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手游寻找宝藏 > 嬌寵令 > 第八百五十四章

跑跑卡丁车手游通行证任务: 第八百五十四章

    又同顧誠商量了一會,顧誠便告辭離開了,讓顧明暖父女多些相處的機會,畢竟顧明暖回娘家一次也不容易,尤其是在她懷孕的時候。

    顧衍一手一個抱著兒子,兩個小子面色紅潤,雙眼含淚,還時不時去抓顧衍的胡須,弄的顧衍哭笑不得,躲是不敢躲的,不讓他們抓,他們哭聲震天。

    “這兩個臭小子,沒小暖一分乖巧?!?br />
    “是你不會抱吧?!?br />
    顧明暖沒有過抱過孩子的經驗,圍著父親不敢亂動,奇跡得是在她靠近之后,兩個弟弟反倒不哭了,粉嫩的小拳頭放在唇邊,別提多可愛了,仿佛是在要抱抱。

    顧衍臉黑了,后來又覺得這樣也好,畢竟兒女相合,彼此為依靠,將來等他老了,死了,也能更放心。

    姜氏讓奶娘抱走孫子,把顧衍趕出去,拉著顧明暖坐在一起,“我聽說你婆婆給了殷茹不少的財務田產?”

    “祖母,您知曉她腦子不大清楚,況且這些東西我又不缺?”

    顧明暖笑道:“全當殷茹拖著懷孕的身體哄太上夫人開心的報酬了?!?br />
    “就算你不缺,也不能都給了殷氏,那人就是個貪心賊,無底洞,對她多好,都當做理所當然,稍微對她要求多一點,嚴苛一點,就把對她的好忘得一干二凈,把你當做仇敵?!?br />
    姜氏太了解殷茹,不平的說道:“也就是看孫女婿站在你這邊,你……娘娘才讓命婦們去給你鎮場子,銀錢就是不缺,在你手里再散出去,也比給殷茹那只白眼狼好,而且……前兩日我進宮給太后娘娘請安,帶著你那兩個兄弟去的?!?br />
    說到此處,姜氏面色微囧,顧明暖卻是眼前一亮,“您見到娘娘了?”

    “哼哼?!?br />
    姜氏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怎會見不到?!她可真是個孝順的好兒媳,時常陪伴紀太后,不過我看她不在,紀太后還能少生一點起,過得好一些?!?br />
    紀太后也算是風光了半輩子,晚年生生的被趙皇后折磨得有苦難言,楚帝又一心接手英宗留給紀太后的力量,根本就顧不上她。

    “她有今日也怪不得旁人,我娘本就是個恩怨分明的人?!?br />
    顧明暖想到以前娘娘受得委屈和痛苦,還嫌棄她動手晚了呢,而且紀太后同太上夫人一樣,都不是什么好人。

    “您對我爹很好,同她也只是意氣之爭,等將來,她斷然不敢不孝順您,若是她做得不好,我爹定然會出聲的?!?br />
    “哼,等著衍兒?!”

    姜氏撇嘴,“你是沒見到他見到娘娘時候的樣子,簡直……簡直就把她當佛祖拜了,她說的話都是對的,不對也是他理解錯了,真真是沒一點的……不過也挺……”

    可愛這詞無法用在顧衍身上,安心,讓她和趙皇后這樣的女子覺得安心,放松。

    這怕是娘娘再一次看上顧衍的原因。

    “罷了,不提他們這對冤家?!苯掀1溝娜嗔巳嘍鍆?,“蕭越和鎮國公主的事情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殷茹肯定不會就此罷休,她把太上夫人請來回,不是為了對付你,也不會為那點銀子田產,殷茹還是有幾分眼力的?!?br />
    顧明暖看出姜氏的疲倦,照顧兩個孫子蠻辛苦的,還要操心父親,自然不愿意在因她的事煩心。

    “祖母,我都安排好了,您就等著看好戲吧?!?br />
    “……”

    姜氏看了看她,笑著點頭,“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騷數百年,我們已到遲暮之年,頂天能幫你們把把關,小暖啊,你大膽放心的去做,出了事,我和……娘娘幫你兜著,我們雖不愿意你操心費力,想你輩子平安喜樂,可你嫁給蕭陽,少不了一番明爭暗斗?!?br />
    “不過這樣的日子過得也很精彩,等你老了,有很多可回憶的東西,也會給后世留下點什么?!?br />
    混吃等死雖是輕松,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又有何意義?

    顧明暖眸光閃爍,“若是他想過平淡的日子,我也不會覺得無聊,同他在一起就好?!?br />
    姜氏瞠目結舌,隨即苦笑的搖頭,小暖到底有多喜歡蕭陽?

    哪怕她對顧老爺子最傾心時,也沒似小暖一般。

    好在小暖眼光好,碰到值得托付一切的蕭陽,否則……她和娘娘還有著操不完的心。

    ******

    兩日后,顧征破門而出,自立一族,正式脫離南陽顧氏,這則消息震動京城,先前聽到的消息是顧氏已經同意顧征停妻再娶了,怎么沒過兩日,顧征就離開顧氏?

    皇宮中,楚帝嚴令東廠查明原因,馮廠督交上來的情報顯然不能讓楚帝滿意。

    馮廠督樂見顧征離開顧家,不再給顧衍添亂,也查到了顧征的罪證,可他不能呈上去,那些罪證可是超家滅族的,顧氏也是怕被顧征牽連才出此下策。

    名義上卻是顧征破墻而出,另創一分支,還帶走一些田產地契。

    馮廠督唯唯諾諾的領命,回去后做了一份像模像樣的情報呈上去,楚帝看后,還是想有點想不通,顧氏這么做的原因,“莫非顧征如此不得人心?”

    怎么就沒一個顧家族老挽留顧征?

    楚帝暗暗慶幸沒把皇妹嫁給徒有虛表的顧征。

    “陛下,顧征大人求見?”

    “不見?!?br />
    楚帝厭棄之色一閃而逝,連應付顧征的心思都沒有了,“等他養好身體,再來上朝罷?!?br />
    宮門口,聽到內侍的話,顧征面色鐵青,本來是懷著最后的僥幸來見楚帝的,內侍的嘲諷目光似針扎在他心頭,狠狠一跺腳,“你們都會后悔的!”

    顧征直接去找了蕭越,兩人密探良久,顧征便從京城消失了,除了蕭越之外,誰都不知顧征去了何處,當然也沒有人會關心顧征的下落,畢竟在眾人眼中,顧征已經一名廢人了。

    只能依靠蕭越的施舍,茍延殘喘的活著。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另一則消息吸引,蕭越重修嫡妻謝夫人的墳墓,這是蕭越時隔二十年后從新承認謝夫人是他的嫡妻。

    而從謝家傳出的消息是,在當日殷茹會一步一頭磕到謝夫人墳墓前,為以前的事情贖罪!