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瘋狂的計劃

跑跑卡丁车手游2019公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瘋狂的計劃

    將矛頭對準張日峰,這絕對是一個瘋狂的念頭。

    張日峰是誰

    論修為,那是真正的仙人,吹一口氣出來,都可以將林微震個半死。論官位,人家是八品仙官,還是藥山主官,可以說在藥山這一畝三分地,屬于絕對的霸主,說一不二。就是因為這一點,自己才會如此被動,而且杜成口中的謝大人,不也是因為張日峰,這才被定了罪,殺了頭。

    要對付張日峰,難度可想而知,而且一旦失敗,就以現在林微孤立無援的情況來看,也是十死無生。

    可林微還是要這么做,因為這是最直接可以化解自身?;陌旆?,也是唯一的法子。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

    林微知道這個謝大人的案子,或許就是將張日峰拉下馬的突破口。

    因為謝大人怎么說,也是九品仙官,若是真的被人栽贓陷害,而且害他的人就是張日峰,那么,事情一旦捅出來,翻了案,那張日峰也必然會受仙朝律法的懲處。

    于是林微興致起來,極為詳細的詢問杜成當年的事情,杜成不傻,他也是人老成精,自然看出林微的打算,當然是將所知道的盡數吐出。

    杜成畢竟只是一個藥奴,他所知道的很有限,但林微還可以可以基本判斷出來,那謝大人應該就是被人栽贓陷害的。

    另外林微從杜成嘴里知道了另外一個巧合的事情,那就是謝大人以前的管事,竟然就是江滿天,也就是西域絕壁上那位江神醫。

    知道了這些,林微心里已經是有了打算。

    杜成可以重用,但是林微心里的打算沒和對方說,畢竟人心隔肚皮,而且一些事情。林微自己知道就好。例如,他打算派人去找江滿天。

    要查謝大人的案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況且能不能查出問題,林微也沒有十成把握。

    不過林微知道,這藥山的貓膩和問題,并不只有謝大人案子這一個突破口。

    當初江滿天那里,就有一個姓丁的管事前去用靈草讓其煉制化靈丹。

    那這靈草是哪來的

    會不會是有人私吞靈草

    還有在魚龍城里,那胡管事勾結潛江幫坑蒙拐騙,最后殺人滅口。林微不信只憑胡管事自己,他敢做這些殺頭的事情

    胡管事背后,肯定有人撐腰,而且藥山外,那么多求醫問藥的凡人又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藥山之地,是仙朝所屬藥園,并不允許收取凡人錢財買賣丹藥,看起來,和當初陰府監修司一樣。這藥山怕也是從根就開始爛了。

    這些都是林微的突破口。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張日峰,只是打掉一些小魚小蝦,根本無濟于事,只有將張日峰扳倒。才能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不過這些念頭和計劃林微只能在心里想想,決不能說出去。眼下林微還是得盡快熟悉藥園的諸多事情,第一件事,就是開墾藥田。這件事。林微讓那胡管事操辦,而且給出的是死命令,七天之內。必須開墾出另外四塊藥田。至于原有的四塊藥田,立刻讓杜成安排人播種靈草種子,不管其他的,先把步子邁出去再說。

    而林微自己,自然也有很多事情處理。

    他將白妃召出,交待了幾句,后者就立刻遁走,這件事關系到江滿天,林微讓白妃去辦,有這位鬼王級高手,應該不會出什么岔子。

    之后,林微便是在藥山尋找木系道法的功法典籍,藥山當中,也有存放功法典籍的地方,實際上,在藥山為官,必須要修煉木系道法,林微從杜成那里知道,新來的仙官,都可以領取到至少兩門木系道法,分別為四季道術、五木聚靈術。

    就算是管事,也可以得到一門低一級的沐春術,這沐春術也只是四季道術中的術法之一,之前杜成施展出的可以催生的綠光,就是沐春術。

    本來林微新官上任,這幾門道法都會主動送來,可顯然,藥山的總管事十分巧合的將這件事給忘了,直到林微主動上門討要,才將這兩門道術的抄錄本遞給林微。

    那總管事是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此刻沖著林微皮笑肉不笑道:“林大人,真是不巧,明日張大人要研習這兩本道術,所以還得勞煩您明天將兩本道術還回來?!?br />
    林微也是皮笑肉不笑道:“你覺得本官一夜時間,能將這兩門道術熟記于心嗎而且這道術書上還加持了防止抄錄的道法?!?br />
    “這個,卻是怪不得小的了,是張大人要研習道法,而且這道法不能外傳,林大人若是不著急,可以過幾日再借閱道術?!弊芄蓯亂渙襯隳苣撾液蔚謀砬?。

    “就今天吧,明日我會將道書送回”林微沒有再和對方多費口舌,拿著兩本道書離開。

    雖說這兩本道術博大精深,很難參悟和修煉,但林微卻也是天資卓越,一夜只是將道書記下,應該不是難事。

    回到霧峰藥園,林微先用前幾日煉制好的符篆布下了一個陣法,聚集靈氣,雖然效果比不上木系道法,但聊勝于無。另外,為了防止一些人的窺視,林微又布下了幻術大陣。

    這幻術大陣來源于六道珠串中的左貢,這左貢乃是逆仙宗昔日的高手之一,擅長幻術,因為只剩下元神,所以被林微封在六道珠串之內,他所學的幻術,自然是慢慢被林微榨干,融合在林微自身的道法當中。

    林微布下的這個幻術大陣亦假亦真,就算是修為極高的人進來,也不會發覺,自然這么做是為了保險,除了可以防止外人,也可以防止內鬼,在這陣法之下,胡管事等一干心懷不軌之人,根本察覺不到林微要做的事情。

    已經播種了靈草種子的四片藥田,林微每日都會去看,只是即便是杜成每日施展道法,藥田之內也不過才冒出十幾株靈草,按照這速度,猴年馬月才能完成萬株產量的任務,更不用說,還要諸多有品階的靈草。

    回到自己的屋子,林微立刻是翻閱兩本木系道法。這一看自然是廢寢忘食,一直到深夜,林微才合上其中一本,喃喃道:“這兩本木系道法雖然不差,但我通讀一遍,就算是將這兩門道術掌握,融會貫通,最多也只能催生出一品靈草,到時候,照樣完不成?!?br />
    顯然,給自己設計這個局的人早就算計好了,無論怎樣,即便是有人相幫,也不可能完成那些份額,因為高品階的靈草,根本不可能在一年之內生長出來。

    到了第二日,林微將兩門木系道術書還了回去,然后開始挨個拜訪其余六大藥園的主官。

    這么做,林微也是想看看這些同僚的態度,林微不信對方就是鐵板一塊,只要有弱點,林微就有法子突破。

    這一番試探下來,有的藥園主官那是干脆閉門謝客,不見林微,有的雖然見了,但也是保持距離,態度冷漠。

    好在林微這一番拜訪下來,找到了那個丁管事。

    對方所屬蓮花藥園,主官叫做史毅,對林微倒也客氣,不過卻是一個笑里藏刀的角色,林微也算是閱人無數,人官做過,陰官做過,現在仙官也做了,就說城府,不知甩這史毅多少條街,當然看得出對方的心思。

    而對方的藥園,簡直如同一個小城一般,不光是有墻體圍著,里面也是殿廳樓閣,富麗堂皇,和人家比起來,林微的霧峰藥園簡直就是一個乞丐窩。

    林微發現,蓮花藥園里,并沒有曾經在絕壁上見到過的飛天老虎和那個修為極高的武道高手,心中有了念頭,顯然,對方還有靠山。

    等到林微離開,那丁管事沖著史毅道:“大人,這姓林的來,究竟是要做什么”

    “他能做什么”史毅顯然毫不在意,冷笑道:“自然是想要尋求幫助,他初來咋到什么都不懂,卻是不知為何得罪了張大人,就憑那荒廢了數年的霧峰藥園,沒有木系法陣,沒有木系靈脈,想要產出萬株靈草根本就是癡人說夢。他這是著急了,所以想拉幾個盟友,可惜,有張大人放了話,誰會搭理他誰又會去幫他我聽說,他已經將六大藥園都拜訪了一遍,看來,這姓林的是真急了?!?br />
    丁管事也是一臉譏笑,隨后又道:“大人,那姓林的遲早要丟官,倒也不用去在意他。對了,這個月咱們賣出去的化靈丹已經收回賬了,賬目在這里,請大人過目?!?br />
    說完,丁管事從懷里取出一個賬本,恭恭敬敬放在桌上。

    “行了,我知道了,下去吧。對了,下次姓林的若是再來找我,就說本官不在?!筆芬惆詘謔?,丁管事這才躬身退下。

    林微沒有立刻返回霧峰藥園,此刻天色已黑,藥山上下除了藥王殿和幾大藥園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頭頂之上,是一層朦朧光華,這是仙朝大仙布下的防御大陣,看上去如夢似幻,但林微知道,這大陣非同小可,若是不經許可,外面便是仙人也無法強行進入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