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沖突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申请: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沖突

    藥山鎮,郭連勝的勢力并不大,認識的,也不過是藥山上一個沒什么權勢的管事而已,據說在藥山鎮里混的最好的那幾個大佬,背后都有仙官的撐腰,自然比起人家,郭連勝只能算是末流,小打小鬧。

    正因為如此,郭連勝比誰都知道靠山的重要性。

    在藥山鎮,第一勢力是海幫,雖說在藥山鎮里,海幫并沒有產業,但卻是無人敢惹,因為海幫控制著的是所有來往藥山的船只,凡人想來藥山,除了坐船還能如何就是一些修為達不到神關境的修士,也不可能直接飛過來,所以控制了航運的海幫絕對是藥山鎮這里第一勢力,無人敢惹。

    據說海幫的大當家,還是一位,叫做慕蓮蓉,像是郭連勝這樣的,也只是和海幫的大當家有一面之緣,卻是明白自己差了人家太多。

    這里第二個勢力,就是長壽藥鋪的嚴霸,那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人,可以說在藥山鎮那是欺行霸市,無人敢惹。

    其他勢力還有一些,但也只是比他郭連勝強那么一點,但無一例外,無論是海幫,還是長壽藥鋪,背后都有藥山的仙官當靠山。

    所以這次郭連勝知道,他無論如何要將這差事做好,哪怕那位仙官什么都不說,只要這件事傳出去,別人也不敢再瞧不起他郭連勝。

    這藥山鎮不大,像郭連勝這樣吃這門飯的人也有好幾個,自然,這藥山鎮有什么消息,那片刻之間就能傳遍。

    藥山鎮一家藥鋪,一個體壯如熊,滿臉鋼刷般胡須的黑臉漢子正在揉捏懷中一個美人,蒲扇大的手掌在那少女身上來回游走,攀峰入谷,推波揉團,漢子淫笑連連,女子嬌喘不斷,周圍幾個人雖然心癢難耐,但也是如同沒看見一般,因為這黑壯漢子,是他們的首領。

    這是一幫打家劫舍的山賊,因為聽說藥山這邊混好了可以出人頭地,所以就來了,在幾年時間里,依靠心狠手辣的作風,還有攀炎附勢的小人嘴臉,很是得勢,如今已經是藥山鎮里數一數二的勢力,基本上這里的生意,他們一家就占了四成。

    他們開的藥鋪,就叫做長壽藥鋪。

    便在這時,一個黑巾蒙頭,獨眼獨耳的精壯漢子彎著腰進來,沖著那黑臉孩子低頭一拜,道:“霸哥,我發現一個情況?!?br />
    說著,就將郭連勝似乎拉到一單大生意的事情講了出來。

    “你看清楚了”涉及到生意,那黑臉漢子便是長壽藥鋪的當家,嚴霸,此刻他停下了上下齊動的雙手,將懷里的美人放下問道,隨后,伸手抓起桌子上的海碗灌了口酒。

    “看的清清楚楚,似乎是藥山上有人想要帶幾個人上山,結果找上了郭連勝那小子?!倍姥鄱藍暮鶴優淖判馗檔?。

    “媽的”嚴霸大怒:“那郭連勝活膩歪了,他膽子肥了,什么活兒都敢接了這種生意,只有咱們能做,他郭連勝只配吃咱們剩下的。就像是海幫把持航運一樣,帶人入山,也只能是咱們長壽藥鋪把持,誰都不能擅自做這生意,你問清楚了,他們這次要帶幾個人”

    “這個,不清楚,不過肯定少不了,郭連勝那小子正在找人,據說,已經找了四五個金主了?!?br />
    在藥山鎮,一天有這么多人的“偷渡”生意,那已經算是大買賣了,因為每一個進入藥山的人,至少都要花萬兩黃金,有的甚至更多。

    “弄他姥姥的,兄弟們,跟我走”嚴霸眼中兇光一閃,說實話,他在藥山鎮這幾年,著實已經是賺了不少,手中的金銀,就是在偏遠之地買下一座城都搓搓有余,四五個人的錢,他還真看不上。

    但若是讓郭連勝這么一搞,等于是壞了規矩,最重要的是,以往能一下子帶這么多人進去的,只有他嚴霸能辦,別人要辦類似的事情,只能找他??曬ふ餉匆桓?,這種隱形的規矩一旦打破,那以后就不好收場了。

    說的直白一點,他們長壽藥鋪的地位,就會一落千丈。

    當初嚴霸可是記得,他剛來的時候想要插手航運,因為油水最大,結果被海幫的人狠狠的收拾了一頓,還死了好幾個人,若非他給海幫的大當家慕蓮蓉跪地磕頭認錯,他們早被人給滅了。

    這給嚴霸上了一課,那就是自己碗里的就是自己的,誰敢搶,就和他玩命。

    所以無論如何,這件事都要插手。嚴霸已經打算好了,先去教訓一下郭連勝,倘若對方識趣還好,若是不識趣,就直接讓對方從這藥山鎮消失。至于那個可以帶人入山的大客戶,也一定要爭取過來,就算不成,也要打探一下對方的底細,讓對方不要參合藥山鎮的生意。

    嚴霸敢這么干,自然有他的底氣,他每個月的收益,有一多半都是孝敬了藥山的守山官馮喜,有一位仙官當靠山,嚴霸當然是有恃無恐,膽子極大,因為他知道,有什么事情山上那位馮大人都會替他解決,不然那海量的銀子,絕美且體質特殊可以幫助修煉的少女豈不是都白孝敬了

    不一會兒,一棒子手持刀劍兇器,一臉殺氣騰騰的漢子就將郭連勝的酒樓圍了。里面吃飯的食客看到這架勢,急忙是有多遠跑多遠,這里不比其他地方,即便是在外面有些勢力和手段的人,在這里也要老老實實,誰都知道,敢在這里搞事的主兒,那都是有山上之人照拂的。

    林微正在二樓喝茶休息,以他的感知能力,自然是可以察覺到外面的情況。

    發現只是一旁修為底下的修士和武者,有的甚至只是普通人之后,林微放松了,顯然若是對頭派的人,不可能派這些螻蟻過來。

    嚴霸是親自來的,他手持一把血跡斑斑的開山斧,這斧子震懾的作用要更大,據說是一位擅長煉器的修士給他煉制的,乃是一件加持了靈力的靈器,揮舞起來,那也是威力巨大,而在他手里,主要是嚇唬人用的。

    酒樓里守門的幾個人本想阻攔,結果剛走過去,就被那黑臉漢子一腳一個踹飛出去。嚴霸雖然修不了仙道,但卻是武道修士,已經修煉到五真氣第三重境界,對付一般人,那是手到擒來。

    隨后他蹬蹬幾下,上到二樓。這時候正常的食客早跑光了,二樓也只有林微和江滿天,嚴霸上來,林微理都沒理,至于江滿天,滿腹心事,自然也懶得理會這山賊一般的嚴霸。

    后者臉色難看,暗道自己在這藥山鎮也算是一號人物,誰見了自己不叫自己一聲“霸爺”偏偏這兩人竟然不給自己面子。

    不過嚴霸也不是那種沒腦子的人,別看他長的五大三粗,看似粗魯沖動,實際上,他卻是心細如發,狡猾無比,不然也不能在這藥山鎮混的風生水起。現階段,敢不給他面子的只有兩類人,一類是剛到藥山鎮,還不知道自己手段的人,對于這種人,黑臉漢子有的是法子收拾,麻煩的是第二類人,那就是有身份,自己惹不起的人。

    就像是海幫的慕蓮蓉,又或者是藥山的仙官,管事。

    嚴霸早就得到消息,說是那位大客戶就在這酒樓里,看樣子,就是這兩人中的一個了。

    當下他哈哈一笑,很是恭敬的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藥山鎮長壽藥鋪大當家嚴霸,不知二位如何稱呼”

    林微沒理他,江滿天更不會說話。

    嚴霸見狀眉頭一皺,森森一笑,又道:“二位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不是明智之舉,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二位今后若是有什么生意關照,只管來找我嚴霸,我保證,在這藥山鎮里,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我,其他人根本不可靠,尤其是那郭連勝。而且我保證給二位的好處,不會比那郭連勝少?!?br />
    江滿天此刻也看出這嚴霸是來做什么的了,不過他現在哪有心情,照樣是不理不睬,至于林微,這次抬頭看了一眼嚴霸,然后道:“下次吧?!?br />
    這已經是很明顯的拒絕了,林微自然不想浪費時間,而且他來之前早已經向杜成詢問過,這藥山鎮里,沒有和其他仙官有勾結的,也只有郭連勝,所以林微才會找來,至于這嚴霸,林微知道,對方的靠山是守山官馮喜,林微自然不想和那馮喜之間有什么牽連,更不想讓對方察覺到什么。

    本以為這么說這嚴霸會離開,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冷笑一聲道:“二位,做事留一線,日后好想見,實不相瞞,我和藥山的守山仙官馮大人關系很好,一些事情若是不通過我,我可以保證,你們辦不成”

    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林微卻是頗為無奈,他瞅了一眼這手持夸張的開山斧,一身彪悍的嚴霸,對方頭頂一道靈紋都沒有,只是有真氣涌出,看樣子,最多也只是武道五真氣第三重境界的武者,在自己眼里,螻蟻一般的存在,竟然也敢如此囂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