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甜妻辣愛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辦法

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怎么获得: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辦法

    吳正莘知道自家父母是什么樣子的人,只要這個房子還在她的手里一天,她們的眼睛就會一直盯著這里。她滿是眷戀的環顧了一圈雖然破舊,但被布置的十分溫馨的房間,最終還是硬下心腸,做了一個決定。

    “大哥大姐,實在對不起你們,這房子我恐怕不能租給你們了?!?br />
    男主人不在家,女主人是這場鬧劇的旁觀者,基本上是才能夠開始看到了結束,自然知道事情的始末,她有些同情的看著吳正莘,覺得這姑娘實在太不容易了,在這么不平等的環境中,還能保持一個善良的人,確實很不容易。

    “租不租給我們只是小事,只是正莘啊,你準備拿這房子怎么做呢?”

    吳正莘滿心的惆悵,其實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怎么做,當然是給我了。姐,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一句話么,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房子你空著也是空著,不如就給我了吧。反正你現在也有住的地方,不在乎這么個破地方?!?br />
    吳真真簡直要被他這一副自以為是的臉給逗笑了,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無恥的人,就連小張都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顯然對他這樣的說辭十分的不贊同。

    “憑什么???我就問你一句,你憑什么??!”

    “憑我是她的弟弟,憑我身上流著和她一樣的血?!蔽庹死碇逼車乃?,“所以說,我姐的就是我的?!?br />
    吳正莘現在連看都不愿再看吳正興一眼,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和他有關。在他洋洋得意和她身上流著相同的血的時候,殊不知她此生最恨的便是生在吳家。

    這下連小張都忍不住了,作為人民的公仆,他不失偏頗的說,“你這說法恕我實在不能茍同。你姐的財產是她的個人財務,跟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有時間的話,可以好好的看看法律,能讓你開闊眼界,增長見識?!?br />
    同樣身為男人,小張對于吳正興的做法感到十分的不恥。這種男人一看就是吃軟飯的料,看他那尖酸刻薄的樣子,簡直是丟盡了男人的臉。

    吳真真贊許的看了一眼小張,對于他的適時開口十分的滿意。

    “我說有就有,”吳正興想要靠近吳正莘,卻被吳真真擋住了。若是在平時,吳正興看到吳真真的顏,一定會寒暄問暖一番,可是眼下,這可是事關他終身的大事,他勉強的收起滿腦袋的色、欲熏心,不耐煩的說,“讓一邊去?!?br />
    “不讓?!?br />
    “我再說最后一遍?!?br />
    “你說一百遍也沒用,我還是那句話,就是不讓?!?br />
    吳正興的手揚得高高的,本來他只是想嚇唬一下吳真真,讓她自動的讓位。

    奈何對方卻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還不懼的仰起頭,挑釁道:“有本事你就往我臉上打,我要是動一下,我就跟你姓?!?br />
    “我沒有打女人的習慣,”巴結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會打?!拔以儻誓闋詈笠槐?,你到底讓不讓開?”

    “我說不讓就不讓,你能拿我怎么樣?!?br />
    吳正興見這女人跟他杠上了,暴脾氣一上來,舉起巴掌就準備往吳真真的臉上招呼。只是他沒得逞,他的胳膊在落下了一分米,就被一雙鐵一樣的手給鉗制住了。

    “會打女人的男人算是什么男人?!斃≌瘧梢牡目戳慫謊?,“今天,你要是動了這個手,就必須要跟我去警局一趟了?!?br />
    吳正興大驚失色的問,“你是警察?”

    “如假包換!”

    吳家父母的臉色也變了,他們年輕的時候家里比較窮,沒有上過什么學??墑敲晃幕⒉淮硭遣恢?,絕對不能隨意的招惹警察,否則一個不小心,他們的后半輩子就會搭進去。

    夫妻兩個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里看出了退意。這丫頭現在可以啊,真不知道她是從哪里認識這么多的能人異士的,竟然一個二個都跑來為她撐腰。

    吳正興可沒少和警察打交道,之前他可是警局的?????墑巧洗穩ゾ直ǖ降氖焙?,人家可是直接說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他就別想輕易出來了。

    “正莘啊,我們給你說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的考慮考慮。這房子你不要的話,就給你弟弟吧。要是你心里不舒服的話,我們給你錢?!?br />
    “呵,”吳正莘嘲諷的笑了,“給我錢?那我倒要問問,你們能給我多少錢?”

    吳父吳母又對視了一眼,在吳父的同意之下,吳母這才肉疼的說,“五萬,我們現在只剩下五萬了?!?br />
    “五萬你想買套房子?”吳真真不可思議的叫出聲,“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夢呢。有這異想天開的功夫,你倒不如出去買張彩票,說不定人品爆發了,還能中個一等獎?!?br />
    吳父知道吳真真這是在挖苦他們呢,他氣的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真的是流年不利,每次他來找這個死丫頭好好的談事情的時候,總是會半途殺出來幾個程咬金,簡直要氣死人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吳正興聽吳真真這么說,眼睛一亮。他轉頭就對吳父說道:“對啊,咱們可以去買彩票啊,說不定就能中大獎了呢?!?br />
    中他個神經病啊。吳父想也不想,直接錘了吳正興一拳,恨鐵不成鋼的說,“你這傻小子,沒聽出來人家是在笑話你的么。竟然還糊里糊涂的上套了,你說你是不是傻?!?br />
    吳正興捂著腦袋不說話,他覺得最近他在家里的地位直線下降了。本來對他言聽計從的父母,現在動不動就打他,還總是啰里啰嗦的教育他,聽的他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吳真真對著小張使了一個眼色,后者會意的說道:“這房子能不能租給我啊,雖然小了點,舊了點,但是足夠我們幾個單身漢湊合湊合了?!?br />
    “你要租這房子?”吳正興的臉都綠了。

    “不可以么?”

    吳正興憤憤不平地說,“當然不可以了?!幣撬飭?,還有他什么事情啊。

    小張頗有意思的看著吳正興,“這位仁兄,你說話可真的有意思?你怎么總是做一些越俎代庖的事情,我看你剛才有強買強賣的嫌疑啊。來來來,正巧我今天沒事,有足夠的時間,咱們去警局里喝杯茶,好好的嘮嘮嗑?!?br />
    一聽說要去警察,吳家的三位立馬慌了。吳母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呢,吳正興就率先尖叫了起來,“不,我才不去呢?!?br />
    吳真真捂了捂被刺的生疼的耳朵,忍不住抱怨道:“我說那位男高音歌唱家,你殺豬呢,耳朵差點沒被你給叫聾了?!?br />
    小張現在有些知道,為什么做事一板一眼的沐晨會喜歡吳真真了,這位說話這么逗,做事那么跳脫,他們兩個剛好互補,完美匹配。

    吳父瞥了吳正莘一眼,見她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死樣子,吭吭哧哧的說了一句,“今天就算了?!彼低?,憤怒的甩袖走人。

    吳母也緊跟其后,她真的是一分鐘都不愿意再呆在這里了。只不過在和吳正莘擦肩而過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正莘,你現在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是不是真的逼死我們,你才安心?!?br />
    “別倒打一耙了好么?”吳正莘終于開口了,“所有的爭端都是你們一手挑起來的,現在卻全部怪在了我的頭上。有意思么?還有,我記得是你們上次口口聲聲的說要恩斷義絕的,為什么現在不停來騷擾的人還是你們?!?br />
    吳母的老臉紅了紅,但依舊理直氣壯的說,“今天我們可是正兒八經的來給你談事情的,并不是來騷擾你的??墑悄闋蓯遣凰禱?,我們說十句,你一句都不吭,你想要我們怎么談?!?br />
    吳正莘苦笑,“你確定你是來談事情的?這套房子我已經租給了別人,可你們卻不請自來的硬要往里面闖,還逼人家聯系我。如果,這不是騷擾的話,那我想問,到底什么才是騷擾?!?br />
    她冷哼了一句,繼續說,“還有,你們根本就不是誠心來談的,我為什么還要浪費口水?!?br />
    “你怎么就知道我們不是誠心來談的。吳正莘,你要知道,沒有我們,哪里來的現在的你?!?br />
    又來了又來了,每次都是這一套陳詞濫調,她沒說夠,她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可同樣,要不是因為你們,我也不會落魄到如今這個地步。你們毀了我的一生,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們的,永遠都不會!”

    本來吳正莘并不想這樣的歇斯底里,也想保留最后的體面。奈何,說著說著,她想著過去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委屈瞬間泛濫成災,極致克制的眼淚就這樣潰然決堤。

    吳母不再說話,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憤然的離去。

    吳正興看到他的?;ど《妓κ腫呷肆?,臉都變成了豬肝色。他萬萬沒有想到,即便是吳父都出馬了,吳正莘的嘴巴還是那么的硬。

    該死的,這女人真是越來越難纏了。不過,這房子他勢在必得。

    “姐,我是你親弟弟,你就算把房子給我了能怎么樣?你現在吃香的喝辣的,而我呢,現在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沒有房子,到時候誰愿意和我結婚,我要是結不了婚,生不了娃,咱家的香火不就斷了么?”

    吳正莘漠然的說,“這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關系?!?br />
    “姐,你要是這么說的話,可就不對了。你也是咱們家的一份子,怎么就和你沒有關系了?!?br />
    “吳正興,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經和你們恩斷義絕了?!?br />
    “姐,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也是,我不爭氣,把咱家都敗窮了,可是現在我知道錯了,我保證我以后肯定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你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