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圣懺悔者與第二腐首(二合一章?。?/span>

跑跑卡丁车手游l1驾照考试: 第五百五十二章 圣懺悔者與第二腐首(二合一章?。?/h1>
    唐奇在這個世界重生,并踏入神秘側已經過去許久時間,在此期間,他接觸過大量強大存在,甚至與“神靈”這種神話傳說中的存在也打過交道,甚至他現在也觸碰到了神靈的力量。

    但若是讓他說出第一個,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神秘側強者。

    答案,與此時腦海中浮現的記憶融合在一起。

    記憶中,分別浮現兩道畫面。

    一道,是還在圣荊棘高中時,他親眼看著幾個作死富二代挖出了被封印的魔怪。

    另一道,是梅瑟市最后大決戰時,那“邪神之腸”與騎士劍出現。

    這記憶同時指向一個人,一個在久遠時代的英雄。

    唐奇以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那木屋前的門牌上,一個正在勾勒出的全新名字。

    在那筆畫未徹底成型之前,唐奇先一步開口:

    “馬丁·西姆斯!”

    “轟??!”

    隨著那仿佛蘊著魔力的名字響起,難以想象的浩瀚之力,那柔和的、堅韌的神性光輝洶涌而出。

    唐奇眼前,一切都消失了。

    迷霧、石柱、木屋……甚至是身側的丹尼斯,手中抱著的阿耶莎,都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映入他目中的,是一個白茫茫的世界。

    一道幼小、恐怖的身影,正站在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男孩,他軀體有些瘦,但卻不存在任何虛弱氣息,正相反的是,他給人一種無比強大、堅韌的感覺,仿佛這世界上不存在任何力量可以將他打敗。

    他的皮膚很白,蒼白那種。

    光頭,五官很協調,軀體不存在任何毛發,散發著一種與圣光類似,但本質卻不同的光輝。

    一根根如同實質般的“光針”,扎滿了男孩的軀體,甚至于包括了瞳孔。

    任何人,與之對視的瞬息,都會感受到由靈魂深處、心靈深處而來的“痛苦”,讓人懺悔的痛苦。

    不過,這其中并不包括唐奇。

    在擁有“虛無之書”,成為夢幻國度的主宰之后,唐奇進入一個很奇特的狀態。

    若是按照神秘側的等級進行嚴格區分,他仍舊不能算是“半神級”超凡者,甚至連“傳奇級”都不是。

    但若是按照戰力來,短時間內,哪怕是“奈奈拉妮”這種古老女魔神,唐奇也有抵御之力。一旦純粹神性之力耗盡,他又跌落回超越職業級,但不如傳奇級的階段。

    除非,他不惜被污染,繼續使用虛無之書。

    虛無之書,讓他免受“懺悔之力”的影響。

    與男孩的對視中,唐奇看到那潔凈、鋒銳的眼眸中,浮現出一道道不同時期、不同地點的畫面。

    雖然閃爍極快,但唐奇仍舊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梅瑟市,大決戰時,他獻祭邪神之腸,并用西姆斯佩劍,敲詐教會的景象。

    唐奇面色一動,似是猜到了什么,腦海中先是回想原來那個名字對應的信息資料。

    “弗蘭西斯·巴雷特,美拉達特殊教育學校初建不久,主動要求被收容的怪異男孩,他擁有孱弱的軀體,以及堪稱是神靈一般的力量,任何混亂、邪惡陣營的生物或者超凡者,在他出現之后,都將自行崩潰?!?br />
    “他宣稱自己即將死去,他為學校的建立做出過許多貢獻,作為報酬,初代校長答應收容,他在隔離區內,白燈塔照射之下,進入最深層次的沉睡?!?br />
    ……

    “第一位危險源?”

    唐奇目光幽深,在這個時候,他終于發覺了以往不對勁的地方。

    隔離區內有著一位古老年代的被收容學生,他卻一直沒有因為好奇來探查過。

    “心理暗示?某種神術?”

    疑惑中,他的目光凝聚,無比直接的落在男孩身上。

    強烈到極點的幽光,暴起。

    一團印證他猜測,但依舊無比駭人的信息碎片在他腦海炸開。

    “超凡生物:神性分身,圣懺悔者馬丁·西姆斯留下的神性分身之一……瀕死狀態!”

    “真的是馬丁·西姆斯!”

    “他早在女巫學校建立時,便留下了一道分身,并安排分身在隔離區內沉睡,直到我將他喚醒?不,不一定是我將他喚醒的,可能是他自己醒轉,或是某種別的意外?!?br />
    唐奇眨了眨眼,管理好表情,但思緒卻愈加翻騰。

    他直視著“刺猬”般的男孩,看著他瞳孔中不斷閃爍的畫面。

    又一道猜測浮現:“正在接收其他分身或是意念傳遞過來的信息?”

    “嗯?”

    唐奇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滯。

    那些畫面中,他獻祭“邪神之腸”的景象清晰可見。

    這意味著,當時這老人家就在現場圍觀。

    同時也意味著,他作為“熔爐巫師”的身份暴露了。

    就在他思索時,男孩眼底,快速恢復平靜。

    他那被光針扎滿的臉上,扯出一道讓人看了臉疼,但又完美符合唐奇印象中的笑容,那種灑脫、戲謔,讓人忍不住想要吐槽的笑容。

    男孩看著唐奇,那曾兩次聽過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個極度從心,還不要臉的用我老人家佩劍去敲詐教會的熔爐巫師,竟然會是關鍵人物?皮勒斯那個家伙肯定是弄錯了,完了完了,我就知道論及預言,皮勒斯肯定干不過第二腐首那個臭烘烘的東西?!?br />
    首次對話,讓唐奇更加確信,這男孩的確是馬丁·西姆斯的分身。

    我應該不需要擔心熔爐巫師身份暴露了……但這種嫌棄的語氣是怎么回事?

    皮勒斯,同為十二圣徒之一的“圣先知”?

    第二腐首,最古老邪惡組織“腐爛之首”的成員。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猜想,唐奇瞬間明悟,此時此刻,他的眼前即將有一個巨大的秘密要展現出來。

    而且,他被動的摻和進去了。

    “圣先知皮勒斯,在黑暗紀便預言到了我的存在,并告知馬丁·西姆斯,這位圣懺悔者安排了一具分身,提前進入秘境深處隔離區進入睡眠,直到剛剛蘇醒?!?br />
    “不,不對,皮勒斯并未預言到我熔爐巫師的身份,也就是說,他預言中的關鍵人物,指向……美拉達特殊教育學校的校長?”

    念頭快速閃過,唐奇神色無比平靜。

    仿佛他此時面對的,就只是一位普通的男孩,而非那在歷史上留下燦爛光輝的圣徒英雄。

    男孩等了片刻,沒有聽到任何回應。

    惱羞成怒的反擊,或是面對圣徒的崇敬,都沒有出現。

    他看見唐奇嘴角同樣勾起一抹弧度,模仿著他,簡直一模一樣的戲謔笑容,而后道:“友情提示,馬丁·西姆斯閣下,您這具分身的時間,恐怕不多了?!?br />
    唐奇開口,男孩立刻愣住。

    似乎完全沒想過,作為黑暗紀的人類英雄,本時代所有超凡者都應該崇敬的“前輩”,他居然也會被人給狠狠噎上一下。

    就在馬丁·西姆斯這分身,想著如何教育一下唐奇時。

    倏然之間,恐怖變故發生。

    扎滿了“男孩”全身上下的光針,倏然開始被一種黑、黃、紅三種交雜著的光輝污染,當那光輝出現,唐奇似有所覺,猛地抬起雙手。

    卻見上面,白皙的皮膚開始腐爛。

    爛肉、膿包、血水齊齊出現,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骨頭而去。

    同時,可怕的刺痛與麻癢,從脖頸處朝著頭顱蔓延。

    “我正在腐爛!”

    唐奇腦海,生出這念頭時。

    男孩,同樣面色肅然,他看著那因為抵御腐爛,一根根從軀體上脫落的光針,疑惑道:“皮勒斯說這破學校的新任校長是個沒禮貌的后輩,但是沒說過,你這家伙還是個烏鴉嘴?”

    這話說完,馬丁·西姆斯這分身似乎終于想起要做的事。

    他驀地一揮手,他身上的“光針”立刻以更快速度主動脫落,旋即朝著唐奇激射而來。

    他下意識要防御,但眼底幽光一閃之后,動作停滯。

    頃刻間,光針席卷,懺悔之力與腐爛光輝交纏著,將唐奇拉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里,似乎是一個廢棄城鎮。

    它原來的面貌再也無法知悉,因為它被摧毀了。

    它變成了一個恐怖的、足以污染任何純潔靈魂的“超凡戰場”,唐奇的目中,看到了一道道腐爛的人類尸體,他們沒有一具還保持著完整,仿佛都遭遇了世間最可怕的酷刑。

    但即便如此,即便只是一小塊腐肉,也正在釋放著濃烈之極的污染。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方的尸體,大多保持著完整,但都無比畸形的尸體,矮小的侏儒、連體雙胞胎、身體布滿腫瘤和附生物的“象人”、狗臉男孩……唐奇瞬息明悟雙方身份。

    “腐爛之首!”

    “神秘畸形秀!”

    腦海中,另一道信息立刻騰起。

    之前拉斐爾留下的報告里,記錄的一個神秘事件。

    “腐爛之首與神秘畸形秀開戰,為了爭奪某個超凡者?”

    這信息剛浮現,唐奇立刻感受到了什么。

    他站在惡臭的、極致污染的爛肉堆中,看向戰場盡頭處。

    那里,堆積著一座山,純粹由尸體構建的山。

    在山頂,坐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披著麻布衣袍,看似有些蒼老,面露疾苦之色的青年,他的身前,躺著一具被斬去頭顱的腐爛尸體,以及一道跪著的身影,那是一個前面以及后腦都長著一張臉的男人。

    畸形男人的兩張臉,都帶著小丑面具。

    他的軀體,正在融化,在一柄散發著懺悔光輝的“騎士?!貝檀┧腦嘀?,立刻崩解,化作光點飄散。

    唐奇目光一凝,落在那青年身側。

    那里,躺著一張讓唐奇感覺非常熟悉的東西。

    懺悔之路……藏寶圖!

    “腐爛之首與畸形秀的人兩敗俱傷,西姆斯的傳承者成了最后的勝利者?”

    唐奇心底,剛騰起這猜測。

    倏然這一刻,那“尸山”上坐著的,疑似獲得馬丁·西姆斯傳承的苦修士青年,他扭轉頭顱方向,幽深的目光越過遙遠距離,與唐奇對視在了一起。

    腐爛、扭曲與圣潔融合在一起的風暴,席卷唐奇周身。

    這一刻,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軀體開始腐爛,又變得畸形,但很快,由內而外的“懺悔光輝”,開始驅散這一切。

    最先被凈化的,是讓人畸形的扭曲力量。

    但不等腐爛之力散去,青年忽而收回了目光。

    風暴退去的同時,唐奇卻看到了更加驚駭的畫面。

    噗嗤!

    青年的右側脖頸,一個巨大的膿包陡然出現,瞬息爆炸開來,一顆難以想象的,完全爛肉、膿血覆蓋的頭顱,從里面鉆了出來。

    當這“腐爛頭顱”出現,青年半邊軀體,立刻開始腐爛。

    劇烈的痛苦,席卷青年的靈魂和軀體,但他卻死死咬著牙,那充斥著懺悔之力的騎士劍,猛地橫斬,一聲輕響之后,那顆腐爛頭顱掉落,但眨眼之間,新的頭顱在創口處誕生。

    接下來,不論他斬多少次,都無法將那顆頭顱斬去,也無法祛除自己體內的可怕污染。

    讓人靈魂為之震顫的陰冷聲音,響起在這惡心的戰場。

    “桀桀桀……沒用的,我早就提醒過你了,西姆斯留下的傳承,與我‘第二腐首’早已融為一體,你想繼承圣懺悔者的力量,就必須度過這一關考驗?!?br />
    “這是我與西姆斯,隔著漫長歲月的再一次對決,你不過就只是一個卑微的,對力量過于貪婪的棋子罷了……現在,給我把鑰匙交出來?!?br />
    “嗤!”

    伴隨著這聲音,那青年的右手倏然失去控制。

    無比殘忍的,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臟內。

    并動用腐爛的手指,在里面挖掘著什么。

    很快,青年半邊臉痛苦,另外半邊臉卻浮現出笑容。

    “我,找到了!”

    話音落下,手掌抽出心臟。

    但他的手中卻不是想象當中的“鑰匙”,而是一根沾染著腐肉和膿血的鵝毛筆。

    它釋放出純粹的,仿佛神一般的光輝,瞬息將那腐爛手掌融化,旋即在那虛空中,一點一點勾勒出熟悉的語句。

    “不身體力行之道,即是魔道!”

    當這仿佛蘊著至理的一句話,在虛空中展現。

    那苦修士青年一直痛苦不堪的臉,倏然平靜下來,甚至還露出一抹安寧笑容。

    而另外半邊臉,轉而從笑容化為憤怒。

    “馬丁·西姆斯!”

    “轟??!”

    憤怒嘶吼中,那第二腐首猛地轉頭,瘋狂啃噬起了自己的血肉來。

    但這無法阻止,那鵝毛筆,那一句話,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光輝,瞬息洞穿整個城鎮上空籠罩著的遮掩魔法,懺悔的光芒,灑落下來,將這個惡心的、腐爛的戰場,顯露在朦朧月色之下。

    幾乎是一剎那的,唐奇看到,周遭的虛空中,一道道目光、意志隔著遙遠距離降臨過來。

    戰場,暴露了!

    唐奇發現自己的軀體,完全化作虛無,似乎下一秒便要離開這里。

    在離去之前,他的眼眸中,那“尸山”上,得了西姆斯傳承的苦修士青年,他面色平靜的,任憑“第二腐首”啃噬著自己的軀體,對著那些降臨過來的意志和目光開口道:

    “老師告訴我,與大災變有關,藏著起源藍星最大秘密的鑰匙,就在……”

    “住嘴!”

    青年沒有能說完,他的喉管已被腐首咬斷,第二腐首取而代之,一躍成為軀體的主宰。腐爛的光輝,頃刻間蔓延到另外半邊軀體,握著騎士劍的左手也落入他的掌控。

    第二腐首,用腐爛的眼球,與聯邦幾乎所有的“大人物”們對視在一起。

    桀桀冷笑幾聲,真正的“懺悔之?!彼嬉庖換?,卻見虛無中,一道門戶洞開。

    門戶另一端出現的,卻不是現實世界的某個地方,而是一個正在腐爛的,飄蕩著無數肉塊的黑暗宇宙,就在他即將操控著這“傳承之軀”躍入這個腐爛宇宙時。

    突兀的,那原本已沉寂的“鵝毛筆”,猛地遙遙一劃。

    卻見在那腐爛宇宙之前,又一道門戶洞開,內里卻是一個無垠的、充斥著無窮怪異的世界。

    神秘!

    無法抵御的力量,瞬息將擁有兩顆頭顱的軀體吞了進去。

    ……

    一種“暈?!敝杏砍?,唐奇猛地看向眼前。

    回來了!

    他的面前,依舊是扎滿了光針的男孩,弗蘭西斯·巴雷特。

    只是此時此刻,男孩身上的光針,已經跌落的差不多了。

    僅存的數十根,也正在被快速浸染成黑色,一根一根,從漸漸腐爛的**中脫離。

    真正的瀕死,最后一根“光針”跌落,他這具分身將徹底崩潰。

    唐奇腦海,浮現出這念頭時。

    西姆斯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起:

    “這一回,我的時間是真的不多了,你可以開始問了?!?br />
    這聲音,如同轟鳴的警鐘般,讓唐奇飛快進入極限思索狀態。

    唐奇沒有問西姆斯和那位圣先知皮勒斯到底在謀劃什么,與他有什么關系?

    此時他的腦海中,已瞬息有了大量猜想。

    “懺悔之路藏寶圖是真的,其中一份,的確指向馬丁·西姆斯留下的傳承,但里面不止有聲懺悔者的傳承,還藏著一顆‘第二腐首’,這側面印證藏寶圖是腐爛之首的人散播的?”

    “馬丁西姆斯與第二腐首,曾在黑暗紀進行過交鋒,那次似乎是圣懺悔者贏了?!?br />
    “馬丁西姆斯掌握著一枚鑰匙,里面藏著起源星最大的秘密,且與讓所有神靈都不得不陷入沉睡的大災變有關……?”

    念頭涌動中,唐奇面色冰冷肅然,直視著西姆斯,快速問道:

    “鑰匙,是什么?”

    問題問出,男孩身上,數根光針脫落。

    “是一個人!”

    答案進入腦海,唐奇差點便要去思索。

    快速停止,又接著問道:

    “大災變的起因?神靈們進行戰爭的目的是什么?”

    一連兩個問題,皆是神秘側最大的未解之謎。

    而西姆斯的答案,一如既往的簡潔。

    “永恒,一切都是為了永恒?!?br />
    西姆斯說完,又是十幾根光針跌落,他的軀體,開始快速崩潰。

    “大災變的勝利者是誰?神靈們何時回歸?你是否還活著……”

    唐奇的第四個問題沒有出來,西姆斯的分身,已崩潰到了脖頸處。

    他看著唐奇,平靜回道:“大災變沒有勝利者!”

    “當靈潮到達頂點時!”

    “我是否還活著……”

    “你猜!”

    那蘊著熟悉味道的二字吐出,最后一根光針跌落,西姆斯頭顱崩解。

    懺悔光輝與腐爛之光互相碰撞,在唐奇面前,徹底散去。

    ps:本卷收尾的伏筆不好寫,所以肝到這么晚,大家見諒,這章二合uc書盟友fei_er的盟主打賞,本書第六位盟主,快集齊神龍了。半夜吆喝,求一下大家的月票。

    /txt/83940/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