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七百〇七章 讓他們來請罪

跑跑卡丁车手游2019公测: 第七百〇七章 讓他們來請罪

    在數月之前,陰長公已經是被趕下宗主之位,而這次林微遇到的就是那個大長老的手下,所以聽到和陰長公相熟,所以這才直接動手。

    林微一聽是大怒。

    那個地煞鬼門竟然敢如此放肆,簡直就是強結陰親,人家不愿就全力打擊。而讓林微更惱火的是,竟然是沒有一個人將這件事告訴自己。

    陰長樂沒和自己說過,其他的陰府昔日同僚也沒提過,白妃也沒來找過自己,他們這是什么意思?

    怕麻煩自己?

    還是怕連累自己?

    林微是氣這個,他們這是要到事情都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才來找自己嗎?

    林微動怒,就連他的仙符都壓不住他暴虐的仙氣,下一刻,壓制林微仙氣的仙符竟然是直接破碎,瞬時間,林微仙氣蕩漾,照耀陰界。

    那個被問話的鬼仙這時候已經是嚇傻了,他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位竟然是真仙,怪不得光是手下人就這么厲害。

    “我問你,陰長公在何處?還有,白妃又在什么地方?”林微臉色陰沉,那鬼仙立刻是嚇的陰身震蕩,他可以確定,如果不說實話,眼前這位仙人絕對會一道仙雷將自己打個魂飛魄散。

    “我說,現在大長老已經實際掌控陰鬼宗,陰長公和白妃還有一部分他們的死忠去東城陰府投靠陰長樂去了?!?br />
    林微盯著這鬼仙,而另外一個被抓住的鬼修早已經被剛剛林微暴虐出的仙氣直接震的魂飛魄散。

    “你回去,給我向你們那個大長老還有地煞鬼門的人傳個話,讓他們兩日之內,到東城陰府給我賠罪,尤其是那個逼迫要娶白妃的鬼仙,我要廢他一層修為?!繃治⒁踝帕乘檔?,帶著無邊的強橫之氣。

    那鬼仙一聽這話,已經是嚇傻,暗道這什么人,就算是仙人,怎么敢和地煞鬼門為敵?

    莫非是瘋了?

    “你傻了,沒聽到林大人的話嗎?”劍老看到那鬼仙目瞪口呆,立刻是手指用力,捏的這鬼仙慘叫連連。

    林大人?

    哪個林大人?

    這鬼仙不明所以,但此刻吃痛,也只能是連連點頭,說是記下了。

    “滾!”林微此刻大袖一揮,瞬時間,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仙氣卷起一道陰風,只是眨眼之間,就將整個鬼仙掃飛出去數里之外。

    這次林微真的是怒火中燒,對方竟然敢把主意打到白妃頭上,而且陰長公竟然是因為白妃,被人奪走陰鬼宗宗主的位置,可以說這一次陰鬼宗是大變天。

    但林微這些舉動并非完全是在怒氣之下做出的決定,林微是什么人?他現在是仙朝六品仙官,能坐上這個位置的,沒有一個是善茬,林微自己也一樣。

    他覺得這件事怕是沒有那么簡單。

    地煞鬼門那個天才鬼修弟子據說已經修過一次鬼變,乃是一變鬼仙,的確是天才之姿,但越是天才,越是比常人要強,不光是天資,還有頭腦。

    一個一變鬼仙,會因為一個女子而如此大動干戈嗎?

    就算他會,那整個地煞鬼門也會是那么草率就干涉陰鬼宗么,而且在時間上也不對,想要如此顛覆一個鬼道宗門,絕非幾月之功就可以辦到的,至少是需要數年時間籌劃,安插奸細,慢慢滲透,這才能一下置人于死地。

    所以,林微才會覺得這件事沒那么簡單。更重要的是,無論陰長樂還是別人都沒有將這件事和自己提過,陰長樂也不一般,現在在陰府也是六品陰官,他不將這件事告訴自己,只有兩種可能性。

    一種是怕連累自己,怕自己分心。第二種,那就是他怕是察覺出這件事的不同尋常,甚至,這件事很可能與自己有關。

    因為白妃的身份。

    在陰界,比白妃貌美的女鬼修并非沒有,對方又怎會唯獨對白妃情有獨鐘?

    所以,林微這次才讓那鬼仙回去傳話,就是要試探一下對方的反應,只要對方有動作,無論怎樣,都可以窺視出一二。

    倘若真的因為自己,那林微也絕對不會置身事外,這些年來林微經歷的爭斗,經歷的陰謀之事數不勝數,自然清楚靠躲是躲不過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林微無論明的暗的,還真沒怕過誰。

    這些東西,林微能想到,但劍老未必可以,更不用說頭腦簡單的蟲母林冰了。

    “師父,我們現在去哪?”劍老這時候問道。

    “東城陰府!”

    ……

    此刻在東城陰府某個鬼府之內,陰長樂聽著手下人的匯報,面色格外凝重。屋子里還有一個老者和一位容貌絕美的女子。

    當然,他們都是陰身鬼修。

    等到那個手下退去,陰長樂才回頭道:“父親,現在宗里有一部分老人還是支持你的,只是迫于地煞鬼門的壓力,只能選擇暫時支持邱明堂?!?br />
    那邊老者,明顯就是陰長樂的父親,也就是陰鬼宗的宗主陰長公,他倒是表現的十分輕松道:“樂兒,你不用再為這件事費心了,這宗主之位做不做也沒什么的?!?br />
    旁邊一身白衣的絕美女子正是白妃,此刻她身上已經有了鬼仙之力,明顯已經是成就鬼仙之位。

    此刻她面帶愧疚道:“義父,若不是因為我,您也不會丟了陰鬼宗?!?br />
    “瞎說!”陰長公立刻打斷道:“白妃,這件事樂兒早就分析過,和你沒關系,你只是他們找的一個借口而已,那邱明堂一下子就能將我從宗主的位置上趕下來,就說明他們早就籌劃好了,這可不是短短幾個月能辦到的事情。我覺得樂兒說的沒錯,這件事不簡單,很可能還牽扯到林大人,所以暫時不能和林大人說,免得他擔心,中了敵人的詭計?!?br />
    陰長公明顯是一個極為明朗的鬼修,他所言都是從大局出發,反倒是將他個人榮辱拋在腦后。

    “義父,長樂大哥,我知道的,肯定不會牽連到公子,但也不能這么便宜了那個邱明堂,陰鬼宗宗主之位,我一定為您奪回來?!卑族渙成逼?,拳頭緊握。

    便在這時候,外面突然有人道:“不牽連到我,莫非你們以為我就不知道了?”

    說著大門自開,林微一臉惱火的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