑的嘲笑表情。

    “放屁,竟然敢說我等不懂棋!”一個藝官發怒了。仙威滾滾,若只是林微,估摸直接就能被震死,可一旁有姚文圣。自然不會看著林微吃虧,當下是冷哼一聲,空手揮字,將對方的威壓擋了回去。

    “以大欺小,你們棋院的人還要不要臉,要不要臉?”姚圣一通罵。讓那兩個仙官目瞪口呆。

    “姚圣,此事與你無關,這小雜種說我們不懂棋,這對我等的侮辱,猶如殺父殺母一般的大仇,讓他說個清楚,否則此事絕對不算完?!繃礁鲆展儐勻慌?,一副不依不饒的姿態。

    “林微,你沒事惹這倆瘋子干什么?”姚圣也有些惱火,說了林微一句,林微也不惱,而是沖著那兩個棋院仙官問道:“我本來就沒說錯,你們就是不懂棋,莫非你們敢說自己能解開那棋盤上的天湖殘局?”

    林微第二次提到‘天湖殘局’,兩個藝官也是一愣,他們剛剛的確是在研究這天湖殘局,據說這殘局是在千年多前就流傳下來,一直無人能解。

    可既然是千年級的殘局,又怎么可能解開?解不開才正常吧?解不開這殘局就說不懂棋,那棋院里的十幾個大大小小的仙官,甚至棋圣豈不是都不懂棋?

    這絕對是故意找茬,奇恥大辱啊。

    兩個棋院仙官當即發怒,道:“天湖殘局無人能解,三界之人誰不知道?你這小子才是真的不懂棋,門外漢,連這事都不知道,真是無知小人?!?br />
    “誰說天湖殘局無人能解?”林微冷笑一聲,他就等著這一句呢,這兩個棋院官員故意找茬,林微又豈能不反擊。

    剛剛林微看到對方棋盤上的就是著名的天湖殘局。傳說這是千年前兩位棋圣對弈時的棋譜,當時因為一些原因,兩位棋圣沒有將棋下完就消失無蹤,只留下這一個千年難解的殘局。千年來,仙界,人界,陰界,不知多少懂棋之人都研究過,但都無法破解這棋局??善治⒅勒餛寰值鈉平庵?,就是因為上一世在林微當吳國吏部尚書的時候,仙界一名棋圣解開了這棋局。

    當時可謂是驚動一時,巧的是林微上一世喜歡琴棋書畫,他書畫雙絕,棋藝雖然一般,但那破解了天湖棋局的棋圣將破解的過程布告天下,所以林微也知道,而且他研究很久,可以說是熟門熟路。

    這一世,距離天湖棋局的破解還有十幾年,所以自然是還沒有破解,林微說那兩個棋院官員不懂棋,就是在故意給他們設套。

    果然,這兩個家伙毫不猶豫,而且是氣勢洶洶的鉆了進來。

    “誰說天湖殘局無人能解?”林微又問了一句,這次不光是那兩個棋院的官員,就是姚文圣也是目瞪口呆,大吃一驚,他怕林微闖禍,急忙道:“林微,這天湖殘局可是……”

    林微自然知道姚文圣是為自己好,立刻小聲道:“姚圣,此事林微自有打算?!?br />
    姚文圣何等人物,他立刻看出林微這是胸有成竹啊,心中雖然還是疑惑,但也不吭聲了,只是在一旁看著。

    兩個棋院官員已經是怒極反笑,冷笑道:“無知小兒,按你的意思說,這天湖殘局有解?”

    “有解,你們連這個都不懂,那就是不懂棋?!繃治⑿Φ?。

    “我們不懂棋?好,好,很好!”棋院官員已經是快要氣瘋:“那你告訴我們,怎么破解?!?br />
    “我憑什么告訴你們?”林微笑道。

    砰,嘭!

    姚文圣又替林微擋下那兩個仙官的攻擊,沒法子,林微這話太氣人了,那兩個棋院仙官鼻子都快氣歪了,姚文圣暗自好笑,不過心里還是十分擔心林微拿不出破解之法,到時候,那真的是闖了大禍。

    “你們惱羞成怒有什么用,不懂就是不懂,這樣,我可以告訴你們,不過若是我解開,你們怎么說?”林微知道差不多了,再逗他們,這倆家伙準得拼命,雖說有姚文圣在,那也不保險。

    一聽林微這話,兩個棋院仙官立刻毫不猶豫道:“你若是解開天湖殘局,我等拜你為師,不光如此,今后你讓我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br />
    “痛快,姚圣,您給做個見證,若是我解開了,他們可是拜師的?!繃治⑿α?,姚文圣則是心中打鼓,暗道林微你這是在玩火啊,那天湖殘局連棋院的棋圣都解不開,你怎么可能會解,不過事已至此,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是點頭。

    “慢著,小雜種你若是解不開呢?”兩個棋院仙官帶著殺氣問道。

    林微哈哈一笑:“解不開,任憑你們處置?!?br />
    “你說的!”

    “我說的!”

    “好!”

    “行!”

    雙方這就是將上了。

    這時候林微直接上期,走到涼亭之下,棋盤之邊,看了看棋盤上的天湖殘局棋局,林微笑了笑,開始解棋。

    上一世林微有一段時間研究棋局癡迷,這天湖棋局他閉著眼都能解開,一下兩下,一個棋子兩個棋子,慢慢的,原本是死局的棋局,竟然被林微給盤活了。

    “咦?”姚文圣一臉不敢置信。

    而那兩個棋院的仙官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們發現,這天湖棋局,似乎,已經被,解開了?

    解開了!

    這怎么可能?

    兩個起源仙官再也按耐不住,上前仔細看,仔細瞧,林微則是問了一句:“沒看清,要不要重新給你們擺一下?”

    “行!”

    “有勞了!”

    兩個棋院仙官立刻道。

    林微不厭其煩的又擺了一次,這一次,不光是兩個棋院仙官看清楚了,就是姚文圣也看清楚了,當下是倒吸一口涼氣,渾身都在顫抖。

    “解開了,真的解開了,天湖殘局竟然真的有解,不可思議,不可思議!”一個棋院仙官已經是癲狂了。

    “快,快通知棋院的其他仙官,還有棋老,棋圣大人,你我棋藝有限,只有讓幾位大人來,才能確定這棋局是真的解開了?!繃磽庖桓鲆彩橇⒖痰?。

    當即他們施展手段,通知棋院的仙官。

    林微則是站在一旁,看著兩人,姚文圣眼珠子盯著棋盤,又看了林微一眼,又盯著棋盤,嘴唇動了動,竟然是一句話沒說出來。

    不大一會兒,幾道流光飛梭而至,顯然是棋院的仙官來了,這幾個也都是偽仙,棋院在仙朝屬于禮部下屬,不是什么重要的衙門,里面的先關,即便是棋圣,也只是八品仙官而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