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三百四十章 殺機四伏,再遇惡鬼

腾跑跑卡丁车手游什么时候出: 第三百四十章 殺機四伏,再遇惡鬼

    “哎呀,幾位大人,請問能搭把手嗎?”

    四散的力統們不斷打量身旁的路人,其中兩位一同往西南方向走,忽然聽到一位平民打扮的婦人呼喚,疑惑地看過去。

    婦人站著那頭是一處店鋪邊巷,十多個大箱子堆在路邊,急得她滿頭大汗。

    幾個江東官兵打扮的士兵正巧在旁邊,快步走了過去,粗魯地拍了拍其中一個大木箱兇惡道:“你們的貨趕緊收好,擋著道是什么意思?!”

    “兵大哥,今日生意好所以加緊送貨來了,但是我們店里搬貨的伙計扭傷了腰,實在搬不動了。能不能勞煩幾位并大哥搭把手,幫我把貨搬進去?”

    看著漸漸堵塞的道路,幾個官兵齜牙咧嘴一肚子火:“把我們當免費苦力了是吧?沒那個人力就別賣那么多貨!我不管你們的伙計腰傷沒傷,總之下一輪我們巡邏到此這些玩意還在這里攔路,我們就抬出去燒了!”

    “誒,今日茶商會盛世,正是茶商推廣和銷售的好時機,不就是幾十個木箱子,搭把手不就得了?何必把事情弄得那么復雜!”

    兩力統看不下去,想著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快步走上前一人一個木箱抱了就往店鋪內送去。

    幾位官兵認出拱衛司力統的服裝,頓時火氣消了大半,低聲奉承幾句,連忙也幫忙搬木箱去。

    兩力統在婦人連聲道謝中干勁十足,兩大箱茶葉不在話下,入了店鋪內倉庫放下木箱子,拍拍書正準備回頭,忽然幾個伙計從暗藏的角落中冒出,一頓亂斧砍來!

    事出突然毫無預警,力統們措手不及一個照面就被砍翻在地,利斧翻飛,兇狠異常,頓時皮開肉綻血花四濺!其中一位力統拼死推開一個伙計,渾身染血地喊叫著讓后頭進來的官兵相助。

    其中一個官兵冷笑著抽出長劍上前,在那力統驚悚的目光下捂住那力統的嘴巴,長劍在他肚子不要錢般亂捅一番,待血流成河才把他推倒在地上,力統只剩一雙怒睜的眼睛再無聲息。

    “砍人都不會砍嗎?下次先砍脖子,別讓他們鬧出聲響!處理干凈,不要老讓我們幫忙擦屁股?!?br />
    官兵隨意在倉庫中堆放的袋子上擦掉劍上的血,收?;厙世肟昶?,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類似的一幕在偌大的茶商會上四處上演,力統們悄無聲息消失在茶商會之中。

    ……

    倚雪把一大袋茶葉放在倉庫中,快速地整理著亂七八糟的重物。

    “官大人,真是謝謝你??!我兒子和媳婦出去談訂單細節,店里就剩我一個老人家,偏偏這個時候貨送來了……”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婦干枯的嘴唇微顫,感激之意濃郁不散。

    “客氣了,舉手之勞?!幣醒┑?。

    倚雪面兇心善,此時心里溫暖,但不習慣表現出來。又因為心系皇兄安危,沒時間和老婦多說什么,打算飛快整理妥當趕緊離開。

    忽然,耳聞一聲奇怪的木板枝呀一聲,倚雪的警覺心超乎常人,聲音剛落已握柄抽刀箭步而出,銀刃如光華撒地劈向角落!

    “誰人藏頭亢腦!”

    倚雪性格冷冽,一旦出手快準狠,知道她的人都心存忌憚,不敢隨便和她切磋。當日拱衛司招募會考試,向日龍見倚雪上臺當下就想認輸便是這個原因。

    倚雪出招半點沒留情,若對方不立刻回答必定要吃這一刀。

    “我是這里的伙計!”

    角落那頭大箱子后站起一人,心驚膽戰畏畏縮縮,確實伙計打扮。

    然后倚雪的刀勢只滯了一滯,依舊鋒芒突進,一下子把那伙計砍翻在地!

    “伙計不會拿著兩把斧頭藏在這?!幣醒┡坷淶?。

    “暴露了,兄弟們上!”

    另一頭又傳來一聲爆喝,窸窸窣窣,這不大的倉庫里竟然還藏著四個粗猛大漢,紛紛推開掩身的貨物沖殺而上。

    在他們暴起的肌肉和青筋對映下,倚雪那筆直站立修長勻稱的長腿柳腰顯得就和毛筆般細小。

    然而筆挺之下,暗藏著恐怖的力量!倚雪半點不怵,繡春刀橫握,敏捷的身影左右交叉踏出利落的步伐,刀光竟消失不見,仿佛收斂在見不到光的倉庫之中。

    那暴起的四名大漢連光影都沒見著,胸口爆出燦爛血花,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撲到在地上。

    “小心,老婆婆你先退……”

    倚雪刀法精妙控制如絲,這一擊只會讓他們失去戰斗力,她留著活口打算審問一番,準備送老婦人出去安全之地。

    誰想話音未落,倚雪腰間傳來一陣刺痛!

    多年刻苦訓練的反應力讓她身體條件反射地往后踹出大長腿,身后那老婦人仿佛一團棉花一般輕飄飄被他踹飛到墻壁之上,手中的短匕首飛出老遠!

    倚雪難以想象這看起來笑容可恭的老婦人竟然也是同伙,幸好自己反應快,匕首只刺入了不足兩寸未能致命,否則就麻煩了!

    倚雪一手捂住腰背止血,不敢耽誤時間快步跑向那老婦人,面如冰霜抬刀逼問:“你們是什么人?誰派你們來的?”

    倚雪當機立斷選擇老婦人入手逼問可是一門學問。

    就憑老婦人動手有氣無力的那一下就知道她不會武功,這種人還被派上前線當殺手必然不可能是對方的核心人物,是隨時可以拋棄的普通人。她很可能只是貪圖一時利益而為虎作倀,這種人哪有什么鐵骨傲氣,稍加折磨便什么都招了!

    倚雪判斷沒錯,老婦人見繡春刀近在咫尺,刀上的血落在臉上還帶著腥臭和余溫,嚇得哆哆嗦嗦,撐著快散架的老骨頭張嘴說:“是……”

    咚!

    異變又起!

    倉庫之上的天花板突然落下,上頭布滿散發綠光的鋒利尖刺!上面的綠光分明是見血封喉的劇毒之物!

    倚雪哪敢怠慢,蓄起全力朝天空斬出一道濃厚的刀芒,嘩啦一聲將那天花板砍成兩段,破頂而出!

    險之又險地退出倉庫之外,看著天花板蓋著的地上漸漸流淌出來的鮮血,心知她剛才留的幾個活口全沒了。這精心設計的暗殺,故意暗藏的滅口機關,一看就知道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早有預謀!照此看來,隱藏在這風平浪靜的茶商會之下可謂殺機重重!

    “糟糕!娉婷!”

    想到這里,倚雪心情急迫之下甚至喊出了聽風的本名,慌張地沖出了這家茶店。

    剛才她應這老婦人的拜托進來幫忙,讓聽風在店外等候,細細看清楚過往人群別錯過了大皇子的身影。現在遇到此事后,倚雪大罵自己太不小心,聽風一人獨處遇到這般危險豈能應付得了!

    倚雪越想越心急,大長腿不管不顧地發力踩在墻壁上輕巧地越過店里家具,敏捷地跑出到店外,看到不少路人慌亂四散而逃,場面非?;炻?。其中她隱隱約約聽見了聽風的尖叫。

    “賊人休傷吾妹!”倚雪氣欲發狂,不顧腰間的痛楚,強硬發力,一躍竟蹦出一丈多高,閃過推搡慌亂的人群落到吵鬧的中心。

    剛一落地,倚雪差點被腰間傷痛帶得摔倒地上。勉強控制好身形,抬頭一看,頓時心中咯噔了一下,從腳底升起一陣寒意,背后冷汗如潮。

    聽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她身旁站著一高大男子,戴著一個滲人的青面獠牙頭套,一頭紅白相間的長發披散在肩,仿佛在人間徘徊用不安息的惡鬼!

    “中原第一殺手,紅羅剎!”

    倚雪咬著牙蹦出了他的名字,握著繡春刀的手已全是汗水。

    她親眼見識過紅羅剎和月的戰斗,那一戰完全顛覆了她對武功高低的原有看法,有種見識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受!有過見識她自然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十個她在這里恐怕也不是紅羅剎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