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至尊仙朝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老君一掌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侧: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老君一掌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老君一掌

    老道士顯然也是仙武同修,修為之高世所罕見,即便是在宙天境中也是屈指一數的高手,說實話,現在的林微要斗贏這老道士,難度還是很大的,哪怕是運用天人法瞳,勝算怕也不過三成。

    可林微沒有選擇,他必須要弄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哪怕明知不敵,也要闖入老君道觀,去問問老君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從老君之前故意將他召到這里的舉動來看,林微就可以斷定老君知道東土神州突然消失的原因,尤其是對方現在選擇避而不見,更是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意思,林微此生,雖求長生大道,求仙道巔峰,但更求問心無愧,所以林微必須要搞清楚這件事的緣由。

    哪怕是和道祖為敵。

    “林微,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便休怪老道我全力出手了?!蹦搶系朗棵嬪匯?,甩手掃出手中拂塵。

    便見星辰挪移,一股足以橫掃虛空的力量掃出,根本是避無可避,林微只能催動大陰陽道體,雙臂護在身前擋住這一下拂塵掃擊。

    只是一下,林微就被打出百里之外,落入老君山外的虛空當中,更是撞碎了幾塊漂浮在虛空中的小型浮土。

    瞬間,老道士就到了林微面前,抬手打出一道璀璨金光,金光化作一道神拳,再次將林微打了出去。

    換做別的仙人,哪怕是恒天境的仙尊,早這老道士的連續攻擊之下,都得肉身崩碎,而林微的大陰陽道體上,也是出現了一些傷痕,但也僅此而已,林微大陰陽道體連地獄天道火魔天尊費真都奈何不得,老道士雖然已經是宙天境巔峰,但還比不上真正的天人,所以他還傷不到林微。

    但老道士的確是修為高深,林微又和對方來回斗法數十招,知道這么下去不行,所以立刻是催動天人法瞳。

    有天人法瞳加持,林微的術法和招數威力倍增。不過老道士依靠深厚修為,依舊是壓著林微,好在這老道士不為殺人,只是為了擊敗林微,讓林微知難而退。

    可林微不能退。

    這時候林微不得不用壓箱底的手段了,他咬破手指,虛空連點九下。

    瞬間,鮮血化鼎,道藏九鼎出現在林微面前,只不過這道藏九鼎,只有七鼎擁有實形,另外兩個,空有虛影,顯然是因為林微還沒有將所有道藏九鼎全部找全的緣故。

    不過即便如此,道藏九鼎一出,林微的氣勢再度提升一個檔次。

    那邊老道士一看,也是神色極為凝重道:“這便是道藏九鼎?好,既然是道藏,那便讓老道領教一番?!?br />
    說完,周身出現纏繞的仙氣,道袍蕩漾,上面覆蓋著一層璀璨仙光,不光是道袍,就連這老道的胡須頭發,此刻也仿佛被鍍金一般,呈現出金光閃閃之色。

    林微這時候也只能是全力以赴,他手中握神畫師筆,另外一只手掐了道藏九鼎的法決,道藏九鼎可以互相組合,每一種組合,都有特殊的神通效用,一共九九八十一種變化,覆蓋了攻、殺、守、幻、困、御、封等用途。

    老道士雖然和林微斗法,但沒有要殺林微的意思,林微也不可能動用殺術,所以這一次,林微要用困鼎之術,將老道士困住。

    只需片刻,林微就可以進入老君山道觀。

    至于能不能困住對方,林微毫不懷疑,當年九鼎仙用道藏九鼎都可以封住滅世天道的一尊天人,此刻要困住這宙天境巔峰的老道士,問題不大。

    唯一的問題是,林微還缺兩個鼎,洽鼎和靈鼎,九鼎不全,難以發揮道藏九鼎真正的威勢,不過林微用了術法以靈氣凝結缺失的兩個鼎,這還不夠,林微需要以神畫師道,沿著靈氣凝結兩個鼎的邊緣,勾勒出洽鼎和靈鼎的樣子。

    這樣,才勉強可以運用困鼎之術困住老道士。

    于是這就有了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需要時間畫出兩個欠缺的道藏九鼎,好在林微心頭一轉,立刻是想到法子。

    “道長修為高深,讓人敬佩,我林微與道長斗法,還不曾請教道長名號?!繃治⒄饈焙虺鏨檔?。

    那老道士笑了笑:“敬佩不敢當,老道道號辰虛子,嚴格來說,老道還要叫你一聲師兄?!?br />
    辰虛子!

    林微暗道果然是這老道,早在他九鼎仙時就聽說過老君有一個關門弟子,若是要算起來,這弟子入門時間要晚于正一仙君、全真仙君,太乙真君,鬼母澤姬和九鼎仙,不過即便如此,那也是萬年之前的老怪物了。

    和那沒有名師指點的九黎王不同,辰虛子是有老君教導,所以才會成為宙天境巔峰高手,可以說辰虛子已經是這虛空界中,老君之下修為第一人。

    哪怕是當年御天仙帝,也沒有宙天境巔峰的修為。

    “辰虛道長,這一世我為林微,更是正一道仙帝,東土神州無故消失,我之心情,希望辰虛子道長理解?!繃治⒂鍥漢?,那辰虛子也是松口氣道:“林微,我自然知道,不過有些事非你我能決定的,老君將你叫來也是為了你好,其他的事,老君不說是有他的道理,你要理解老君的難處……”

    最后一個字還沒說完,林微已經是偷偷畫好了欠缺的兩個道藏九鼎,隨后一掐法決,道了一聲:“去!”

    瞬間,九鼎消失,下一刻,已經是將那辰虛子圍在中間,后者大吃一驚,剛想做出反應,林微已經術成。

    “困鼎乾坤!”林微一道法決打出,然后看都不看辰虛子,直接架起神橋,瞬間到了老君道觀。

    辰虛子修為再高,短時間內也無法脫困而出,林微趁這時間打算強闖老君道觀。

    這一次,林微都沒有提前稟報,而是邁步就往里走。

    穿過第一道門,走入里面,可以看到院子當中有一棵大樹,旁邊有一排屋舍,就在這時,突然一道掌印出現在林微胸口,林微發現的時候已經中掌。

    不過這掌力只有推力,沒有破壞力,林微剎那之間就被打飛出去,根本沒有反抗之力,與此同時,林微聽到了老君的聲音。

    “什么時候你修為到了神陽境再來問我東土之事?!?br />
    林微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聽不到,仿佛穿梭了無數空間壁壘,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只是剎那,人已經是落在地上,林微抬頭一看,此處黃沙遍地,有點像是三河星域黃沙口小仙朝,但顯然并不是。

    在這里,林微感受到一種極為獨特的靈氣,吸了一口,林微居然是感覺仙體有被腐蝕的跡象。

    下一刻林微已經是出了一頭冷汗,因為他想起來這是什么了。

    這是蝕仙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