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六百〇三章 首戰告捷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申请官网: 第六百〇三章 首戰告捷

    林微覺得自己的運氣不錯,寧傅和賀禹在賊匪一類里也算是人才,一個足智多謀,不擇手段,另外一個講規矩,重義氣。

    兇是兇悍了一點,但沒一點本事的人,兇都兇不起來,有本事的人才有資格兇。

    林微問他們,在賊匪這一類里,頭領和掌頭怎么稱呼,這種事賀禹最清楚,他告訴林微,一般就是叫“大爺”,要不就是“當家的”,若是盤子大,有好幾個當家的,那就分大當家,二當家,以此類推。也可以叫“大爺”,“二爺”之類的。

    賊匪這一行里的道道也有很多,林微懶得學,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豎起旗,壯聲勢,看能不能引來一些佛修降妖除魔,另外就是研究佛燈。

    之前的一年,佛燈雖然近在咫尺,但上面有守珍佛殘存的佛力,所以林微只能看,不能碰,現在守珍佛寂滅,林微當然要研究一下這個號稱佛門七寶之首的寶物有什么獨特之處。

    做這件事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完的,林微需要一個安靜穩定的場所。

    所以這才決定先落腳。

    收服了寧傅和賀禹這兩幫賊匪只是第一步,到了第二天,賀禹綁了的那幾個肉票的家人送來贖金,幾百兩銀子,雖然不少,但賊匪坐吃山空,這一點錢沒幾天就能敗完。

    不過現在,他們沒機會去逛窯子耍女人,也不能胡吃海喝,錢,林微統一交給寧傅,對方讀過書,會算賬,交給他比較合適。

    寧傅和賀禹告訴林微,附近幾個比較大的山寨和匪窩,在林微聽來都是有些小打小鬧,不過先占一個地方再說。

    佛界這里沒有皇權,自然也沒有衙門和軍隊管轄,這么一亂,可以說隨便拉幾個人,立個旗子,就可以管轄周圍一大片區域。

    有的賊匪,甚至自立為王。

    距離這里不過二十里地,有一個棗林坡,那里有一個不過五十多人的小山寨,算是周圍比較大的一個賊窩,油水很大。

    寧傅告訴林微,如果說要黑吃黑,占地盤,這個棗林坡應該第一個動手。

    林微盯著寧傅看了一眼,看得對方心驚肉跳,寧傅是一個狠人沒錯,但比起林微,簡直不值一提,一個凡人,一個是仙人,要不是林微現在全力維持佛燈,飛天遁地,搬山挪河,想做什么做不到?

    估摸是被林微的眼神給嚇住了,又或者是做賊心虛,寧傅急忙道:“大當家,我說打棗林坡也是有一點私心,之前我曾經在他們手里吃過虧,所以……”

    林微點了點頭,寧傅的反應還不慢,若是對方不吭聲,那這個人再有能力也不能用,說不定就得讓猴子處理掉。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棗林坡打下來?!繃治⑹裁炊濟晃?,直接作出決斷。

    寧傅知道,有兩種人會這么做,一種是莽頭,什么都不懂,自大,這種人死的最早,另外一種,就是有絕對的自信和信心,因為問不問敵方的情況都一樣。

    顯然,這位手里拿著燈籠的大當家,肯定是第二種。

    因為如果是第一種人,早死了。

    “大當家,怎么打?您吩咐!”那邊賀禹這時候也過來問道,顯然他們知道棗林坡的人不好惹,畢竟之前就連寧傅這快劍書生都在對方手里吃了虧。

    結果林微擺擺手道:“隨便怎么打,猴子你跟去?!?br />
    那邊猴子怪笑一聲,答應了一聲,然后上躥下跳。

    “大當家,您不去?”寧傅一臉愕然,在他看來,這么重要的事情,這位大當家肯定應該親自前往,要知道草林坡里也是有高手的,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吃虧。最重要的是,人家人多,手里身子有強弩,就他們這二十來人,簡直是送死,再加上這個猴子也一樣。

    “沒必要去,猴子一個去就夠了!”林微的確是懶得去,他為了維持佛燈可以說是日夜不能休息,況且去了也沒用,不能施展術法的林微也不必猴子強多少。再說,猴子是他精心教出來的,有多少本事林微比誰都清楚。

    這些寧傅等人自然不知道,雖然心中有些忐忑和疑慮,但林微這大當家的都這么說了,他們也不敢再說別的。

    于是二十多人和猴子晃晃蕩蕩的出發了。

    路上的事情不說,花了一個多時辰,到了棗林坡。

    看到遠處藏匿在山林當中的山寨,寧傅臉上帶著忌憚之色,這棗林坡中有一個高手,力大無窮,據說是從某個大寺中逃出來的武僧,一身橫練的銅皮鐵骨功,再加上一手金剛快拳幾乎無人能敵。

    幾個月前寧傅在對方手底下吃了大虧,所以知道對方的厲害,而且對方手底下的人也是一個個身懷絕技,為了立威,曾經將一個百人的村子屠殺殆盡,無論老幼婦孺,甚至是雞犬都沒有留下活口。

    如此兇悍的賊匪,要攻下對方的山寨可以說難度極大。寧傅之所以建議先攻這個,也是想要看看那個大當家有什么手段,更進一步的說,是試試對方,看值不值得追隨。

    如果失敗,寧傅立刻帶著人離開。因為那個拿燈籠的大當家沒有資格領導他們,旁邊賀禹也是一臉凝重,估摸想的和寧傅是一樣。

    就在這時候,猴子有些焦躁無比,這一路上它是遷就著這幫人,倘若是他自己,用師父教授的的飛騰真炁,這一點路程片刻就到,哪里會用這么長時間。

    看到前面的山寨,猴子已經是猴急的不得了,伸手一指,就問:“你們說的那個棗林坡,是不是前面那個?”

    對這猴子,無論寧傅還是賀禹都是不敢有一丁點不恭敬,尤其是寧傅和猴子交過手,知道猴子的厲害。

    聽到它問,他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就感覺眼前一花,那猴子已經是腳下生云,飛掠而出,沖入棗林坡。

    這二十個手持兵器的賊匪立刻就懵在那里,暗道這是什么套路。

    “塊,追過去看看!”寧傅和賀禹反應過來,急忙向前追過去。

    等到他們跑過去的時候,棗林坡里已經是哀嚎遍地,寨門被打的粉碎,那個練過銅皮鐵骨功的賊匪首領,此刻手臂和雙腿扭曲,倒在地上哭爹喊娘,除了他,還有十幾個山匪倒在地上,有的慘叫,有的一動不動,腦袋都打碎了。

    而猴子這是站在一個高臺上得意洋洋,耀武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